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七十八节 只有一个办法!
    刘彻呵呵的笑了一下,看着袁盎,道:“孤曾读书,见韩非子有论: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发,丝公怎么看?”

    袁盎立刻就听懂了刘彻的意思。

    这是要往死里整季心的架势!

    他心里叹了一声,没办法,季心与他关系非常亲密。

    下野的那一年多,袁盎的开销和花费基本都是季心在负担。

    倘若他这么撒手不管,那么,他袁盎的金字招牌就要被砸烂了!

    若是以前,刘彻还叫刘德,还是一个皇子。

    袁盎自然有的是办法搞定这个事情,甚至还可以把季心叫来,做个和事佬。

    但现在却不行了!

    刘彻已经是太子!

    莫说是季心区区一个游侠头子,混黑道的家伙了,就算是他这个太仆,要是得罪狠了,说拿下就会被拿下!

    至于过去的那点在太子面前的旧情和关系……

    呵呵……

    当初,刘邦做了天子,老伙计萧何立刻就自污名声,张良跑回家修道,曹参低眉顺目的当起了臣子。

    看不清形势的那几个人就直接悲剧掉了。

    譬如韩信、彭越、卢绾。

    太宗孝文皇帝的时候,甚至连太宗皇帝的皇位都是陈平和周勃扶着坐稳的。

    但屁股一坐稳,太宗孝文皇帝回头就开始夺权了。

    最后周勃甚至还被投进了大牢,假如不是薄太后力劝,说尽了好话,恐怕就要晚节不保,少不得全族被诛了。

    是以,刘彻做了太子后,袁盎立刻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将过去立下的那些功劳什么的,统统当成不存在。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长久的生存下去!

    但眼下这个事情,袁盎思虑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叩首道:“回禀家上,臣以为,韩非子固然说的在理,然季心臣是知道的,素来遵纪守法,宽厚爱人,没有什么劣迹,其兄季布更是天下知名的元老大臣……”韩非子的那句话,儒以文乱法,此时还是有争议的,但侠以武犯禁却是世所公认的铁律,自刘邦以来,刘氏对游侠的打击力度就一天比一天大。

    每年关中处死的死刑犯里,犯法的游侠是占了比较重要的一部分的!

    是以,袁盎深知,假如刘彻对季心起了杀心,那么,季心想活命,那真是太难了!

    别的不说,刘彻手下的剧孟的官职就是备盗贼都尉。

    备盗贼都尉干嘛的?

    就是专门对付游侠和盗贼的!

    而刘氏真想抓什么人的话,那个人根本就躲不住,藏不起!

    “倘季心有所触怒家上之地,请家上看在臣与季布的面子上,宽宏一二……”袁盎说着就深深顿首。

    刘彻看着袁盎在自己面前诚恳的求情的模样,心里头难免一软。

    念着过去袁盎的好,他也不可能真做的太过了。

    不然这传出去,一个刻薄寡恩的名头可不好听!

    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不管做什么,都得讲情面。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真要板着一张脸当自己是包青天,那肯定就会变成孤家寡人!

    特别是袁盎姿态都摆的这么低了。

    真惹毛了袁盎,刘彻也不好受!

    这么一想,刘彻的态度软化了不少,站起来呵呵一笑,道:“丝公见外了!孤与丝公是什么关系?丝公既然为这季心求情,那孤就姑且相信此人确实如丝公所言一般吧!”

    刘彻向前踱了一步,轻声道:“只是就要到年关了啊,按照高皇帝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孤打算近期让剧孟清查关中各旧案底,争取将一批过去屡次逃脱王法制裁的人犯追捕归案,明正典刑!”

    这就是要搞一次西汉版的严打了!

    跟西游记一样,有后台的妖怪,肯定是抓不住的,能被抓到的一定是没有后台或者后台不够硬的倒霉蛋。

    刘彻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既然袁盎你要保季心,那好,我给你面子,但是,关中季心是不能留了!赶紧的让他去关东躲两年吧!

    要是这样了,季心还赖在关中不走。

    那就不能怪刘彻无情,不看袁盎的面子了!

    袁盎自然清楚刘彻的意思,于是俯首道:“正该如此,关中积年旧案,逃脱法网之辈,当受国法制裁!”

    “有丝公支持,孤就安心了!”刘彻转过身子,笑着道:“丝公请安坐片刻,孤已经命人去煮茶了,是程郑婴从蜀郡带来的上等明前雨茶,俱是寒食前后新出的嫩茶芽,据说一片茶山只能出半斤呢!”

    不得不说,论起享受,商人比起皇家还要厉害!

    最起码,此时的商人在享受方面,比刘家厉害多了。

    刘彻以前做皇子时,一年到头能混一匹蜀锦做衣裳就心满意足了!

    更早的时候,太宗孝文皇帝在之时,别说蜀锦了,堂堂皇孙穿的是皇宫自己种的桑树养的蚕,宫里妃嫔织的衣裳。

    粟姬从来不去干这些粗话,自然的,刘彻兄弟三个连个绸缎衣服都没几件!

    哪里能跟那些民间的狗大户比?

    袁盎闻言,立刻笑道:“敢不从命?”

    这场风暴总算过去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收尾了。

    ……………………………………………………

    走出太子*,袁盎登上自己的马车。

    赶车的车夫是袁盎的家奴,说是奴仆,其实与家人无二,是袁家从小养大的仆人,与袁盎一起长大,东奔西走,感情自然是十分深厚,因此许多事情,袁盎都不瞒他,甚至还会与其商议。

    这车夫见袁盎脸色不太好,试探着问道:“主人,可是太子那边有什么事情?”

    袁盎长叹一口气,对这车夫问道:“大郎,你可知道,最近这些日子,季心都跟什么人在往来?”

    车夫答道:“仆听说过一些,据说季心最近与杜氏往来甚密,您也知道,杜氏跟田氏,向来就是关中游侠的饭碗……”

    “杜氏?!”袁盎揉了揉太阳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怒道:“怎么不禀报与我?”

    “主人,难道有什么不妥?”车夫好奇的问道。

    这官面上的人跟商贾自然是不会主动碰面的。

    这些平时的孝敬啊好处啊什么的常例一般都是交给官员的下属心腹。

    而通常,官员们也会委派一个家奴或者亲信去处理这些事情。

    这样就算出事,也不会落下什么把柄。

    这是当初张武受贿之后,官场上出现的新的收钱模式!

    袁盎虽然不爱钱,但,在官场上活动,迎来送往,时不时的请客,开个宴会什么的,光靠那点俸禄,别说开宴会了,就是养活家人都困难!

    袁盎听了车夫的话,摇摇头道:“何止是不妥啊,祸事来了啊!”

    “快,去季心的府上!快!”袁盎焦急的催促起来。

    要知道,他可是刚刚在太子面前做了保的!

    假如季心做了什么触怒太子的事情甚至大逆不道的勾当,那他袁盎就是要被连坐的!

    别人不清楚当今天子对太子的宝贝程度。

    袁盎却是清清楚楚!

    在河东时,太子回长安后,天子就一日三问太子行踪和安全。

    册封太子后,虽然表面上天子没怎么关注太子。

    但实际上,袁盎在宫里的熟人告诉他,天子每日临睡之前,必定会听人汇报今日太子的行踪。

    一定要听完才睡!

    这种程度的看重,已经不单单是宠爱而是溺爱了!

    以老刘家的脾气,谁动自己的儿子,那肯定杀谁全家啊!

    陶青,王恢的下场,袁盎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于是,袁盎的太仆马车一路疾行,穿越长安的大街,到了城东的一处豪宅前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季心的宅子。

    因为季心的兄长季布曾经官至两千石郡守,所以,这宅子也毫无顾忌的修的富丽堂皇,门口还安了两个石狮子。

    袁盎下了马车,季家的下人立刻迎上前来,行礼道:“太仆来了,快快请进,主人盼着太仆,盼了许久了呢!”

    袁盎却是板着一张脸咆哮对上来迎接的季府下人道“去把季心给我叫来,马上立刻!”

    这一吼,立刻就吓坏了季家的下人。

    袁盎从来没有如此暴怒过!

    于是,他们丝毫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

    不多时,一个穿着绫罗绸缎,但是膀大腰粗的汉子从府中走出来,一见到袁盎,立刻跪下来拜道:“恩公,可是有事吩咐心?心马上就去办?是否晁错又与恩公为难了?”

    袁盎看了季心一眼,无奈的道:“进去再说吧!”

    袁盎也是没办法!

    当年他救季心,帮着季心躲过朝廷的追捕。

    那是因为,他跟季心是老乡!

    大家都是楚人,朝廷里的楚人本来就很少,能帮一个是一个呗!

    这种以地域抱团的模式,自古以来就有。

    季心带着袁盎进了家门,将袁盎请到客厅,又命人上茶,这才小心的问道:“恩公今日这般怒气腾腾,可是某做错了什么?”

    季心自然不蠢,他知道,今天袁盎这么发火,肯定是他不小心干了什么得罪了袁盎的事情。

    而袁盎,季心可吃罪不起!

    毕竟,这是他的保护伞!

    袁盎看着季心一脸老实和顺服的样子,心里的怒气顿时就消了许多。

    毕竟,这么多年,季心这个老乡帮了他不少忙!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尤其是他落魄时,季心也没有离开他!

    但是,事关太子,袁盎不得不板着脸,冷冷的问道:“季心,我问你,这些天,你跟杜家在合计什么?是不是想让你大兄在九泉之下都要蒙羞,还要拉着我袁丝一起死?”

    季心的兄长季布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

    因此,袁盎也可算是季心的长辈。

    “恩公,何出此言?”季心也吓了一跳,连忙拜道:“某虽莽撞,但却绝对不敢如此!”

    “还要瞒我!”袁盎终于忍不住一拍案几,问道:“你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太子何以今日将我请过去?错非我这张老脸在太子面前还有点用,现在,禁军就在外面了!”

    搀和皇室的事情,本来就是犯忌讳的!

    挡在太子面前的,更是找死的行为!

    当初,东安候张相如,朝野公认的长者,丞相人选,一朝得罪了太子,一脚就被踢回老家种田!

    堂堂彻侯都是如此,季心一个小小的游侠,屁股上全是屎的家伙,袁盎想不明白了,凭什么他敢搀和进这种掉脑袋的事情里去?

    “太子……”季心愕然,他挠挠头,道:“恩公息怒,恩公息怒,某确曾受人之托,命人将几个游侠从剧孟哪里喊了回来,但,不至于就得罪太子了吧?”

    袁盎站起身来,看着季心。

    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季心的这种行为。

    这还不叫得罪,什么才叫得罪?

    “季心,你若还认我袁丝,就答应我一件事情……”袁盎叹了口气道。

    “恩公请说!”

    “你马上收拾一下,立刻离开关中,去蜀郡也好,去雒阳也罢!先出去躲个两年吧……”袁盎垂头丧气的道。

    “为什么?”季心却忽然爆发了,挺直了脖子,红着脸,问道:“某不过是打了个招呼,何至于此?”

    “为什么?”袁盎冷笑了一声:“凭什么?就凭错非我袁丝在家上面前为你求情,现在。你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我不服!”季心却是也一脸委屈,蹲在地上,道:“恩公,您说,某那点就比不上那个剧孟了?”

    袁盎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季心会干出这种不要命的事情了。

    游侠的世界,只能有一个老大。

    以前剧孟在关东称雄,季心在关中逍遥。

    自然两不招惹。

    可如今,剧孟跑到了长安,把手伸进了季心的地盘,又是拉人,又是整合。

    袁盎也觉得,季心能忍得现在才给剧孟一点颜色看看,那已经是很不错了!

    袁盎也是叹了口气,他一直不明白,太子为什么就偏偏看上了远在雒阳的剧孟,而置关中的季心不顾?

    难道太子不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

    剧孟再怎么厉害,到了关中,肯定也不如地头蛇季心厉害!

    这从剧孟如今以备盗贼都尉兼太子门大夫的身份,尚且没办法让关中的游侠全部听话就能看出来了!

    假如是季心在剧孟的位子上的话,那么……

    谁敢唧唧歪歪?

    但是……

    袁盎叹了一声,道:“剧孟是怎么被招徕的,你知道吗?当时太子若是招徕你,你会去?”

    季心闻言,微微一愣。

    半年前,谁知道刘彻是哪根葱啊?

    那时候长安城里的贵族和商贾,人人都是眼巴巴的就等着皇长子刘荣上位了。

    至于皇次子?

    谁注意过?

    这么一想,季心顿时就有些泄气,但还是很不服气,撅着嘴道:“天下草莽英雄,难道只有一个剧孟吗?某就是想让太子知道,某也不比剧孟差!甚至比剧孟还要好,这关中七十五县,谁不知道某的大名?某要是在剧孟那个位子上,肯定干的比剧孟好!”

    这才是季心长期以来的心结。

    太子要用人就用人吧!

    本来剧孟进关中,做官,帮着刘彻做事,他季心是乐观其成的。

    毕竟,这游侠洗白的途径太少了。

    剧孟算是一个指路明灯。

    因而,长久以来,季心都没怎么出来为难剧孟,甚至下令小弟们尽量配合,不然剧孟再怎么厉害,名气再怎么大,没有他的默许甚至支持,关中的那帮游侠在没看到好处前,谁会鸟一个关东来的蛮子?

    可是,现在孟剧孟出头了,还成了备盗贼都尉,混了个太子门大夫,潜邸大臣的名头。

    特别是最近,季心每次跟过去的小弟喝酒,提及剧孟的风光,季心都是羡慕无比。

    甚至有些游侠只知道剧孟,而不知道他季心了!

    半年前,论出身,剧孟拍马也赶不上他季心。

    论背景,他季心的靠山是袁盎,跟长安大大小小的官僚也都熟,还是地头蛇。

    季心自问,自己不比剧孟差。

    但为什么太子就没派人来征募他?

    想来想去,季心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名声还没传到太子耳中。

    那要怎么才能让太子知道,这长安城里还有一个正怀抱着‘拳拳报效之心’的‘在野遗贤’呢?

    正好,前两天杜氏找他帮忙,给剧孟拖拖后腿,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有了这么一出。

    可惜,现在看来,效果是有了,但却是个反效果。

    太子果然知道了有个季心,但却恨上了!

    这就让季心觉得,肯定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

    为什么剧孟明明家在雒阳,却能被太子还在微末之时就发觉了,他天天在长安,在关中,却一直得不到征募?

    袁盎自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季心用游侠的思维去跟太子打交道,太子却用政治的角度来看待,这能不出才怪了!

    袁盎哭笑不得,摇头道:“既然你想效忠太子,何不与我分说,我在太子面前,素有薄面……何至于此啊……”

    季心却摇摇头,道:“某欠恩公太多了,拉不下这个脸面再求恩公!”

    袁盎却是不住的摇头。

    游侠大多放荡不羁,目无王法,没有什么规则。

    当年就是季布还在世,季心脾气上来了,说杀人就杀人了。

    这也是袁盎一直没在刘彻面前提及季心的原因。

    这种人,放在下面还好,一旦到了朝廷上,季心的性子就是他取死的根源!

    事已至此,袁盎也不想再多说了,他摇摇头,问道:“杜氏除了让你做这个事情外,还跟你说了什么没有?”

    季心摇摇头道:“回禀恩公,倒是没有,只是,某听说了一些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说看……”袁盎连忙问道。

    “是这样的,某听下面的人说,最近几日,杜氏与其他几个商贾家族,正在与关中各县县衙的衙役,司曹以及亭长、游缴商议一些事情,某听说,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太子要限定保护粮价,要通力配合,而且还要做到极端,有人告诉某,某个亭长在与其喝酒时说了,关中商贾与他们商议的事情是太子假如限定粮价五十钱一石收购,五十五钱一石出售,那他们就要用五十五钱一石的粮价卖给农民,每户要买十石以上!”季心摸着头,回忆着道。

    袁盎一听,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道:“兹事体大,你且先等着,我马上去禀报家上,晚上回来,再与你商议此事!”

    “有问题吗?”季心问道:“难道这样不好?”

    “问题大了!”袁盎道:“这些家伙居然敢用这种手段来对付太子,一旦被他们成事,这朝野就要大乱了,甚至天下都会动荡!”

    作为积年老吏,袁盎当然知道下面的人在遇到上司以强有力手段推行某个政策时,假如他们在硬实力方面打不过,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了。

    季心所说的,恰恰是最极端最恶劣同时也是后果最严重的一种对抗方式。

    真要被这些串联起关中各县的衙役地方的亭长、游缴和廧夫等低级官僚,玩这么一出。

    到时候,要嘛是太子低头认错,要嘛就是刘氏动用军队,血洗关中!

    基本不会有第三个选择!

    而以刘家的脾气,最可能的就是第二个选择了。

    而那么一来,整个天下都会为之不稳,甚至刘彻的太子位可能也要不保了!

    ………………………………

    太子*,画堂。

    刘彻坐在上首,听完了袁盎的话后,他也有些发愣了。

    这问题很棘手啊!

    袁盎说的事情,很简单,几个不甘心利益受损的商贾,决定串联和收买整个关中的底层官僚。

    假如是明着对抗的话,刘彻根本不怕!

    但他们这么玩的话,就危险了!

    王安石变法怎么失败的?

    就是败在官僚们的这一招之下!

    好好的青苗法、免役法,最后变成了摊牌和官僚集团的狂欢。

    本来应该受益的农民,最终却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官僚们做的事情,其实说穿了,很简单,那就是扩大化和极端化。

    像青苗法,本来是说给底层百姓一个低息贷款,免疫法,是让那些不想服役的百姓,出钱请人代服。

    可搞到最后,下面的官员给你来个一刀切,所有的百姓都要强制出钱雇人服役,强制要贷款,管你需不需要!愿不愿意!

    这才是王安石变法失败的根源!

    上层贵族讨厌变法,下层百姓没有尝到好处,反而日子过的更苦,这样一来,谁还支持新法?

    这样的例子,可不单单一个王安石变法。

    就是后世天朝,庆丰新政,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新君说要怎样,下面的人就给你来个极端化和扩大化,找个机会就给你上眼药,各种似忠实黑的手段,即使是天朝都还是无计可施,除非像太祖一样,发动嗡嗡嗡,把整个世界砸烂,重新洗牌。

    刘彻自然不可能学天朝太祖。

    对于他们这样干。

    刘彻只有一个办法!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