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七十二节 新思维(1)
    翌日一大早刘彻就起来了。

    在赵邵氏的伺候下,穿戴整齐,系好绶带,然后,安静的站在太子*的殿门口,等待着老爹的使者。

    老爹的使者还没来。

    剧孟就带着两个手下赶过来了。

    “家上……”剧孟深深一鞠躬,在得到刘彻的许可后,他走近身旁,在刘彻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

    刘彻听完,嘴角冷哼了一声。

    “好手段!”刘彻站起来,他看着剧孟,命令道:“卿拿着孤的信物,去请太仆袁丝,今日下午来孤宫中一会!”

    “诺!”剧孟躬身点头。

    “丝公是长者,客气一点!”刘彻吩咐着。

    刘彻转身看向东方初升的旭日。

    他摇了摇头。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笨蛋以为自己的力气很大。

    剧孟来禀报的事情其实很简单。

    今天早上,剧孟起来后就发现,原本手底下很老实的好几个关中游侠头子,跑来跟他辞职了。

    问原因,居然是季心发话了,让这些人过去帮忙,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那些游侠头子一个都不肯说。

    季心是谁?为什么有这么大能耐?

    这个问题,刘彻心里跟镜子一样清楚。

    季心,是前河东太守季布的胞弟,同时也是关中最大的游侠头子!

    前世,刘彻曾听人说,关中三霸:季、田、杜。

    季氏家族雄霸关中,黑白通吃,堪称关中黑白两道的巨人。

    田氏就不用多介绍了,专门投资各种有潜力的政治新星,甚至不惜血本。

    而杜氏,则是一个在汉室传承百余年的庞大家族。

    后来宣帝时期,改鸿固原为杜陵,杜陵的由来,就是因为当时整个鸿固原及周边地区,大部分的人都是杜姓。

    想对关中商人下手,刘彻又怎么可能不去摸这些家族和势力的老底?

    “季布……”刘彻颇为玩味的想着:“季心……呵呵呵……你们居然跳出来跟孤作对!”

    季氏家族是当今天下最懂操纵舆论为己所用的家族。

    简单的来说,这个家族是靠宣传起家的。

    最初季布是给项羽卖命的大将,楚汉相争,项羽于乌江自刎,季布沦为丧家之犬,于是匿于当世关中游侠头子朱家的家中。

    后来,靠朱家的关系,疏通了几个贵族,营造了千金买马骨的舆论气氛,又靠着伍子胥的故事,说动刘邦赦免季布的死罪。

    其后,季布就开始踏上仕途了。

    通过那次磨难,季布第一次尝到了操作舆论带来的好处,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

    惠帝时期,季布靠着站在主和派一边,踩着主战派的樊哙的身子,终于爬上了两千石大臣地位。

    但是,在先帝时,这个操作舆论的大能终于载了跟头,玩脱了。

    当时,季布时河东郡太守。

    某年,御史大夫出缺,先帝听说季布在河东郡守任上干的不错,于是召其到长安考察。

    季布跟往常一样,玩起了舆论把戏,不断的营造出他非常优秀,很贤德的舆论气氛。

    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一个月过去了。

    先帝依然无动于衷,即没有任命季布当御史大夫的意思,也没有放季布回河东的想法。

    这可急坏了季布,于是索性逼宫,说什么:“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陛下也!”

    刘彻的皇祖父岂是那种能被人要挟和逼宫的人?

    于是,季布回家种田了,当然,明面上的优待还是很多的!

    至少,顾全了季布的面子!

    然而,季布回家以后,根本不安分。

    又玩起了营造舆论,宣扬自己的那一套。

    他跟楚国人曹丘搅在一起,由曹丘替他到处宣扬,事实上,季布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名声,一半功劳归曹丘。

    恩,季布的话,大抵还是个政客,玩的呢也是政治上的游戏。

    假如只看这些,季氏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出过两千石大臣的家族,在关中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个。

    但是……季布的弟弟季心,却能让即使是两千年后,隔着一些史书上的蛛丝马迹,人们也能一窥这个关中霸主的真面貌。

    《史记》上怎么记载的?

    :‘季布弟心,气盖关中,遇人恭敬,为任侠,方数千里,士皆争为之死’

    短短数句话,立刻就能让人在脑海中形成一个大侠的模板。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游侠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韩非子说的好,正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杀人犯法,敲诈勒索,才是游侠的主业。

    至于二两黄汤下肚,弄不清自己是谁,凭着一股热血,就要去帮朋友出头的,那终究是少数。

    而作为当世与剧孟齐名,分别称雄于关中和关东的唯二的游侠巨头。

    季心自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多次杀人被通缉,多次被朝廷追捕。

    至今廷尉衙门的档案里还保存着季心的苦主们泣血的控诉文书。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公理正义。

    有权的人有钱的人还有有关系的人,即使杀人犯法,那又如何?

    季心每次被朝廷追捕,总有有权有势的人帮他开脱,甚至为他藏匿和逃亡提供帮助。

    官府抓之不及。

    然后,遇到天子大赦天下,季心又活蹦乱跳的蹦跶了起来。

    甚至于……

    刘彻记得,前世郅都当了中尉后,一般的权贵商贾在郅都面前像只老鼠一样瑟瑟发抖,唯独季心,时人的说法是‘中尉郅都不敢不加礼’。

    呵呵,一个布衣游侠,让堂堂中尉,号称苍鹰,国之爪牙的郅都都‘不敢不加礼’。

    可见季心当时嚣张到什么程度了。

    那季心的底气从何而来?

    很简单,季心的后台,刘彻再清楚不过了。

    当朝太仆,故吴相袁盎!

    当初,季心杀人犯法,亡命天涯,是袁盎把他藏起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季心忽然跳出来,是袁盎指使的?还是他自己自作主张?

    别以为袁盎是什么正直君子……

    袁盎干过的徇私枉法的事情,要是写成文字,能编成一本书!

    事实上,刘彻很清楚,满朝文武,除了已经因为中风而黯然下台的前丞相申屠嘉外,没拿钱的,真是屈指可数!

    就连晁错背后,也有着金主支持!

    汉室的政治生态,跟后世米帝很像。

    朝野之中活跃着一大帮‘游说集团’,每逢政策变动,都能见到这些人的身影。

    后世常说: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因此,现在刘彻也不清楚,季心忽然跳出来,背后究竟有没有袁盎的指使?

    但有一件事情,刘彻很肯定,那就是,不管怎样,都要把袁盎叫来问清楚。

    说老实话,假如不是逼不得已,刘彻实在不愿意与袁盎为敌。

    实在是刘彻太了解袁盎的厉害和手段了!

    ………………………………

    不多时,代表刘彻去未央宫向皇帝老爹问安的颜异回来了。

    颜异带回来了皇帝老爹命令刘彻立刻进宫的命令。

    于是,刘彻坐上马车,朝着未央宫而去。

    一进宫门,刘彻就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宫里面平时一见到他就满脸媚笑争着奉承的宦官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殷勤和恭敬,甚至有人一见刘彻立刻绕道。

    “动了不少人的奶酪呢!”刘彻心里想着。

    一个粮食保护价,等于戳中了关中商贾的G点。

    原本,很多人以为刘彻是说着玩的。

    但没想到他居然要来真的!

    刘彻很清楚,他这一步棋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嘛……

    但没关系,这些小人物的意见根本不重要,他们从来就不是主导力量!

    如今,这世界,真正当家做主的,是天子,是掌握着枪杆子的将军们和东宫的太后。

    只要皇帝老爹支持他,东宫太后支持他,将军们支持他。

    这些人再怎么不满,敢说出来吗?

    在宦官的引领下,刘彻来到了宣室殿前。

    他如往常一样,在殿门问安,然后在得到许可后,走进宣室殿之中。

    此时,宣室殿里,除了皇帝老爹稳坐于御座之上外。

    其他大臣也一个不差的坐在各自的位子上。

    “儿臣刘彻恭问父皇安!”刘彻走到殿中,恭敬的叩首。

    “起来吧……”天子刘启挥挥手,吩咐左右:“给太子赐座!”

    于是,刘彻就在两个宦官的引领下,在老爹身下左侧坐了下来。

    刚刚坐稳,屁股都没做热,刘彻就听到,自己的老爹问道:“太子,昨日在思贤苑中是否说过‘商人于国不无裨益’这样的话?”

    对于这样的问话,刘彻自然早就猜到了。

    他起身躬身拜道:“回父皇,确曾说过!”

    这话一出口,顿时,整个大殿的人都议论了起来。

    对于汉室的大臣来说,商人=末业=下贱的职业,这样的观念可谓根深蒂固,历来都是政治正确的!

    但是,另一方面,越来越迅猛发达的工商业,民间越来越多土豪的出现,让他们必须正视商人的力量的崛起这个问题。

    无论是当年的贾谊,还是现在的晁错,他们的成名作,也基本都是在阐述这样的问题。

    朝廷的大臣们自然也早就知道,在事实上,商人的地位随着他们财富的增加在迅速的增长。

    某些地方,有钱的商人的派头比彻侯、国君都要大,都要风光!

    可是,除了强调农本这个概念外,真正拿得出手的政策,并不多。

    为什么?

    一则,怎么处理工商业与农业之间的问题,以及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仅对于汉室,就是整个中国,也是头一次碰到工商业的发展和增速超过农业的问题。

    理论上当然是农本。

    但现实中,却不可能真的按书上所说的那样去处理。

    要知道,如今天下蓬勃发展的工商业,涉及的人口不是几千,也不是几万,而是数以百万计!

    在这个问题上,稍有不慎,处理不当,就要引发大问题。

    二则,谁背后没有金主?

    拿了别人的钱,怎么能说别人的坏话?

    所以,大多数臣子,虽然都知道问题很严重,但,谁都不想揭开这个盖子,更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

    即使晁错,当年大喊着什么贵粟论,但现在,也不再提及那个问题了。

    而刘彻的那个表态,可谓开历史先河了。

    不管怎样,刘彻都是汉室第一个真正直面了工商业与农业之间的问题的第一个皇室高层。

    无论如何,不管怎么样,大臣们都无法继续保持冷静了。

    “请家上解释……”晁错第一个站出来,出列问道:“臣愚钝,不解家上之意……”

    廷尉张欧立刻紧随其后,出列拜道:“臣惶恐,不明家上意欲何为?”

    就连袁盎也道:“家上所言,臣闻所未闻,敢请指正!”

    刘彻知道,这些大臣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错非之前刘彻一直摆出来的就是仇商的姿态,一副一定要压制工商业的模板,恐怕此刻,潮水一样的弹劾就已经将他淹没了。

    实在是,这个问题太敏感了。

    已经上升到了意识形态的高度。

    想想看,后世嗡嗡嗡的时候,忽然跳出来一个家伙说米帝可以跟我们大天朝一起愉快的玩耍,这个家伙恐怕不是坐土飞机,就是得见识一下专政的铁拳了。

    天子刘启却不像大臣们那样。

    他半闭着眼睛,不发一言的靠在龙榻上面,实际上,他已经知道了刘彻昨天的全部发言和前因后果。

    这些事情,不止他安插在刘彻身边的眼线发来了汇报。

    就是今天早上,颜异也跟他完完全全的汇报了一切经过,和刘彻的一些思路。

    对刘彻的那些想法和计划,作为皇帝,作为天子,作为刘彻的老爹,刘启是用一种乐见其成的态度在等待着的。

    其实,刘彻搞出这些事情,一点都不出他的意料之外。

    老刘家的太子,要是能安安稳稳的宅在太子*里,那才叫奇怪了!

    甚至,此刻,刘启看着刘彻,竟有一种颇为欣赏的想法。

    在刘彻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他年少轻狂时的岁月。

    年轻人,有想法,有冲劲,这是好事情!

    所以,天子根本不想干预。

    对天子刘启来说,刘彻的那些事情,做成了,那是皆大欢喜。

    对于如今的天子刘启来说,在他的潜意识里,他甚至希望,刘彻能把事情搞大。

    因为只有这事情大了,他才能看清楚,这朝廷里,究竟谁是忠臣,谁是骑墙的,谁是二五仔!

    至于失败?

    谁没失败过?

    没经过磨砺的雏鸟,怎么有振翅高飞的那一天?

    “朕的时间不多了……”天子刘启看着刘彻,在心中想着:“刘彻啊,你要争气,朕只能扶着你再走几年了,几年之后,这个国家就可能要靠你了,这江山社稷,你是否能承担呢?”

    前不久,他差点在宫里摔倒了。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信号!

    这说明,他的抵抗力和精神,都在衰退。

    而在这个时代,男子四十是一道坎,更别说,他这样的一国之君了。

    因此,他不得不让刘彻开始真正的接受暴风雨的洗礼,让他的这个继承人,学会怎么在风雨中寻找安全的地方,怎么识别忠臣和二五仔,怎么驾驭群臣武将。

    所以,他悄悄的给刘彻的计划里加了一点料。

    他的想法很简单,趁着自己还能掌握局面,先给刘彻扫清诸侯,留下一个没有隐患的国家,同时,尽可能的磨砺这个儿子,让他在几年内就成熟起来,即使发生意外,也能立刻掌握大权,驾驭群臣,收拾兵权。

    这次的事情,只是开始。

    以后,慢慢的,他会让刘彻这个太子参与政务,参与军队,跟将军们交流。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会慢慢的去观察朝廷的大臣,反复考验和试探那些大权在握的臣子,看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来说,他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证政权的顺利过渡,刘氏的统治地位不受任何威胁。

    在这过程中,任何意外和威胁的苗头,只有一个下场。

    “此泱泱者,非少主之臣!”

    简单的来说,所有的臣子和一切的事情,都是他手里的棋子。

    这么想着,天子刘启就慢悠悠的开口道:“太子,给诸臣和朕讲讲,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说那样的话?太子难道不知道,强本弱末乃是我汉家的国策吗?”

    刘彻闻言,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拜道:“回禀父皇,儿臣一刻也未忘记,我汉家的根本,在于生民,生民之道,在于农本!”

    刘彻抬头看着自己的老爹,他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他这个太子,发出自己的政见和执政思路的最佳时机。

    大臣们能听懂的,能跟上他的节奏的,自然可以在他未来登基后获得一席之地。

    听不懂的,跟不上的,刘彻也绝对不会等他们!

    刘彻转身看向晁错,道:“孤曾读过御史大夫所作之《贵粟论》,其篇首便是:故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以开其资财之道也!”

    刘彻笑着问道:“未知孤可曾记错?”

    晁错听闻,顿首道:“鄙作陋言,竟蒙家上熟记,臣与有荣焉!”

    但晁错心里却是打着鼓,不知道刘彻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