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零九节 交易(1)
    未央宫,御花园。()

    已经是十月,凛冬将至。在这个时间点,过去热闹无比,人来人往的御花园,此时,人迹罕至。

    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

    刘彻却悄然而至。

    而且还是换了一身宦官服,装扮成一个小宦官,出现在这里。

    能让堂堂太子,伪装成宦官,秘密来到这里的人或物,都不会简单。

    事实上,也是如此。

    一进御花园,一个侍从官就立刻迎上前来,拜道:“家上,贵客已在花园之中,只有一刻钟时间,请家上抓紧!”

    刘彻点点头,道:“辛苦卿了,还要劳烦卿来给孤做翻译!”

    这侍从,正是数日前在新年朝会上给刘彻担任翻译的杨毅。

    杨毅领着刘彻前行,穿过几个走廊,就看到了同样伪装成汉人的匈奴使团中的一人。

    那位曾经在会面中被刘彻怀疑为‘乌孙人’的匈奴贵族。

    刘彻见了微微一笑,心里道“果然,人心永远难测!”

    老实说,匈奴人虽然蛮横无理,但对乌孙这个。

    仅以刘彻了解到的事实就是,当年乌孙昆莫猎骄靡的部落为月氏屠灭,身为乌孙先代昆莫的父母全部被杀。

    只有几个忠心的奴才保护着猎骄靡逃亡。

    在逃亡的路上,传说,他曾得到狼与乌鸦的救助。

    有母狼为其哺乳,乌鸦秃鹫为其叼来肉块喂食。

    这种事情。刘彻是嗤之以鼻的。

    因为,这怎么看都跟欧罗巴的罗马建国故事好相似啊!

    因此,他常常暗地里腹诽。约莫是猎骄靡的那几个忠心臣子和奴仆根据听来的传说杜撰的——因为,乌孙人中,绝对不缺少金发碧眼的欧罗巴血统!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嘘头很不错,成功的吸引到了当时匈奴的一代雄主冒顿的关注。

    于是,冒顿收养猎骄靡,作为养子。

    冒顿对猎骄靡。任谁都挑不出错!

    不止费劲心力,帮着猎骄靡收拢逃散的部众,给予奴隶和兵力。还细心教育。

    待其成年,更准许猎骄靡建国。

    冒顿死后,老上单于也是格外看重猎骄靡,在击败了月氏后。更是将整个月氏人的地盘。都送给了猎骄靡,作为猎骄靡的立国之地。

    这样的恩情重不重?

    可是……

    刘彻就记得很清楚,当后来小猪在战场上屡次击败匈奴以后,乌孙马上就生出了二心。

    不止有了二心,还与匈奴人兵刃相见。

    想着这些事情,刘彻就在心里叹道:“老祖宗说的果然不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是一族。再怎么亲密,怎么施恩。迟早也会因为利益或者别的什么,生出些别的心思,甚至兵戎相见。

    现在眼前的事实,更加加剧了刘彻对此的印象。

    现在的匈奴,可是如日中天,可下面的小弟乌孙,却已经偷偷摸摸的找着机会就打算跟东边的汉朝勾勾搭搭了!

    那个乌孙人,出现在这里,就是铁证!

    若无二心,再怎么引诱,唆使,这乌孙人会来吗?

    他来了这个事实本身就表明了,乌孙人,在表面恭顺之下,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将匈奴取而代之了。

    “我以后也要防着点,免得养了白眼狼!”刘彻在心里想着。

    古代中国王朝,养过的白眼狼,真是数都数不清。

    李唐养了契丹、日本,明朝养了通古斯来的野猪皮。

    后世天朝,也养了不少反咬一口的畜生。

    农夫与蛇的故事传播了几千年,但,总有人吸取不了教训。

    心里虽然很鄙夷那乌孙人的行为,但刘彻表面上还是非常亲热的走上前去,道:“贵使在长安,一切可都还习惯?”

    一旁的杨毅连忙翻译。

    那乌孙人听了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微微躬身,对刘彻说了几句客套话。

    有着杨毅作为翻译,刘彻与他的沟通非常顺利,两人也都知道,此刻的时间,无比宝贵。

    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抓紧。

    因此,也就省去了许多绕圈子的功夫,直接进入了主题。

    这乌孙人直接就对刘彻表明了他的身份。

    乌孙昆莫猎骄靡次子,乌孙国大禄!

    然后,他就笑眯眯的看着刘彻,等着刘彻开出价码和交易内容。

    刘彻听了杨毅翻译后,心中却是翻江倒海,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乌孙国的大禄……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身份啊!

    基本上就相当于现在的梁王刘武之于汉室,不,他地位比刘武还要高!

    假如刘彻没记错的话,这个家伙,可就是那个张骞到乌孙时,引发了乌孙内乱的枭雄!

    根据史料记载,他甚至引兵与他的老爹兵刃相见!

    这是一个只会看着自己利益,极度自私之人!

    刘彻立刻就在心里给对方下了定论。

    “原来如此,难怪他会来与我见面了……”刘彻在心里暗道,之前的一些疑惑被解开了。

    并非乌孙人现在就起了二心。

    而是,这位乌孙的大禄在为他自己的蝇头小利而动。

    是以,像什么挖墙脚,引发乌孙与匈奴敌对这样的事情可以作罢了——虽然这本来就只是一个幻想而已。

    现在的匈奴,别说乌孙了,就是汉朝自己,也打不过!

    刘彻对这一点有着相当清楚的认识。

    刘彻此行,只是来做一笔交易的。

    当然。若是能趁机挑拨一下乌孙与匈奴的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因此,刘彻微微一笑。看着对方,问道:“原来是乌孙大禄在此啊……”刘彻装出一个天然呆的模样,故意问道:“不知道贵国与匈奴的昆邪王是什么关系?”

    杨毅翻译过去之后,刘彻很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脸色为之大变,瞬间就阴沉了下去。

    过了许久,才听得对方用着匈奴话愤愤不平的说了起来。

    刘彻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就知道,他赌对了!

    所谓昆邪王,其实就是浑邪王。就是那个被霍去病单骑劝降的匈奴大部落,也是此时匈奴布置在河西地区的一个霸主,与休屠部落并称匈奴西南双雄。

    至少在现在,浑邪部落在汉室的记载中还是写作‘昆邪’。

    但为什么在汉书上后来被记载为浑邪?

    答案很简单。政治正确而已!

    概因为。张骞出使西域成功挖了乌孙墙角以后,汉室发现,乌孙人的故地在浑邪部落的活动范围,匈奴在当地设立王治,任命了昆邪王。

    此事被乌孙视为奇耻大辱。乌孙的国王叫昆莫、昆邪、昆糜,实际上,这三个称呼在乌孙的语言里都是一个意思。

    就跟中国人称呼皇帝为天子、陛下一样。

    这乌孙就是因为此事,跟匈奴人有了裂缝。

    在乌孙人看来。我已经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了,你匈奴虽然是老大。但也不能这样羞辱我吧?

    而匈奴,哪管乌孙人怎么想?

    在匈奴看来,这块地方以前乌孙在这里放牧,国名叫昆邪。

    现在乌孙人离开了,那我仿照以前的旧例,依旧在此设置一个昆邪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这个小小的矛盾,在最开始,匈奴全盛时期没什么。

    乌孙人只能打落牙齿含血吞下。

    可是,到了如今,当乌孙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整个草原上仅次于匈奴的大国以后,这个问题就越发的严峻起来。

    事关一国尊严与**,除了心甘情愿做傀儡,儿皇帝的人之外,恐怕没人会不在乎。

    就连后世的霓虹,尚且会试图挣脱米帝的束缚,妄想着入常,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乌孙,又岂会心甘情愿?

    而小猪正是抓住了乌孙与匈奴的这个矛盾,将之无限扩大,终于成功ntr,实现了断匈奴右臂的战略构想,从此,匈奴与乌孙成为死敌,彼此征战了百余年。

    而在这期间,昆邪王就顺理成章的被记成了浑邪王。

    …………………………

    “家上,乌孙大禄说:真正的昆邪只有乌孙国大昆莫,匈奴的昆邪王乃是翻译错误……”杨毅翻译着对方的话。

    刘彻听完呵呵一笑。

    这就跟后世天朝外卖部发言人说什么米国政府依然坚持一个天朝的政策,却对昨天才发生的米国对弯弯军售表示强烈抗议一样。

    说到底,都是对于强权无可奈何之下的阿q精神。

    刘彻于是明智的不再纠缠此事。

    而是故作惊讶的啊了一声,道:“孤原以为昆人已属匈奴,不想,昆人竟然自成一国,真是让孤好生唏嘘……”

    那乌孙大禄自然就被勾起了好奇的心理。

    连忙问道:“汉朝太子是竟然还知道我乌孙的旧称?”

    刘彻听完翻译,就呵呵一笑,道:“昆人在我中国早有记载,出生西戎部落,孟子有云: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混。混在我国,也可以解读为昆,是以我国一直以为匈奴昆邪王就是当年记载的昆人后代!”

    乌孙大禄听了杨毅的翻译,于是,就跟杨毅问起了西戎是什么?孟子又是谁?

    杨毅在得到刘彻的准许后,就将这些事情对乌孙大禄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乌孙大禄听完,拳头握得紧紧的,牙齿咬的咯咯的响。

    心里面狂骂匈奴祖宗十八代。

    此刻的匈奴,在这个年轻的乌孙王族心里,几乎就跟后世宇宙强国思密达在天朝人心中差不多了。

    说卑鄙无耻,都可能是轻的了!

    刘彻见了。呵呵一笑,这挑拨离间,还是用的不错!

    感谢太史公!

    若没他老人家喜欢在史记里给西域双雄匈奴跟乌孙找祖宗。刘彻还真没办法达到现在的效果。

    其实,乌孙跟匈奴,这两个民族,在最开始可能还真跟中国的祖先有那么一点关系。

    天知道呢!

    反正,最初的人类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八十万年前,全球民族是一家!

    但在大禄心里就不一样了。

    当他得知。自己的祖先居然有着那么辉煌的过去时,真是激动万分。

    对于乌孙这样一个新生的强国来说,最缺乏的。就是他们缺失了自己过去的历史,他们找不到一个可以寄托的精神信仰。

    尤其是,乌孙地处过去月氏人的地盘,国内民族成分及其复杂。

    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的乌孙。其实就是一多民族混居的国家。

    而且关键是,作为统治阶级的原乌孙族人越来越少。

    塞种人跟月氏人在乌孙国内占据了绝对多数。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禄得知了自己的祖先居然曾经让强大的中国天子也尊重,并且有着长达千余年的辉煌过去时,可以想见,他有多么激动。

    这样的情况,大概可以跟宇宙强国忽然在某本古籍上看到擅君的名字一样激动。

    管它是神话还是怪志呢?

    拿回去先用着!

    自然,对匈奴的感观。就不可避免的下降了。

    麻痹的匈奴人,占了我们的祖地不还也就算了。连我们祖先的历史都要霸占。

    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得啊!

    当然,这样的想法,他也就只能埋在心里。

    现在,整个乌孙加起来,也不够强盛的匈奴一个指头。

    匈奴人现在一个强大的部落,就拥有数个万骑,比乌孙全国的骑兵加起来还多!

    而且,匈奴人在乌孙国内也有着许多的代理人。

    甚至,有的乌孙贵族,干脆本身就是匈奴人。

    是以,这一切的不满,大禄只能深埋心底。

    但,不满的种子已经种下,它会在仇恨中萌芽,以嫉妒为养料,贪婪做灌溉,**为土,不服为根。

    总有一天,它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刘彻自然懂得见好就收。

    他的时间宝贵,现在,匈奴的使团大部分人被他老爹牵制在宣室殿,但,为了不激怒匈奴人,防止被匈奴人发现,刘彻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与这乌孙大禄达成某些关键性的交易。

    于是,刘彻笑着道:“这么说来的话,贵我两国,百余年前还是邻居,千余年前我们的祖先甚至以兄弟相称,并肩作战。我国有句话叫做,四海之内皆兄弟,不知大禄以为如何?”

    刘彻说完就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当然,还有句话,刘彻忘记告诉他了。

    在中国,还有另外一句更加有名,在后世堪称大杀器的名言‘自古以来,某某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土地’。

    乌孙大禄听完翻译,笑着点点头。

    他也有着迫切的跟汉朝做某些交易的需求。

    汉朝的丝绸,精美的铜器,在西域,是最暴利的行业。

    即使是他也垂涎欲滴。

    只是,一直以来,这个买卖都被匈奴人独占。

    此次,他千方百计的混进使团,为的就是找个机会跟汉朝的某些势力建立起关系来。

    进行走私或者别的什么手段,来积蓄财力,扩充军队,以备将来。

    嗯,大禄,也是有着雄心的王族。

    此刻,能直接与汉朝的皇室做交易,那,对大禄来说,无异于意外收获了。

    至于交易办法?

    呵呵,匈奴也不是铁板一块!

    内部派系复杂,只要肯下血本,总会有愿意帮忙,甚至参与到这交易的部落。

    匈奴人可不仅仅只对外人苛刻,对自己人,同样狠的很!

    非王庭嫡系的部落,年年岁岁都要忍受着严苛的剥削和压榨。穷则变,变则通,这些部落因此极为容易被收买甚至控制!

    而大禄在这些部落里,有不少熟人。

    过去也曾经跟他们合作过。

    因此,这个问题,不算难!

    关键在于,汉朝能否答应提供丝绸等奢侈品,特别是这位汉朝太子展示过的神物,如大黄等新的暴利产品。

    还有就是他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来获得这些东西。(未完待续。。)

    ps:  抱歉,本来昨天说好后面还要更的,结果……

    嗯,后面的事情,真是说出来,可能有点玄幻了~

    电脑忽然就罢工了~哎~~~~~~~~

    真是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好好的就出了问题,今天一早连忙拿去修~~

    今天维修店的人本来说好,小问题,马上帮你搞定,然后搞定了一天也没搞定~

    我勒个去,只能拿小舅子的电脑用了。

    然后,各种不适应新键盘,新屏幕……

    这一章写到现在,本来想写一万字谢罪,然后拖拖拉拉,修修改改,就写了这么点,真是惭愧,我都没脸见各位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