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八十五节 坑货外戚们
    拜别老爹,出了宣室殿,刘彻心念一动,就转头改道去长乐宫看望薄皇后。

    刘彻来到淑芳殿时,李信已经在等着他的到来了。

    “母后最近可还安好?”寒暄过后,刘彻随口问道。

    “回禀殿下,皇后近日一切安好……”李信低头答道。

    但刘彻却还是发现,李信在回答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李信,刘彻很了解,薄皇后,刘彻更了解。

    这主仆两人,属于那种就算是受了委屈,也会闷在心里的人。

    因此,刘彻知道,肯定发生了些什么让薄皇后不太高兴的事情!

    可惜,章德那个家伙自从回了长安后就消失了,好似这个宦官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一般。

    于是,刘彻失去了他的重要的消息渠道。

    要是章德还在的话,薄皇后这边的事情,他肯定能知道!

    “要准备拉拢一个新的耳目了……”刘彻在心里想着。

    只是,这宫廷宦官虽然无人不贪,但想找一个像章德那样嘴巴牢靠同时可靠的人,就有点难了!

    尤其是刘彻现在是太子,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

    “看来得让王道多多来宫里面跑几趟了……”刘彻思索着。

    拉拢宦官,还是派宦官来干最恰当。

    这样目标小,不容易被人非议,同时还能有效的预防许多麻烦。

    即使出了什么篓子,也跟刘彻关系不大!

    这么想着,刘彻跟着李信,走进淑房殿之中。

    一进宫门,刘彻就看到宫里的马驷之中停着好几辆马车。

    “有客人?”刘彻问道。

    “回禀殿下,是国舅与薄氏的族人进宫来给皇后请安。再过些日子,就是皇后的生辰了,因此。外家都在筹划着操办一二……”李信低头答道:“但是,皇后不喜太过喧哗。因此不想操办,然,薄家的叔伯长辈却坚持要大肆操办……”

    刘彻闻言,微微一愣:“母后生辰将近,李公何不派人来太子宫通知孤?”

    说实话,刘彻还真忘记了薄皇后的生日是哪一天。

    事实上,这个宫里面记得皇后生辰的人,恐怕也不多!

    刘彻揉了揉太阳穴。吩咐道:“王道,一会回去后,立刻给孤准备好贺礼,同时去少府,告诉岑明府,今岁皇后生辰,孤要大半,要少府做好准备!”

    “诺!”紧随其后的王道点头应命。

    “殿下有心了……”李信连忙跪下来道谢:“奴婢待皇后谢过殿下的好意,但皇后已经吩咐过了,今年还是跟往年一样。不要大肆操办……”

    刘彻呵呵一笑。

    薄家的人一贯如此低调俭朴。

    当初太皇太后在的时候,就是太皇太后自己的生辰,也是很少操办。通常就是皇帝、皇子、皇孙和妃嫔们聚在一起吃顿家宴就罢了。

    在其的带领和提倡下,当时的宫廷,没有人敢铺张浪费,甚至就连皇帝的宠妃也要自己织布!

    这就是家有贤妻,国有贤后的好处!

    但是,刘彻并不想薄皇后今年的生辰太冷清。

    恰恰相反,刘彻已经决意要大肆操办了!

    原因很简单,借薄皇后生辰的机会,向天下人宣告皇后与他这个太子的亲密关系。从而为明年的过继和随后的嫡子身份做宣传的铺垫。

    同时刘彻也想,让薄皇后好好高兴高兴。稍微尽些人子的责任。

    要是不表明这个态度,这宫里面难免总会有些异想天开的人。

    嗯。老实人总是被欺负的!

    李信领着刘彻穿过淑芳宫的阁楼来到了主殿之前。

    几个宦官看到刘彻,立刻就大声的喊道:“太子驾到!”

    很快,殿中就被惊动了。

    许久未见的薄皇后,领着薄戎奴以及几个薄家的老人匆匆出来。

    “儿子给母后问安!”刘彻连忙上前跪下来叩首。

    “臣等拜见家上!”薄戎奴等人也连忙跪下来对刘彻一拜。

    “好孩子!”薄皇后一看到刘彻,立刻就笑容满面的走上前来,拉着刘彻的手:“快快起来吧……”

    “诺!”刘彻站起身来,也对薄家的人道:“各位长者快快起来,休要折煞小子!”

    一行人就这样亲密的走进殿中。

    刘彻坐到薄皇后身边的一个座位,母子手拉手,坐下来。

    “儿子听闻母后生辰将近,因此,特意来问母后,可有打算了?”刘彻坐下来后就轻声笑着问道。

    “太子费心了……”薄皇后微微笑着,道:“吾今年不打算操办,到时候,吾儿来能这里陪吾吃一顿家常便饭,吾就心满意足了!”

    对薄皇后来说。

    大肆操办生日这种事情,简直不可想象!

    她的骨子里也不喜欢太过热闹。

    刘彻却摇摇头道:“母后可知,当年萧相国营造长乐、未央两宫时,是怎么对高祖禀报的吗?”

    “非壮丽无以重威?”薄皇后想了一下,才迟疑的答道。

    刘彻点点头。

    当今东宫太后,昔日做皇后时,那年生辰不是尽力大肆操办?

    为的就是向这后宫妃嫔宣示她的地位和主权。

    反倒是做了太后以后,马上就变得修身养性了,开始提倡节俭和朴素,再也不操办什么生辰了。

    薄皇后就是悟不通这一点,所以才抱着过去的老黄历不放。

    但刘彻跟薄皇后其实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所以不得不站出来为薄皇后扬威,不然,这皇后要是没有威权和地位的话,刘彻这个太子的嫡长子身份也就不值钱了。

    “吾知道了……”薄皇后不傻,刘彻这么一说,她马上就明白了,于是道:“那……李信。这事情就交给你去操办……”

    “诺!”李信躬身领命。

    薄家人闻言,也纷纷喜笑颜开。

    皇后生辰,过去不操办。是因为没底气。

    但如今底气有了,当然要好好操办。让天下人知道,薄家还是很有底蕴的。

    不然堂堂汉家外戚,食邑万户的枳候就要被人看扁了!

    薄戎奴看着与皇后谈笑风生的刘彻,想了想,找了个机会,插嘴道:“殿下,老臣有一事相求……”

    刘彻闻言,笑着转过头来。正要说话,却听得薄皇后冷喝一声,不满的道:“枳候,吾与太子说话呢!”

    刘彻听了,微微一愣,转头看了看一脸怒意的薄皇后。

    再想到之前李信支支吾吾的样子。

    刘彻就知道,薄皇后估计跟薄戎奴出现了分歧,而这个分歧,是出在他身上。

    刘彻再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其他薄氏成员。

    好家伙,基本上整个薄氏家族。算的上嫡系的都来了。

    其中甚至还有两个外婿。

    这就有点意思了!

    刘彻不笨,他当然清楚,十之*。是剧孟那边的问题。

    大抵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剧孟不小心抓了薄家控制的某个商人家族……

    但是不是,还需要考证。

    于是,刘彻对李信问道:“李公,怎么回事?”

    李信也知道瞒不住了,低头道:“回禀殿下,是这样的……”

    听完李信的话,刘彻就笑了起来。

    还真跟猜的东西*不离十!

    前两天剧孟不是奉命去抓人,杀鸡儆猴了吗?

    那些跟杜氏走的近的几个商贾家族以及杜氏。现在全部被关在内史衙门的大牢里。

    至于罪名,当然不是什么阴谋对付太子。

    他们还不够格!

    享受不了政治犯的待遇。

    于是。剧孟带着一帮子游侠,把他们的老底都给挖了出来。

    像什么杀人。逼良为娼啊,反正,一堆的罪名挂在他们头上。

    这也是这个时代商人的特征。

    基本上,做大的商贾就没有几个好人。

    这天底下,真正手上没沾血的商人,也就是宣曲的任氏了。

    但不想,这里面有一个姓张的商贾,居然就是薄家的代理人,这张某居然还娶了薄家某个女婿的女儿。

    现在,那个女儿天天找她老娘闹,他老娘天天找薄戎奴闹。

    而薄家呢……

    这些年,最大宗的进项,除了枳候的食邑收入以及皇室赏赐外,就是那个商贾的孝敬了。

    一下子断了一个大财源,薄氏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了。

    尤其是之前为了帮刘彻铸钱,薄家把自己家里多年积蓄下来的铜器都给了刘彻。

    “这事情,孤会去查的!”刘彻想了想,对薄戎奴道:“孤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虽然这薄戎奴说,那张某是被牵连进去的,完全没有那个跟太子对着干的意思。

    但,刘彻却还是信不过。

    刘彻从来不认为某个家族跟他是一条船的,那个家族的人就肯定不会跟他对着干。

    事实上,坑爹的家伙,什么时候都不会少!

    更何况,挖自己人的墙脚,坑自己人,本就是贵族们的拿手好戏。

    王安石变法,反对声最大的就是姓赵的!

    至于后来民国时期空一格的四大家族,那就更是做出了挖到整个政权的伟业的事情。

    就是此时,挖国家墙脚最厉害最勤快的,可不就是外戚们吗?

    至于为何如此?

    道理很简单,因为是自己人,所以才有恃无恐。

    看看此刻,那个家伙一进大牢,这薄家不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跑宫里来在薄皇后面前哭天抢地的诉苦和哀求了吗?

    “多谢家上!”薄戎奴深深叩首。他很清楚,太子能做出这个表态,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一个薄家的人,见到刘彻态度软化以为有戏,立刻就得寸进尺,出列拜道:“家上,臣以人格担保。张氏完全是被冤枉的!”

    “呵呵……”刘彻在心里冷笑一声。

    人格担保?

    人格能担保什么?

    斗鸡还是走狗,仰或是蹴鞠?

    那人大着胆子道:“还请家上开恩,放张氏回家与家人团聚……”

    “住嘴!”刘彻还没有说话。薄皇后却刷的一下就站起来,道:“国家政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参与了?老祖宗在时,就三令五申,薄氏不许经商,不许参政,你们都忘了吗?”

    刘彻很感动的看了一眼薄皇后。

    自重生以来,若问谁对刘彻最好,毫无疑问就是薄皇后了。

    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只要她能拿出来的,几乎都给了刘彻。

    甚至,刘彻知道,薄皇后是真将他视为儿子看待的。

    错非是真的视为亲生骨肉,那些海量资金和铜器,怎么可能无条件的主动给他?

    正因为如此,刘彻也将薄皇后视为生母一样对待。

    “母后息怒……”刘彻笑嘻嘻的道:“儿子有分寸,公是公,私是私!”

    刘彻转头,并未回答那人。而是站起身来,扶起薄戎奴,道:“大人但请放心。此事,孤会给大人一个交代!”

    这事情,那个张某要是没参与,给剧孟十个胆子也断然不敢抓一个跟薄氏有关系的人。

    因此,张某被栽赃或诬陷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就看他的参与程度和牵扯的罪名了。

    算他命好,无论如何,至少家族保下来了,最多是让他用生命来偿还而已。

    薄戎奴一听,自然清楚刘彻的意思。

    这意思很简单。无论怎样,张某的事情不会牵扯到薄家人身上。

    最重要的是。即使张某有罪,他的财富也不会没收!

    这才是最关键的!

    “臣知道了……”薄戎奴点点头。

    其实他也是被逼的实在不行。没有办法才带人来皇后这里的。

    作为一家之主,他不可能无视家族内部的某些声音。更何况,之前为了给刘彻筹集铜器和金钱,那个商人也尽了不少力,奉献了部分。

    …………………………………………

    回到太子宫后,刘彻立即叫人去剧孟哪里把案卷拿来。

    然后翻开来一看。

    刘彻就有些目瞪口呆了。

    根据卷宗和各种口供。这位姓张的商贾,在去年还是关中很老实的一个商人。

    但是,今年五月以后,他就在关中活跃了起来。

    打着刘德和薄氏的旗号在关中商界迅速崛起。

    短短半年,光是人命就闹出了三四条。

    但地方官根本不敢审讯。

    牵扯到皇室,牵扯到政治,牵扯到太子,谁有哪个豹子胆?

    这个时代可是还没有强项令的故事的!

    至于跟杜氏搅合到一起,也是有确凿证据的。

    看完整个卷宗,刘彻只有一个感觉,这货以为自己是龙傲天吧!

    也幸亏发现的早,要是再让他这么闹下去,那刘彻就得给他背锅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刘彻提起笔,在他的卷宗下,画了一个大大的叉,这就等于宣判了他的死刑,而且是最严厉的那种,抄家灭族!

    “不是我不给皇后和枳候面子,而是留着你……”刘彻冷笑一声:“这天下就要亡了!”

    要说此人不聪明?

    当然聪明!

    看他卷宗上的案子和今年以前的表现,都充分说明了,他是一个很懂得利用自己背景的人。

    之前薄氏疲软,他就装孙子。

    稍稍有点起色就开始嚣张,然后越来越嚣张,尤其是当他发现他杀了人以后,随便交个狗腿子顶罪,而地方官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的心就不断膨胀了起来。

    终于做出了这取死之道。

    “王道,你入宫去禀报皇后……”刘彻对身旁的王道吩咐:“就说,此人,恕儿臣不能放过!”

    不仅不能放过,还要将之当成典型!

    这就叫杀一儆百!

    刘彻心里可是清清楚楚,他这样做,当然会让薄氏颜面扫地。

    但是,刘彻可记得清楚,他还有一帮坑爹的舅舅和外甥,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太子呢!

    要是这样,刘彻都还高抬贵手,给薄家面子。

    那岂不就是变相的鼓励和怂恿粟家那帮坑货打着他的旗号,到处欺男霸女吗?

    于是,刘彻又将张汤找来,对他道:“卿以太子率更令的身份,替孤行文内史、廷尉、中尉诸衙门,从即日起,凡有打着孤名号,招摇撞市者一律不必考虑孤的面子,以国法治之!”

    刘彻将那个张氏的案卷丢给张汤,命令道:“卿从重从严,依法裁决此案吧!”

    “诺!”张汤点点头。

    他自然知道也听说过这两个月,打着太子旗号招摇撞市的牛鬼蛇神们。

    对此,他好几次想禀报太子,但却又生恐沾染麻烦。

    此刻,太子表态了,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办!

    张汤走后,刘彻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有些头疼。

    他自是清楚,粟家那帮坑货,绝对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不坑他了。

    恰恰相反,他们坑起人来,从来没有下限!

    但偏偏刘彻拿他们真没办法!

    下狠手治吧。

    伦理道德那一关,刘彻就过不了。

    真以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啊?

    廷尉也就对付官场犯罪和贵族彻侯勋臣犯法有效,碰上外戚,谁都没辙!

    而且,汉律明文规定了,不同等级的人犯罪的处罚不同。

    像外戚犯法,就算论罪,也是自动降低一级,还准许赎买……

    “得想个办法,送走这帮瘟神!”刘彻心里想着。

    但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让这帮家伙乖乖听话回老家去捣蛋。

    “只能去请老爹开恩了……”刘彻揉了揉太阳穴,他唯一想的办法,也只有跟老爹商量一下,封粟家某人为候,然后强制命令全体粟氏成员就国。

    但这是有风险和非议的。

    当初,窦广国和窦长君的封侯,可是一波三折,直到刘彻即位,才最终封侯。

    前世之时,老爹封小猪的两个舅舅为候,也是历经了非议后,才在窦太后支持下封侯。

    就以现在的情况而言,想要让朝臣们同意给个彻侯给粟家那帮坑货,可能性基本为零,即使说服了朝臣,窦太后那边也不会答应!

    你想,当年窦长君和窦广国封侯,那么困难。

    凭什么你刘彻的舅舅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捞一个彻侯走?

    换了刘彻是窦太后,心里也肯定不平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