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百零一节 张苍的托付
    北平侯张苍,任何身处这个时代的人,只要涉足政治,他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

    单单就是此人的履历,打开一看,都能让人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在汉室的皇家记载中,是这样描述张苍的:以客卿从起阳武,至霸上,为常山守,得陈余,为代相,徙为赵相,以赵相候,千三百户!为计相四岁,淮南相十四岁。与绛候恭迎太宗孝文皇帝从代入长安,奉为天子,四年,以淮南相继为丞相,绪定律历,推五德之运,定汉之水德,尚黑如故,吹律调乐,入之音声,比定律令,若百工,天下做程品!

    简单的来说,就是张苍这个家伙,从龙时间比较迟,但后来居上,从常山太守起步,历任代国丞相,赵国丞相,在萧何手下当过副手,保护了淮南王刘长,使其免遭吕氏毒手,又与陈平周勃共诛吕氏,恭迎代王入京。

    这履历到这里,就已经足够闪瞎大部分人的二十四k氪金狗眼了。

    更离谱的是,当陈平周勃倒下后,张苍就开启了超神模式。

    看看他做丞相后主导的那些改革和事情。

    绪定律历,推五德之运,定汉之水德,尚黑!这是给王朝的属性和天命定下基调。

    吹律调乐,入之音声,这是定礼乐。

    比定律令,这是改革法律,重订司法基础。

    若百工,天下做程品。这是重新修订度量衡。明确秦汉之分。

    这些事情,张苍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完成的。

    简直让人以为无法直视!

    更恐怖的是干这些事情的时候,张苍已经将近八十了。是个年逾古稀的老人。

    在这个时代,这个时间点,张苍的名声和威望,是汉初所有功臣中最高和最大的之一。

    甚至连萧何、曹参,也不过与之齐平而已。

    后世张苍排在萧何、曹参的后面,是因为政治的原因。

    小猪太初改历,制定太初历。当然要贬低和打压张苍的历史地位了!

    而在此时,没有人,包括刘彻的老爹。敢于怠慢那个躺在家里,眼看就要断气的前丞相。

    实在是张苍乃是类似于大熊猫之于后世的自然科学一样的活化石。

    这个家伙,可不仅仅是汉臣那么简单,他给秦始皇当过御史。负责主柱下方书。

    这个职责比较生僻。简单的来说吧,这是一个古老的官职,在周号为柱下史,老子李耳就干过这个职位!

    而张苍跟李耳一样,喜欢读书,尤其是数学和法律的书,他来者不拒。

    给秦始皇打工的那些年,张苍几乎将整个秦廷的律书和法令都背下来了。

    这也是他后来当丞相后敢那么大开大合的动手调整整个法律系统的底气所在。

    在此时。张苍这个名字,就是秦汉百余年历史的见证者和创造者。更是现行体制的创立者。

    是以,刘彻只是看到北平侯三个字,立刻就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前去迎接。

    哪怕,来者只是张苍的代表,他的儿子张奉。

    刘彻穿好太子冕服,在宦官簇拥下,来到前殿。

    “太子驾到!”王道在门口扯着嗓子喊着:“大臣恭迎!”

    “臣奉拜见家上!”一个拄着拐杖的华服老者巍颤颤的低头弯腰行礼。

    刘彻立刻迎上去,道:“老大人切勿多礼!”

    来之前,刘彻就已经知道了,这位北平侯世子张奉,已经当了四十多年的北平侯世子了,论年纪,他都快八十岁了!

    这样年纪的老人,在当今汉室,见了皇帝都不必下跪!

    可惜,他老爹的生命力比他顽强多了。

    张苍今年已经百余岁。

    以刘彻听说过的传闻,那位堪称传奇的老人,依然活蹦乱跳,每天还能喝三大碗乳汁!

    刘彻扶着张奉,主宾落座之后。

    张奉巍颤颤的躬身道:“家上,臣,乃是奉家父之命,前来觐见家上……”

    刘彻闻言,连忙问道:“北平侯可还安好?”

    “有劳家上挂记,臣父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思维清楚,能算数,能吹瑟,能弹琴!”张奉低头答道。

    “额……”刘彻不得不对张苍强悍的生命力和长寿之术深感钦佩。

    活到一百岁,在这西元前的时代本就是一个奇迹。

    到了一百岁还能保持思维的清晰,能算数学问题,吹瑟弹琴,这就有些夸张了。

    但,刘彻知道这是事实。

    前世,北平侯张苍据说临死前,还在琢磨着一道数学题……

    想了许久,刘彻无力吐槽,只能道:“请老大人代孤向北平侯问安,就说末学后进,小子刘彻恭请长者安好,若有空暇,孤当亲赴北平,看望北平侯!”

    “多谢家上关怀……”张奉再次躬身施礼。

    然后,他就道:“臣,此次来见家上,乃是奉家父之命,将家父致仕后历年所做之书以及笔记,奉于家上之前,另外,家父托臣带来一句话……”

    张奉说着就慢慢的跪下来,道:“臣北平侯苍,叩首再拜太子,将死之人,无所挂记,唯所念者,余之著述而已,今进《九章算术》补缺七篇,为政十一章,历年所记之笔记,数十卷……家上所为,臣虽远在北平,亦有耳闻,数者,天之道,地之理,吾辈格物而致之!臣北平侯苍,再拜家上,伏维上帝,佑吾大汉!”

    显然,张奉复述的是他老爹张苍托他带来的一段话。

    刘彻听完,感慨一声,拜道:“请转告老丞相,小子彻,必受教诲!”

    然后,张奉的几个下人就抬着两个大箱子进来。

    在刘彻面前打开。

    张奉指着这些箱子,道:“家上,臣父致仕以来,所忙所著,皆在于此……”说着他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刘彻看着这满满的两大箱子竹简和木牍,这些竹简,有的串着的绳子都开始腐朽了,有的却依旧崭新。

    显然,这两大箱子竹简,不仅仅只是张苍个人的论著,应该还有着许多先秦时代的数学典籍和先人的智慧结晶。

    本来,应该是等张苍百年之后,与之一起长埋地下,被岁月腐蚀,为水土风化。

    但,此时,却全部摆了在刘彻面前。

    刘彻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刘彻搞的考举,大力提倡数学,自然对了张苍的胃口。

    因此,张苍将这些他珍藏的宝贝和他自己的论著,一同进献给刘彻。

    是希望刘彻接过数学治理天下的旗帜,继续发扬和拓展数学在所有领域的应用,以数学来格物致知,解密天地的道理。

    而这正是张苍当年的志向!

    刘彻看着张奉,郑重的对他道:“孤必不负老丞相所托!”

    然后,他就拿起了一卷竹简。

    刘彻只觉得,这卷竹简仿佛重若千钧。承载着一位曾经呕心沥血,企图将数学纳入一切体系的老人过往的一切。

    若按照历史来看,这位老人的一切努力,在罢黩百家独尊儒术后烟消云散,遗留的政治遗产在之后数十年迅速消亡,几乎没有给后世带来任何影响。

    他就如一位冲向风车的骑士。

    “这样的结果,我不要!”刘彻在心里说道:“数学,乃万业之本,张苍的道路没有错,我要继续在张苍的基础的前进,有朝一日,让数学,释放出让所有人都为之顶礼膜拜的光辉来!”

    “老臣一定将家上的问候和答复带回给家父……”张奉巍颤颤的拄着拐杖,对着刘彻施礼道:“老臣即已完成家父的嘱托,就不叨扰家上了!”

    然后就不顾刘彻的挽留,执意带着下人,倔强的拖着老迈的身子,走出大殿的门口。

    刘彻很清楚,这是因为,他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伤张苍伤的太深了……

    是以,张苍家族,过去十几年,从未踏入长安一步……(未完待续。。)

    ps:  今天就这一更了,查资料什么的花的时间多了些~嗯,比昨天少了一更!

    明天看看能不能超越昨天~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