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零六节 神器(1)
    出了寝殿,刘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他算是把袁盎给伤透了。

    只是,他是太子。

    是这脚下万里江山,亿兆生民的未来主宰。

    肩负着开万世之太平,继往圣之绝学的重任,有着打造一个千年不朽帝国,缔造一个旷古烁今的盛世的野望。

    这肩上的重责以及心中的野望驱使下。

    一切个人的私情以及情感都被搁置到了次要的地位。

    更何况,政治,本就是一个尔虞我诈的泥潭。

    当年,刘彻的皇祖父太宗孝皇帝,翻脸无情,三下五除二就清理掉了阻碍他的元老大臣势力。

    至今,人们仍在称颂他的伟大和神圣,便是被他清理掉的元老大臣,也是如此!

    可见,冷酷与无情,本就是帝王的天赋。

    反而,像惠帝那样的老实人老好人,并不被舆论认可和称颂。

    而在皇族的立场上,尤其是太子的立场上。

    刘彻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跟臣子解释。

    甚至于,假如袁盎不蠢的话,那他今天晚上就该星夜来到太子宫请罪,诚恳的检讨和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不是怨恨刘彻学.fx. nt坏了他的好事!

    在这个时代,正常的情况下,皇帝打了大臣右脸,那个大臣假如聪明的话,马上就会把左脸也奉上。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此而已!

    渐渐的,刘彻猛然发觉,随着地位的变化。他的心,也渐渐的变得铁石心肠了。

    曾经,他还曾为不能救申屠嘉而伤心。

    现在的他,假如再遇到当初的抉择。

    他的心,告诉他,立刻马上抛弃掉!

    这,就是统治者的心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刘彻轻声呢喃着,迈步向前。

    即为太子,身为储君。

    我爸是皇帝!

    “孤的行为。不需要你们理解……”刘彻坚定的在心里说:“你们只需要服从即可!”

    当然,他非常清楚,身为上位者,有这样的觉悟是好事。但把它挂在脸上。摆在明面上那就是纯213了。

    任何一个上位者,想成功,首先都得是一个优秀的影帝,一位礼贤下士,不耻下问,善于纳谏,平易近人的明君。

    事实上,在很多时候。暴君与贤主,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当天晚上。袁盎果然不出所料,态度谦恭的来到刘彻的太子宫,自称罪臣,口称仆丝。

    刘彻自然是哈哈大笑,完全将白天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

    于是,君臣相得,相谈甚欢,刘彻甚至是亲自送袁盎到的宫门。

    无蛮子还是架势,都做到了完美。

    出了宫门,坐在马车上,袁盎的心却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家上果然有先帝遗风……”他喃喃的道。

    像这样毫不犹豫的卖了他,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相谈甚欢,甚至还掏心掏肺,这位太子,果然……没有让他看走眼!

    或许,也只有这样的储君,才是这天下之幸!

    说起来,也奇怪,刘彻拉了晁错一把,袁盎非但没有怨恨,反而……老怀大慰。

    因为,历史证明,只有这样的天子,这样的储君,才能带着这天下社稷,顺利抵达那太平盛世的彼岸。

    相反,历史证明,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仁厚天子,却能给天下带来灾难。

    譬如惠帝!

    对袁盎这样追求理想甚于己身的政治家来说,刘彻这样的表现,才是真正让他欣赏的地方。

    只是……

    在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样的家上,对于未来的朝廷大臣而言,无疑是灾难。

    因为,袁盎已经看得很明白了。

    当今天子和太子,都是那种通俗意义上,所谓刻薄寡恩的天子!

    ……………………………………………………

    翌日,周亚夫在长安城外,誓师出征。

    十万汉军,整戈待发。

    刘彻跟着自己的老爹,乘着銮车,检阅了出征的军阵。

    实际上,天子阅兵,是古代中国一个传统的仪式。

    夏商周以来,天子征伐,皆是先阅兵。

    夏商两代,历史太过久远,记载也很少,但周天子检阅军队的记载,却有很多。

    之中就有专门描写和歌颂周天子阅兵时的盛大场面的篇章。

    刘彻作为太子,与自己的老爹同车检阅。

    在他眼前,一个个汉军军阵纪律森严,杀气腾腾,人人衣甲鲜明,士卒们的精神状态和士气都相当的不错。

    刘彻看了也不由的在心里放下了悬着的心。

    以眼前的军阵和精锐的士卒以及周亚夫这样的名将,这一战,汉室想输都很难!

    身为储君,刘彻现在比前世接触到的知识和事情更多。

    尤其是军事上。

    事实上,在冷兵器时代,在兵力上吹牛逼,注水是很正常的事情。

    譬如,这一次周亚夫出征,对外的宣传就是‘分置三十六路将军,统兵三十万’。

    事实是,算上养马的、做饭的、备粮的以及打酱油的,总共也就十万人。

    这十万人,真正上阵冲杀的,其实最多只有五万是合格的。

    其他人,打打酱油,摇旗呐喊,是可以的。

    但真要上阵,那就够呛了。

    甚至这些人一上阵,忙还不帮上,就撒丫子跑路了。

    这样一看的话,刘濞的军队,真正能战斗的战斗兵力,比例应该不高于周亚夫大军。

    换句话说,刘濞的手下,真正的中坚主力,不会超过十万!

    这还是算上了楚军以及南越、闽越和东瓯的仆从军。

    两者的力量对比,并未产生差距。

    检阅完列队的军阵后,天子銮车来到了中军将台之前。

    周亚夫已经领着他手下的数十位将军,在哪里等候了。

    不得不说,战争,是武将们的狂欢。

    无论是汉室还是吴王刘濞的叛军都是如此。

    那些平时的司马、校尉什么的,此刻摇身一变,挂上了将军印,瞬间就完成了从前十几年也未必能完成的晋升。

    至于刘濞那边,刘彻听说,连以前给刘濞端夜壶的奴仆,现在都挂着一个司马的头衔……

    刘彻跟着自己的老爹下了车。

    周亚夫连忙带着众将迎上前来,拜道:“末将等拜见陛下,家上,请恕末将等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天子刘启呵呵一笑,毫不在意的道:“太尉快快免礼!”

    他看了看将军们,赞赏的道:“善,有诸位将军,吴逆授首指日可待!”

    然后,他就对周亚夫笑道:“太尉,朕这次是来给太尉送来了一件‘神器’,可助太尉破敌!”

    “神器?”周亚夫听了有些疑惑。

    天子刘启回头看了看刘彻,笑道:“说起来,此物还是太子手下的人发明的呢!”

    今天早上,他就已经亲眼见识过那‘神器’,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天子刘启还是本能的觉得好像很厉害,估计能吓死刘濞!

    ps:  抱歉,今天感冒了,头疼的厉害,只能更个2000了,明天看看能补上不!

    顺便说一句啊,点娘终于开始打击那帮淘宝党了,真是普天同庆!

    尼玛~想起我当初上新书榜时,都是泪啊~~~~~~

    恩,希望点娘能认真的治理一下现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