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九十九节 西汉版中顾委
    “老丞相……”刘彻握着申屠嘉的手,他很明显就能发现,当申屠嘉说完那些话以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迅速的退化,眨眼的功夫,就又变成了那个趟在床榻之上苟延残喘的可怜老头了。,,

    刘彻叹了口气,心肠一软,对他道:“老丞相,孤的家令汲黯过些日子会与太子率更令张汤共同上书天子,请立一新衙门,名曰:顾问,此衙门没有秩比和俸禄,也没什么权力,但入此衙门为顾问者,可直接上书天子,直奏御前,议论国事!孤的想法是,两千石以上致仕之官员,无条件成为顾问,也好使元老重臣,能有一个直奏御前,议论国政的机会!”

    申屠嘉闻言,立刻就来了精神,居然不用侍女搀扶,马上就翻身起来,看着刘彻,问道:“果真?”

    刘彻哈哈一笑,道:“果真!”

    他忍不住打趣了一声,问道:“老丞相尚能饭否?”

    申屠嘉闻言也嘿嘿的笑了起来,低头道:“老臣失礼了!”

    但,整个人的精神和状态,却已经恢复到了过去的水准。

    显然,申屠嘉得的是心病!

    出了申屠嘉的府邸,刘彻乘上马车,心里却开始思量了起来。

    他与申屠嘉所说的所谓顾问衙门,自然是心血来潮的产物。

    但却也可以说是经过思量后的产物。

    所谓的顾问衙门,灵感来自于后世天朝太宗设立的中顾委。

    刘彻拿来一用。并无什么大问题。

    概因为类似这样性质的设置,在本质上天然的会受到官僚士绅贵族阶级的推崇。

    权力是个好东西,没有人愿意忙活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要回家种田。

    即使后世天朝那些久经考验的革命战士,尚且放不下手里的权柄,遑论此时的权贵阶级?

    故此,临到退休致仕的年纪,大部分官员都是死乞白赖的赖在位置上,说什么都不肯下去。

    死在郡守、九卿甚至三公位置上的官员,不知几何。

    但老家伙们赖着不走。下面的人就没有了上升空间。

    毫无疑问,长此以往,对国家是不利的。

    在另一个方面来说。在封建社会,老资格的元老大臣,经验丰富,理论扎实。虽然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但他们的能力和经验摆在哪里。

    若就这么闲置,毫无疑问是资源的极大浪费!

    是以,刘彻其实以前也想过弄出一个类似中顾委的机构。

    一则收买人心,团结大多数的官僚权贵阶级。

    二则充分的发挥和利用老臣的名望和资源,使之不至于闲置、浪费。

    三则,给某些赖着不走的家伙一个下台的台阶,给年轻人腾出施展拳脚的舞台。

    但本来这些是刘彻准备自己上台后推行的一个政策。用来施恩的。

    此时,却因为申屠嘉的缘故。只好提前拿出来。

    …………………………

    两天后,太子家令汲黯以及太子率更令,廷尉刑曹令吏张汤联合上奏天子:故两千石及九卿三公,勋臣名将,有功社稷,德高望重,请立为顾问,议论国政,拾遗补缺,以合汉尊老之本。

    天子制曰:可。

    于是,无数人喜极而奔。

    尤其是那些在过去的政治斗争中被闲置起来的老家伙,忽然发现,自己迎来了政治生命的第二春。

    这顾问,虽然没有秩比俸禄,只有一个‘从两千石’的待遇。

    但,单单是能直接上书天子,这一条,就足以令人兴奋。

    最起码,有了这个权力以后,小猫小狗什么的,就再也不敢招惹一个有着顾问的家族了,不然,人家一怒之下,上书天子,告御状,谁来背锅?

    于是,此事,立刻就压过楚王刘戊的**丑闻,成为丁亥年汉室的第一大焦点。

    短短两三内,这个新的顾问职位,掀起了一场连始作俑者刘彻都未曾想到过的热潮。

    齐、赵、胶东、胶西、城阳、衡山诸王次第上奏,表示坚决拥护长安设立顾问的决定。

    至于彻侯们,则早就炸锅了。

    许多人纷纷递了帖子,请求拜见太子。

    权贵官僚阶级们的反应,吓坏了刘彻。

    吓得他赶紧躲到上林苑,只有那些实在推脱不过的人,刘彻才不得不见了他们一面。

    譬如,南皮候、章武候这样的巨头。

    事实证明,哪怕是已经埋头沉迷于修仙,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章武候窦广国,其实心里也还是放不下权柄。

    不过话又说回来,窦广国挺冤枉的。

    在他之前,薄昭能堂而皇之的被拜为车骑将军,早远一些的吕后外戚,更是权倾朝野。

    在他之后,田蚡什么的,也能披着一个外戚的马甲,做太尉丞相。

    偏偏就他这一代外戚,想出仕,各种喊打喊杀,朝野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全都盯着他们兄弟,从诸侯王到大臣,几乎天天在他们兄弟耳边念叨什么吕氏殷鉴,动不动就拿薄昭的故事出来恐吓。

    搞的这位本来可以过一次丞相瘾的国舅只能埋头修仙。

    一直要等到刘彻这个孙外甥抛出一个顾问的提议,才能堂而皇之的在政治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送走窦广国和窦长君,刘彻这才敢稍微伸了一个懒腰。

    没办法,这两位巨头,虽然没干过三公九卿,但论地位,却根本不比丞相什么的轻。

    这两位,跺跺脚都能让长安颤抖。

    更何况,辈分比刘彻高了足足两倍,就连刘彻的老爹见了,也要毕恭毕敬,以长辈相待。

    好在这两位不怎么干预政治,一心埋头修仙问道。

    今次,他们能主动来见刘彻,还是刘彻送了一个顾问大礼包,加上有助于他们修炼的人参,这才让这两位屈尊降贵来见刘彻一面,勉励一二。

    否则,就是长安闹翻天,他们也未必肯动。

    “这次稍微玩大了一些……”刘彻挠挠头,想着:“不过还好有汲黯和张汤做缓冲,加之,这个事情利大于弊,可谓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提议,所以,我此刻还能稳坐钓鱼台,但以后,这风头,尽量还是不要出了,安安心心的在这上林苑种田,攀科技树吧!”

    于是,他起身,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宫殿而去。

    在那个宫殿里,此刻,从少府抽调过来的数十名农稷之官,正在等着他的到来。

    说起来,这次少府能这么快的就按时把这些农业技术官员抽调给他,还是刘彻的那个顾问的提议的缘故。

    现任少府令岑迈,眼看就要到点了。

    汉室非三公,基本上七十岁左右,就得退下来,除非有天子慰留。(注1)

    而岑迈已经六十好几了,不出意外,明年就得挪窝。

    而刘彻这个顾问得提议一出,等于让岑迈多了一条退休后参与政治的途径,甚至,可能借此东山再起,也未可知!

    毕竟,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于是,投桃报李,少府衙门这次难得的高效准时了。(未完待续。。)

    ps:  注1:西汉退休致仕,法定是七十岁。

    这是根据从先秦时代的传统定下来的。

    礼记中说:大夫七十而致仕。

    到了西汉,这就成了公认的退休年纪。

    并且已经形成了制度。

    像是石庆、田叔,都是在这个制度的规定下,到点了自动退下来的典范。

    另外~昨天最后一章中,申屠嘉限制公款吃喝的记载来源于汉书。景帝纪。

    嗯,今天基本确定更新字数不少于昨天,估摸着突破有难度,但维持不难!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