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六十九节 要保持神秘
    此刻的程郑婴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那里敢不答应,甚至,对于刘彻的这个条件,他心里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太子还要我办事……”程郑婴能把买卖做到今天这个规模,甚至能玩转整个蜀郡官场,搞定从长安派来的宦官,自然不是什么傻蛋,刘彻的话一出口,他立刻就知道了这一点。

    这世界上,只要还有利用价值的人,就死不了!

    于是他立刻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道:“诺,小人回去以后马上就派人去滇国!”

    刘彻点了点头。

    说起来好笑,滇国和夜郎国看着好像是什么域外之民,但实则都说着中原话。

    最起码,它的统治阶级是会说中原话的人。

    后世的典故夜郎自大,很多人只听过那个故事,却不知道那个故事发生的背景。

    当是时,南越王赵佗公然反叛汉室。

    小猪勃然大怒,调集大军攻打。

    西南诸夷自然是骑墙观望。

    等南越王被杀,首级送去了长安,整个西南地区,几乎是不战而降,汉室军队几乎只用了一次武装行军,就征服了广大的西南地区,将中原政权第一次正式的延伸到云贵一带。

    建立了八郡的地方政权,同时还保留了两个藩国。

    猜猜看是那两个藩国被保留了下来了?

    一个是滇国,一个是夜郎国……

    所以说,滇国和夜郎国的统治者就是夜郎自大的背景中的那两个统治者……

    所以说啊,夜郎王与滇王哪里是什么狂妄自大的小丑?

    分明是聪明人!

    一旁站着的刘嫖却在这时,忽然有了行动,她悄悄的拉着刘彻的袖子,小声的问道:“太子啊,这人跟那个叫卓王孙的真的吃掉了当年邓通在蜀郡的作坊和矿山?”

    刘彻呵呵一笑,回头看着满脸幸福,眼睛里全是小钱钱的刘嫖,低声回答道:“姑姑,这人与那卓王孙,孤还有用,此事,姑姑就暂时不要追究了,这关系到国家大政,孤会亲自跟父皇禀报的!”

    刘嫖听了,心里却是满心的失落。

    那邓通当年在蜀郡的那些作坊与矿山、盐池,刘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也听人说起过啊。

    那可是一个一年能向少府押解二十亿钱收益的庞大产业。

    要是能吃下一半,不,一成到嘴里,都是……

    只是看着刘彻的神色,再想着皇帝弟弟和老母亲平日的告诫,她也终究没敢真的怂恿甚至要求刘彻让她从里面捞好处。

    刘嫖虽然贪婪,但什么钱能贪,什么钱不能贪,她心里还是有底的。

    刘彻看着刘嫖,这个给了他莫大帮助,同时,也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的姑姑,心里头也瞒不是滋味的。

    要说贪,这个女人真是没有底线的。

    而且挥霍起来,是个人都会害怕。

    前世,窦太后死后,遗诏下令将整个长乐宫的所有财物全部赐给刘嫖。

    老太太在长乐宫里积攒了数十年的财富,起码价值数万金。

    可没到三年,被她挥霍一空。

    后来居然沦落到了要跟小猪要钱的地步……

    但是好在,她还不是那种没有理智的疯子。

    最起码现在刘嫖还是多少有些大局观的,眼里也并不会只看到钱。

    但是,刘彻知道,要是不安抚一下这个姑姑,恐怕以后,难免会起龌龊。

    于是,刘彻不得已,只能抛出一颗糖衣炮弹,小声的道:“姑姑,孤那个白纸产业,您有没有兴趣?要是有的话,孤明日派人去姑姑府上,将这白纸的工艺和流程仔细的跟姑姑说说……”

    刘嫖一听,顿时喜笑颜开。

    刘彻搞的白纸,她可是眼馋很久了,奈何拉不下这个脸面开口索要。

    现在,刘彻居然先开口了。

    这怎么能不让刘嫖心花怒放,以至于连卓王孙跟程郑婴的事情,都被她抛到脑后了。

    程郑婴与卓王孙就算弄垮了,能吃到嘴里的也有限的很。

    皇帝肯定是会吃掉大头的!

    而这白纸产业却是实实在在日进斗金的产业!

    市面上现在对白纸,是极为追捧,目前白纸的价格几乎与上等的丝绸同价,只比蜀锦等奢侈品便宜一些。

    要是拿下了这个白纸产业,那以后的钱还不是源源不断的来了?

    于是,刘嫖笑着道:“那太子先忙,姑姑我啊先回去给东宫母后请安!”

    “姑姑慢走!”刘彻连忙让王道去送客。

    看着刘嫖远去的身影,刘彻摇摇头。

    本来这白纸是他准备抛出来给外面代表着关中各个豪门家族的甜头。

    毕竟给了人家一巴掌,还是要给颗甜枣安慰一下的。

    只是如今,甜枣没了……

    这就让刘彻有些踌躇了,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刘彻回过头来看着程郑婴。

    老实说,刘彻对于程郑婴跟卓王孙两个人合伙,吃掉了邓通那个庞大的产业,颇为惊讶。

    这说明程郑婴跟卓王孙的脑子很聪明。

    要知道,程郑婴跟卓王孙吃掉的那个邓通的产业,可是相当于后世天朝的两桶油那样的庞然大物!

    顺便还吃掉了半个中央银行……

    固然这其中有着新君即位,朝政混乱和邓通死的太快,他名下的产业根本来不及清查等一系列缘故。

    然而,能这么不声不响的悄悄吃掉、消化掉,这份本事搁后世起码也是一个任大炮级别的巨巨。

    还跟关塞之外的西南诸国进行各种贸易,甚至包括被明令禁止的人口买卖。

    这些事情随便一个踢爆。

    都能要了程郑婴跟卓王孙全家的命!

    甚至,整个蜀郡的官场和少府派在蜀郡的宦官系统,统统要拿项上人头出来抵罪。

    但是……

    刘彻并不打算揭发。

    诚然,站在人道主义和道德的角度来说,卓王孙和程郑婴跟后世欧米鬼畜的那帮混蛋流氓航海家和殖民者一样,都该被钉死在耻辱柱上,永世不能让他们翻身。

    可是,这个世界道德什么的从来都是嘴炮而已。

    在现实层面上,只要能增强国力,帮助刘彻完成他的目的,哪怕是魔鬼,刘彻也愿意与之交易。

    况且,在事实而言。

    汉室的继续发展和农业以及军事上的进步,都需要数量庞大的生铁来作为原料。

    当今之世,除了少府之外,能年产数十万斤生铁的地方,也就一个临邛了。

    打倒了卓王孙跟程郑婴,谁去继续产铁?

    官府去控制那些远离长安,处于蜀郡之南的深山之中的铁矿和作坊吗?

    即使可以,谁又来给这个庞大的冶铁工业注入运转的血液?

    当官的敢这么不要脸的拿西南甚至印度的奴隶做矿工吗?

    难道还是跟邓通一样拿着国内的刑徒和赘婿的人命往上填?

    所以,暂时,临邛的冶铁业还真的只能给卓王孙和程郑婴这两个要钱不要命,颇有进取心的‘有良心的民间企业家’去发展。

    至于将来,盐铁的国有化是必须的。

    经济命脉必须有国家来掌控!

    “我这算不算是西汉版的国进民退?”刘彻在心里吐槽着,嘴上却道:“先生不用担心,你与卓公做的事情,还是一切照旧吧……那个身毒的奴隶要是真那么便宜,你们不妨多买一点嘛……”

    只要死的不是中国人,刘彻真心无压力。

    况且,任何工业在最初都是用人类的血肉灌溉才能成长。

    就算后世的地球,那么多的血汗工厂,真以为就不存在吗?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那里能一边做圣母,一边还能让社会进步,国家繁荣的?

    最起码,刘彻三辈子了,从来没见过圣母成过什么大事。

    这个世界,成功者,无不是心黑手辣无耻之辈!

    “诺……”程郑婴却是满心惶恐的叩首,等他反应过来,立刻问道:“殿下所说的照旧?”

    “孤的意思是,先生刚才没跟我说过那些话,孤也听到过……”刘彻笑嘻嘻的看着他:“你明白吗?”

    说完这话,刘彻就闭上了眼睛。

    固然,程郑婴和卓王孙用的矿工很大一部分是西南地区的奴隶甚至是印度来的进口奴隶。

    然而,其中肯定也有很多是中国人,是他的子民、同胞……

    刘彻很清楚,他这么选择的后果是什么……

    但在这个愚昧的时代,科学的沙漠,想要推动科学进步,技术进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人命去填。

    英国的工业**,底层的女工和童工的悲鸣,谁曾听到过?

    即想发展工业,又不想死人,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刘彻很清楚的知道,工业国家走过的道路,注定是尸骨如山,血流成河,工业的王冠,是用白骨铸成的!

    “尽量多的买西南夷狄和身毒的奴隶罢……”刘彻揉了揉太阳穴,道:“汉家子民的命,比他们的金贵多了!”

    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刘彻很清楚,今日的牺牲不会白费,只有一个初步工业化的国家才能抵御那恐怖三百年王朝周期律,才能真正的解除中原国家对草原民族的恐惧。

    “诺!”程郑婴深深一拜。

    “把这个话也带给卓王孙……”刘彻吩咐着。

    “诺!”

    “对了……”刘彻忽然想起来:“今日先生来见孤,所为何事?”

    “额……”程郑婴低头想了想,感觉刘彻对他似乎有所求,于是索性横下心来,如实禀报道:“小民家有一女,年方二八,颇通音律,听闻殿下选秀,小民故而斗胆毛遂自荐之……”

    刘彻听了呵呵一笑。

    敢情这位来是来抱大腿的!

    想了想,刘彻就道:“此事乃归东宫太后所管,先生怕是找错人了!”

    “没错……没错……”程郑婴道:“得见殿下,小民三生有幸……”

    程郑婴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刘彻已经答应了下来了,只要他女儿能过馆陶那一关就行。

    想起馆陶,程郑婴此刻也感觉有些害怕了。

    他之前之所以那么高调,其实是故意的。

    为的就是能给女儿铺路,那里知道他的事情,汉室天子全都知道了……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且,麻烦的是馆陶长公主也知道了……

    让他再去见馆陶长公主……

    他心里真没底……

    刘彻猜到了他的心思,呵呵笑道:“先生勿扰,孤的那位姑姑,别的不敢说,收了钱,肯定会办事!”

    这倒是真的!

    馆陶长公主刘嫖算的上是汉室商人的楷模和榜样了。

    拿了你的钱,肯定帮你把事情办妥!

    从无例外!

    那信誉,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先生,不如跟孤一起出去,跟关中的同行们见一见,打个招呼?”刘彻好整以暇的提出邀请:“顺便,还有点事情,跟先生请教……”

    程郑婴一听刘彻说出请教两个字,再联想到之前,就不由得一个颤抖,问道:“殿下何事?”

    “别担心,就是关于擅权的事情……”刘彻笑着道,他很享受这种被人恐惧和畏惧的感觉,对于太子的这个身份,刘彻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

    太子都如此……

    那么,执掌九州万方,代天牧狩,一言兴邦,一怒流血漂橹,浮尸万里的天子又该是何等的威风和霸气?

    刘彻不由得心向神往,恨不得明天就坐到宣室殿的那个位子上,听百官三呼万岁。

    程郑婴却是立刻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他所理解和接触到的擅权的运行规则以及其中的猫腻都给刘彻说了一遍。

    听得刘彻一愣一愣的。

    不得不说,此时,虽然什么官僚主义什么地方豪强都处于萌芽阶段。

    但有些东西不需要人教,天生就会!

    譬如说这擅权与官府之间的交易和利益输送,这些事情,即使是在这西元前,商人跟官僚们也干的不比后世的同行们差了。

    不过,程郑婴所说的是蜀郡的擅权和官府之间的关系。

    对于刘彻来说,只是一个参考而已。

    毕竟关中跟蜀郡是两个世界,两个模式,两者的生存条件完全不同。

    但对刘彻来说,这就够了!

    刘彻听完程郑婴的叙述,对他道:“等会见了关中的擅权们,劳烦先生跟他们说,你是来代表蜀郡父老向天子请命,请凿通褒斜道的……”

    “诺!”程郑婴虽然不知道太子为何让他这么说,但褒斜道三个字,却让听完后,瞳孔扩大,眼睛放光。

    要想富,先修路。

    这个认知可不仅仅是后世人才有的。

    此时的商人也同样懂得这个道理。

    现在天下的工商业之所以如此发达,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先帝下令开禁了所有关城,准许商人在获得许可后可以天下行商。

    而且,汉室还没有厘卡、收费站……

    而褒斜道,是连接蜀郡与关中的交通要道。

    想从蜀郡进入关中,就必须走这里!

    可那褒斜道,并不好走,而且年久失修,早已不堪重负了!

    是以,汉室建立以来,整个蜀郡一直在呼吁,朝廷凿开褒水与斜水,将这两大水系连接在一起,一则灌溉关中土地,二则,蜀郡的丝绸、铁器还有盐、粮食就可以顺着这条渠道输送到关中,不仅如此,关东的漕粮也可以通过蜀郡输送,比之走山峡要快的多,也方便的多。

    但是,褒斜道工程,难度非常大,而且水流湍急,暗礁众多,想要凿开,在目前来说,技术上存在很大的障碍。

    这事情要是成了,程郑婴知道,他的商品就能轻易的进入关中流通,像什么筰马僰奴什么的,更是可以快速的进入关中市场。

    虽然程郑婴没有意识到,但他的本能还是告诉他,市场才是他财富的来源,市场越大,赚的钱就越多!

    “殿下,朝廷真要凿通褒斜道?”程郑婴忍不住问道。

    这事情太重要了!

    褒斜道一旦凿开,关中与蜀郡就不存在障碍了。

    两地百姓可以正常往来,不需要受制于陡峭的山路。

    刘彻笑了笑,没有回答。

    保持神秘,是统治者对付下层的不二法门,如今刘彻也多少摸到了些皮毛!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