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九十五节 人参!(!)
    前世之时,此刻刘彻远在河间,与长安山水相隔,最后落在他耳朵里的消息,大部分也是经过艺术加工之后的成品。$$ ()

    这就好比后世的天朝某大会前后发生的事情。

    帝都的百姓自然知道的远比魔都的百姓多。

    至于其他地方,估计,就只能看到ccav的全国人民大团结了。

    前世,刘彻最后得知的消息是,御史大夫晁错弹劾楚王刘戊往年服太皇太后,私奸服舍,请诛,天子以楚王有功,诏赦,罚削楚之东海郡。

    然后,刘彻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

    正月甲子,吴王濞遣使传书天下诸侯,起兵谋反。

    而此刻,刘彻以太子之尊坐镇长安,耳中所闻,所知的事情,毫无疑问是前世的n倍。

    以刘彻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

    这刘戊很显然是被人坑了。

    不然,何以他前脚刚进函谷关,后脚长安就冒出了关于他在服丧期间饮酒作乐,甚至**这样的丑闻的传言。

    甚至于,传言之中,言之凿凿,所有的描述仿佛是有人亲眼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要是都这样了,还看不出来是有人故意引爆了这个炸弹,那么,刘彻也就枉为穿越者了!

    而且,刘彻知道,幕后的推手估计不止一两个。

    甚至,就是现在向他问这个问题的老爹,估计也在里面掺了一脚。

    只是。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了。

    只有傻瓜才会说出来!

    刘彻于是俯首拜道:“回禀父皇,儿臣最近一直闭门读书。修身养性,不曾听说过……”

    “呵呵……”只听得皇帝老爹莫名的一笑,然后,刘彻就感觉到自己的老爹仿佛站起身来了。

    笃笃笃的踱着脚步,走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走到了他面前。

    刘彻抬起头,只看到老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刘彻……”刘彻只听到自己的老爹低声对他道:“不要自作聪明!”

    刘彻浑身打了个冷战。

    连忙叩首道:“儿子不敢!”

    皇帝老爹的意思。刘彻脑子里有些迷糊,不太理解。

    但这其中明显带着苛责以及警告!

    于是他福至心灵,连忙道:“儿臣只是难得糊涂而已!”

    无疑这是一个擦边球试的回答。无论老爹所指的是哪一个方面,刘彻都可安然脱身。

    听了刘彻的解释,天子刘启似乎有些意动,嘴角动了动。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挥手道:“既然如此,太子先去大殿候着吧!”

    于是,刘彻连忙躬身一拜,道:“儿臣告退……”

    等走出大门时,刘彻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

    他一拍脑门,不由得懊悔了起来:“看来,我是错过某个窥知历史真相的机会……”

    很显然,方才皇帝老爹的表现。很不正常。

    假如说,楚王刘戊的现在的情况有他的一份贡献。恐怕老爹就不可能那么问刘彻了,甚至都不会问。

    因为,对皇帝来说,维护自己的伟光正是他们的本能。

    是以,假如皇帝参与了对某个臣子的阴谋,那他从此就会避而不谈,将这个责任毫无压力的转嫁给另外一个臣子,借机将自己洗白。

    譬如后世的宋高宗,把杀岳飞的锅丢给秦桧一样。

    也就是说,这事情,有人矫诏了……

    刘彻在心里想着。

    只有这样才解释的清楚,方才皇帝老爹的一切不合理举动!

    汉室的臣子,向来有矫诏的传统。

    假传圣旨这种事情,虽然风险很大,但是,作为一个一切唯结果论的国家,只要把事情干好了,假传圣旨什么的,根本不是罪。

    所有在史书上被以矫诏罪名治罪的,统统都是事情干砸了的家伙。

    反之,只要事情做成了,矫诏?

    皇帝忙着往自己脸上贴金都来不及!

    是以,汉室的历史上充斥着无数冒险矫诏的家伙。

    譬如,现在刘彻身边的汲黯,在历史上就是一个矫诏达人,明史记载,这货就明目张胆的干过假传圣旨的活计。

    但他把事情干好了,所以皇帝一句责罚也没有,反而升官嘉奖!

    但更多的,却是失败者。

    譬如薄昭、窦婴、卫青的儿子卫杭、陈阿娇的两个兄弟,都是死于矫诏!

    那么,谁是那个假传圣旨的人?

    刘彻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热闹喧哗的大殿。

    最大的嫌疑人当然是晁错!

    只是……

    刘彻低头想了想,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不然,皇帝老爹也不会表现的那么……奇怪……

    仔细想想,刘彻发现了一个疑点。

    他去见须卜雕难之前,他的皇帝老爹还表现的很正常,当他回来,皇帝老爹匆匆的问了一下会谈的内容就不再关注了。

    也就是说,在他离开和回来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这个事情的出现,使得老爹将除此之外的所有事情,统统降入了低优先级处理的序列。

    ………………

    带着满腹疑虑,刘彻回到了宣室殿之中。

    其实,他离开的蛮久的了。

    起码有一两个时辰了。

    因此,此时,已太阳渐渐升高,阳光从宣室殿东侧的殿门照射进来。

    无数的贵族大臣以及来到长安朝贺的诸多藩国使节,此刻,该到的,差不多也全到齐了。

    刘彻回到自己的位子。

    真番王立刻就凑过来抱大腿。

    还向刘彻进奉了据说是真番国特产的宝贝!

    刘彻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人参,还是正宗的老山参!足足有刘彻的手掌那么大的老山参!

    这要搁后世,刘彻连摸这样的极品老山参的机会都没有。

    但在此刻……

    刘彻拿着那个老山参,看了看,不由得长叹一声。

    后世人人皆知的大补之物,有着n种神效的植物——人参,在此时,却不过是一种域外的奇物。

    几乎没有汉人会把人参这个玩意放在眼里。

    更别提人药了。

    此时,中医中药中的参,指的是党参。

    至于人参,统统都还趟在东北和朝鲜的老林子里,鲜有人会去取用。

    刘彻拿着人参,挥挥手对身后站着的汲黯吩咐道:“卿一会朝会之后,与真番王商议一下,此物的进口吧!”

    刘彻又对真番王道:“请爱卿放心,我汉家绝不会亏待忠臣,此物,我汉家愿意以丝绸及食盐以及铁器与贵国交换,具体交换比,孤的家令会跟爱卿商量的!”

    真番王闻言,大喜,叩首道:“多谢家上!”

    刘彻却低着头,看着远处坐立不安的不停瞥着他这边情况的朝鲜王子卫渠。

    刘彻心里呵呵的笑了起来。

    人参的功效,自然毋庸置疑,更何况这种深山老林出产的老山参。

    在这个时代,这种老山参甚至可以将之拿来当做保命的手段!

    这么一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卫满朝鲜,倘若不识趣,那么,一场人参战争,恐怕,就不可避免了!(未完待续。。)

    ps:  晚点还有,今天至少4更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