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七十九节 战斗力爆表的御史们(1)
    送走袁盎,刘彻立刻就有了决断。+++

    “备车!”刘彻将王道找来,吩咐道:“孤要去拜访御史大夫!”

    这事情要把手尾处理好,必须得晁错配合。

    原因很简单,此时,御史大夫衙门号称亚相,能管的事情,多了去了。

    按照汉室制度:‘御史大夫,位次丞相,典正法度,以职相参,总领百官,上下相监临!’

    因此,自从太尉官旧废不置后,御史大夫就顺应形势,挤进了三公的序列。

    什么叫三公?

    《春秋》中说:三公者何?天子之相也?天子相何以三?自陕而东,周公主之,自陕而西,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

    而在汉室,御史大夫确实有着实际的三公权柄!

    基本上,你把御史大夫衙门看成中纪委+中央办公厅+秘书处以及部分中组部的组合体就可以了。

    因为御史大夫的权柄在汉代极重,是以,时人常将丞相府与御史大夫衙门合成二府。

    无论汉书还是史记,或是三辅黄图,此类说法屡见不鲜。

    半个时辰后,刘彻的马车在御史大夫衙门前停下。

    早在刘彻到达前的一刻多钟,先期快马报信的使者就已经通知了御史大夫晁错。

    所以,刘彻刚刚下车,晁错就领着御史大夫衙门上上下下的四十五位佐官出迎。

    “臣错拜见家上!”晁错走上前来,对刘彻拱手一礼。

    “晁公快快请起……”刘彻连忙上前躬身道。

    “家上。请……”晁错低头道。

    “有劳了!”刘彻笑着与晁错并肩进入御史大夫衙门的大门。

    在汉代,御史大夫衙门与丞相府仅有一墙之隔,两者实际上。全部都是建在靠近未央宫北阙的宫墙之内。

    甚至于,这两个衙门的一些属官,干脆就是在皇宫里上班的。

    譬如御史大夫衙门的御史丞,管得就是宫里的大小事务,你要知道,当此之时,宫里面也不全部都是宦官。还有着大批的御史、尚书、谒者以及侍中还有郎中等天子近侍,这些官员,全部都是文官!

    因此。这些人的管理之权,就落在了御史丞身上。

    刘彻抬起头,打量着御史大夫衙门的里里外外。

    不得不承认,御史大夫衙门比内史衙门大气多了。

    门口站岗执勤的全部是禁军的卫兵。

    整个衙门内部。完全就是皇宫的延伸。

    各种阁楼殿宇。数之不尽,数以百计的大小官员穿梭其中,前来办事的其他衙门和天下郡县的官吏,更是如过江之鲤,延绵不绝。

    刘彻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目测,整个御史大夫衙门起码占地一千亩以上。

    在这个庞大的机构中,单单是够资格上朝议。发表意见的朝官就有四十五人,其他佐缭、属官和办事跑腿的杂役。起码是十倍于此,加上打扫卫士、整理文案的下人,这个衙门里常驻的吃公粮的人至少一千多号。

    无怪前世晁错当了御史大夫后,就如脱缰野马,再无人能阻拦。

    实在是这个衙门的权柄太重了!

    晁错一入主,立刻就如鱼得水,发挥出超强的战斗力。

    “家上……”晁错见刘彻看着御史大夫衙门里往来的人群有些发呆,在一旁解释道:“将到年关,天下郡县监察御史以及派驻各诸侯国的监御史们都回来了,加之,今岁是今上即位后的第一个大考年,是以,各地郡守也会陆续进京述职,臣这里就比较忙了一点了……”

    刘彻点点头,笑道:“晁公操劳国事,辛苦了……”

    “不敢,为陛下效忠,是为人臣的本分!”晁错笑着回应。

    对于刘彻这个太子,晁错现在基本是保持中立态度了。

    只要太子不来破坏他的计划,那太子想玩什么,那就随便玩什么吧!

    他晁错只求能削藩成功,青史留名,借此封侯拜相,让后人为他的丰功伟绩而膜拜。

    除此之外,他别无所求!

    只是……

    “太子今天过来,恐怕是有事情……”晁错自然不傻,太子忽然来访,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鬼信呢!

    而且眼前这位可是出了名的不安生。

    这半年来,又是推恩,又是考举,各种刷声望,甚至还把声望刷到了河东,刷出了一个汉鼎。

    纵观整个汉室历史,像眼前这位能折腾爱折腾还折腾出成绩的,这还是独一份!

    有时候,晁错都不免想,这折腾来折腾去,难保不会捅个什么篓子出来。

    到时候就好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家的太子,就算把天给捅个窟窿,那也就最多吃顿挂落而已。

    汉室至今五十三年有余,历三帝一后,还没有废太子的先例!

    抱着这样的心思,丞相与他的佐官们陪着刘彻,来到御史大夫衙门的一座僻静的大殿中。

    “家上请上座……”晁错很有礼貌的将刘彻请到上首的主位,安顿下来后,才带着群臣各自坐到位子上。

    刘彻坐下来,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御史大夫衙门的茶,这才开口问道:“请晁公为孤引荐一二在坐俊杰!”

    晁错不明白刘彻葫芦卖的是什么药,但,介绍大臣给太子认识,这是臣子的本分。

    于是,晁错很有耐心的起身,对着刘彻躬身一拜,介绍了起来。

    “家上……这一位,乃是臣的副手,河南郡人薛蔡,十一年举为安阳县县令,十三年任河上郡司马,迁为蜀郡御史。其后累任为给事内领御史、石渠阁寺御史现任御史丞,主管宫籍大小事务,陛下常以为善!”一个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国字脸绛衣御史站起身来。朝刘彻微微一笑,拜道:“臣蔡拜见家上!家上万安!”

    “安!”刘彻连忙起身。

    御史大夫衙门在册在京御史是恒定的四十五人。

    这四十五人按照制度,分为五曹,五曹主官叫侍御史,分别掌管着各曹的监督弹劾大权。

    而管这五曹的,就是御史丞。

    但是,在汉代。御史丞其实有两个。

    一个就叫御史丞,坐着这薛蔡的工作,辅佐御史大夫。管理宫中事务,同时负责与兰台沟通,处理各种天子诏命和文书。

    权柄不可谓不大!

    但刘彻此刻却没什么想结交这人的心思。

    概因为,真正的实权人物。掌握大权的大拿。也是刘彻此来最重要的目标还没有出现。

    晁错向后一步,指着一个在众多御史中相对老的五十多岁的男子,介绍道:“殿下,这一位,也是臣的副手,河内人杨奋,十四年赀为侍中,因侍奉先帝勤勉。嘉为大夫,后任为楚国监御史。深得故楚夷王赞赏,向先帝举荐之,于是召回长安,任为御史中丞至今八年了!天下郡国官吏由此公监之!”

    “即使是陛下,也以为长者,臣亦常敬之重之!”晁错由衷的道。

    “臣奋拜见家上,家上万安!”杨奋微微躬身拜道,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始终板着脸。

    刘彻听着,也是仔仔细细的将这位杨奋打量了一番。

    这位御史中丞虽然年纪在众多御史中算比较老的一个了,但依旧精神抖索,生着浓眉大眼,方脸,颧骨高耸,看上去脸有点瘦,但却有种不怒自威的味道,整个人的形象与那位天朝号称地雷阵的先总理比较像。

    刘彻微微一笑:“中丞有礼了,孤常常听人说,中丞杨奋,不苟言笑,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这一位就是刘彻此来主要要找的人了。

    因为按照汉室制度,御史中丞为御史大夫副手,秩比虽然不过千石,但却有着监督天下百官,弹劾九卿的职权。

    毫不夸张的说,遇上这一位,就算是两千石封疆大吏,在他面前,也得赔笑!

    在此时,御史中丞就是西汉的中纪委书记!

    日后,御史中丞的权柄更是不断扩大。

    小猪当政时,设置刺史部,这些刺史就是归御史中丞管的!

    即使是现在,刺史的前身,郡监察御史和各国的监御史,也是归着御史中丞管!

    所谓监察御史。

    这是一个秦始皇发明的官职,跟御史大夫一样,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而造就的产物。

    到了汉代,依然沿袭这个制度,用以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度,防止诸侯王和地方郡守玩脱了。

    不然,以各诸侯王和郡守的权柄,要是没个明面上的威慑力,想杀人杀人,想强抢民女强抢民女,这世界还不得被他们这些家伙玩坏了?

    根据后来三国时期夏侯玄的说法是:先王达其如此,故专其职司而一其统业。始自秦世,不师圣道,私以御职,奸以待下;惧宰官之不修,立监牧以董之,畏督监之容曲,设司察以纠之;宰牧相累,监察相司,人怀异心,上下殊务。汉承其绪,莫能匡改。

    这是夏侯玄在出任曹魏的征西将军前与司马懿的对答之中对西汉监察御史的分析。

    从这还是可以一窥西汉时期监察御史的职能的。

    当然,在三国的大门阀看来,这监察御史真是坏死了,设置这个职位就是对俺们这些‘善良的士绅’的不敬,是秦国的暴政,大大的坏!

    但在此时,汉室朝廷一天比一天重视监察御史和统领监察御史的御史中丞。

    随后几十年,御史中丞将取代御史大夫,成为三公之一。

    基本就相当于后世天朝的中纪委书记进入长老团,取得投票权一样,是不可阻挡和必须发展的潮流!(未完待续。。)

    ps:    今天先更个3000吧,后面的内容还没想好怎么写,主要是涉及到一个2000年前的机构的运行、职责以及活动,我虽然大概了解御史大夫衙门,但我可不想脑补,因此,在查找一些各种各样的资料和记载,今天泡在故纸堆里泡了半天呢,明天估计还得翻~

    毕竟,虽然是,但我不想在史实方面让历史尊重我-0-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