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七十四节 新思维(3)
    钱是个好东西!

    不管是嘴巴上嚷嚷着黄金白银即不能吃也不能穿的晁错,还是其他人。

    都很清楚,没有钱,任何政策都没办法推行下去。

    大道理讲的再怎么天花乱坠,搞不到钱,就只能沦为纸上空谈。

    晁错为什么能崛起,为什么能被人看重?

    因为他搞的输粟捐爵,为汉室缓解了边关缺粮的窘状,还弄到了一笔不菲的财政收入。

    刘彻看着被他带来的那个消息轰得七荤八素的大臣们,微微笑着问道:“诸公以为,这样的商人,算不算于国有所裨益?”

    当然算了!

    早在先帝之时,开通褒斜道,打通关中与蜀郡水上联系的构思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

    这个工程提案,只要是汉室两千石大臣,就没有不知道的。

    概因为,褒斜道一旦开通,意义非凡。

    不单能连通关中与汉中、蜀郡,使得两地从此天堑变通途,蜀郡、汉中所产之粮食、食盐、铁器、丝绸能畅通无阻的进入关中。

    更能通过长江水系,将来自关东的漕粮,由蜀郡转运至关中。

    仅次一项,每岁就能让数万个家庭少服徭役。

    就更别提,一旦褒斜道开通,褒水与斜水至少能灌溉沿途数千顷土地,使大量百姓受益。

    当此之时,褒斜道工程,就像后世的三峡工程一样,是国字号的重点项目。

    二三十年来,汉室朝廷多次组织多个衙门调查、考察。

    但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不了了之。

    在这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耗资太大了!

    即使刨除徭役征调来的民工和刑徒,最起码,就还要砸进去起码数千万钱!

    至于民夫和刑徒的话,没有个一两万人,别想动手。

    这样大的一个工程,对于刚刚走出战乱阴影,天下初平的汉室来说,显然是很难接受的。

    尤其是,先帝太宗孝文皇帝在位二十三年中,几乎平均每四到五年,匈奴人就要入侵一次。

    在这样的背景下,褒斜道工程,自然是没办法运作起来的。

    而,来自关中南部和雒阳、蜀郡的官员,对于褒斜道工程的渴望和感情都是很深的。

    因为,一旦褒斜道开通,受益的无疑就是他们的家族和乡里。

    褒斜道一通,首先漕粮就不需要通过雒阳来中转了,马上就能让雒阳地区的徭役负担下降一半!

    而蜀郡的商品能进入关中,蜀郡的经济自然就会繁荣起来。

    而漕运渠道能灌溉沿途的土地,关中南部的官员,自然是乐见其成。

    于是,来自这三个地方的官员马上就转变了态度,出列拜道:“臣等以为,若果真如此,此等商贾确实于国有所裨益!”

    而更多的官员,在听到了十万万钱的数字后,心思也立刻就活泛了起来。

    这年头,有奶就是娘。

    一笔巨额的财政外收入,任何人都是无法拒绝的。

    尤其是,当这个数字大到了一定程度时。

    大家都不是傻子,十万万钱,相对于过去计算的褒斜道工程的花销来说,就算再乘以十,都能有剩余。

    那么,剩下的钱,用来做什么?

    于是,晁错动了动身子,躬身问道:“臣有一事不明,请殿下教臣,褒斜道工程,臣曾经奉先帝之命与故丞相北平侯张公一同勘察过,臣与张公,经过计算后,得知,褒斜道工程,至多只需支出三千万钱,殿下,十万万钱如此之多,怕是能富余不少吧?”

    很显然,晁错就是那个打起了那剩余款项的主意的人。

    作为曾经的家令,过去的内史,整个朝廷,再没有比晁错更清楚钱的意义了。

    有了钱,很多过去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就能付诸行动了。

    有了钱,那就能给手下人大量的好处,更可以用着财政的权柄,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刘彻当然知道,肯定有人会打这笔钱的主意。

    就是后世天朝挪用转向资金什么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闻。

    在此时,就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

    特别是,此时汉室的财税政策还是依着传统的‘量出为入’政策,大批的衙门的生活其实都过的很窘迫。

    不然,晁错过去的内史衙门就不必跟高庙挤在一起了,早就找了个风水宝地,另起炉灶了。

    因此,刘彻用屁股都能猜到,这么大一笔钱,肯定会有很多人打主意。

    但他怎么能允许别人到他的碗里来抢食吃?

    也别管这笔钱,在用于褒斜道工程外,还能剩余多少。

    总而言之,这笔钱必须留在他手里,谁都别想抢走一个子!

    就后世的小夫妻还知道,谁拿着钱袋子,谁在家庭里说话的声音就大呢!

    当然,得有一个借口或者说理由来推脱掉伸向刘彻碗里的那些手。

    于是,刘彻笑了笑,答道:“御史大夫有所不知,这十万万钱,并非一次到位,而是按照工程进度拨付,先期的五千万钱,大概明岁正月到位……”

    这是肯定的,这天底下,就没有那个人能在一下子就掏出十万万钱之多的资金。

    即使是这五千万钱,一时半会能筹集起来的人,也很少!

    而且,铜钱贵重,运输困难。

    即使是卓王孙和程郑婴能在明年正月把钱运到长安,已经算很了不起了!

    刘彻又笑眯眯的道:“且,御史大夫有所不知,这十万万钱,按照孤的算法,用于褒斜道,可能还少了!”

    刘彻此话一出,就连天子刘启都有些傻了。

    历年来汉室的计划,整个褒斜道工程的支出就没超出过五千万钱。

    怎么到了刘彻哪里,这支出一下子就蹦到了十万万钱了?

    一下子番了十倍,就算是当初高皇帝刘邦时,物价飞涨也没这么夸张的通货膨胀的速度吧?

    好在刘彻是太子,不然,晁错一巴掌扇刘彻脸上了。

    有这么败家的吗?

    刘彻微微一笑,解释道:“诸公有所不知,本次修缮褒斜道,孤与卓氏、程郑氏商量过了,孤以为,民生艰难,徭役更是民众之大难,故此,本次修缮褒斜道,不征徭役,一切人工,皆以雇佣之工人完成!”

    刘彻此话,立刻就让大臣们再次嗡嗡嗡的议论了起来。

    就连天子刘启也站了起来。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