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八十一节 迷雾
    刘彻这时候,自然不会蛋疼到去纠结十三岁到底合法不合法这个问题。

    他此时在权衡着利弊。

    身为太子,刘彻自然很清楚一切都可以交易。

    包括感情、爱情什么的。

    如果有需要,刘彻甚至可以去娶一个凤姐回家贡着。

    但是,晁错的这个要求,却让刘彻很犹豫。

    在西汉,外戚的政治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晁错看得出来,是想在可能的未来,让晁氏走外戚的路子发展。

    但是,刘彻却知道,假如不发生意外,晁错的这个梦想注定是会破灭的。

    别的不说,吴楚之乱一起,晁错的脑袋就会掉地。

    而晁错一死,全家都会被牵连。

    然而,按照游戏规则,跟其有关的所有女性都会被强制要求交出来。

    别说一个什么太子的女人了。

    就是皇帝的宠妃被牵扯进这样的风波里,也要下台,最好的结果甚至只是一杯毒酒。

    不然的话,那些在晁错身体踩了一万脚的人,半夜做梦都会被吓醒!

    到那时候,刘彻是交还是不交呢?

    若是一般的情况,刘彻果断的交出来也没什么。

    一个女人而已嘛!

    但关键是……

    前世晁错死后,特别是吴楚之乱平定后,一大波事后诸葛亮和翻案党就都冒出来了。

    虽然事实证明,这些人也就是些不足道的余孽。

    但在某一段时期里,这些余孽的战斗力还是很不错的,基本上帮晁错洗清了冤屈,还让皇帝都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

    而在那一个时期里,这帮人毫无疑问的肯定会关注刘彻这个太子交出去的那个晁错的堂外孙女。

    然后……

    堂堂汉家太子,号称太宗孝文皇帝指定的隔代继承人,色厉内荏的纸老虎本质就会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而这对于刘彻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很难解释得清楚得污点,千百年后的史书之上,都会明明白白的记载,更会让人产生出一种太子也不过如此的念头。

    而不交的话,那一大波反晁错联盟的人,包括袁盎在内,晚上睡觉都会觉得很不稳妥。

    这帮人拼命起来的话,别说是刘彻这个太子了,就是他老爹那个天子,也未必能扛得住。

    你要知道,那些在前世把晁错拉下马,然后在其背上踩一万脚的人几乎都是三公九卿一级的大佬啊!

    但是反过来一想的话,刘彻要是死撑着不交人,那就很有可能在未来获得晁错的政治遗产。

    这其中的利弊,一时半会,刘彻真无法决断。

    晁错却不知道,刘彻心里的想法。

    他还以为太子这是在顾忌天子的看法。

    毕竟,汉室的潜规则,两千石以上大臣的亲属,是绝对不会纳入皇室的妃嫔体系之中的。

    于是他道:“家上,此事,臣已经跟陛下说过了……”

    言下之意很清楚,这个事情,皇帝已经点头了。

    刘彻听了,却是心中一动。

    他想起了前世听说的一个故事。

    前世,晁错主持削藩,大抵也就是这个时候左右吧,晁错的父亲从颍川千里迢迢跑来长安,劝说晁错不要再固执的削藩,最后父子二人谁都没办法说服对方,晁错的父亲在绝望之中饮毒酒自杀,临死前对晁错说:“刘氏安矣,而晁氏危矣,吾去公归矣!”

    算算时间,大概也就是在最近吧?

    刘彻不太确定这个故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但可以确定的是,晁错的老爹,此刻肯定来长安了!

    也就是说,晁错献自己的堂外孙女,更大的可能性反而是给从颍川来的老爹吃颗定心丸?

    于是,刘彻笑着,试探着问道:“晁公,孤听说,公父自颍川来京,可否为孤引荐一二?”

    晁错闻言,微微一愣。

    他父亲来长安的消息,他除了告诉皇帝和老师张恢还有师兄刘礼外,基本没跟第三个人说过。

    太子是从哪里知道的?

    “臣父此刻在上林苑陪伴陛下左右,家上欲见,恐怕有些难……”晁错低头拜道。

    他的父亲,跟当今天子,颇有些感情。

    这是天子在潜邸时建立起来的交情。

    因此进京后,直接就被天子召去上林苑款待起来了。

    刘彻听完,越发的觉得,前世晁父自杀之事,迷雾重重。

    首先,汉室推崇孝道,再怎么混账糊涂的政治人物,都承受不起不孝罪名的负担。

    而晁错居然顶着老父的压力,甚至在老父在他面前自杀后,依然一意孤行,强力推进削藩,直至其身死。

    在这背后,要是没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怂恿和鼓动,鬼才会信,晁错的老爹,一个乡下的老财主,宅在颍川大半辈子的地主,会将这天下局势洞若烛火,甚至刚烈到以死相劝。

    更诡异的是,晁父死后,晁错几乎就失去了理智,其后发生的事情,跟晁错之前一惯的政治手法完全不像。

    与其说,那时候的晁错是个疯子,倒不如将之看出一头看到红布的公牛。

    晁父死前,晁错还能按部就班的稳步推进削藩的步骤。

    晁父一死,晁错就干出了先削楚国东海郡,再削吴国豫章、会稽两郡这样明摆着逼着吴楚造反的疯狂行动。

    楚国还好,比较削其东海郡,还算的上是师出有名。

    谁叫楚王刘戊那个二货,竟然跟人在太皇太后的葬礼服丧期间饮酒作乐,还私奸某位贵女。

    而且,东海郡在楚国的地盘里不算重要。

    但吴王刘濞的豫章和会稽这一削,就等于是一口气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两个郡,三分之二的国土,以及最大的财源!

    这等于就是拿着刀子逼刘濞造反!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晁父自杀。

    可以想象,倘若晁父不死,晁错肯定会一如既往的耐着性子慢慢磨,一刀刀的割下去。

    但晁父之死,却就像一针强兴奋剂,让晁错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不顾一切的逼反吴楚。

    审查前后,不难发现,在这其中推动的人,似乎希望鼓动晁父自杀,为其获得些什么。

    以结果推断的话,作为此事的最终受益者,刘彻的老爹看上去嫌疑很大。

    但是,刘彻知道,自己的老爹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而且他老爹又不是神仙,怎么就知道,逼反了吴楚齐赵,他就一定能赢?

    你要知道,吴国三郡,楚国三郡,加起来就是将近一百城,若算上齐赵诸国,基本上七国就占据了几乎大半个天下,汉室的控制区域,甚至还没叛军的地盘大。

    所以,刘彻感觉,这事情反倒像是吴王刘濞的手尾。

    前世之时,吴楚之乱平定后,汉室俘虏的吴楚大臣,就有着类似,吴王阴为谋逆之类的证词。

    后世太史公所著的史记中也明确记载了:汉廷臣方议削藩,吴王濞恐削地无己……之类的说法。

    这么说来的话,背后的主使者也就呼之欲出了。

    “这跟搅屎棍啊……”刘彻摇摇头,刘濞确实是汉室最大的一根搅屎棍了。

    自从他儿子被刘彻老爹一棋盘砸死后,他凡事就跟中央对着干。

    想要谋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刘彻的皇祖父在的时候,他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错非刘彻的皇祖父一直没给他任何借口和口实,恐怕,刘濞早就跟刘兴居一样叛乱了。

    而现在,蝗虫、彗星等各种天变以及灾害,无疑壮大了刘濞的胆子。

    让其终于下定决心,要迈出那一步了。

    自然的,刘濞又不傻,他当然知道,只靠他的吴国三郡之地,别说跟长安掰腕子了,恐怕前脚刚刚举起叛旗,后脚就会被楚国和长沙以及齐赵给镇压了。

    所以,拉上尽可能的多的诸侯国一起叛乱,无疑是上策。

    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得让那些诸侯王感受到切肤之痛。

    只有诸侯王们真正疼了,才会跟他一起叛乱。

    不然,好好的土皇帝不当,跟着他刘濞一起干这种掉脑袋死全家的活动,那些诸侯王又不是傻子!

    那么还有什么比激怒晁错,让晁错疯了一样的不择手段的削藩更快速的事情?

    这么想着,刘彻就叹了口气。

    从结果来看,刘濞显然是在作死。

    但从目标来看,这却是刘濞唯一的选择。

    不然,晁错真拖个三五年,一点点料理诸侯国们,那他就彻底没有指望了。

    更恐怖的是,刘濞年纪那么大了,没几年可活的了。

    不这么做的话,恐怕光是时间就能杀死他!

    “我既然猜到了刘濞在捣乱,那我要不要说出来,破坏刘濞的图谋?”刘彻心里寻思着。

    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

    破坏刘濞的图谋,对刘彻没有好处!

    反而有坏处!

    诚然,吴楚之乱明年一旦爆发,为此而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一万两万,而是几十万,大军所过之处,地方百姓的生产和生活甚至人生安全都没有保障。

    但,作为一个统治者,尤其是经历过前世失败的皇族。

    刘彻早就不是那个前世刚刚穿越,满脑子后世思维的穿越者了。

    对他来说,只要能顺利的登上皇位,君临天下,那么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历史上,每一个统治者,都是踩着累累白骨上位的!

    更重要的是,刘彻很清楚,即使他挫败了刘濞的图谋,很大可能也阻止不了刘濞谋反的决心。

    反而继续拖延下去,让其不断积蓄实力,整备军队,将来爆发起来,所造成的危害和破坏,恐怕会超越前世吴楚之乱造成的破坏。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