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六十八节 来自印度的消息
    刘彻系好绶带,然后,带着张汤等人走了出去。<>

    原本还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议论的擅权们,见到刘彻出来,纷纷跪下来:“小民等拜见太子殿下!”

    刘彻随便看了两眼,这八十五个擅权,每一个的精神气势都还不错,在穿者打扮方面,这些擅权跟是别出心裁,让刘彻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观察了两眼后,刘彻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些擅权或者他们背后的家族,对于他这个太子还是充满敬畏的。

    至少,在面子上和里子上,都会迁就一些。

    不然,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关中七十五县无论远近,每一个县的擅权都出现在了思贤苑。

    甚至没有一个迟到的。

    想想了,刘彻知道,这也是现实。

    在中国,真正当家做主的永远不是商人,而是手握杀死大权的官僚。

    所谓破家县令,灭门令尹。

    钞票再多也顶不过刀剑的锋利。

    只是……

    看着这些擅权,刘彻向前一步,张开双手,道:“诸位请不必多礼,今次,孤请诸君前来,乃是有事请教各位地方贤达……”

    擅权,虽然是商人,但,在汉室朝廷眼中,他们却不算商人,可以不受市籍的约束。

    这乃是因为,擅权的地位,与乡间的乡老相等。

    是国家政权的延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擅权们也属于统治阶级的一员。

    是以刘彻才能光明正大的在思贤苑中与这些人相见。

    否则的话,身为太子,却接见操持末业的商人。这传出去,舆论立刻就要沸腾!

    众人站起来,齐齐躬身:“多谢殿下,殿下倘若有所差遣,我等必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彻嘴角微微一笑,让自己的态度尽量变得亲和起来。心中却是吐槽着:“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信你们才有鬼!”

    前世之时,吴楚之乱,关中商人几乎集体骑墙观望。甚至都准备好了迎接吴王入继宗庙的仪式和程序,只等吴王入长安,就三呼万岁。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平叛大军出征。随军的彻侯竟然找不到贷款的地方。

    最后只有无盐氏出贷五千金给周亚夫。解决了彻侯们出征费用。

    而其利息竟然高达十倍!

    每每想起这个事情,刘彻心里就很不舒服。

    身为统治者,他心里的潜意识深处,对于一切可能的叛贼和逆臣,都有着十倍戒心。而商人们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根本不会刘氏的忠臣,只是一些被利益驱动的家伙。

    但无盐氏居然敢放那么高的高利贷,最后还本息全部收回。

    这就让刘彻多少忌惮关中的商人。

    这几天。刘彻恶补资料,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譬如说。此时,商人们虽然会跟官僚勾结起来,形成利益共同体。

    但是,他们却还没进化到给官员干股和分红的程度。

    一般来说,这些商人只是按季度孝敬一些钱帛给他们的关系户。

    因而,刘彻暂时还不用担心,动了这些商人,会出现明代的晋商集团和盐商集团那样的疯狂反扑。

    也就是说,这些商人,虽然背后都有着保护伞和靠山,但那些保护伞和靠山,并不一定会真的站在这些人一边。

    答案很简单,没有干股和分红的话。

    那张三可以孝敬,李四也同样能孝敬。

    官僚们犯不着为了每年固定的孝敬而赔上自己的前途、名声和乌纱帽。

    这与明代的晋商集团和浙商集团在明代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

    毕竟,自己的东西跟别人的东西,那是两个待遇!

    这么想着,刘彻心里就有底了。

    诚然,关中的几个大家族跟宫廷和朝野有着紧密的联系,年年岁岁也都有着大量的财富被孝敬给宫里和朝廷的大小官员。

    但是,这样的利益纽带很脆弱。

    一旦风声不对,立刻就会有大批官员断尾求生,甚至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对原本孝敬他的商人,大打出手。

    就如前世小猪发布告緍令后,大批大批的过去的商人家族纷纷破产。

    却没有一个当官的站出来为商人们说过一句公道话。

    不可能会出现明代那样有人稍微一动商人,立刻大批的清流跳出来大喊:不与民争利。

    是以,说实话,刘彻真要豁出去了,绝对能把整个关中的商人和世家洗一次!

    杀他个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只是……这事情固然做起来是很爽的,但爽完之后怎么办?

    不值得!

    刘彻是太子,跟这些商人是两个不同阶级的人。

    犯不着为了商人搭上自己的政治声誉。

    你要知道,当初刘彻的老爹在长安街头一棋盘砸死了吴王太子,到现在,朝野还在有人悄悄议论这个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此事将成为刘彻老爹一生的污点。

    而且,关中是刘氏的基本盘。

    维持关中的繁荣和稳定,符合刘彻自己的利益。

    他没必要把坛坛罐罐都砸破了,平白的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但是想清楚这些了,心里就有了底气,不会畏手畏脚,也不会瞻前顾后。

    刘彻此刻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八十多个男子,眼神之中自然就带上了居高临下的感觉。

    仿佛跪在他面前的这八十五人不是人,而是蝼蚁。

    刘彻想了一下措辞,正要开口。这时候,王道忽然过来凑到他耳边禀报:“殿下,长公主来了……”

    刘彻闻言。神色微微一怔。

    刘嫖?

    她来干什么?

    刘彻瞬间回过神来,对着擅权们拱手道:“诸位,请稍后片刻,孤有点私事,去去了来!”

    然后,刘彻就在王道的带领下,朝着前门的客厅而去。

    一边走。刘彻一边问道:“长公主可跟你说过是什么事情吗?”

    这也是刘彻奇怪的地方。

    此时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长辈是轻易不会去晚辈家里的。

    因为那是对自己和后辈的双重不尊重。

    “回殿下,奴婢也不知道。长公主没有说……”王道低着头道:“只是,长公主带了一个操着山东口音的男子一起来的!”

    “山东?”刘彻狐疑了一下,这时候的山东,当然不是指的的后世的大山东省。

    所谓山东指的是太行山以东的广大地区。

    大概包括了后世的华北和华南地区。

    跟后来的山东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在此时。山东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关中人骂娘怎么说来着?

    山东蛮子!

    不过,在此时操着山东口音的人未必就是华南或者华北的人。

    概因秦汉交际之时,天下人口迁徙互通,从前是楚国的后来可能变成了关中人,譬如袁盎家族。

    从前是秦人的,现在可能变成了蛮夷藩国,譬如南越赵佗。

    总之先去看看就知道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彻缓步走进客厅。然后,就见到了馆陶长公主刘嫖领着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客厅的一角,有说有笑似乎在谈论什么。

    刘彻扫了一眼那个男子,仅仅只是这一眼,刘彻就感觉自己的氪金狗眼已瞎。

    这个男子全身的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用上好的蜀锦编制而成,仅仅他身上的那套衣服就起码价值数万钱。

    另外,他的腰间佩着两块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美玉。

    除此之外,刘彻还注意到这人的袖子上的图案是用金丝绣成的。

    一句话概括,此人只差没在脑门子上写下:我是土豪,这四个大字。

    “他不是关中人!”刘彻立刻就联想到了这一点。

    关中狗大户虽多,但处在天子脚下,谁敢这么招摇逛市,那无疑于自寻死路。

    “大概是那个地方的暴发户吧……”刘彻心里猜测着。

    如今汉室天下,正是中国工商业蓬勃发展的时候。

    不知多少人趁着这个机会,完成了财富的积累。

    后世一本货殖列传,就从一个侧面写就了此时工商业的繁荣景象。

    整个中国从南到北,从草原到山陵,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蓬勃发展的工商业。

    以至于贾谊、晁错等人纷纷疾呼,要弱末强本,并且纷纷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策略和政策。

    刘彻没有多想,径直朝刘嫖躬身行礼,问道:“姑姑今日竟然有空来小侄这里,可是有事情?”

    这时候,原本正与刘嫖说话的那个男子,立即就出列,躬身一拜。

    刘嫖却是跟着站起来,呵呵一笑,道:“太子啊,姑姑这次过来,就给太子介绍一个人……”

    刘嫖努努嘴,指着地上跪着的那个人,道:“此人是蜀郡临邛的程郑氏,姑姑想着,或许他能帮太子解决一些麻烦,索性就带过来了,太子应该不会怪姑姑自作主张吧?”

    说着刘嫖就呵呵的笑了起来。

    刘彻摇摇头,心里面其实是哭笑不得的。

    刘嫖这个人啊,就是有时候常常会干出一些二货的行径。

    刘彻就记得她前世养养小白脸什么的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小白脸带出去给小猪看……

    搞笑的是,最后,这位汉室的馆陶大长公主,竟然在死后与那个小白脸合葬在霸陵。

    只能说……

    刘氏多奇葩,刘彻已经习惯了。

    只是,刘嫖却是给刘彻出了个难题啊!

    这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商人!

    汉室可不是战国时期的列国,商人什么的随随便便的出入宫禁。传出去,刘彻少不得要被人非议!

    但人都已经带来了,刘彻还能怎么着?

    脸上露出一丝略微难看的笑容。刘彻勉强拱拱手,道:“请起来吧……”

    那人闻言,倒也不客气,立刻就站起身来,竟然还大着胆子抬头打量起刘彻来了。

    这让刘彻感觉即好笑又好气。

    这人的这些行径,让刘彻不由自主的就将之跟后世的煤老板联系了起来。

    但旋即,刘嫖刚刚说的话在他脑海里回忆了起来。

    临邛程郑氏?

    这不就是卓文君他爹一生的死对头吗?

    什么时候这人居然跑来关中了?

    不过。程郑氏可是真正的狗大户啊!

    前世之时,刘彻听闻,有人将其与卓王孙、齐国的刀间等人并列为当世最有钱的大贾。

    据说家资几十亿。拥有上千人的奴仆,出行比拟国君,买卖做到了南越那边去了……

    重要的是,对刘彻来说。程郑氏也好。卓氏也好,都是接下来将要去接触的人物。

    因为这两家掌握了当今最先进的铸铁和冶铁技术!

    国之大事,唯祀与戍!

    谁掌握了铁,谁就拥有发动战争的能力!

    说起来可笑的是,程郑氏和卓氏的财富和买卖能做到这么大。

    其实是吸了汉室朝廷的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当初,天下最大的冶铁和铸钱商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彻的皇祖父的亲信心腹邓通。

    别以为邓通只会拍马溜须。倘若只是那样的话,他怎么可能长期的霸占一代明主的崇信?

    在宠臣的背后。实际上邓通就是刘彻的皇祖父太宗孝文皇帝放在民间的耳目兼钱袋子。

    当是时,天下铸钱,一半是吴王刘濞所铸,一半是邓通在蜀郡所著。

    能把买卖做到那么大,还能跟吴王刘濞掰腕子,邓通的能力和手腕,岂止是等闲?

    除此之外,邓通还是当时少府和皇室在蜀郡的全部产业的负责人。

    他的名下,除了数之不尽的矿山、盐池之外,还有着规模庞大的冶铁作坊。

    仅仅是刘彻从少府档案中所看到的。

    最高峰时,邓通在蜀郡拥有和掌管着上百家大小不一的作坊,年出铁四五十万斤。

    可现在,那些作坊居然缩小到了不到十家,年产铁不过四五万斤。

    短短两年时间,整个蜀郡的汉室皇室官营作坊在没了邓通后立刻跳水。

    这种事情,说出去鬼才信!

    而与此同时,程郑氏与卓氏的财富和作坊却是火箭一样的膨胀了起来。

    到现在,这两家年产铁起码三十万斤以上。

    刘彻想起了史记中的记载:致之临邛……倾滇蜀之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

    这是对卓氏财富与权势的描写。

    从这短短几句话的描述中,卓氏的财富已经披露了冰山一角。

    即以卓氏拥有一千个仆人计算。

    汉室律法规定,奴仆的人头税,按五算征缴,一算一百二十钱,五算六百钱。

    即卓氏一年光是奴仆交税就是六十万钱!

    顶一个食邑三千户的彻侯一年的租税了!

    但现在刘彻关注的不是这个事情。

    而是……

    刘彻笑呵呵的看着程郑婴,问道:“先生自临邛来,可知滇南诸番如今可安在?”

    程郑婴闻言,忍不住脸一抽搐,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事实上,不管是他程郑婴的铸铁买卖,还是卓王孙的买卖。

    都需要大量的人口,挖矿冶炼!

    之前,邓通有皇室做靠山,有的是刑徒和赘婿来开山冶炼,死了也不心疼!

    可轮到他跟卓王孙做着这买卖了。

    那就问题来了。

    蜀郡总共就那么点人口,根本不够支撑和负担他与卓王孙的冶铁大业。

    怎么办?

    有道是穷则变,变则通。

    临邛所在靠近滇南诸夷。

    在秦代,鼎盛时期的秦军,威压整个西南,当是时,西南诸夷全部曾臣服秦军的弩箭之下。秦始皇在位,为了拓展对西南地区的控制,于是开凿了五尺道。更向那些中原政权之前所没有涉及的空白地区派遣了官吏,进行了初步的控制。

    那时候,秦国威压天下,谁敢不从?

    西南各国全部战战兢兢,臣服于咸阳。

    可惜,十几年后,偌大的秦国轰然倒塌。

    汉室建立以后。为了有效控制,连南越都放弃了,就更别提那块穷山恶水的西南地区了。

    于是。自临邛以南的广大地区,从此不复为中国国土。

    这样一来,就给了商人们一片大有作为的天地。

    他程郑婴也好,卓王孙也罢。看重临邛的目的都是相同的。

    一。这里有大铁矿,可以开凿和冶炼。

    二,靠近西南夷,人力廉价!

    西南夷的酋长,为了一块好看的丝绸,就愿意付出两三个强壮的奴隶!

    除此之外,筰国的马,僰国的女仆还有牦牛。夜郎的黄金,滇国的象牙。都是深受好评的特产。

    尤其是僰国的女仆,经过特殊培养,有着让人着迷的魔力,远销天下各郡国,就是长安也有许多贵族愿意高价买回家。

    作为一个扎根在临邛的大商人,程郑婴过去三十年时间,跟西南各大小王国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拿着中原的铁器、丝绸还有香料,从这些林立的小国部落手里,换来一批批‘特产’

    其中最大宗的交易,无疑就是奴隶了!

    不然,他的铁矿还玩毛啊!

    然而,这却是严重的犯法行为,汉律规定,没有许可私自与藩国交易等于死罪。

    虽然西南夷不算藩国,也没有入贡长安,但这事情一旦被揭发,那他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据程郑婴自己的消息渠道所知,光是最近两年,随着他跟卓王孙买卖扩大,西南诸夷中已经有两个小国被人灭了,国民尽数被抓走,变成奴隶,最后到了他的矿山里……

    甚至,某次程郑婴发现,送来的奴隶里出现了奇怪的东西。

    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滇国从身毒那里进口的奴隶,量大便宜,只要一匹丝绸就能换得十个壮奴隶……

    然后程郑婴一口气买了一百个。

    到现在,全死光了……

    因为死的太快,让程郑婴深感身毒奴隶虽然便宜,但不禁用,从此不再外购来自身毒的奴隶了……

    但这些事情他怎么敢说?

    说出来了,他马上就是大魔王,铁定要被杀全家的!

    因此,程郑婴连忙跪下来,唯唯诺诺的道:“启禀殿下,小人虽然身处临邛,然则,向来奉公守法,谨遵高皇帝之制,不敢西出关塞,与夷狄私通!”

    “呵呵……”刘彻笑着摇摇头。

    你这骗鬼呢!

    你们的买卖可不仅仅只在西南夷那边溜达啊!

    张骞凿通西域时,人在大夏那边都看到了中国特产的丝绸和茶叶,一问说是身毒来的,然后身毒的商人从滇国买的,滇国的丝绸从那里的不问自知!

    更何况,前世刘彻自己亲眼所见,在长安居然能买到来自僰国的奴仆,特么僰国女仆在长安居然还形成了产业链,做成了一个品牌,以至于长安彻侯谁家没有一个僰国的女仆走出去都没面子!

    那时候僰国的女仆,就像唐朝的新罗婢一样,是受到广泛好评的奴仆,一个就要一百金!

    还有……

    前世,刘彻不太明白,为什么司马相如就能打通西南诸夷的关系,从而拉开了中原文明向西南山区扩散的序幕。

    当了太子后,通过查阅石渠阁的秦国宫廷档案和记载。

    刘彻弄清楚了一件事情,最起码在靠近蜀郡附近的数百里山区,当初秦国大将常頾曾经对那一区域实行过有效统治,派遣了官员和士兵过去。

    而常頾为什么去哪里?

    因为楚威王时期时,巴蜀属于楚国。

    当时,楚威王派遣楚庄王的后代子弟庒桥为大将军,统兵西进,向西南发动征服战役。

    拓土数千里。

    可惜,等庒桥取胜之后。回头发现,老家被秦人抄了,回不去了。只能在当地落地生根,建立国家,这就是滇国的建立史。

    所以,跟南越一样,西南地区,其实早就被老祖宗们看上了,还征服过了。

    在事实上来说。当地的许多部落和国家都跟中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少在文化上有一些共同点。

    更有趣的是,刘彻发现。根据汉室派去南越的使者回来汇报的奏折中的说法,南越王赵佗居然在西南夷里有个小弟,嗯,就是夜郎国……

    搞笑吧。就是那个夜郎自大的夜郎国。

    所以。事实上,西南夷并不是从来没有受过中原文化熏陶的夷狄之地。

    实际上,在汉室建立前百数十年前,楚国和秦国相继接棒,开始对西南地区的征服和开发。

    可以说,没有楚国和秦国两代接棒的努力,小猪后来想那么轻松的征服西南地区,还设置郡县。使着成为汉室版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终汉一代没有反叛。这可能吗?

    因此刘彻微微一笑道:“孤视先生为长者,先生怎么就欺瞒起孤来了呢?”

    刘彻向前一步,嘴里道:“卓公王孙,每年都有书信传于父皇御前,尔等所作所为,尔等以为天子不知?孤不知?”

    “卓王孙,我x你先人板板!”程郑婴至此,心理防线全部崩溃,居然骂出了一句大四川的省骂。

    刘彻也不以为然,呵呵笑道:“僰国的女仆,啧啧,筰国的马,啧啧……先生们买卖做的大啊!”

    程郑婴终于承受不住,瘫软在地,他感觉,自己的末日将来,为了活命,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于是,就像倒筒子一样,将他跟卓王孙怎么买通西南夷的君王,怎么贩卖人口,怎么开凿矿山,怎么用‘合适的价格’买下邓通那些‘废弃’的作坊的事情全部在刘彻面前倒了出来。

    刘彻听得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汉室得商人们居然进化到这个地步了。

    用丝绸和铁器还有盐、茶叶购买西南夷的奴隶,他们居然还买到三哥出口的奴隶?

    真有种后世大英帝国贩卖黑奴的即视感!

    好吧,这也就算了,为了扩大生产规模,用些手段也算正常,而且西南那边本来就是奴隶制度和原始部落混杂的地方。

    而且,死的矿工大部分也不是中国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刘彻也就懒得计较了。

    但是你们居然勾结派遣去蜀郡的宫廷宦官,买通地方官员,联手制造某个作坊不能运作,某个矿山矿脉枯竭这种事情……

    刘彻仿佛看到后世天朝某些人的嘴脸……

    真是……

    刘彻挠了挠头,最终不得不承认。

    太史公还真没说错啊!

    果然是倾滇蜀之民!

    刘彻实在不清楚,再让这些家伙这么无节操无下限的玩下去,规模滚雪球的一样这么扩张下去,等到他们的产品生产出来却卖不出去,会不会发生西汉的经济危机?

    无论如何,刘彻都知道,这种不科学的运作方法,是时候终结了。

    不过,这程郑婴跟卓王孙,起码还是作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祸害外国人

    在这件事情上面,刘彻还是蛮赞同的。

    刘彻向前两步,走到程郑婴面前,扶起他,亲切的问道:“先生方才说,通过滇王买到了一百名身毒奴隶,敢问先生,身毒在何方?”

    “去滇国以西两千里……”程郑婴这个时候可没有一开始的土豪霸气,他满心里都只想着一件事情:既然我的事情,天子早知道了,天子为什么迟迟不动手?

    他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

    刘彻却玩味的问道:“身毒国,先生手下可有去过的人?”

    “没有……”程郑婴摇摇头,道:“,自滇国至身毒山高路远,开始启程时,身毒人准备了三百多个的,等被驱赶到滇国时,只剩下一百余人……”

    刘彻听了呵呵一笑,三国果然还是老样子,无论古今,都没有变化过,堪称地球最好统治和最容易殖民的国家。

    “我交给先生一个任务……”刘彻笑眯眯的道,他也没想到,程郑婴居然这么快就交底了,但既然拿了人家的把柄,就得好好利用了。

    “殿下请吩咐!”程郑婴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即跪下来。

    “先生回家以后,派遣一队得力人手,去滇国,再让滇王派向导护送先生的人替孤走一趟身毒,即使到不了身毒,也要全力搜集一切关于身毒的信息!”刘彻看着他道:“知道了吗?”(未完待续。。)

    ps:  嗯,当时的商人确实就这么牛逼,特别是临邛的卓王孙跟程郑氏,真是开挂一般的人生啊~

    然后,今天只能7000,剩下5000,明天补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