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零三节 真假楚王(1)
    刘彻急色匆匆的来到未央宫。

    此时,整个宫廷全部戒严,原本在未央宫值班的南军,已经不见了踪影。

    新出来的卫兵,几乎全部都是周亚夫的嫡系,当年细柳营的精锐。

    因此,刘彻这一次进宫,是经过了严格盘查和检查,确认无误后,才被放行。

    一进司马门,下车以后,郎中令周仁早已在司马门前等待着刘彻了。

    “周郎中,到底是什么情况?”刘彻见面以后,顾不得礼节,出口问道。他现在确实迫切的需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此,一开口,刘彻就连续的提问:“消息披露了没有?现在知道这事情的,有多少?”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都相当关键!

    若楚王的死讯,现在还被控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那就还有操纵空间。

    历来,秘不发丧,故弄玄虚,都是统治阶级在面对此类突发事件时百试不爽的把戏。

    当年,赵高李斯隐瞒秦始皇死讯,秘不发丧,就是此类案例中最经典的案列。

    “回禀家上,是死士!”周远领着刘彻朝着宫里走,一边走,一边介绍着情况:“那死士是楚王多年以来的亲信、心腹,贴身侍卫,忽然暴起在宫廷之内,将一根染了剧毒的毒针直接插进了楚王的脖子,立刻毙命!”

    “在事情发生后,当值的南军司马,就已经下令封锁了消息,锁了宫门,外面的人,应当是不知道的!”周仁道:“只是……恐怕瞒不了太久了,楚王太傅越夷吾与丞相张尚,明日就会入宫来问安,到时候,他们肯定会知道实情!”

    刘彻闻言点点头。

    越夷吾跟张尚肯定是瞒不住的!

    但现在,问题的关键和难点,就在于,在这样的情况下,朝廷肯定很难信得过楚王刘戊的臣子们了。

    便是越夷吾跟张尚,恐怕,现在也是被怀疑的对象。

    原因很简单,那个死士肯定不是单独作案,他肯定有同伙,至少,他得有一个上线,不然,没有指令,他根本不可能行动。

    这样一来,所有楚国的随行大臣,人人都有嫌疑。

    甚至,在刘彻老爹眼中,这些人一个都不可靠了!

    想想看,后世天朝太祖那样的人杰,遇到了永远健康谋逆大案以后,直接将整整一支精锐部队彻底闲置、拆散。

    是那支部队里都是乱党吗?

    显然不是!

    那支部队可是根正苗红的老部队,忠诚问题上绝对可靠!

    然而,既然跟永远健康沾了边,再可靠也变得有问题了!

    此刻,差不多是同样的局面。

    堂堂诸侯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贴身侍卫刺杀。

    无论楚国的臣子们过去有多么忠诚,此刻,全部都打上了嫌疑犯的标签。

    刘彻很清楚,眼下的局势,到底有多棘手!

    “孤要马上觐见父皇!”刘彻略一思考,立刻道。

    眼下局面无比复杂。

    刘戊死在未央宫这个事情的影响,刘彻不知道,到底会有多糟。

    但可以预见,此事的后续处理,将影响整个天下大势的走向。

    至于,你要说,可以将事实真相公布天下。

    呵呵……

    假如这样有效的话,那天下人的智商也太低了!

    想想看,楚王刘戊是死在了未央宫!

    结果朝廷告诉天下,楚王是被自己的贴身侍卫所杀……

    谁信?

    反正,刘彻觉得假如自己是某个与长安离心离德的诸侯王,肯定是不信的!

    甚至于会在心里觉得,这是长安编出来骗小孩子的谎话!

    在刘彻看来,为今之计,也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

    …………………………

    一刻钟后,周仁带着刘彻,觐见了天子,然后父子两人闭门密谈了一个多时辰。

    没有人知道,太子与天子商议了什么。

    外界唯一得到的消息是,楚王太傅越夷吾与丞相张尚,星夜入宫,然后,整个未央宫就保持了安静和沉默。

    但是,这诡异的宁静,却在两天以后被打破了。

    吴国都城广陵。

    吴王刘濞全副武装,头戴孝布,素服。

    他的十几万大军,全部缟素。

    烈烈战旗飘扬。

    “长安天子受奸妄蛊惑,阴杀了楚王!”刘濞一脸悲伤的登上点将台,对着诸将,沉痛的道:“楚王何其无辜?楚,吴之长兄也,昔年楚元王,夷王在世之时,对寡人多有教诲,现在,楚王戊,惨死长安,寡人决意,为其讨还一个公道,清君侧,诛妄臣!”

    他猛的抽出腰间的佩剑,指天道:“寡人年六十二,身自将!少子年十四,亦为士卒先,诸年上与寡人比,下与少子等者,皆发!”

    但刘濞心里却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虽然长安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已经确认刘戊确实是死了。

    但长安一直没有发布讣告,保持着异常的安静和沉默。

    但此刻,刘濞却是很难再忍了。

    假如再忍下去,万一,长安调动大军进入楚国封锁了他出门的道路,那就真的一切都完蛋了。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突袭楚国,拿下彭城,合吴楚两国兵力,那就还有的玩。

    不然,就凭吴国三郡之地,长安就是围也能把吴国给围死!

    “诸君,吾等一起匡扶社稷,清君侧,诛妄臣!”

    “清君侧,诛妄臣!”

    在无数士兵狂热的呐喊声中,汉室派遣在吴国的监督大臣以及两千石以上不肯追随叛乱的臣子,全部被拖到校场杀了祭旗。

    丁亥年十月丙午,吴王刘濞以朝廷妄杀诸侯,不以人君礼遇宗室兄弟,绝先帝功臣,进任奸究,动乱社稷根本为名义,于广陵起兵,征发全吴境内十四以上,六十二岁以下的男子。

    吴国军队一日而过长江,长驱直入,在吴军打着‘帮楚王复仇’‘讨还公道’的旗号下,楚国都城彭城几乎不战而降。

    三天内,整个楚国三郡一百余城,被纳入吴军的控制下。

    吴王刘濞立楚王刘戊太子刘顺为楚王,更给刘戊上谥号曰怀。

    同时,正是传书天下,历数长安种种不是。

    三日后,吴王起兵和楚国陷落以及吴王的战斗缴文一同传到长安。

    关中震动,天下震动!

    刘彻闻言,嘴角一笑:“果然跳坑里吧!”

    但刘彻不得不承认,刘濞手下还是有能人的。

    譬如,刘濞的这篇战斗缴文,就写的很不错啊!

    刘彻站起身来,对王道吩咐:“备车,入宫!”

    ………………

    与此同时,吴王起兵的消息与他的缴文到了几乎所有诸侯王的案头上。

    “吴王刘濞敬问胶西王、胶东王、淄川王、济南王、赵王、衡山王、庐江王、故长沙王子:幸教寡人!汉有贼臣,无功天下,侵夺诸侯地,使吏劾系讯治,以僇辱之为故,楚王刘戊,惨遭横死!先帝功臣,尽放逐而诛绝,无有人君之礼遇,刘氏骨肉,瑟瑟然而惧之,乱臣贼子,充盈朝野,欲危社稷,陛下多病志失,不能省察。寡人欲举兵诛之,谨闻教!”

    长沙城中,一位华服贵族念着刘濞的送来的这篇缴文,只念到一半,立刻就跳起来,道:“快哉,快哉!”

    他立刻对他的奴仆和下人吩咐:“给吾备甲兵,吾要起兵响应吴王!”

    这人是长沙王吴苪的庶子,对于朝廷商量都不商量一下就废掉他的继承权,把长沙国封给自己的儿子这样没节操的做法,深恶痛觉,一直不服,此刻听到吴王起兵,哪里还坐得住?

    “……敝国虽狭,地方三千里,人虽少,精兵可具五十万……”齐国,临淄,齐王刘将闾只看了一眼缴文,就将它当成废纸,丢进了垃圾桶,他嘿嘿的笑了笑:“这扯淡呢,还三千里?五十万?鬼信啊?寡人就好好看戏好了……”

    齐王刘将闾对吴王造反能否成功,深表怀疑。

    即使刘濞此时已经手握六个郡两百多城的地盘,但在长安面前,还是不够看!

    “寡人素事南越三十年,其王君皆不辞分其卒以随寡人,又可得三十余万……”淄川,淄川王刘贤看着缴文,老实说,颇为心动,刘贤只是简单的算了一下数以后,发现,吴王刘濞已经有了五十加三十,八十万大军。

    别管他是否吹厉害。

    能吹出这么大一个厉害来,实力肯定也弱不到哪里去。

    只是……

    刘贤看了看自己手头的兵力,掰着手腕仔细数了数,他总共只有不过三千来人的军队,剩下的都在荥阳。

    嗯,吴王要是能西进江淮,兵临荥阳,寡人再考虑要不要跟随好了。

    至于现在,看戏就行了。

    其他齐国一系的诸王,各自也有着自己的算盘,大抵都选择了观望。

    但庐江王刘勃,在见了缴文后,却砰然心动。

    因为,他的长兄淮南王刘安,被长安所杀,虽然他跟刘安没什么感情,但兔死狐悲,刘勃觉得自己也该早作打算。

    只是,他在庐江国根基尚浅,庐江也只是一个小国,不过一郡之地,总共也就最多能拉出两三万人的军队。

    要是没有外力帮助,刘勃感觉自己前脚扯旗,后脚就得被他得丞相和太傅给镇压了,即使不是如此,隔壁衡山国驻扎的数万救灾的汉军,也能要了他的老命!

    于是,刘勃悄悄的派人送去了书信给刘濞,请求刘濞派大军前来接应。

    赵国邯郸。

    赵王刘遂却犹豫不决了起来。

    老实说,造反?

    赵王刘遂早就有这么个念头了。只是,荥阳离邯郸并不远!

    他要敢谋反,荥阳的大将军窦婴一个指头就捏死他。

    除非……

    “匈奴人加入……”刘遂想着,就找来了一个亲信心腹,命他悄悄的出关,去与匈奴人联系一下,嗯,要是匈奴人愿意参与,那他就跟着造反,要是匈奴人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刘遂觉得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肯定拗不过长安。

    至于匈奴人会不会搀和进来?

    刘遂想了想,觉得,以匈奴人的脾气,他们肯定会搀和进来的。

    去年匈奴人不就大举入侵了吗?

    刘遂就觉得以正常情况考虑的话,匈奴人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趁火打劫的机会!

    要知道,长安与匈奴控制下的河南地区,仅仅只有八百里!(注1)

    ……………………………………

    刘彻踏入宣室殿。

    整个大殿空荡荡的,只有天子一人,端坐于上。

    “太子准备好了吗?”天子刘启问道。

    刘彻跪下来,禀报道:“父皇已经差不多了……吴王即已入瓮,可以开始表演了!”

    数日前,当刘彻入宫后,与自己的老爹密议,商量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个主意叫李代桃僵。

    简而言之,既然刘戊已经死了,朝廷怎么解释,在有心人耳里都一样。

    那就干脆使诈!

    这个世界要找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很难很难。

    但是假如只是要找一个大概差不多的人,却相对很简单。

    后世那么多s朝鲜金家王朝三代的。

    电视里,更是一堆堆的模仿秀。

    在此时,想要找个人来模仿刘戊,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实际上只要身高口音和体型脸型差不多就行了。

    然后,给他披上一套王袍,再让越夷吾跟张尚背书,这样,就是再正宗不过的楚王了。

    谁敢质疑,谁能怀疑?

    于是,少府衙门迅速的就从其名下的庄园里找出了十几个类似符合特征的人选。

    在经过筛选后,最终选定了一个出身楚国在彭城长大的男子来扮演楚王刘戊。

    在经过这几天的紧急培训和指导后,最起码,这个男子已经能在旁人的指导下,将刘戊的样子模仿个七八成相似。

    这就够了!

    刘彻就记得,后世满清末年,可是出现过一桩自称光绪皇帝的案子。

    这个案子最后到了某省总督面前才被审理清楚,裁定为假冒。

    这个案子告诉人们,在封建社会,想要冒充大人物,关键不是像不像,而是够不够胆子。

    至于这出戏,最后该怎么收场?

    刘彻一点也不担心,等戏演完了,找个借口,让‘刘戊’‘自然死亡’或者是因为愧疚自杀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了!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只要能把刘濞打败,那,现在所做的一切就都是正确的正义的!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