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九十三节 挖坑(2)
    刘彻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分年代,国与国之间交往的本质就是相互给对方挖坑。:: 3

    这挖坑技术的好坏,甚至直接决定了一国的兴衰。

    譬如,后世米帝就给毛子挖了好大一个坑,然后,毛子就作古了。

    后来继承了毛子家业的大毛,在坑里噗嗤了好多年,才总算借着油价翻身。

    当然了,倘若学艺不精,挖坑不成反被坑,这样的事情,也多的是。

    譬如当年战国末年,韩国人就拼了命想挖个坑给秦国。

    这个坑的名字叫郑国渠。

    然后,秦国义无反顾的跳了进去,然后,六国被横扫了……

    而所有的坑,无论成功失败,都几乎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至少你挖的坑,对方要心甘情愿的跳进去。

    再之后,才是考验是埋跳坑的人还是挖坑的人的时候。

    刘彻现在给匈奴人挖的这个坑,毫无疑问,匈奴人是跃跃欲试,若无例外,他们肯定会义无反顾的跳进去。

    然后……

    刘彻低着头呵呵的笑着,看着跟他一样一脸兴奋的须卜雕难。

    此刻,刘彻仿佛看到了整个西域烽火四起,无数的小国在匈奴马蹄下破灭,无数的民族走向毁灭,但更多的人却拿起了武器,与匈奴人进行斗争,进行反抗。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刘彻在心里喃喃自语着。

    西域诸国,在一般人古板的印象里。仿佛是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国,兵少国弱,不堪一击。

    然而。历史却告诉刘彻。

    即使是蚂蚁堆里也可能藏着食人蚁!

    更何况广袤的西域国度?

    旁的不说,那个亚历山大东征军后代建立的大宛,可是曾让强盛一时的汉军都碰的灰头土脸的!

    至于乌孙,更是西域的霸主,虽然不如匈奴强,但,兔子急了也能咬人。更何况乌孙还是一匹恶狼?

    其他更遥远的国度,更是有着能与欧罗巴霸主罗马掰腕子的安息帝国!

    匈奴人是强,但它也不是龙傲天。王八之气一震,就能让西域诸国心甘情愿的做牛做马。

    这么想着,刘彻就不由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在历史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者在美洲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辛辛苦苦抢来的白银。最后却统统流入了中国。

    而刘彻现在要营造的,差不多就是类似的局面。

    以丝绸、大黄等为饵,让匈奴人去大索西域。

    为了让匈奴人对西域诸国盘剥更加厉害更加彻底更加没有底线。

    刘彻甚至可以在未来,给匈奴人一些甜头。

    譬如说大量的进口产自西域的葡萄干、芝麻以及石榴甚至来自印度的胡椒。

    然后,你觉得占据了绝对强势地位的匈奴会跟蝼蚁一样的西域诸国公平贸易?

    刘彻用屁股都能猜到,匈奴人必然会用类似于上贡,保护费以及其他类似的借口,跟西域诸国索要。

    一如他们对汉室所做的那样。

    至于报酬?

    大匈奴的保护不要钱啊?

    可能刚开始。贸易规模不大,西域诸国可能会没什么感觉。

    但刘彻相信。再过几年,随着贸易规模扩大,西域的国家与民族,就将迎来一段无比黑暗与恐怖的岁月。

    这样的黑暗与恐怖,将会一直持续到正义之师的汉朝军队到来……

    然后,故事的剧本,自然是西域各国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

    至于在这之中,会死掉多少人,有多少民族文明消亡,那就与刘彻无关了。

    对刘彻来说,这是一步暗棋,运作的好,就可能彻底打乱匈奴人对西域的掌控,同时还能借匈奴人的手,抹掉一些刺头。

    譬如说什么大宛啊。

    说不定到时候汉室还会以解放者的身份进入西域甚至更遥远的国度。

    想着大宛,刘彻就暗道了一声可惜。

    大宛的汗血宝马,可是马中的宝马啊。

    不过,汗血宝马太娇贵了!

    不适合用来作为骑兵的标配,反倒是后来乌孙人培育的乌孙马,成为了汉军骑兵的主要马种。

    …………

    刘彻在yy的时候,须卜雕难,同样很高兴。

    本来这次出使,不过是奉命过来例行公事,顺便来汉朝度假旅游享受美食的。

    同时顺路提醒一下汉朝,这回礼不能太薄了!

    但须卜雕难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

    老实说,西域诸国每年上贡给单于庭的贡品,像什么黑麻、蒲桃、石榴什么的,大部分都是堆在帐篷里发霉。

    匈奴人更爱吃来自汉朝的美食,更欣赏汉朝的丝绸。

    对于西域诸国,单于庭的政策,一直就是羁绊。

    只要那些小国能对单于庭恭顺,按时奉上女子财帛,匈奴就不怎么去理会了。

    但须卜雕难没有想到,那些匈奴人不怎么看的上眼的东西,汉朝的太子却很感兴趣,愿意拿丝绸来换,不仅如此,更搭上了花椒跟大黄。

    花椒什么的,左右不过是调味品,影响不大。

    但那大黄……

    须卜雕难只能用神物来形容!

    须卜雕难此刻已经在憧憬着他带着大黄回国以后的场景了。

    单于龙颜大悦是必然的!

    他的地位在单于面前更进一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甚至借此超越他的哥哥,成为下一任的族长!

    这么想着,须卜雕难越看刘彻越高兴,态度也一下子变得亲密无比。

    至于那个乌孙人以及乌孙人被迫交出来的东西,刘彻跟须卜雕难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

    ………………………………

    与须卜雕难辞别,刘彻走出偏殿。

    时间还很早,外面宣室殿的朝仪还没有开始。

    刘彻决定先去跟皇帝老爹解释一下。

    于是带着人朝着老爹所在宫殿而去。

    在路上,刘彻朝哪位一直做翻译的侍从招手,问道:“敢问卿贵姓?”

    那侍从官满心欢喜的跪下来答道:“小臣杨毅拜见家上!”

    刘彻微微笑着点点头,对他道:“杨爱卿,方才有劳爱卿了!”

    “为家上效力,是臣的本份!”杨毅高兴的道。

    像他这样的小吏,在这宫廷里不知道有多少,懂匈奴话的,也并非只有他一个。

    概因为,匈奴乃是大国,因此,汉室朝廷历年都有培养一些懂匈奴语言的低阶官员的传统。

    因此,杨毅很清楚,现在,就是他的机会!

    一个抱住金大腿,登上人生坦途,迎娶贵小姐,当上大人物的机会!

    他自然知道,应该要牢牢抓住!

    刘彻呵呵一笑,道:“很好,杨爱卿,孤能信的过你吗?”

    杨毅立刻就叩首斩钉截铁的道:“臣虽粗鄙,却也知忠君奉上,家上有令,臣必万死不辞!”

    “善!”刘彻大笑:“那孤就交给爱卿一个任务,盯住那些匈奴人,倘若那个碧眼匈奴人落单或者单独出现在某地时,你悄悄过去,将他请来与孤一见!”

    刘彻看着他,问道:“明白了吗?”

    “诺!”杨毅叩首道。

    乌孙,现在刘彻肯定是没办法拆散他与匈奴的紧密盟友关系的。

    但,提前下个钉子,跟乌孙人取得联系,也是不错的!

    天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联系就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未完待续。。)

    ps:  马上要跟老婆出去逛街~嗯,今年还没陪她好好玩过,目测起码也要10点才能到家,然后不知道能写多少~~

    咳咳,明天开始恢复2000一更吧~我感觉发大章不给力啊~~~~~~~

    主要是不太习惯~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