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一十九节 投机
    丁亥年的十一月,整个东北亚的注意力与视线,依然集中在南方的睢阳-昌邑一线。

    吴楚联军持续围攻睢阳。

    梁王刘武请求援兵的书信,几乎没有一日间断。

    但驻扎昌邑的太尉周亚夫,却对近在咫尺的睢阳危机,坐视不理,一心一意的在昌邑附近挖壕沟,筑高垒,起营寨,摆出一副死守昌邑,阻断吴军东进道路的样子。

    梁王刘武自然而然的,对周亚夫有了深深的恨意。

    自十月下旬以后,几乎每一封梁王的奏疏,都必然有弹劾太尉周亚夫的内容。

    不止刘武在给周亚夫施加压力。

    东宫太后也每隔几日,就会督促一下天子,要求命令周亚夫立刻救援睢阳。

    这也就罢了。

    因为周亚夫死守昌邑,每日除了挖壕沟,起营寨,就没有半分主动进攻的意思。

    朝中的官员,也立时就炸锅了。

    弹劾周亚夫畏敌不前、临战怯敌的都已经算很给面子了!

    大多数官员提起周亚夫,都是恨不得将之骂成祸国殃民的贼子,有些想象力够强的人,甚至认为周亚夫肯定拿了吴王刘濞的贿赂,或者与吴王刘濞勾结了起来。

    这样得舆论局面,就连刘彻都为周亚夫暗自捏了一把汗。

    尽管刘彻非常清楚,自己的皇帝老爹,对于周亚夫的决定,保持着绝对的毫不动摇的支持。

    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放手给周亚夫去做。

    然而,身在局中和隔岸观火,那是两个感受。

    譬如前世,刘彻此时远在河间,感受到的最多不过是一些闲言碎语,至于他的后世,最多也就是看到了史记中淡淡一笔带过的几句描述。

    而在此时,身为太子,刘彻感受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压力都对着周亚夫而去。

    各种闲言碎语在长安的大街小巷,传的满天飞。

    嘴炮党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对着前线战事指指点点,这里不行,哪里不好,一副假如换了他们,那肯定灭杀刘濞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的架势。

    在这样的压力下面,就是刘彻的皇帝老爹,也终于有些顶不住了。

    十一月丙戊,天子下诏,命令周亚夫大军南下,诏书中措辞虽然相对温和,也没有要求立刻南下。

    然而,这也充分说明了,目前的舆论,对于前线的周亚夫是何等的不利。

    刘彻借着这些纷纷扰扰,悄悄的通过杨毅招募了四五个墨家的正式墨者以后,等到这些舆论酝酿至一个巅峰时,他就施施然的乘上太子马车,打起太子仪仗,大摇大摆,大张旗鼓的朝未央宫而去,一路上,刘彻一改过去月余的低调,让人四处宣扬,他这次入宫的目的,就是给太尉打气,摆明了一副要死撑周亚夫的架势。

    “我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刘彻在心中想着,脸上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毫无疑问的,刘彻自己也心知肚明,他这番高调的举动,说白了,就是一次政治投机兼龇牙。

    说是投机,那是因为作为穿越者重生人士,无论前世还是历史,都证明了,周亚夫无愧他当世名将的称号,他此时的安排和战略更是正确无比!

    是以,现在,刘彻在周亚夫最需要支持的时候,站出来支持他,肯定能得到周亚夫乃至于整个军方的好感。

    就是皇帝老爹,也会赞他懂事。

    唯一的麻烦可能就是窦太后会不太高兴。

    但这个可以交给陈阿娇解决!

    是以,这次投机,对刘彻而言,根本就是一本万利,不可能亏本的买卖。

    至于龇牙嘛……

    两天前,中山王刘非,嗯,也就是前世的广川王,一如前世般,跳了出来,上书天子,愿请为将军,带兵为父皇为社稷讨伐叛逆。

    刘非的这个举动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这奏疏一到长安,立刻就引起了轰动,赢得了舆论的交口称赞,就连天子刘启也龙颜大悦,赐下将军印,使之成为汉室目前唯一一个佩挂将军印的诸侯王。

    这个优势,在目前是没什么。

    因为诸侯王本身就自有兵权、军队。

    然而,等吴楚被灭后,朝廷回收诸侯王们的大部分权力,包括郡兵的控制权。

    刘非的那个将军印,立刻就成了绝版的独一号神器。

    就连小猪都对其无可奈何!

    在当下,刘非上书带来的影响,让刘彻也闻到了些不怎么好的味道。

    舆论都在赞扬中山王识得大体顾大局,忠君孝顺。

    甚至就连太子*的奴婢也有所议论。

    这让刘彻听到后怒不可谒!

    哥这太子还没死呢!

    什么时候轮到你刘非来识大体顾大局了?

    刘彻倘若继续埋头种田,恐怕,就会让某些人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了。

    身为太子,刘彻永远都很清楚,他必须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兄弟能威胁到他的地位和权柄。

    任何对太子地位可能的挑衅和觊觎,都必须消灭在萌芽之中!

    前代储君夺嫡之战,梁怀王刘揖,可是差点就拉下了他的皇帝老爹的!

    于是,那几个多嘴的奴婢,被刘彻命令打了一顿板子,然后,刘彻就打起了为周亚夫撑腰的旗号,‘逆流而行’,一路招摇过市来到了未央宫。

    在司马门下车,然后,立刻就有宦官前来引路。

    “殿下,陛下此时在温室殿休息!”一个宦官讨好的笑着道。

    “哦!”刘彻点点头:“带路吧!”

    最近一个月,刘彻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请皇后向堂邑候陈午提亲了。

    堂邑候陈午也已经答应了下来,只等太后恩准,天子认可,这婚事就算成了。

    而太后跟天子不可能拒绝这个联姻的提议。

    因而……

    太子、皇后、馆陶长公主三家联盟基本确立了下来。

    在这样的局面下,宦官们自然见风使舵,纷纷开始自动自觉的向太子表忠心,靠拢了。

    意欲投靠的人太多了,刘彻于是反而拿捏了起来,对着多数自动要求抱大腿,当狗奴才的宦官挑剔了起来。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但人却永远都是如此。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宦官们的引领下,不多时,刘彻就来到了温室殿前的台阶。

    温室殿是汉代两宫(未央、长乐)都建有的一个建筑。

    最初是用来给皇帝和太后在冬天取暖之用。

    这个宫殿最大的特色就是用椒做墙壁的涂料,使之墙壁的整体颜色偏红,同时,在冬季,殿中的屏风与台柱下昼夜燃烧着炭炉。

    为了防止炭炉燃烧的味道熏到了皇帝和太后,于是,整个大殿的所有柱子,全部是采用五十年以上的香桂树。

    另外,殿中以鸿羽为帐。

    但是,自先帝太宗孝文皇帝时期,温室殿中发生了编钟自鸣的现象后。

    此地,就不再仅仅是一个皇帝冬天取暖之所。

    在政治上,温室殿从此与宣室殿齐平,高于未央宫其他宫殿,成了皇帝会客,休息以及处理朝政的地方。

    其地位大抵与后世满清的御书房差不多吧。

    刘彻走进温室殿的时候,瞄了一眼殿中的情形。

    发现,这里已经有大臣在了。

    那人,刘彻认得,是周亚夫的智囊,参谋,灞上人赵涉。

    这赵涉算是最近忽然兴起的一颗新星。

    一个月前,他还是默默无闻,在灞上天天读书的士子。

    据说去年他还参加了刘彻举行的考举,然后在第三轮被各种原因刷下去了。

    譬如说背景不够硬,表现出来的东西还不够出色,年纪太大了(赵涉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了显然不符合刘彻年轻化的班底建设思路)等等。

    但有句话说的好,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虽然被考举的最后一轮刷掉。

    但赵涉并未怨天尤人,而是继续寻找机会。

    然后,他被人举荐给了周亚夫,给周亚夫当文案。

    最初,一直表现很平庸。

    但是月余之前,他却异军突起,接连被周亚夫向朝廷举荐,职位也就自然水涨船高,如今已经是一千石的大夫之职,可以面见皇帝,参与政事了。

    而他能爬的这么快,刘彻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周亚夫大军的进军路线和进军方向是此人一手规划的。

    取道蓝田,走武关,进驻昌邑,坚壁清野,这一系列的战略举措,据说都与此人脱不开干系。

    毫不夸张的说,此人,是一个天生的军略参谋,干别的,可能样样稀松,唯独在军事规划上,有着远超常人的嗅觉。

    见了是他,刘彻也微微有些尴尬。

    考举的本意是唯才是举,不拘一格降人才。

    但搞的后面,却变了些味道,混进好几个关系户……

    这让刘彻有些不好意思。

    但也就仅次而已。

    “儿臣刘彻问父皇安!”刘彻先规规矩矩的问安。

    “臣涉拜见家上!”赵涉也连忙恭身对刘彻行礼。

    “起来吧……给太子赐座!”皇帝老爹心情好像不错,对刘彻也颇为慈祥。

    等刘彻跪坐下来,刘启就问道:“朕听说太子今日来要给周亚夫鸣冤?”嘴角却是带着些调侃。

    刘启,当然有高兴的理由。

    虽然朝廷里为周亚夫的顿兵不前,吵得不可开交。

    东宫那边给他的压力也非常大,老母亲几乎是一日三催,逼的他不得不下诏催促周亚夫南下。

    但是……

    周亚夫坚决的顶住了这些压力。

    这赵涉就是周亚夫派回来回禀前线战事情况以及复诏的臣子。

    嗯,周亚夫对天子诏书的态度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直接就硬邦邦的顶回了天子的诏书和太后的压力,继续在昌邑挖壕沟,晒太阳。

    这若是别的事情,刘启估计就要勃然大怒,派人去抓周亚夫回来治罪了。

    唯独此事,让他觉得,周亚夫那头犟驴还真是好啊!

    为何?

    梁王刘武顶在前面跟吴楚打生打死,最终得益的是他!

    这一仗下来,不仅仅是能抹掉尾大不掉的吴楚,还能削弱比吴楚更加头疼的梁国!

    是以,表面上,他虽然做了个不欢喜的样子,又下了一道诏书催促周亚夫。

    实际上,他却乐的笑开怀了!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