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八十八节 夷狄与诸夏
    时光荏苒。<顶-点>.X.o

    转瞬,九月的最后的一天悄然而逝。

    世界翻开了新的篇章。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刘彻就起来了,推开门,外面,早已经占满了臣子。

    张汤、汲黯、剧孟、颜异,满满当当,整个太子宫挂了名号的人,都挤在殿门口。

    看到刘彻出来,众臣纷纷跪拜下来:“臣等恭问家上金安!”

    “免礼……”刘彻呵呵一笑,双手摊开,宽大的袖袍迎着晨曦的微风轻轻摆动:“众卿新年吉利!”

    今天,是十月初一,汉历新年。

    算年月的话,今年应该是丁亥年。

    刘彻走上前,王道早就领着几十个宦官,在太子宫各殿和各出入的门庭处等候着了。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的桃符从大门口掉下来,新的桃符被钉上去。

    刘彻,也亲手拿着一块桃符,钉到自己的寝殿门口的两侧。

    所谓的桃符,大抵是后世的门神什么的祖宗。

    在此时,每年新年,上至皇室,下至百姓,都会给自己家换一块新桃符,用以驱邪镇鬼,祈福神明保佑,同时也讨个彩头。

    刘彻手里拿的桃符,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是少府精心制作,由知名的工匠雕刻而成。

    一块桃符,长六寸宽三寸,其上雕刻着远古时代著名荼、郁兄弟。

    相传,这兄弟两人住在度阴山的桃树下。能镇压百鬼,驱逐恶邪,使家宅平安。

    于是。人们就将这兄弟神化了。

    就像刘彻钉的那块桃符之上,是一个手持利器,怒目圆睁的神明,其下铭刻了这位神明的名讳:神荼!

    钉好桃符,宫里面的侍女和宦官们就开始玩爆竹了。

    嗯,这所谓的爆竹,当然不是装了火药的那种。

    顾名思义是拿着一些竹子放在火山烤。然后竹子就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其实,也就是听个响而已。

    但在此时,却是大多数儿童为数不多的娱乐。

    刘彻见了这情景。也有些童心未泯,带着臣子们也烧了两根竹子,讨个彩头。

    换了桃符,烧完竹子。刘彻就带着浩浩荡荡的臣子们。坐上马车,朝着未央宫的方向而去。

    …………………………

    此刻,整个长安,沉浸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之中。

    大街小巷,到处都能听到被烧的噼里啪啦的的竹子爆炸声和随之而起的滚滚青烟。

    而未央宫更是被装扮一新。

    特别是宣室殿,此刻,一派庄严肃穆。

    刘彻领着自己的臣子们走进宣室殿时,这个大殿已是人潮攒动。

    几乎所有在京的彻侯及其子侄。各诸侯王在京的代表,以及全国各郡的官员。此刻统统端坐在这大殿之中。

    以至于,这偌大的宫殿,都显得有些拥堵了。

    刘彻目测了下,宣室殿今天,差不多塞进了七八百号人。

    而不够资格进宫,只能留在北阙待诏的官员和贵族勋臣,恐怕比这里还要多。

    刘彻带着自己的臣子们,在殿中宦官的引领下来到大殿左侧的一个靠近天子御座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着天子的出现。

    刘彻刚刚坐下来,一位穿着两千石朝服的官员,就带着几个穿着王袍,但外貌各异的男子,凑上前来,大礼参拜着:“臣大行王奉拜见家上……”

    跟在王奉身后的那些男子也叽里呱啦的跪下来参拜。

    所谓的大行,在后世叫大鸿胪,在天朝叫外卖部。

    其职能就是专门管那些认汉室为宗主国的藩国。

    刘彻站起来,朝着新任的大行微微点头致意,说起来,汉室的大行,还真没啥影响力和权力,是九卿各衙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

    所以,基本上是个用来养老的衙门。

    王奉领着那身后的王袍男子们,向着刘彻介绍起来:“家上,这一位,乃是真番王!”

    一个跟类似大饼脸的王袍男子出列,啪啦一声,就跪在地上,用着纯正的官话,恭恭敬敬的道:“下国小王,恭问家上金安!”

    “孤安!”刘彻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扶起这位真番王。

    要说那个藩国是刘家的脑残粉。

    这真番与东鸥就算!

    想当年,刘邦刚刚坐了天子,第二年,真番王就屁颠屁颠的入贡长安,奉上了财帛和贡献,口称下臣某某。

    因此,在这个时代的人眼里,真番与朝鲜是并称的。

    通常你看书,提到的朝鲜的,必然提到真番。

    那朝鲜国,或者说所谓的卫满朝鲜,其实,就是一个割据政权,卫满朝鲜上到国君下到百姓,基本都是秦末流亡的汉人以及后来叛乱的卢绾的手下。

    是以,在血缘和文化上与汉室很相像。

    但是这真番,却是地地道道的土著。

    真番国,据刘彻了解,应该就在后世的宇宙第一强国的首都附近,大概可能或许迈进了封建时代?

    嗯,也有可能是一个半封建半奴隶制的国家。

    在汉室的历史,就数这个小国的国王跑长安跑的最勤快。

    有记录以来,真番王的朝觐次数就冠居诸藩国之首。

    嗯,你只要想想后世的宇宙第一强国怎么抱米帝大腿,怎么天天做梦梦想着给米国爸爸暖被窝的,就能理解真番国君臣的心态了。

    真番王看到堂堂大汉太子,天朝储君,居然主动伸手扶起他,还朝他笑了。

    他激动的语无伦次,低着头。道:“啊……家上……下国小臣如此卑微,如此低贱,怎么可以劳动家上屈尊降贵来扶。小臣真是受宠如,但请家上以后就像驱使奴才一样驱使小臣,只要,家上能记得有小臣,小臣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这一番话语,让刘彻听了。心里受用无比,那酸爽,简直无法形容。

    虽然说。不太确定,这些话,真番王是真情还是假意。

    但听其言观其行。

    在有记录以来,真番王们似乎都是这么一副德行。

    刘彻就记得。后世的小猪打朝鲜。原因就是朝鲜阻拦真番王朝贡长安,然后,真番王觉得自己不能去长安,这是最大的酷刑,于是一怒之下,派人告状了……

    再想想真番王们的后代,同样生活在那个地方的新罗人在唐朝的表现。

    刘彻就觉得很合理了。

    嗯,后世的唐朝之时。人家新罗女王,可是天天想着怎么去长安给天可汗爸爸暖被窝……

    后世的宇宙第一强国。同样日思夜想给米国爸爸暖被窝……甚至不惜跟霓虹争宠,上演一幕幕宫斗大戏!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嘛……

    “孤知矣,真番,果乃我汉家忠臣,孤会上奏父皇,请为国王益封,赏赐我汉室经典——《论语》《尚书》《春秋》”刘彻笑着道,至于韩非子商君这些家伙的书,属于十八,太不河蟹了,还是不要拿出去教坏小朋友了。

    真番王闻言,立刻兴高采烈的跪下来道:“小臣多谢家上,多谢家上!家上的恩德,小国上下必感激涕零!”

    对于真番国来说,汉朝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都是普世的,都是高端的。

    更何况还是太子亲自许诺赏赐的东西?

    王奉又领着一个王袍男子,介绍道:“家上,此乃朝鲜王子卫满!”

    这个男子,跟大多数中原男子差不多,但满脸的阴霾,似乎很不喜欢长安的模样。

    他看着刘彻,微微鞠躬,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火星语:“…………”

    王奉身边的一个官员不得不担任起翻译的工作:“家上,朝鲜王子卫渠说:朝鲜下臣卫渠拜见殿下,恭问殿下金安!”

    “殿下……”刘彻嘴角冷笑了一声:“朝鲜好大的胆子啊!”

    家上与殿下,看似都可以称呼太子。

    但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去。

    家上,家上,汉制太子称,意为天下是家,而太子是这个家的继承人。

    称呼家上,就意味着承认汉室的宗主地位。

    反之,则是不承认汉室的宗主地位。

    而且,更让刘彻愤怒的是,这卫渠,他妈的数典忘祖了!

    “傻玩意!”刘彻冷冷的看着卫渠,爆出了一句粗口:“别在孤面前说你们那些鸟语,堂堂华夏贵胄,沦落至尔这地步,真是让人不齿也!”

    刘彻的火气和爆发来的非常忽然,以至于王奉这个大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能连忙躬身劝道:“家上,家上,今天是新年,请家上消消气,不要跟这个夷狄小王一般见识!”

    “夷狄?”刘彻冷笑着道:“确实是夷狄,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

    “但是……”刘彻向前一步,杀气腾腾的看着卫渠,道:“朝鲜本中国之土,朝鲜之民,本中国之民,昔者,燕国全盛之时,派遣大军,拓土向东,置郡县,官吏,修筑城池,今日朝鲜之王都险城,乃燕国所筑!”

    “当年尔祖卫满,卢绾之将也,卢绾叛乱,尔祖亡命逃奔于朝鲜,聚流民、囚徒与刑徒,千数人,于塞外蛮荒立国,孤皇祖高皇帝不以尔等背汉之行径加罪尔祖,本意是以德怀柔,却不想尔等居然沦落至斯!”

    “锵!”刘彻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那卫渠,命令道:“给孤跪下来!”

    冰冷的剑刃加身,锋利的长剑抵着卫渠的肌肤,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恐惧了起来。

    “罪臣万死,万死!”这个时候卫渠终于说人话了,叩首道:“罪臣愚钝,出言不逊,以至触犯家上天颜,恳请饶恕罪臣这一回!”

    这时候,整个大殿的注意力都被刘彻这边吸引了过来。

    人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刘彻。

    许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低声议论了起来。

    刘彻环顾群臣,将剑收归入鞘。冷冷的看着卫渠,道:“孔子有云: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

    “孤就不明白了,朝鲜放着好好的华夏贵胄不当,被发左袵,当野人有意思吗?”

    许多大臣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卫渠虽然身穿王袍。但他确实是头发披散,衣襟左袵。

    这在华夷大防中是标准的夷狄服侍。

    “中国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是故,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我中国自古讲究文化认同。胜于血缘联系!”刘彻冷冷的道:“卫渠。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就说孤说了,给朝鲜三年时间,倘若三年后,朝鲜国内还有人说鸟语,被发左袵,不用中国文字……”

    刘彻盯着卫渠,一字一顿。杀气腾腾的道:“孤必上奏父皇,派遣大军。讨伐无道,届时大军压境,朝鲜上下立时化为齑粉!”

    “勿谓言之不预也!”

    卫渠此刻,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哪里还敢多嘴,只能叩首道:“诺,罪臣知道了!”

    许多大臣看了这一幕,也只觉得热血沸腾。

    许多年轻贵族和勋臣,恨不得跳出来大喊一声好!

    盖因为,中国人是骄傲的。

    自齐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之后,原始的文化民族主义就已经兴起了。

    在此文化背景之下,中国的先人每扩张到一地,就极力的摧毁当地的宗教信仰文化文字,取代以中国制度和礼仪。

    其程序流程比后世米帝强行推行民煮普世还要激烈几百倍。

    米帝的招牌叫做自由民煮。

    中国人的招牌叫教化。

    因为你们太愚昧了,所以我们不远万里,热情的上门提供一条龙文明改造计划……

    过去几千年,大部分人都是感恩戴德的接受着中国文明的熏陶和改造,无数民族和文化融入华夏文明的主流之中。

    在此背景下,刘彻的那一番话,真是再政治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刘彻转过身子,满面春风的看向真番王,笑着道:“真番王,孤就很喜欢!虽然出身蛮夷之地,但心向华夏,若真番王愿意,孤就赐王华夏出身,赐王汉名汉姓,不知王可愿意?”

    真番王闻言大喜过望。

    他是个自卑的人,每次来长安都无比自卑。

    自卑自己没有出生在中国。

    他曾经发过誓,只要能当一个中国人,不管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而这个誓言,他的祖父、父亲都曾经发过……

    原以为,这辈子都希望了。

    但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真番王立刻二话不说,跪下来,道:“愿请家上赐姓赐名!”说完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刘彻,就连那张本来有些不对称的大饼脸,此刻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刘彻想了想摇摇头道:“不妥,不妥……”

    真番王顿时就急了,哭着道:“恳请殿下赐姓赐名……”

    刘彻笑着扶他起来,道:“王,一片赤胆忠心,孤觉得,孤赐姓赐名还是有些不够分量,一会,朝会之上,孤当为真番王向父皇请奏,御赐姓名,如此才好!”

    真番王闻言,顿时脸上阴转晴,居然’羞涩‘的低头扭捏起来……(未完待续。。)

    ps:  嗯,朝鲜跟真番,基本上是这样的……

    说起来,真悲剧啊~

    历史上,朝鲜千方百计抗拒统一,反倒是棒子们的老祖宗们哭着喊着要加入汉朝,做个汉朝人~

    写这一章时,我想到了弯弯还有港灿,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恩,下周终于不再裸奔了,我也有动力多码字了,撒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