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九十一节 忽悠匈奴人(2)
    须卜雕难一来,韩剧连忙站起身,堆满笑容,自动自觉的站到须卜雕难身后,低着头,肃穆而待。===

    须卜雕难微笑着学着汉室的礼仪,对刘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只是,须卜雕难在经过韩剧身边说,叽里呱啦的用着匈奴话对韩剧轻声说了两句。

    刘彻注意到韩剧闻言之后,脸色霎时变得雪白,身子都开始颤抖。

    这就是奴才的遭遇了。

    不管他怎么拼命的巴结主子,稍微惹怒一下主子,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可能归零。

    更何况,匈奴是一个奴隶制游牧民族建立起来的政权!

    须卜雕难训斥完韩剧,就毫不在意的来到刘彻身前,恭身再请。

    刘彻注意到,在须卜雕难行礼的时候,在场的其他人,包括跟在须卜雕难身后的几个匈奴贵族都微微的低头躬身,将右手放在胸口,根据刘彻了解,这是匈奴人对上位者表示恭敬和顺服的礼节。

    然而,有一个人却很淡然。

    而且这个人很年轻。

    大约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他的样貌也与匈奴人有些不同,生着一双碧色的眼眸,个头虽与周围匈奴人差不多,但看的出来,此人的地位,至少与那须卜雕难是对等的,甚至,很可能,此人的地位还要高于须卜雕难!

    “他是谁?在匈奴国内是什么地位?”刘彻有些好奇。

    但刘彻来不及多想,微笑着与须卜雕难对坐下来。

    一坐下来之后。须卜雕难就颇为热情的为刘彻倒了一杯酒。

    跟想象中的野蛮、无理、嚣张跋扈的匈奴贵族不同。

    这位匈奴正使,须卜雕难颇为文艺,准确的说。他有些文青。

    这从他身穿绸衣,虽然很不适应汉室的礼仪,但却一直在坚持着用汉朝礼仪向刘彻表达就能看出来。

    刘彻微微一想,就释然了。

    匈奴的贵族,尤其是上层贵族,随着匈奴的不断胜利,版图和势力的不断扩张。

    他们虽然依然逐水草而居。但是,人类天生就是追求更好生活和更愉悦生活的物种。

    匈奴人怎能例外?

    若刘彻没有记错的话,中行说在老上单于面前受宠不是因为他有多忠诚于匈奴。

    比中行说更忠实的狗腿子。匈奴人多的是!

    关键点就在于,中行说帮助老上单于成功的进行了一次整风运动,打压下去了匈奴国内的贵族的享乐主义。

    根据刘彻了解,大抵中行说是这么跟老上单于说的:‘匈奴人众不能当汉之一郡。然所以强者。以衣食异,无仰于汉也。今单于变俗好汉物,汉物不过什二,则匈奴尽归于汉矣。其得汉缯絮,以驰草棘中,衣袴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

    这些话。简单的来说,就是来自汉朝的丝绸与精美的饰品以及美食。腐化了匈奴贵族,所以要赶快的改变的这个局面,让贵族们都明白,汉朝的东西没有匈奴的好。

    类似这般的对话,其实在未来两千年的游牧民族兴起过程,无数的汉奸用过无数的话语,跟他们的主子重复过类似的话。

    不管是辽金蒙元还是满清。

    然而,事实证明了,这样的整风运动,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后世的满清贵族们还没入关呢,就已经被糖衣炮弹腐蚀的差不多了。

    入关之后更是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三藩之乱,全靠绿营在打。

    如今,老上单于已死,新单于上位,顽固派的右贤王也被铲除了。

    这么一来的话……

    刘彻用屁股都能猜到,匈奴国内的享乐主义重新抬头了。

    而且这一次,匈奴人在憋了十几年后,爆发出来的威力,肯定远超想象。

    眼前的这位正大光明的穿着绸衣来见刘彻的匈奴正使,就是证明。

    “假如是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就更能实施了!”刘彻心中一动。抬头看向须卜雕难,道:“有劳使者为孤解惑了!”

    侍从官准确的将刘彻的话翻译过去。

    须卜雕难微微沉吟,然后对刘彻叽里呱啦的说了一段话。

    侍从官连忙翻译:“家上,使者说,大匈奴撑犁孤涂统御数万里草原,治下国度,数以百计,一切美好之物,应有尽有,不知道汉朝屠奢想要了解些什么?”

    刘彻微微一笑,道:“我汉家与贵主约为兄弟,两国先王,故约:长城以外,弓猎之国,单于治之,长城以内,冠带之室,汉皇帝治之,作为冠带礼仪之国,我汉家当然是更想了解和知道,单于治下的数万里草原和无垠国度,是否有着一些特殊的能够耕种的植物,是否有着能让食物更加美味的香料,是否有着更加鲜美的瓜果!”

    侍从官于是将刘彻的话翻译过去。

    须卜雕难闻言哈哈一笑,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侍从官听完,对刘彻翻译道:“回禀家上,使者说,大匈奴撑犁孤涂的治下,应有尽有,自然也有着这许多的奇异之物,甚至,他本身就带了一些特殊的香料在身上,假如汉朝屠奢愿意,使者愿呈与汉朝屠奢一观!”

    “香料?”刘彻露出一个非常有兴趣的神色,拱手道:“请!”

    这话也不用翻译。

    须卜雕难朝刘彻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兽皮袋,从袋子里倒出一些黑黑的植物种子。

    刘彻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芝麻!

    而且还是黑芝麻!

    但表面上,刘彻还是颇为好奇的问道:“敢问使者。这是何物?”

    侍从官将刘彻的话翻译过去。

    须卜雕难看着刘彻满脸的惊讶,再听了翻译过来的话,内心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挺着胸膛。抬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两句。

    侍从官连忙翻译道:“回禀家上,使者说,此物名曰黑麻,乃是大匈奴撑犁孤涂治下一小国所产,极为珍贵,匈奴人以之沾在奶酪上食用,香甜可口!”

    刘彻看着一脸自豪的须卜雕难。微微一笑,拿起一粒黑芝麻,就放进嘴里嚼了一下。摇摇头,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

    那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太让我失望了!’

    须卜雕难一见,只觉得身心受到严重打击。

    于是叽里咕噜的对着侍从官说了两句话。

    侍从官连忙对刘彻道:“家上,使者问:汉朝屠奢难道觉得这黑麻不好?难道汉朝还有比黑麻更好的香料?”

    刘彻对侍从官道:“告诉匈奴使者。我汉家地大物博。这黑麻虽好,但与我汉家特产之花椒一比,就大大不如了!”

    侍从官将刘彻的话翻译过去。

    几乎所有的匈奴人都不敢相信的相互看了看。

    刘彻见此情景,知道,鱼儿已经把钩子咬得牢牢的了。

    于是,就对王道吩咐:“去,拿些花椒来!”

    这时候,须卜雕难。也从随行的前汉人奴才们那里了解到了,汉朝确实有花椒。

    没多久。王道就捧着一些花椒走进来。

    刘彻让其将花椒放到案头上,对须卜雕难道:“贵使但请品尝我汉家香料!”

    须卜雕难还没等侍从官翻译,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一粒花椒,放到鼻子闻了闻。

    旋即,他的瞳孔陡然放大,脸上竟然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来。

    然后,他就将花椒放进嘴里。

    我大四川纵横天下的秘宝花椒一入须卜雕难的嘴里,花椒特有的芳香和辛辣瞬间就通过味蕾传递到须卜雕难的大脑中。

    强烈的辛辣刺激,张开嘴巴,非常没有礼仪的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但他的眼中却放射出无比的兴奋的神色。

    他看着刘彻的眼睛,非常恭敬的问着。

    侍从官在一旁翻译着:“使者说:尊贵的汉朝屠奢,这花椒能否作为礼物,送一些给大匈奴撑犁孤涂,大匈奴需要此物!”

    侍从官顿了顿,接着翻译:“作为交换,大匈奴愿意将黑麻以及一些其他的耕种物种,送给汉朝皇帝……”

    刘彻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花椒一出,匈奴人就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索要。

    原因很简单。

    花椒的作用跟后来传入中国的胡椒差不多,都是香料、食物的调味品,以及一种中药。

    花椒能去除肉类的膻腥味,还能解毒更有驱寒驱虫的功效。

    而这对于以肉类为主食的匈奴人尤其是匈奴贵族,简直是无法拒绝的大杀器,这花椒甚至足以令匈奴人疯狂!

    毫不夸张的说,倘若没有胡椒的竞争,花椒就能一统整个香料调味品市场。

    而在中世纪之前,香料的经常比黄金还要贵重和珍惜。

    西方人大航海,实际上就是在香料和丝绸的巨额利润下驱动的冒险行为。

    而胡椒,原产于印度,后来张骞出使西域,才引进到的中国。

    此刻,须卜雕难的表现告诉刘彻,匈奴人并未接触过胡椒。

    想想,刘彻大概也清楚了。

    估计可能是中亚的气候不适合胡椒的生长,是以西域那些国家并未有种植胡椒。

    至于张骞后来能搞到胡椒,则是因为他跑的够远!

    既然匈奴人不知道有胡椒,那就更方便刘彻的行动了。

    刘彻微微一笑,道:“使者,汉匈两国先王约定了,世代昌乐友好,作为兄弟之邦,礼尚往来是应该的……”

    侍从官将刘彻的话翻译过去,须卜雕难和他身后的匈奴人顿时露出一个非常高兴的笑容,刘彻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看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类似‘呦西,你的大大的好人!’这样的神色。

    刘彻嘿嘿一笑,接着道:“只是……这花椒我汉室所产也有限的很……”

    刘彻倒起了苦水:“此物需要栽种有高山之上。悉心照料,我汉家也就一郡能产此物,每年所产。不过千余斤……”

    这些基本上半真半假,即使须卜雕难回头去问那些汉奸,估计也没几个人能说得清楚蜀郡的花椒每年能产多少。

    听了翻译过去的话,须卜雕难不由得脸色拉了下去。

    正欲说话。

    就听到刘彻又说了起来。

    “不过……”刘彻卖了个关子:“若是贵国需要,且此物能值钱的话,孤相信,我国的百姓会很乐意多种此物的!”

    听完翻译的话之后。须卜雕难与其他人面面相窥。

    这汉朝的太子,什么时候变成商人了?

    这是在跟他们推销?

    但是……

    匈奴人跟汉朝要东西,什么时候支付过钱了?

    不给?

    匈奴人的思维很简单。你不给我,我就来抢,我就来逼你给我!

    刘彻却摆摆手,笑嘻嘻的道:“贵使。请听孤仔细说……”

    须卜雕难勉强坐下来。保持着匈奴贵族的风范。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现在的单于已经下令,只要汉朝不背约,匈奴就不可以攻击汉地。

    这个命令,已经被下达给了所有南部的部落和王庭的贵族。

    不然,此刻,须卜雕难估计早就拂袖而去。找刘彻的老爹去威逼了。

    刘彻微微笑着继续道:“使者请看,我汉家有丝绸。有花椒,更有食盐以及美食,而贵国地大物博,幅员数万里,统御无垠国度,各种特产与珍奇异兽,数之不尽,不如,贵我两国互通有无?”

    刘彻抛出一个让匈奴人无法拒绝的提议,他开口道:“不瞒贵使,我汉家还有一个更加神奇的宝贝——大黄!”

    侍从官翻译过去之后。

    须卜雕难疑惑的看向刘彻,他不明白,刘彻所说的大黄到底有何神奇,竟能令刘彻如此郑重其事。

    刘彻拍了拍手掌,门口的王道立刻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大黄走了进来。

    刘彻拿着那块小小的炮制好的大黄药片,对须卜雕难道:“贵使可知,此物乃是何物,有何功效?”

    刘彻微微笑着,如同魔鬼一般诱惑着:“此物,最善通便,对于一切因肉食中毒以及伤寒所引起的便秘有奇效,更神奇的是,它几乎包治一切因肉食引起的各种疾病!”

    作为一个穿越者,刘彻太清楚大黄对中国以外的民族的重要性了。

    古代中国对西方最重要的商品,除了茶叶、丝绸以及瓷器外,就是大黄!

    这种在中国很寻常的药物,自后来张骞凿开西域以后,就成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宠儿。

    甚至在漫长的千余年岁月中,大黄在西方几乎成为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在中世纪,西方商人倘若能获得一小块大黄,立刻就视若珍宝,将之看出自己生命的保障。

    这么说吧,后来老毛子建立的东印度公司,就是靠着从满清那里获取大黄而生存的!

    以至于后世一鸭时林则徐以为,西方人没有了中国的大黄和茶叶,就要拉不出屎,跑不了路。

    咳咳……

    这当然是yy了。

    但,却足以说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西方人都离不开大黄的神奇疗效。

    甚至就是在现代,一直信不过中药的西方人,对大黄却网开一面,将之录入药典。

    毫不夸张的说,大黄一出,匈奴人马上就得跪舔刘彻。

    当然不是现在,而是,要等匈奴人尝到大黄的神奇作用以后。

    须卜雕难听完翻译过去的话,再看看那块黄黄的植物根茎,脸上露出不太相信的神色。

    刘彻微微一笑,道:“贵使若不信,可以试试!”

    须卜雕难闻言,立刻就从随行的成员里,找了一个人出来,掰下一小块大黄,对他命令着,看着他吃下去。

    没多久,那人就捂着肚子急匆匆的找人带他去厕所。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见了此情此景,须卜雕难再也无法镇静了。

    作为匈奴人,须卜雕难见过太多的贵族因为便秘,饱受折磨,甚至许多大人物就是死于便秘。

    以肉食为主的匈奴贵族阶级,便秘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而任何能对便秘有效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神物!

    须卜雕难此刻心中激动无比,若是能将大黄带回匈奴,立刻就是大功一件!

    不!不!不!

    大黄的作用根本不止于此!

    此刻,在须卜雕难的眼中,那块神奇的黄色植物根茎,比世界上的任何珍宝还要珍贵!

    作为须卜家族的一员,须卜雕难非常清楚,有了大黄,对于他的家族会有多大的助益。

    旁的不说,单单只是控制住大黄的流通,就能让家族进一步的控制麾下的部落。

    想想看,假如只有忠诚的部落,才可以被赐予大黄,甚至进一步将大黄神化成撑犁赐予的神物,那……

    这画面美的须卜雕难都不敢看了!

    这时候,一直在须卜雕难身后的那个年轻的碧眼匈奴人也开口了,他一开口,刘彻就知道,他哪里不对了。

    因为,他的匈奴话非常生硬。

    就好像后世的老外说汉语,中国人讲鸟语一样,一开口,就能听出不同。

    刘彻于是对那个侍从官问道:“他说什么?”

    侍从官恭身道:“回禀家上,此人说,这大黄与花椒,是否可以卖给他?”

    刘彻瞳孔猛然扩大。

    心里面一个声音猛地出现:他不是匈奴人!!!

    但他不是匈奴人,怎么出现在匈奴使者队伍中?

    他是谁?

    他不是匈奴人,怎么拥有与须卜雕难对等甚至隐隐高于须卜雕难的地位?

    倘若是其他人,估计怎么猜都猜不到这人的身份。

    但刘彻却猛的想到了一个国家。

    他知道,这人来自哪里了。

    “他是乌孙人,而且还是乌孙王族!!!!!”刘彻心潮澎湃。

    乌孙与匈奴的关系,就类似后世的米帝之于英国。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乌孙的先王猎骄靡是匈奴冒顿单于的养子,匈奴老上单于的干弟弟,毫不夸张的说,乌孙先王猎骄靡在匈奴拥有着几乎不下于匈奴左右贤王的地位,长久以来,乌孙与匈奴的关系亲密无比。

    甚至于,乌孙本身就是匈奴扶持和培养的一个打手。

    对于乌孙,刘彻太清楚不过了。

    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不想当皇帝的太子绝对不是一个好太子!

    反过来说,不想当老大的马仔,也绝对不是一个好马仔!

    而毫无疑问,乌孙,绝对是一个好马仔!(未完待续。。)

    !!-- by:dafiuwesz|8044|4925722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