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一十二节 下邳危机
    四天以后。[]

    十月丁酉,周亚夫统帅的汉军前锋越过昌邑,进抵睢阳,与梁王刘武的梁军会师。

    消息传来,整个长安一片沸腾。

    过去五十年,长安还没有输掉过任何一场与诸侯王的战争。

    韩信、彭越、英布、刘兴居,这些过去的枭雄,用他们的人头担保了,汉室中央军队的战斗力。

    而英布的旧例告诉人们,无论叛军之前多么威风,打败了多少地方军队和诸侯军队,只要来自长安的中央军队与地方诸侯军队回合,叛军的所有优势,都将付诸东流水。

    可惜,长安还没来得及庆祝。

    一个噩耗传来。

    就在周亚夫的大军前锋与梁军会师的当日,下邳易帜。

    一个叫周丘的人,诱杀了下邳郡尉,以屠城相威胁,胁迫下邳郡的地主、豪强以及官吏,起兵响应刘濞。

    周丘自下邳起兵,裹挟下邳的郡兵以及地主豪强官绅,向北进军。

    沛郡告急!

    江淮告急!

    齐鲁告急!!

    刘彻闻知这个消息以后,也是叹了口气。

    朝廷的面子,这一次算是丢了个干净!

    而且,很快连里子也要丢掉了……

    周丘也算是个人物了,虽然刘彻在穿越前,根本不记得历史上曾有一个叫周丘的家伙。

    然而,在前世,此人却是刘濞阵营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单枪匹马,拿下下邳。整合江淮,一路攻城略地,多次打败前去围剿的汉军地方军队。

    最后竟然让他滚雪球一样滚出了十多万大军。

    城阳王刘喜下令城阳中尉率三万人前去讨伐。结果全军覆没……

    假如不是吴楚的忽然死亡,导致他心灰意冷,退兵下邳,又在退兵的路上忽然暴毙,这吴楚七国之乱,前世未必能那么快平息。

    最起码,这人要是横下一条心。自立起来,最起码,整个江淮都要糜烂。吴楚之乱也要延绵数月甚至数年。

    “草莽多英雄啊……”刘彻感慨一声。

    这周丘,确实是算的上英雄了。

    可惜,明珠暗投!

    “说说看,这周丘。何许人也?”刘彻负着手。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一个官员。

    这官员,就是下邳郡郡守杨信。

    在前世,此人就是那个被周丘砍了脑袋祭旗的官员,今生,他却因为考绩而来到了长安述职,因此,逃过一劫,他的郡尉替他挨了那一刀。

    “回禀家上。周丘者,下邳周氏也。周氏,乃下邳豪强之一,四年前,此人酒后杀人,为罪臣通缉,亡命吴逆之所……”下邳郡守杨信,此时没有半点封疆大吏的样子,犹如一条丧家之犬一般,狼狈无比。

    下邳全郡反叛,这罪名,可不小!

    追究起来,即使从轻发落,他也逃不了一个渎职的罪名。

    倘若朝廷发起狠来,那他就得人头落地!

    刘彻闻言,回身看着地图。

    韩信做楚王那会,就定都下邳,韩信废王以后,下邳从楚国单独被隔出来,作为江淮诸国与东南吴楚之间的屏障。

    下邳郡大概在后世的江苏境内,三国时期,吕布就是在下邳被阿瞒给咔嚓掉的。

    下邳郡向北,就是城阳国,东就是沛郡,南边是吴楚,西边是大海。

    前世,周丘先是东进,攻略附近城邑,然后北进城阳,与城阳王刘喜的军队发生激战,屡次击败之,甚至,刘喜的中尉都被其阵斩。

    前世,许多人事后说,倘若刘濞能给周丘多一些支持,哪怕,只是多分一万老兵给他。

    那他就能快速的击败城阳国,打通吴楚与齐鲁之间的交通。

    吴楚七国,就将不再各自为战。

    整个战局都要改写!

    当然,这些都是事后诸葛亮,我上我也行的论调。

    现实是,刘濞连自己的老将田禄伯分兵的要求都拒绝。

    因此,其实,周丘只是看起来声势浩大而已。

    只要正面战场刘濞一败,周丘立刻就会在退兵的路上被他的部下‘暴毙’。

    刘彻真正感兴趣的是——江淮诸郡到底烂成什么样了?

    二十年承平,远离长安,又有江淮三国阻隔,山高皇帝远,地方上的土豪,玩的真是嗨皮!

    这一次,周丘单枪匹马,就能让下邳易帜,接下来一个月,此人的军队滚雪球一样滚到了十多万。

    这个事实,就说明了,在江淮诸郡,地方豪强官僚势力已经尾大不掉了。

    需要割一割韭菜了。

    刘彻低头沉思一会,他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些陈年往事的时候。

    打败了刘濞以后,这些事情,有的时间秋后算账。

    现在,为了稳定着想,不管是刘彻也好还是他的皇帝老爹也罢,都不会去追究这个事情到底谁来负责。

    目前的关键,就是保住沛郡,尤其是沛县和丰县。

    不然,祖宗的龙兴之地都被人占领了。

    那长安的脸就真的要丢光了!

    刘彻挥挥手,道:“卿先下去罢,孤要一个人静一静!”

    说完,也就不管杨信,径直朝着甲观的大殿而去。

    托刘濞造反的福,刘彻的粮食保护价政策,彻底没人敢下绊子了。

    从朝堂一直到地方,一路绿灯。

    许多人都将此事看成是皇室为了笼络民心而实行的福利政策。

    因此,多有配合甚至助益。

    随着粮食收购的顺利进行,两千多万枚五铢钱,也因此顺利流入市场,金融的杠杆力量开始发生作用。

    因着这一批新钱的流通,加上朝廷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是以,尽管此刻天下动乱,但关中的粮价,却并未波动。

    一石新米在长安直市的粮铺之中,现在售价五十五钱。

    这个价格只比去岁新米上市后的米价略高,远远低于前世吴楚之乱时,长安米价一石一百余钱的高峰。

    因为此事,刘彻这个太子彻底的在关中民众中打下了名望基础。

    许多百姓因此对刘彻是太宗孝文皇帝指定的隔代继承人这个传言,更加深信不疑。

    非是太宗孝文皇帝指定的隔代继承人,天生的仁厚之君,安能如此关心小民?

    老百姓,就是这么的淳朴。

    而在此时,名望就是太子的翅膀,甚至是利刃。

    像前世,刘荣名望不咋的,是以,能被皇帝轻易废掉。

    而像惠帝,即使刘邦想废,也是掂量了许久,终究不敢下手,又如小猪的太子刘据,因为有一个仁厚之君的名声,所以,在江充要逮捕他时,他能狗急跳墙,差一点就能重演沙丘事变或者玄武门故事了。

    刘彻来到甲观,是来审查最近一段时间太子宫里里外外的账目的。

    他很清楚,身为上位者,他只需要抓住两个关键就足以让下面的人乖乖听话。

    第一个是人事。

    第二个是财政。

    抓好这两个事情,就不怕下面的人玩手段,耍阴谋,甚至尾大不掉。(未完待续。。)

    ps:  今天一万字,说到做到,还有八千!

    嗯,求一下订阅~!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