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一十六节 天下英雄入吾瓮中(2)
    “善!”刘彻抚掌道。

    他向前踱了一步问道:“今日墨家可还尚有忠勇之精神呼?”

    杨毅叩首道:“回禀家上,今日墨家一如当年,不曾变过!”

    刘彻笑了一声,心道:跳进坑里来了吧?

    他立刻追问道:“那请先生教孤,何以当年墨家能助暴秦,却不仕汉?莫非汉禄不如秦粟?是吾汉家德行有亏耶?还是?”

    这诛心之语一出,杨毅立刻汗流浃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好低头道:“家上有所不知,草民所学之墨家经义,只讲器械格物,不求牧治万民……”

    “呵呵……”刘彻笑了一声,这也是当世大部分墨家子弟拒绝出仕的理由。

    俺们只想安静的做一个技术宅……

    但实际呢?

    墨家在汉室死不出仕,牵扯了许多方面的原因。

    既有墨家自身的洁癖,儒家的刁难和抹黑,统治者的不信任等等。

    但最大的原因却是五十三年前,也就是刘邦登基称帝后的第二年,发生了一件影响整个墨家兴衰的大事。

    末代田氏齐国最后一位直系王族田横在雒阳以东三十里自刎,献头于刘邦案前。

    这个事情深深的影响了整个汉室的舆论和思想。

    至今,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庶民奴婢,死后的葬礼,唱的不是薤露就是嵩里。

    譬如刘彻重生的那一刻,听到耳朵中的就是薤露。

    而这两首挽歌,都是田横的门人为哀悼田横而作的哀乐。

    田横死后,刘邦也流下了两滴眼泪,下令以战国时期的王者礼制下葬田横,更拜田横的两个随行下属为都尉。

    然后,让整个天下膛目结舌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那两个田横的属下,在田横灵枢下葬的当天,在田横墓前自杀,这两个属下的其他随从、奴仆也从其主人殉死。

    数十随行者,没有一个苟且偷生的,全部殉死。

    这也就罢了!

    消息传回田横曾隐居的那个海岛。

    岛上五百多名田横的食客、下属、门人和追随者,不分男女老幼,全数自刎。

    此事,深深的影响了整个汉室的思想界和文化界。

    往后至今数十年,提起田横都不得不说一声贤,甚至在齐鲁大地,有着许多祭祀田横的庙宇。

    而对墨家来说,他们最大的损失就是,当时的墨家钜子与大批墨家精英,追随田横而死。

    这直接导致了墨家学派失去了自己的精神领袖和导师。

    遗散在天下的残余门徒,不得不各自为政。

    更麻烦的是,因为末代钜子死前没有指定继承人,这又导致了墨家内部开始分裂,谁也不服谁。

    又因为田横之死的缘故,剩下的墨家门徒,犟脾气一上来,横下心来,发誓要学伯夷、叔齐,不食汉粟。

    这才是墨家在汉世衰落的根本原因。

    刘彻也是前世与杨毅相处七八年,偶然才从杨毅的絮叨之中得知了这件墨家的隐秘之事。

    至于墨家押注田横,这没什么奇怪的。

    当时,秦末大乱,诸子百家有点志向的都会选择一个势力效忠。

    比较没节操的儒家甚至换了三个效忠对象(陈胜、魏豹、刘邦)。

    而田横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性格,都很合墨家的胃口。

    想着这个事情,刘彻非常清楚,眼前的杨毅,就是千金市马骨的那个马骨。

    只要能成功的忽悠了杨毅,传达出了他对墨家的善意。

    只要有了这么个台阶下。

    那么,天下墨者,都会蜂拥而来投靠,冀希望依靠刘彻来复兴墨家,重现当年墨家与杨朱学派并列,力压百家的盛况。

    不要以为墨家的人就不想当官,不想拥有权势。

    君不见,墨家自墨翟之后,先是依附楚国,而后投靠秦国吗?

    不说别的,墨家的人想摆弄器械,研究化学、物理,探究这个世界的真相,没有国家的支持,做得到吗?

    私人单枪匹马,再怎么天才,也别想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技术来。

    前世,杨毅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才选择投奔了刘彻。

    归根结底,世界是在前进的。

    儒家也好,墨家也好,法家也罢,都在寻求着改变自身来适应这个世界。

    只是比起儒法来,墨家的节操多一些,有着原则做不到无节操的逢迎和阿谀。

    “呵呵……”刘彻笑了笑,对杨毅道:“器械格物,也是大道嘛!”

    “孤欲造一物,自江河取水,灌溉田地,使天下田亩,尽皆上田!”刘彻侃侃而谈:“孤更欲得一物,自金石之中,取益粟之物,播于天下,使亩产倍之!”

    “孤更欲造一器,以畜力挽之,一日耕地数十亩,使民得其乐!”刘彻看着杨毅,前世,杨毅就是这么被他说服的。

    不过前世,刘彻只说一个水车。

    今生,作为太子,刘彻的野心自然更大了。

    不止要弄出水车,还要发展出新式的农具,譬如犁头、铲子、打谷机等,更要发展出原始的化肥工业!

    稍微懂些常识的穿越者都知道,自然界中存在着天然的化肥原料,如钾、磷、硝等

    尤其是磷矿,中国储量不低,有着许多可以露天开采的磷矿。

    而磷矿,刘彻知道,即使不经过提纯,只要磨成矿粉,也能做肥料用。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大量的知识分子和精英投入到科学技术的研发中,更要改变长期以来,人们心里根深蒂固的奇y巧技的轻视。

    刘彻很清楚,这是一个移风易俗的艰苦战役,难度丝毫也不亚于北伐匈奴,生擒单于。

    即使他是太子,甚至是皇帝,也只能一步步的摸着石头过河。

    接纳和容纳墨家进入政坛这是第一步!

    杨毅这个技术宅却被刘彻说的一愣一愣的。

    按照墨家的三表法,刘彻所提的三个东西,都是有史可据,一旦研发出来,也能立刻受到百姓欢迎,同时有利于天下的。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杨毅终究是个年轻人,血是热的,听了刘彻的这些宏伟蓝图,立刻就叩首,道:“若家上不以草民粗鄙,草民愿为家上此三志效死!”

    刘彻听了,哈哈一笑。

    杨毅,已入其瓮中,这政坛上墨家缺席的局面,终于被他扭转过来了。

    于是,刘彻道:“善,孤拜先生为太子舍人,全权负责主持技术开发!”

    刘彻露出微笑,道:“还请先生转告天下墨者,孤,欲在思贤苑中立一墨苑,广收天下墨者……”

    墨家既然能为楚国效力,为秦国效力,为田横效力,自然也可以为刘彻效力。

    至于墨家的人万一发了圣母病怎么办?

    楚王能接受,秦王能接受,难不成到现在反而没人能忍了?

    要说脾气,谁没有个小性子?

    刘彻自认为自己心胸还是很宽广的。

    杨毅却是喜滋滋的道:“诺,臣知道了!”

    其实,墨家没有儒家所说的那么可怕。

    作为一个西元前的思想学派,虽然圣母了些,超前了些,但本质上,这还是一个基于封建社会的思想派系。

    墨家也是讲忠孝仁义信的,当然,墨家的忠孝仁义信跟儒家提倡的那一套,基本上是南辕北辙。

    ……………………………………

    将杨毅安顿下去,同时让王道带他去熟悉思贤苑的各种作坊后,刘彻就来动身前往未央宫,向皇帝老爹报备此事。

    出乎刘彻的意料之外,他的皇帝老爹只是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了。

    害的他精心准备好的说辞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面。

    刘彻却不知,汉室的太子招徕五湖四海的豪杰,这本就是汉室建储的思想。

    墨家虽然不怎么受主流舆论喜欢。

    但却也不是明令禁止的邪教一流。

    人家,也是属于朝廷承认的合法学派,可以自由游学、招收门人。

    除了儒家会对墨家反应比较过激外,其他学派,其实无所谓……

    像法家,秦代法墨农杂就合作的不错。

    黄老派讲的是不违法,你把天捅出个窟窿也懒得管你。

    而此时的儒家,满朝上下,除了几个博士外,真没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人物了。

    是以,刘彻招募了一个墨家门徒这件事情,在大多数人看来,不过是太子年轻,好奇心强,什么都想见识一番。

    现在,朝野舆论还是对刘彻这个太子很喜欢的。

    想想看,这个太子一不乱玩女人,二不带人到处乱跑,踩坏庄稼,三不在闹市杀人。

    反而是一本正经的做着太子该做的事情。

    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平易近人,不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做。

    你还能奢望更多吗?

    当然,儒家自然是差点气的掀桌子了。

    几个在长安的老派儒生,在听说了此事后,气的晚饭都多吃了一碗……

    然后,这事情就像一粒石子掉进湖面,起了点涟漪后,迅速归于平静。

    甚至就连出身儒家的颜异也表现正常,并没有因此来找刘彻抗议。

    害得刘彻疑神疑鬼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感情,在大多数人眼里,刘彻只是找了一个技术官僚而已。

    墨家远离政治五十几年了,许多人甚至都忘记了墨家的主张和理想……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前线的吴军动向,没什么闲工夫来关心太子是不是找个另类的墨家门徒……

    刘彻明白了这些事情以后,也是长出一口气。

    “儒墨法黄老农……”刘彻看着自己的臣子结构,嘿嘿的笑了起来:“这算不算天下英雄尽入吾瓮中,诸子百家皆为我所用?”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