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九十二节 挖坑(1)
    刘彻眯着眼睛看了一会那个乌孙人。

    心里头小算盘打的啪啦啪啦的响。

    俗话说的好,只要锄头挥得勤,没有墙角挖不动。

    但是,此刻,却不是一个好时机。

    所以,刘彻呵呵一笑,对侍从官道:“转告他:我国愿意将花椒、大黄以及食盐、丝绸出售给任何能带来类似于黑麻一类我国所没有的物种的人!”

    侍从官翻译过去之后,那个乌孙人很显然非常高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

    他的话说出来以后,须卜雕难的脸色霎时就变得很难看了,立刻就用着另外一种语言与那个乌孙人说了起来。

    刘彻看向侍从官,示意让他翻译。

    那侍从官支支吾吾了一会,才翻译道:“家上,那人说:他有一种比我汉朝还要好的香料,名曰黑椒,另外他还可以提供许多西域的特产……剩下的话,臣就不懂了……”侍从官跪下来谢罪:“请家上赎罪!”

    刘彻听完以后,就呵呵的笑了起来,低声对侍从官道:“起来吧,卿已经表现的很好了!”

    此刻,他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了。

    至于那须卜雕难与那个乌孙人之间的对话,刘彻也能勉强猜到一些内容。

    无非就是那个乌孙人拿出来的那个所谓的黑椒,恐怕须卜雕难听都没听说过,或者知道,但却没想过乌孙人手里有。

    刘彻在心里嘿嘿的笑了两声。

    这个世界上,就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更何况国与国之间?

    谁没有点私藏的东西?

    谁没有自己的小算盘?

    更何况,游牧民族的天性就是有奶就是娘。

    若非是现在汉室的手根本伸不到西域去,刘彻真想在这里面加一剂猛药,好好的给匈奴人上一课。

    不过现在也不差。

    刘彻笑眯眯的看着须卜雕难与那个乌孙人之间争执。

    虽然不懂他们之间在说什么。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给自己的敌人添堵更爽的吗?

    当然,刘彻也很清楚,乌孙与匈奴之间的紧密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被区区的大黄动摇的。

    前世之时,小猪挖了乌孙几十年的墙脚到昭宣时期,才把乌孙人拉上了汉室的战车。

    现在,乌孙与匈奴的关系,正处于蜜月期。

    两者甚至共同作战,共同瓜分战利品,相互之间频繁通婚。

    如此紧密的关系,后世米帝组织的北约加盟国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唯一能作为参考的,大概就是后世地球上近代的英日同盟了。

    须卜雕难与那个乌孙人争辩了一会,最后,似乎达成了妥协。

    那个乌孙人将某样东西交给了须卜雕难,然后,须卜雕难就微笑着面向刘彻,说了两句话。

    侍从官立刻就翻译道:“家上,匈奴使者说,大黄与花椒还有丝绸、食盐,只能由大匈奴撑犁孤涂与汉朝皇帝进行交易!”

    刘彻一听,即使他向来脾气不错,此刻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像这样**裸的威胁和恐吓,重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尝到!

    然而,刘彻瞥了一眼那个疑似乌孙王室的年轻人,此刻,那人已经没有方才的成竹在胸,变得有些落寞了。

    很显然,他已经被须卜雕难吓住了。

    或者说,是被须卜雕难所代表的匈奴帝国给吓住了。

    这个事实证明,再怎么紧密的同盟,涉及到利益时,还是会有分歧,还是要靠拳头说话!

    很显然,匈奴人绝对不会允许丝绸贸易这种暴利性的垄断商品被他人染指,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小弟!

    更何况,还有同样暴利且还具有政治意义的花椒和大黄以及食盐?

    但是,刘彻低头微微一笑,心道:“这样才好……”

    自从老上单于死后,匈奴人就失去了他们的精神导师和指导这个庞大帝国前进的指路人。

    继任者不管军臣也好,还是之后的伊稚斜也罢,充其量,不过是些有点小聪明的庸才而已。

    纵观整个汉匈战争期间的表现来看,军臣与伊稚斜,明显不及格。

    骄傲自满,目空一切,甚至昏招迭出。

    使得小猪在汉匈战争的初期,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的实现了夺取河套地区的战略目标,进而压缩整个匈奴的活动空间,为接下来的漠北决战创造了有利条件,在这期间,霍去病甚至创造了八百骑突袭龙城,毁了匈奴祭祖之地的奇迹!

    军事上如此,政治上更是一把好牌打成了烂牌。

    原本,老上单于花费了一辈子的力气,为匈奴打下了整个西域的地盘,让所有西域诸国,统统臣服。

    结果一个张骞就把匈奴人的后花园搞得鸡飞狗跳,甚至还用棒棒糖拉拢了好多的西域国家,连乌孙这个匈奴自己培养的小弟都动摇了。

    张骞固然厉害。

    但若不是匈奴人过于骄傲自满,对西域诸国,尤其是乌孙这样的强国盘剥过甚,人家犯的着跟匈奴人为敌吗?

    而西域诸国,是匈奴最大的财源!

    “我就再在这上面加一把火吧!”刘彻在心里充满恶意的想着。

    于是他抬起头,对须卜雕难道:“这是自然……”

    于是,刘彻就跟须卜雕难借着翻译,商讨起了具体的交易。

    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初步确定了以丝绸作为参考的交易本位。

    确定了丝绸的本位后,诸般商品的交易定价,自然就迅速的得到了落实。

    譬如,一石黑麻(黑芝麻)可以换十匹丝绸,而十匹丝绸可以换得一斤花椒或者大黄。

    在这整个交易中,基本全是以物易物。

    刘彻没有要求黄金或者马匹等什么可能刺激匈奴人的东西。

    而匈奴人也很明智的没有提及青铜与铁器等敏感物资。

    看上去,刘彻是用花椒、丝绸、食盐和大黄跟匈奴交易了许多西域的土特产。

    匈奴人在整个交易中占尽了便宜。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整个交易继续进行,匈奴人的国力和实力在未来一段时间将会大大增强。

    甚至于,借着花椒和大黄,匈奴甚至能进一步的紧密自身的部落与单于庭之间的联系。

    但是……

    刘彻很清楚,这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坑!

    匈奴人掉进去,就很难再爬上来了!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