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六十七节 明悟
    九月甲子,天气多云转晴。

    这一天思贤苑中,车水马龙,往来无白丁,谈笑有巨贾。

    刘彻拿着手里面的这个关中七十五县,长安九市擅权的名单眼睛闪出一丝凝重。

    一共八十四位擅权。

    但是,刘彻看着整个名单,将它扔到了案几上。

    八十四个擅权里,姓田的有十个,姓杜的八个,姓安陵的六个,其他王姓赵姓什么的杂七杂八的加在一起,就构成了整个关中擅权。

    前世,刘彻曾听到一个说法。

    此刻,他不由得轻声念道:“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十三,然量其富,十居其六!”

    这话固然是夸张,属于中国人惯用的修辞之法。

    但却也说明,关中在整个天下的经济格局之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刘氏作为天下最大的地主,自然是当仁不让的获取了其中大半的收益。

    但剩下的那些利益……

    只看这些擅权的姓名,刘彻就知道了,他们都被人私底下瓜分掉了。

    这还只是表面上透露出来的信息。

    姓田的跟姓杜的只是吃相比较难看的那两家。

    真正的寡头,都藏在幕后。

    譬如韦氏,无盐氏等。

    看到刘彻脸色有些难看,张汤轻声道:“家上,臣这些日子查证得知,此辈皆非有爵邑俸禄弄法犯奸而富,尽椎埋去就,与时仰俯,获其盈利,以末致财,用本守之,以武一切,以文持之!”

    作为一个法家,张汤本质上对于一切商人都有着深深的敌意。

    论起仇商,法家比儒家走的更远。

    甚至于,在法家的意识中商人这种既不能让土地多长粮食,士兵多杀敌人的存在,就应该统统消灭!

    这些年,汉室对商人太宽纵了!

    所以张汤找到机会就会给商人上眼药,同时在刘彻面前推销他的那一套强本除末的思想。

    所谓的本,当然是农业,末,自然就是商业了。

    刘彻自然清楚这一点,他斜着眼角看了一眼张汤,问道:“张卿不是前些日子才与一位田姓商人联姻吗?据说此人与张卿乃是世交?有没有这回事?”

    刘彻一连三问,每一问都问的张汤汗如雨下。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刘彻见了微微一笑,道:“卿别多想了,孤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刘彻调查的很清楚,张汤与田甲,相交于微末,两人之间交情很深。

    而这个田甲也不算什么坏人,起码,手上没沾过血。

    但是……

    刘彻眼睛看着那卷名单,眼中闪烁不定。

    田甲也是出生于田氏,属于关中第一大豪门,至少是明面上的第一大豪门田氏的一个分支子弟。

    正如张汤所说,关中的商人,与其他地方的任何商人在政治上牵扯的更加深。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人与其说是商人,倒不如说是官商。

    哪一个的背后没站着那个大人物?

    真当长安的三公九卿和宫廷贵人宦官是靠俸禄生活的?

    甚至就是刘彻的皇帝老爹保不准也是这些人中某一个姓氏的后台。

    这些人自然也不可能只投资现在不投资未来。

    他们就像一头头贪婪的野兽,饥渴的巡视着所有可能被投资的人。

    刘彻就记得,前世,这个田甲投资张汤整整二十年,为了给张汤谋出路,不惜花费重金,最终成功引其与王信见面,这才让张汤开始崛起。

    长达二十年的投资和扶持,期间花费的金钱和资源,数之不尽。

    倘若没有田氏本家的倾斜和补贴,那个田甲,哪来的这么多金钱和资源?

    管中窥豹,就可以想见,这些大家族在政治上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了。

    至于,为何张汤明明是法家,还是个仇商的法家,田甲跟田氏都愿意这么大力气投资,难道就不怕张汤上位后为难他们?

    这个问题,刘彻想了许久才想到答案。

    那就是,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猫就是好猫!

    仇商就仇商呗,只要不仇田氏就好了!

    这就跟后世的抗战时期,日本人专门找那些打着抗日旗号的地方军阀资助和扶持一样。

    你抗日就抗日呗,只要能给中国人添乱,拖住南京就好了。

    反正这天下对商人喊打喊杀的还少吗,也不多一个张汤!

    是以,洞悉了这一切后,刘彻才会对这些人更加警惕。

    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的聪明人,深谙政治游戏的规则,懂得怎么保护自己。

    跟他们打交道,就像与虎谋皮,稍微不小心,就可能被他们带到坑里面去了。

    刘彻轻轻的敲击着手背,转过身子看着额头上都已经开始冒汗,跪在他面前有些颤抖的张汤道:“卿起来吧,别想多了,孤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那个田甲孤查过了,算是个信商,可以交往……”

    “诺……”张汤却是深深的俯首。

    他心中此刻甚至有个冲动,想要立刻在太子面前跟田甲划清界限。

    但他终究还是念着田甲过去对他的照顾和心里的底线,没有说出口来。

    只是……

    “家上既然调查过了,那肯定也知道,田甲就是那个田氏的族人……”张汤心里疑神疑鬼的揣测着:“也不知家上对田氏是个什么态度!”

    但张汤对田氏,因为跟田甲相处的久,所以很清楚田氏的手段和底蕴。

    就跟他说的一样,关中的商人赚了钱,不是买房置地,就是用于投资未来。

    以武一切,以文守本,就是关中豪强大族的传家信条。

    正因为清楚,张汤才要反商。

    商人要是坐大起来,那天下权柄岂不就是比谁有钱了吗?

    但另一个方面,张汤却不希望太子刘彻现在就跟这些商人直接对垒。

    因为那样的话,即使是太子,也未必能对付的了!

    要知道,这些人经营数十年,在宫廷和朝野都有着许多代言人。

    甚至,某些家族背后就是薄氏、窦氏和天子!

    “水至清则无鱼……”刘彻呵呵的在心里笑着,对这句话,刘彻一半相信,一半嗤之以鼻。

    这天底下熙熙攘攘,固然都是为利而来,为利而往。

    但也是要分情况的!

    有些事情能忍,譬如张汤跟田甲的关系,还有主父偃跟安陵氏的关系。

    但有些事情不能忍!

    就像现在,整个关中的商业利益居然是被几家几姓把持和瓜分。

    落到人民头上的不过是些残羹剩汤。

    当然了,在这里面,最大的寡头,毫无疑问是刘氏天子!

    “永远要记得,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刘彻在心里对自己说。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