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八十二节 终结
    “既然父皇也知道了,那孤也没有意见……”刘彻淡淡的答道。

    一桩政治交易而已。

    在皇室,类似这样的交易,将会层出不穷。

    真想杜绝这样的事情?

    好办!

    坐上皇位,执掌君权,口称朕躬如何如何!

    况且,像这样送妹子上门的事情,不是应该喜闻乐见的吗?

    晁错听到刘彻的回答,也不意外。

    在宫里有人,这始终是汉室政治斗争中的决胜法门。

    多少英雄豪杰都是死在宫里无人这一点上的?

    最重要的是,在现阶段,与太子联姻,是晁错给自己,和他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他捅出一个大篓子,要没法收场了的老爹一颗定心丸。

    此事只要成功,即使是整天在耳边絮絮叨叨的父亲,恐怕也没花说了。

    “家上……”晁错露出一个轻松得笑容,平静的对刘彻道:“臣这就去命杨中丞来见您!”

    刘彻斜着眼角看了晁错一眼。

    太史公还真没说错啊!

    晁错这个人为人陡直刻深。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

    这样的人,要是知道脸皮是什么玩意,那才奇怪了……

    不多时,御史中丞杨奋就受命前来拜见刘彻。

    晁错等杨奋到来以后,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留下杨奋与刘彻单独相处。

    这是很正常的。

    因为,实际上,汉室的御史大夫,并不怎么管御史们,御史大夫的本职工作还是辅佐皇帝,传达皇命,同时协助丞相完成政策的制定、每年的考绩等。

    譬如后来宣帝时的谷永就说过:“御史大夫内承本朝之风化,外佐丞相统理天下,任重职大……”

    汉书中有:“事下丞相,御史(大夫)案验甚急……”“汤每朝奏事,语国家用……天下事皆决于汤”等等零散的记载。

    具体到此时,按照刘邦定下来的规矩。

    汉室的政策确定后,是由御史大夫将皇帝的意思和旨意,传达给丞相,再由丞相颁布天下实施。

    如史记就记载了高帝十一年的诏书传递程序:“高帝下御史大夫昌(周昌),御史大夫下相国瓒候(萧何),相国下诸侯王”

    是以,实际上,汉室的御史大夫,并不管御史大夫衙门的具体工作。

    御史大夫衙门的日常工作和管理,全部是由御史丞和御史中丞完成的。

    这是因为,西汉的御史们的工作内容,并不仅仅只有后世唐宋明的御史们那样吹吹厉害,弹劾一两个贪官,风闻奏事那么简单轻松加愉快。

    事实上,在最初,御史们是秦国宫廷的一个小官。

    简单点来说,就是秦始皇把服侍他的一帮亲信秘书,提拔起来,用来加强君权。

    自秦至汉,御史们能管的事情多了去了。

    有时候,他们要管工程。

    譬如史记中就能看到多处地方的监察御史干起了工程督造的活的记载。

    如汉书《严助传》中就有‘使监禄凿渠通道’的记载,所谓的这个监禄,指的就是一个名禄的监察御史。

    有时候,他们还得管理宫廷秩序,维护皇家礼仪。

    譬如最初,叔孙通捣鼓出了一套复杂的廷议礼节,谁表演给刘邦看的?

    答案是御史和侍中……

    是以,御史在此时是分成两种的,一种就是过去秦代的御史,干的是秘书的活,专门伺候皇帝。

    不过这个业务,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演变,渐渐的被后起之秀少府的尚书等文官取代。

    御史们于是就纷纷改行,做起了监督和弹劾一类的言官工作。

    不过,在西汉,言官什么的,可没有风闻奏事的特权,更没只要戴上一顶为国为民的大帽子就可以胡说八道的特权。在这个时候,御史弹劾,要有理有据。

    特别是当涉及到两千石以上巨头时,必须要有来自皇帝的授意或者暗示,他们才会开喷。

    譬如前段时间,王恢和陶青就是典型的例子。

    没垮台前,一个弹劾的御史也没有。

    刚一倒台,马上就被人踩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贼子’,不管有的没的,屎盆子都扣到了这两个的脑袋上。

    在此时而言,御史最大的业务,并非是弹劾。

    恰恰相反,御史的主要工作是考察和评价某位官员的施政。

    给出评价后,由百官会同皇帝一起审议,以决定这个官员的升迁和前途。

    而具体到负责这一工作的御史中丞杨奋。

    杨奋的本职工作就是考察天下文书计薄,总管外督监察御史,检查所有公卿上奏文书。

    因此,刘彻从一开始,就是来找杨奋帮忙的。

    但是,没有晁错的点头,杨奋不可能帮他!

    因为,体制就是这么设计的。

    除了皇帝,没有人能绕过御史大夫直接对御史下令,更不用说指使御史参与到给地方官员施压的这个步骤中。

    刘彻对杨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所遇到的问题和自己的担忧。

    杨奋听完,沉思了片刻后,拜道:“家上勿忧,此事,臣会办妥的!”

    这话说的相当大气。

    让刘彻几乎怀疑对方在吹厉害了。

    本来,刘彻都做好了跟关中的官僚们拉锯几回合的准备的。

    但没成想,杨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拍着胸膛对他做出了保证。

    看着对方胸有成竹的模样,刘彻摸了摸额头,没有多说什么。

    但,刘彻所不知道的是,在关中,汉室政府的掌控能力之强,远超他的想象。

    刘家从刘邦开始,就是把关中当成自己最后的根据地,一旦天下有事时的老巢来经营的。

    政府的触手,在关中可不仅限于县衙和城市,而是深入地方,触及各里,各亭。

    在别的地方,可能这事情确实很棘手。

    但在关中,不过是一道公文的事情。

    因为,在关中,小到地方的里正这样微不足道的连官都算不上的人物,都在少府有备案。

    至于亭长、廧夫、游缴等基层施政官员,其实都是内史衙门任命的。

    所以,对杨奋来说,这事情也就是行文给内史衙门一道公文的事情。

    只要表明了皇室知道了这事情的态度。

    下面的人,只要不是笨蛋,就绝对不敢再那么干了。

    因为,先前,你还可以说是被人怂恿,无知什么的。

    但公文都来了,还是御史大夫衙门来的公文,你还要跟皇室对着干,那就肯定是心怀不轨了。

    心怀不轨者,就不需要客气了!

    当年,刘长怎么死的?

    答案是在关中的谷口县马尿喝多了,集结了一共七十个人,四十辆牛车马车什么的。号称要联络南越、匈奴,造反……

    然后被谷口县县令给镇压了。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