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六十一节 人口爆炸带来的思考
    “张汤,颜异!”刘彻向前一步,喊出了这两人的名字。

    “臣在!”张汤与颜异连忙出列。

    刘彻指着木牌上第二排,对他们两人道:“从今以后,孤宫中一切文书及布告,汲卿整理收集后由二卿审议再上报于孤,又一应开支及收入,全数报与二卿,一切大小官员的提拔与调任,除有天子诏及东宫懿旨外,由二卿发布!”

    张汤与颜异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震惊与惊喜。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两个的权力也就太大了!

    管政令,还管财政,更管官员升贬。

    这就是一个小号的丞相府啊!

    汉室的丞相府,可是上佐天子,下管百官,规模庞大,拥有数以千记的官吏的庞然大物。

    刘彻嘴角一笑。

    丞相这个产生于战国时期,为了适应日益激烈的列国战争与外交而设置的职位,实际上已经渐渐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古代中国从小猪统治的中后期开始就渐渐的意识到了丞相的权力对君权的威胁,同时,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

    在经历了田蚡、李蔡、庄青翟三个丞相后,尤其是田蚡利用丞相权力,不顾民生,竟然决口黄河大堤,水淹瓠子口,导致黄河改道,又庄青翟制造张汤冤案,牵连整个朝野,数百人头落地,这两个教训后,就开始设置内朝。架空丞相。

    有了小猪的那个教训,刘彻怎么可能再制造一个畸形的怪物出来。

    古代中国政治,在制衡一道上。在整个地球的人类历史上,都是出类拔萃的。

    后世欧米鬼畜吹嘘什么三权分立,实际上,这却都是中国人的老祖宗玩烂了,剩下的东西。

    错非甲申天变,吴三桂引满清入关,后世的世界。谁是boos,那还两说。

    再没有比中国这个古老的老大帝国,更深谙平衡与制衡之道的国家了。

    刘彻笑着道:“二位卿家先别高兴……让二卿管这些。权力未必有多少,事情却是很多的!”

    在实质上来说,张汤和颜异负责的就是后世门下省的工作,主要就是个跑腿和传递的工作。

    而且因为不过是个太子宫加上七十二平方公里的思贤苑。所以。权力真还大不到那里去,充其量也就是类似县令的权柄。

    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没有决定权和选择权。

    譬如,那些命令和那些人的升迁与否,决定权并不在他们这里,他们两个主要就是起个监督和审核的作用。

    当然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

    这个新的机构。必然会充实足够数量的官员进去。

    到时候,就看到底是张汤能耐大还是颜异能耐大了。

    刘彻想了想。接着道:“商容,义纵,二位卿家否则协助率更令与家仆,处置这些杂事,尤其是商容,卿在尚书台做过,多带带义纵!”

    “诺!”商容与义纵出列一拜。

    别人不懂太子的这个设置,商容却是很理解。

    过去他在尚书台可不就是干这个的?

    整理文书,审核文书、法令,监督少府衙门的支出和收入情况,每岁列计。

    事情虽然琐碎,但却是整个少府衙门能在重重舞弊和腐朽之中,依然能发挥其作用的关键。

    因为,尚书台是直接对天子负责的机构,他们所审计和审核的最终结果都会上呈君前。

    刘彻看了看,到现在似乎还有不太理解的众人,就对商容道:“商卿,你来解释一下吧!”

    商容闻言,先是叩首道:“臣愚钝,可能说的不对,理解有所错误,先请家上赎罪!”

    然后,他才站起来向着两侧的同僚们躬身一礼,道:“诸君,假如鄙人理解无误的话,家上所言,大概就是事务省负责收集所有文书、命令,传递于门下省,由门下省审核,再呈递于家上按前!”

    他这么一说,许多人顿时就理解了。

    张汤与颜异滚烫的内心温度也稍稍有了些冷却。

    这门下省,看起来,权柄貌似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但仔细一想,作为一个审核机构,怎么能说没有权力呢?

    尤其是张汤,他闭着眼睛都能想到,这其中隐藏着巨大权柄。

    想想看,现在的御史大夫衙门里的侍御史和御史中丞这两个负责监督和审核的官职,就能猜到这个门下省的未来了。

    刘彻听完商容的解释,笑着鼓掌,虽然,商容所说与他所构思的略微有些不同,但大致上是讲清楚了事务省与门下省的差别。

    简而言之,你可以将刘彻要组建的这个三省六部制理解成一个有西汉特色的封建制度构架下的三权分立。

    事务省负责的是整理和上报。

    门下省负责审核和监督。

    当然,还缺了一环,关键的立法和执行。

    在现阶段来说,刘彻能建立起一个完善的三省各司,就差不多是极限了。

    想要将六部也弄出来,一则条件不成熟,二则整个太子宫上上下下就算是鼎盛时期加起来也就最多一两千号人,其中士卒和差役以及宦官侍女就要占去八成。

    剩下的官吏也就两三百号,弄出六部制,意义不大,更会给人非议的借口。

    因此,刘彻决定暂不设立六部,先探索三省的运作,积累经验,培养人才。

    所以,这最关键的西汉版的中书省,刘彻打算自己先牵头来做,等上了轨道,成熟起来,再交托于臣子。

    当然,肯定不能大大咧咧的说我觉得你们经验不够可能会出岔子。哥要来把关这种话。不然大臣们的面子往哪里搁!

    这中书省,还是要一个台面来撑着的。

    谁最合适呢?

    刘彻看向剧孟,道:“剧卿。以后门下省所审核的全部文书与布告,全部交给卿来执行!”

    剧孟出列拜道:“家上,臣乃粗鄙之人,读书少,这种事情……”

    刘彻摆摆手笑着道:“孤会让卫信、周远、主父偃来帮卿的,再说,卿应该要多读书!孤觉得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谨以此言与君共勉!”

    “既然家上信任臣,臣必不令家上失望!”剧孟说着叩首道。

    于他而言。确实是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了。

    随着刘德变成刘彻再变成太子搬进太子宫,这上上下下的变化太大了。

    他不过是一个游侠儿,这大殿上任何一个人读过的书都是他的好几倍。

    其实,他的心里是有着很大的自卑感的。

    尤其是。看到汲黯和颜异的时候。

    这两人一个是世代官宦。连续十几代都是当官的。

    另一个干脆就是颜回的嫡系后人,家仆能上溯到回子之时,乃是书香世家,耕读传家。

    所以,剧孟这几天已经请了人给他恶补文化课了。

    但越读书,他就越发现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能不能干好这个太子吩咐的任务,他真没底。

    不过游侠儿出身的他,有着一股子犟脾气。

    一旦承诺的事情。那死也也要做到!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家上即以我为国士,我当以国士报之!”剧孟在心里发誓着。

    实在是。当此之时,士这个词,在人们心中分量很重,特别是在剧孟这样没什么文化的人眼里,相当的重!

    刘彻这时候根本不知道剧孟的想法,对刘彻而言,他任命剧孟去当中书省的头,主要就是图个好控制。

    他走了两步,指着木牌道:“以后,卿就是这中书省的负责人!”

    刘彻看向所有臣子,拱手道:“从今往后,希望诸卿,在事务省、门下省和中书省的指导下,上忠陛下,下佐孤之不敏,同心协力!”

    “诺!”诸臣纷纷躬身一拜。

    不少人在此时就开始打起了攀上那个巨头大腿的主意。

    在官场上混,不拉帮结派,怎么行呢!

    散宴之后,刘彻却是留下了汲黯、张汤、颜异、剧孟等三省负责人。

    跟他们仔细商谈和细分了三省各自负责的事情以及处置办法。

    同时还要求他们,假如发现了什么不妥和漏洞或者在执行上出现什么问题,都应该第一时间来与他沟通商议。

    毕竟,这三省六部制是隋唐之后兴盛起来的产物,与此时,隔着上千年时光,会不会水土不服,会不会导致什么错漏,刘彻也没底。

    另外,他现在弄出来的这个三省制度,其实也是他结合了前世在河间国的实践以及后世三省六部制,天朝的九大长老制度以及此时的社会特征搞出来的,跟真正的三省制度,有着明显的差异。

    这也是他没敢伸手跟老爹要这三省的编制的原因。

    暂时来说,张汤也好,剧孟也罢,都还是挂着各自原先的职务,只是奉刘彻这个太子的命令,来处理太子宫大小事务。

    简单的说,现在的三省就是三个没有编制的临时机构。

    假如发现不妥和漏洞或者执行有**ug,刘彻一个命令就能裁撤之!

    最重要的是,任何新生事物,都需要一个适应过程和不断改善和健全的时间。

    刘彻不希望这些人下去以后畏手畏脚,发现问题,只想着捂盖子,而不愿意拿出来说,那样的话,等他发现时,可能已经晚了!

    将这些事情谈完,刘彻就又让王道去把蛊臬柔等几个他观察后认为有着一定能力的人才叫了过来。

    等人来齐了以后,刘彻就对众人道:“关中秋收在既,孤受命于父皇,将主持本次关中秋收的保护粮价制定与执行大计,虽然。名义上会挂在少府的名下,但实质上,人尽皆知。此乃孤一力主导和推行的大策,叫卿等前来,就是想与诸卿商议一下,怎么去做这个事情!”

    刘彻这话一出,在场的十几个人人人肃穆以待。

    实在是,人人都知道,此事的重要性和严重性。

    这是太子的第一个政务和大策。此事的成败直接关系到太子的名望和威权。

    没有人敢马虎。

    刘彻看着颜异和张汤、剧孟三人,问道:“孤去河东前,曾交代三位爱卿。调查整个关中的田亩在册数量与假田户数,查的怎么样了?”

    颜异闻言,出列拜道:“回禀家上,臣从内史衙门以及少府衙门中的档案中。查询得知。现在,关中多数人口,聚集于长安周围的七县,其中弋阳县有户二万一千户,口十万余,田亩合计两百万一十二亩,长陵县有户一万七千余,口八万四千三百。有田亩一百五十万亩……”

    刘彻一边听,一边拿着笔记着这些数据。

    对于目前的汉室来说。基本上不存在隐田和隐户的可能,特别是关中,关中户口之所以那么吃香,是因为,假如你是关中人,即使家道再怎么中落,也能保证不会饿肚子,有田可耕,地主阶级在关中也剥削不了太多,田租太高,农民们转身就去了上林苑等皇室庄园租种官田。

    所以,在理论上来说,这些数据不太可能作假。

    一边听着颜异汇报的数据,刘彻一边算着。

    他忽然笑了起来,按照颜异所上报的数据,综合他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在靠近长安的七个县,人口平均密度竟然达到了每平方公里四百多人。

    这可是一个很惊人的数据啊!

    尤其是,长安周围的七县,加上长安本身的人口,差不多在长安周围就形成了一个总人口超过百万的超级人口聚集区。

    百万人口,可能对于后世来说就是个三线小城市。

    但在此时,整个地球上都估计找不出第二个人口密度如此之大的地方了。

    刘彻揉了揉太阳穴。

    整个问题很严峻啊!

    因为,通过数据,刘彻发现,目前长安周围的人口已经接近饱和了。

    在整个渭河周边的土地,能被开垦的,基本上差不多已经被开垦了,再要强行开垦土地,那就会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然后……

    想着后世的陕西和黄河,刘彻觉得,那真是太可怕了!

    固泽而鱼所导致的后果,刘彻可是亲眼见过的。

    但是,百姓需要足够的耕地来养活他们自己和家人还有后代,为了所谓的环保理由制止他们开垦土地,不止他们不会接受,刘彻也会觉得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煞笔。

    人是万物之灵,站在食物链的顶端。

    保护环境是为了保护人类自己,但是,假如为了保护环境,让人类自己受厄,那不是白痴吗?

    “要是能分流一部分农民去其他地方就好了!”刘彻心中想着,于是问道:“原先河上郡故秦都等地,人口和户数怎么样?”

    张汤出列答道:“回禀家上,臣也查过了,根据内史衙门的记载以及都尉衙门的档案来看,故河上郡目前为止二十三县,总共有户十一万余户,口六十余万,总田亩八百余万亩,故秦都咸阳及华阴等县,共计有户九万余,口五十一万,田亩七百余万亩!”

    刘彻闻言,点点头,这才对嘛!

    关中的人口,太过集中在长安附近了。

    长安附近的人口密度竟然是四百多人每平方公里,而周边的其他地方,却不过是二十多人和三十多人每平方公里。

    这差距太大了!

    即使剔除掉常住长安的接近二三十万城市居民,那每平方公里也塞进了三百多号人。

    再这么下去,水土不流失才怪!

    看来,将来得想个办法,分流出部分人口到关中其他地方了。

    但怎么分流却是个大问题。

    因为,长安周围人口这么多,和不断膨胀,其实是汉室自己造成的。

    历代天子不断的迁徙天下豪强于关中陵邑居住,到现在为止,刘邦、孝惠、先帝加上皇帝老爹,总迁徙人口接近三四十万。

    这些移民是会生孩子的……

    加上赖在长安不走的彻侯和他们的子女家族亲朋……

    这就导致了长安周围人口极度膨胀,而关中东部和西部却还有着大片大片的土地没有被充分利用。

    难怪后来小猪要设立左冯翊和右扶风来扶持东西部的农业了。

    但这个办法却是治标不治本,等左冯翊、右扶风也塞满人了怎么办?

    历史告诉刘彻,用不了十几年,关中的土地就会养不活关中的人口,即使每年从关东调粮,依旧无济于事。

    前世,关中就已经缺粮近两三百万石。

    可以想见,在他即位后的数年内,整个问题就会爆发出来。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身为太子,统治者,刘彻觉得自己的眼光要放长远,要看到一百年后的世界。

    刘彻想了很久,觉得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暂时来说,还真的只能通过开发左冯翊和右扶风的土地来缓解人口爆炸带来的压力。

    然后,就只能是通过扩大关中的土地来缓解。

    再然后……

    刘彻望着西方……

    “不殖民则死亡!”他的拳头紧紧的攒起来。

    他深深的知道,假如不能得到印度的土地和资源来供养这个国家的子民和黎庶,那么,不管怎么改革,除非搞出杂交水稻和化肥,否则,三百年王朝周期概率就是脚下这个他所深爱的国家与民族无法摆脱的宿命。

    对于古代中国来说,除了它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击败它!

    而讽刺的是,古代中国汉人王朝,基本上都是被自己击败的,真正亡于外敌手里的,也就是一个宋朝!(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