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七十六节 得意忘形
    “不用徭役?”一位大臣站出来,问道:“家上的意思是?”

    “自然是全部花钱雇工!”刘彻笑着答道:“譬如,某段工程以某个价格承包给某人,等完工以后,由少府派出官吏,检验质量,然后再付款……”

    听到刘彻这么说,大殿中的大臣,顿时一个个双眼放光。

    在座的没有一个笨蛋。

    刘彻的意思,他们很快就理解了。

    甚至,就连天子刘启,也重新坐回御榻,心里轻笑着:“有些意思了!”

    虽然一时半会,刘启还没能理解刘彻的思路。

    但是,高度的政治敏锐性,一下子就让天子刘启捕捉到了刘彻计划中的中心思想。

    显而易见的,这是一张大大的画饼。

    一个总预算高达十万万钱,相当于汉室财政收入四分之一的大画饼。

    整个关中的贵族甚至是外戚以及地主富商甚至关东的大商人,都会为此疯狂。

    没有人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光明正大赚钱的机会。

    就是刘启自己,也忍不住有些意动,更何况其他人?

    果不其然,立刻就有一位一直保持着沉默彻侯忽然出列问道:“家上,臣愚钝,请家上详细说说,这个承包是怎么个承包法?什么人可以承包?”

    其他人,尤其是本来只是在打酱油的彻侯勋臣们,此刻也目不转睛的盯着刘彻。

    至于九卿级各衙门的主官,这个时候也是放下了矜持。

    谁都缺钱!

    谁都知道有了钱会有什么好处!

    此刻,当刘彻抛出一个十万万钱的大饼,即使那些本来因为粮食保护价的缘故而对刘彻有了看法的人,此时也恨不得立刻跪到刘彻面前,想要紧紧的抱住这个大腿了。

    原因无它。

    诚然他们是关中商人背后的保护伞和靠山。

    但是。他们并不是商人,也不懂什么商业,他们之所以对刘彻有了看法。只不过是觉得,太子挡住了他们的财路而已。

    但是。此刻,当一个十万万钱的大馅饼砸到脑门上。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只要操作得当,就足以捞到一份能让他们一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

    既然这样,那么商人们的那点小小的孝敬也就微不足道了。

    刘彻看了一眼彻侯和大臣们。

    微微一笑,解释道:“公大夫以上爵位者,即可参与承包,不同路段的工程对价格和资质的要求也不同了。譬如一段造价三千万钱的工程,自然也要有相应的保障……譬如起码要缴纳相当于工程造价一成的保障金到少府,同时,还得有一位彻侯或者两千石大臣的担保!”

    事实上,在一开始,刘彻就很清楚的知道。

    褒斜道工程想要在这个时代开凿出来,技术难点和资金难点都不是问题。

    只要下定决心,汉室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然而,作为穿越者,刘彻很清楚在古代中国。大兴土木的代价是什么?

    因为徭役制度的存在,实际上每一次统治阶级大规模的征发民众,实际上都是对其未来的透支。

    譬如秦始皇修建阿房宫。营造皇陵,修筑长城,透支了整个秦国的未来,直接导致了陈胜吴广起义。

    又如隋炀帝杨广修建大运河,远征高句丽,透支掉了整个隋朝的未来,导致了群雄并起,天下大乱。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在于,大兴土木和战争都一定会导致民众负担不断加重。

    当民众再也负担不起时。那就一定会发生农民起义,于是改朝换代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但是。在中国历史某个时期不管统治者怎么对外大规模用兵,怎么大兴土木。底层的百姓都老老实实的照章纳税,遵纪守法,服从命令,任劳任怨。

    这就是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前的两百年余年的战国时代。

    整个战国时期,自商鞅变法之后,秦人就用着一种今后两千年都不再出现的超常耐力和决心,不断的对外战争,对内大兴水利。

    秦赵长平之战时期,整个秦国甚至是全国总动员,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八九岁的孩子,只要能动的全部参与到了战争中去。

    为什么秦人能忍耐得了?

    为什么统一之后,他们反而忍耐不了比长平之战更宽松的统治?

    答案很简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战国时期,没有统一之前,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使得每一个秦人都自动的成了秦国那台战争机器上的一个零件。

    打仗立功,绝对有奖赏。

    只要立下功劳,活着回去,奴隶也能变成自由民,自耕农则可能变成地主。

    而统一之后,整个国家从统治阶级到民众都丧失掉了目标,更严重的是,因为再也不能靠打仗获取利益,整个国家因此不知所措。

    当初造就了秦人强盛一时,天下无敌的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最终成为了毁灭它的元凶。

    秦人的教训,固然深刻,但却也给刘彻和后来者提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启示:谁给老百姓好处,老百姓就跟谁走。

    而徭役,特别是汉室的徭役,以刘彻这么一个穿越者,用二十一世纪的眼光来看,毫无疑问,在汉室绝大多数的徭役,基本上都是公益性质的。

    譬如,那两年兵役和半年戍边,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不过就是全民兵役制,若是在后世天朝,想当兵还得送礼说情呢?

    又如修桥铺路以及修缮城防,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民生工程以及国防工程,基本上在后世天朝老百姓都很喜欢这样的工程。甚至某些穷地方巴不得有这样的工程。

    然而,在此时绝大部分的农民却都很不情愿服役,但凡家境稍微好点的,都会出钱请人代服徭役。

    特别是戍边。正常农民一听自己要去戍边,那是哭着喊着但凡能不去,就肯定不去!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假如边关没有人防备,匈奴人就会长驱直入。最终危害到他们本来的和平生活吗?

    答案很简单,百姓看不到利益,反而要为此付出代价,这么一来,傻子才听你瞎掰什么民族主义,国家、华夷大防!

    那假如服役能有好处?

    譬如修桥能拿到工钱,当兵了退伍后能享受到优先被选拔为乡中的游缴、亭长甚至县衙的衙役?

    刘彻知道,民间肯定会为此打破头!

    一如后世的天朝。

    当然。目前来说,以此时汉室的财政收入,肯定是支撑不起如此大规模的支出和改变。

    刘彻用褒斜道工程,只是来做个试验而已。

    只要证明了此法可行,那他以后就会逐渐的改变服役者免费这个制度。

    原因很简单,免费的徭役制度看似是统治者占了老百姓的便宜,但实际上却是在拉大贫富差距,加快土地兼并,对于统治阶级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获得的利益!

    历朝历代以来,土地兼并为什么会愈演愈烈。一旦开始,就无法终止,只能通过一场暴力的革命来清洗一切。重新归零。

    症结就出在徭役制度上。

    徭役使得底层百姓根本不可能与地主、富商阶级抗衡和竞争。

    最终,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偌大的政权一夜之间崩溃于无形。

    刘彻自然很清楚,应该怎么去扩大政府财政收入。

    眼下,他就有两个法子能在自己登基后让汉室财政收入激增。

    收回铸币权和实行盐铁官营专卖。

    这两个新增的财源基本能确保刘彻登基后的头几年能稳步的推行一些政策,但是,假如是牵涉到了徭役这个全国性的问题,那么,那点增加的财源。是完全不够的!

    他必须开辟新的财源。

    “我登基后的头十年,能不跟匈奴交恶。就尽量不要跟匈奴交恶……”刘彻心里想着,他已经有觉悟了。

    匈奴与汉。一山不容二虎,东亚这个地盘只能有一个老大!

    但,自己的力量还没积蓄好,国内的事情没有处理好,跟小猪一样,顶着国内巨大的矛盾跑去跟匈奴人打生打死,最终的结果毫无疑问是匈奴人倒是打了个半死,但国内却变成了一团糟。

    是以内政没有理清楚,国家的力量不能碾压匈奴之前,刘彻宁愿暂时委屈。

    而刘彻有信心,在十年之内打造出一支足以碾压匈奴人的骑兵。

    然后,在十年之内击败匈奴。

    当然,这些都只是构想而已。

    此刻,刘彻的全部心思都在他的这个试点上。

    褒斜道工程于刘彻,就好似后世天朝改开之于深圳一般。

    可谓是集中了刘彻现在所有的政治力量的奋力一搏,为此,他甚至不惜牺牲掉他现在积攒起来的威望和人望全力推动,更砸出了十万万钱这么一个大馅饼!

    刘彻计算过了,整个褒斜道,即使采用民工雇佣的方案,按照最大难度的开销来计算,最多也就花个三万万钱,甚至一到两万万钱就可以解决。

    但他还是抛出了十万万钱的这个馅饼。

    原因很简单,非如此重利,不足以让关中的官僚贵族支持他。

    简而言之,刘彻已经做好牺牲一部分权益的心理准备。

    后世天朝改开,以举国之力支持深圳的建设,甚至于拿出的好处和利益,来收买和拉拢整个官僚集团,后人读史无不为之膛目结舌,但事实证明,假如不那么做,就不可能有改开的成绩,单单是内讧就足以让一切付诸东流,更不要说什么日后的g2集团的风光了!

    刘彻也是如此。

    不喂饱了现在的彻侯外戚和官僚集团,他们凭什么支持刘彻?

    当然,刘彻很清楚,喂饱官僚和贵族集团完全不够,他还要喂饱他的皇帝老爹和东宫太后。

    是以,那个所谓的十万万钱和承包保障金。其实就是刘彻拿来贿赂自己老爹的!

    刘彻相信,自己的老爹,当今天子应该懂他的意思了。

    事实上。刘彻如今的行为,等于是在本来就已经即将爆发的火山上放了一个大炸弹。

    对于自己老爹。刘彻自然知道,当今天子刘启如今的全部精神和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怎么扫平吴楚,让关东诸侯们乖乖听话的削藩策之上。

    而要削藩,就要有足够的实力。

    军事上的实力,汉室中央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大军一动,所消耗的财力……

    以目前而言,汉室中央财政可能支撑不起。

    原因嘛,两年前驾崩的太宗孝文皇帝和今年夏天去世的太皇太后。这两者前后的葬礼和带去地下的财富,几乎掏空了汉室的国库!——即使,两者的葬礼和陪葬品已经按照两位至尊的遗愿一减再减……

    但光是下葬太宗孝文皇帝的过程中,就调动了将近六万的军队,设置了三个将军,征发了数万的民众……仅仅是这笔开销就已经庞大到让人震惊,更何况,天子下葬,即使是最基本的要求——符合天子仪制的各种必需品,如黄肠题凑、金缕玉衣以及天子卤薄仪仗和兵马俑。

    不然前世也不会穷到要让出征的将军和彻侯去找商人贷高利贷了!

    刘彻那十万万钱中。至少有一大半其实肯定会成为军队的军费。

    挪用专款,这可是统治阶级不需要学习就会的天赋技能!

    彻侯们和大多数大臣对视一眼。

    他们自然都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这个十万万钱可能是个画饼,但,只要有一半资金能落到实处,甚至三分之一,都可能让他们赚的盘满钵满。

    于是,一位彻侯出列问道:“家上,那假如承包……”对于承包这个词,显然他还很不适应,斟酌了一下。他才继续道:“该去找谁?”

    刘彻呵呵一笑,答道:“孤还要跟父皇商议。请父皇做主许可,然后。孤才会决定,谁来主持此事!”

    说完刘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发现他的老爹面色平静,并未恼怒,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其实刘彻最怕的就是,此事引起了老爹的反感。

    那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看来,皇帝老爹并不反对,最起码是默许的态度。

    这就让刘彻感觉受到了鼓舞。

    但此刻,天子刘启的心中却是有着别样的心思。

    “这臭小子……”天子刘启摇摇头,关于刘彻的计划,今天早上的时候,他就听了颜异的汇报,当时,他并未怎么在意,毕竟颜异只说刘彻搞到了一笔十万万钱的巨款,想拿来修褒斜道。

    而结合其他方面的情报,天子刘启也不过是当成刘彻又异想天开了。

    就像他年轻时,脑子里总会有很多天真和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此刻来看,刘彻的这个想法,却是很可能实现!

    原因很简单,一个承包法,虽然还不知道会具体怎么操作。

    但天子刘启知道,能承包到的肯定都是彻侯和各个衙门的主官的家族以及宫廷的关系户们。

    这么大一块蛋糕粉下去,有了利益的联合,这个褒斜道工程就基本能搞成了。

    只是,太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建立势力,拉拢朝野。

    不知为何天子刘启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

    既有一种儿子长大了的欣慰,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情绪掺杂了进来。

    让他心里有些恼怒,也有些酸楚……

    特别是当他看到刘彻年轻俊朗的面容,淡定自如的应对群臣时的态度,他竟然嫉妒了起来。

    只是,天子刘启的隐忍功夫非常到位。

    表面上他依然保持着那副慈父严君的样子,半闭着眼睛,坐在御榻上。

    “太子,跟朕来一趟吧……”天子刘启忽然站起身来,然后,他对群臣道:“诸臣散朝罢!”

    即没有对刘彻的褒斜道工程表态,更不曾对十万万钱有什么意见。

    仿佛他没有听到这些东西一般。

    刘彻见此情景,顿时心里一疙瘩,暗叫一声:“我真是太得意了,怎么就忘了这个?!”

    这段时间的顺风顺水,让刘彻太得意忘形了。

    以至于他竟然忘记了,这是在封建王朝,这是西汉时期,他要面对的是一个皇帝老爹!

    皇帝这种生物,堪称最难捉摸和摸透的生物!

    尤其是他的这个老爹以敏感和多疑而出名!

    好在,幸亏是西汉,不是李唐更不是朱明,不然,仅仅他刚才得意忘形的表现,就已经够他喝一壶了。

    西汉的皇帝跟其太子之间的关系,比起后世的朝代,融洽多了。

    即使是刘邦,不管他再怎么不喜欢刘盈,但起码,还是将之看出儿子、继承人,而不是仇人。

    尽管如此,此事还是给刘彻提了个醒。

    “我现在还只是太子,一个刚上位的太子,地位不稳,根基不固,像这样出风头的事情,以后还是交给张汤、颜异和汲黯罢!”刘彻在心里告诫自己。

    这确实是一个很深刻的教训!

    平心而论,倘若此事他能交给颜异和张汤来提出,以上书的形势来完成,效果是一样的,但却可以避免与自己老爹发生冲突,更不会让老爹有什么想法。

    “我还是太嫩了啊……”刘彻在心里对自己道:“也辛亏我还年少,才十六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刘彻跟上自己的老爹的脚步,同时在心里开始推演起来,他该怎么平息老爹心中的猜忌又做到自然,不会让老爹产生更加不好的想法?

    这无疑,是他重生以来最大的考验!(未完待续)

    ps:嗯,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了~

    啊这个月好颓废啊,剩下的17天里,会尽量不让14年留下任何债务!R580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