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六十节 思贤苑与改革
    上林苑。

    刘彻站在一个山坡上,环视着整个世界。

    此刻,刘彻心中有一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慷慨情怀。

    “家上……”汲黯抱着一大堆的竹简和文书、法令,站在刘彻身边,道:“根据陛下的诏命,自此山起,东西长三十里,宽十五里的所有山泽盐池河流湖泊全数归为您的思贤苑!”

    刘彻点点头,心中升起了万丈豪情。

    这思贤苑是昨天汲黯和颜异进宫后,皇帝老爹赐下来给刘彻这个太子作为活动场所和游乐以及结交天下豪杰或者开趴体的地方。

    汉制,一里三百步,一步六尺,一里合约一千八百尺。

    自周至秦,这个度量衡几乎没有变化。

    基本上,此时一里大概合后世四百米。

    也就是说,刘彻的这个思贤苑是一个长十二公里,宽六公里,总面积七十二平方公里的庞然大物。

    刘彻向前眺望,只见远处的平原之上阡陌连野,山谷之间隐隐有炊烟袅袅,更远处,山川层峰叠起,隐约有阁楼在其中若隐若现。

    这个地方,是风水宝地!

    刘彻只是看了一眼,就得出这个结论。

    “以后很多事情,都可以挪到这里来做了!”刘彻心里盘算着:“更可以将一些重要的科研项目挪到这里来,譬如造纸和雕版以及铸钱,甚至……以后发掘的黑科技!”

    刘彻的这块‘思贤苑’,位于渭河南岸,周围被上林苑其他地方团团包围,每日十二时辰,上林苑的戍卫部队都会不间断的进行巡逻。

    没有得到许可的百姓,不可能进入这里。

    比起以前在皇家庄园和作坊,无论保密性还是安全性,无疑都是有了质的飞越。

    唯一可能导致泄密的是,居住于此的百姓……

    别以为上林苑没有平民……

    汉室的上林苑周长三百里,延绵不绝,几乎等同于一个小号的诸侯国。

    这么大的地方,皇室自己是要不了这么多的。

    所以,早在惠帝时期,上林苑就向百姓开放了,准许一些获得许可的平民进入上林苑耕种。

    这些人耕种的土地,属于假田。

    其实就是租种。

    汉室朝廷,常常会将一些上林苑的土地,租给关中的失地农民还有军属遗孀耕种。

    譬如后来小猪做了皇帝,这货喜欢打猎,常常带着人在上林苑里横冲直撞,踩坏农民的秧苗,农民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当场就骂了,史记中记载了:驰骛禾稼稻粳之地。民皆号呼骂詈。

    然后,小猪被骂,还不敢还嘴,只能悻悻然的回头找了吾丘寿王,扩大上林苑的规模,然后,划出不少禁地。

    另外,上林苑的畜牧业也非常发达。

    根据前世刘彻所闻,整个上林苑中光是养着的马匹就有数千匹,牛羊无数。

    譬如小猪后来的大臣卜式,就是靠着在上林苑给小猪养羊而被火箭般提拔的。

    而在此时,基本上除了皇帝划定的皇室围猎场所以及皇室庄园、宫殿外,整个上林苑,对关中百姓是敞开大门的。

    所有人都可以凭借官府发放的路引自由出入上林苑,打猎,挖矿,捕鱼,想耕种上林苑的土地,也可以向官府申请,经过批准后可以获得一片假田来耕作。

    所以,扬雄后来在《羽猎赋》中说:宫馆台榭,池沼苑囿,林麓薮泽,财用足以奉郊庙,御宾客,充庖厨而已,不夺百姓膏腴榖土桑柘之地。

    因而,汉室的皇家园林,上林苑并非是后世人脑子里脑补出来的一个规模庞大,占地无数,但却只属于皇室禁脔的地方。

    事实上,从西汉开始到它灭亡,这里,其实就是一个皇帝和百姓都能出入的地方。

    只是盘查较为严厉,安检措施比较多而已。

    汉室的上林苑跟后世满清的圆明园、颐和园,是两个概念。

    因此,刘彻的领地里有平民百姓,这不出奇。

    事实上,还为数不少呢!

    刘彻一路前行,看到了不少正在田里劳作的百姓。

    如今,正是粟米即将收获的关键时期,许多百姓,几乎都是全家总动员,一家大小全部上阵,老人可以帮着拔拔草,青壮就翻土、浇水,孩子们呢,就帮着打打下手。

    刘彻一路看过来,发现许多百姓的条件并不是太好,多数人身上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大多数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打满了补丁。

    “汲卿……”刘彻停下来,转身对汲黯道:“传孤的命令,孤的思贤苑,从今年起,免田税三年!”

    这块土地,皇帝老爹赐给他了,自然,土地上的一切他都可以做主。

    对刘彻来说,思贤苑里这几百户农民,一年加起来也不过给他交个十几二十万钱的田税(假田的税不是三十税一,基本上只比租种地主的田租少一些,甚至持平),这点钱,刘彻现在是看不上了。

    不如拿出来收买民心。

    同时也算是汉室历代太子册立之后必定会做的一件事情之一。

    “诺!”汲黯点点头,记了下来。

    “另外,卿去贴个告示,凡有关中百姓,年资不过五千者,家中壮劳力不足一人者,又从军负伤之人,其许之于孤思贤苑牧鹿,鹿种孤来买,等鹿长角了,卖钱再来还孤,一天就算五钱的租钱吧!”刘彻吩咐着。

    这一招却是学的小猪的。

    前世,小猪颁布的这个诏命算是刘彻佩服的几个有远见的诏命之一了。

    千万不要小看养鹿带来的收益。

    前世小猪颁布了这个政策后,上林苑养鹿的收益就那么细水长流的存了起来,你猜猜到元帝时,这笔收益达到了多少?七十亿钱!

    正是这笔钱用在了陈汤的远征之上。

    不然,陈汤也别说什么‘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了。没有钱,打个屁的仗啊!

    “诺!”汲黯点点头,也记了下来。

    汉室建立上林苑跟秦代的目的完全不同,上林苑在汉室并非只是一个游玩的地方,它还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和公益责任。

    所谓“国有郊牧,疆有寓望,薮有圃草,囿有林池,所以御灾也。”

    简单的来说,每逢发生灾难,上林苑基本就是灾民的临时安置点和休养点。

    同时,对于社会孤寡的赈济以及孤儿的养育,也是上林苑的职责。

    譬如后来小猪有支精锐军队,叫做‘孤儿军’就全部是选自在对匈奴战争中失去父亲的孤儿,全部抚养在上林苑中,一边抚养一边接受军事训练。

    因此,刘彻的这个命令很合情合理。

    身为太子,他如今确实有那个底气和能力来进行一些养望之类的活动。

    所以,汲黯也没想太多。

    他哪里能知道,这养鹿养着养着能养出那么小钱钱?

    “真是一次投资,收益无数年啊!”刘彻想着那个小猪的养鹿政策,嘴里啧啧了几声。

    这个政策确实很秒。

    种鹿什么的刘彻甚至都不需要花钱,回头让剧孟去上林苑里活捉几百头就够了。上林苑里,目测几千头鹿还是有的……

    然后,因为是租给百姓放牧,所以呢,租期一到,这些鹿就又回到了他的手里,指不定,还能附带几头小鹿,这样的话,再租出去……

    鸡生蛋,蛋生鸡,几十年后,这笔收益滚雪球居然能滚到将近汉室一两年的财政收入……

    想想都让人难以相信!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年头的老百姓还真淳朴……

    刘彻挠挠头,想了想,觉得照搬小猪那一套似乎没节操了一点,于是补了一句:“另外,告诉来租鹿的人,小鹿生下来,算他的!”

    刘彻穿越前只是个屁民,他深知百姓尤其是农民的艰难。

    也就不打算跟小猪那样了。

    嗯,就让这个政策当做是给那些无地百姓,贫困线以下的居民和军属遗孀的一个东山再起的福利吧。

    让这上林苑回归到它本来的地位——社会贫富差距的调节阀门上。

    想了想,刘彻又补充道:“暂时,这个文告就只贴在思贤苑里吧!”

    他这思贤苑也就七十二平方公里,万一申请的人太多,那就好事要变成坏事了!

    “诺!”汲黯点点头,将之记了下来。

    家令嘛,干的就是这么个活计。

    刘彻带着汲黯一行,走过思贤苑里的平民区,来到了一座皇庄前。

    这是一座大概属于游玩和休养性质的皇庄。

    刘彻带着手下的大臣们游览了一遍。

    这个庄子虽然不大,目测也就几百亩地,但是,里面好玩的地方还真不少。

    像什么秋千啊竹林啊荷花池啊鱼池啊,应有尽有。

    “陈阿娇应该会喜欢这里!”刘彻心里琢磨着改天带陈阿娇来这里逛一逛,想着陈阿娇,他就想到了义婼:“再过段时间,就去将义婼接到思贤苑来住吧!”

    花了一天时间,刘彻才算是将整个思贤苑粗略的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皇帝老爹确实给力。

    赐给他的这个思贤苑,简直什么都给他配齐了。

    有百姓,有园林,有宫苑,有围猎场,甚至还有好几个大作坊和桑林。

    除此之外,山上还种着梨树、枣树等果树。

    基本上,就靠着这个思贤苑,刘彻也能慢慢的锻炼出自己的治政能力出来。

    “老爹这是要我文智体全面发展,做一个三好太子啊!”刘彻心里吐槽着。

    好在前世好歹当了十几年诸侯王,对于这种事情,刘彻还是上手的很快的。

    当天晚上,刘彻带着手下的臣子们,就在这思贤苑里的一个宫殿中住了下来。

    同时,也在此召开了他当太子后的第一次全体臣子会议。

    基本上除了太子*必备的值班者之外,其他人全部被他叫到思贤苑里来。

    思贤苑的这个宫殿的大殿并不是很大,因此,一下子塞进了上百号人,顿时就显得比较拥挤。

    刘彻坐在上首,看着这满殿的臣子,心里也有些自豪。

    这些人,可全部都是当世最出色的一批年轻人了。

    他自己原本的那个班底就不说了,基本上都是日后能独当一面甚至位列三公九卿的巨牛。

    而老爹拨给他的洗马和舍人,也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尤其是舍人,基本都是身家清白,经过了政治审查,同时政绩出色的年轻官员。都有着在地方或者衙门里做过事情,靠着手腕和能力突围出来的精英。

    毫不夸张的说,假以时日,只要这些人能正常的成长和成熟起来,他们就将担纲未来汉室数十年的大梁!

    在培养人才和磨砺人才的能力方面。

    刘彻最佩服的不是他的皇祖父刘恒,而是很多人都无视了的刘邦。

    刘邦用人和看人以及培养人才的手段和能力简直让人以为他开挂了!

    譬如说,当初,吕后在刘邦临终之时问他:“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何人可继之?”

    结果刘邦机关枪的一样,就将他身后的数任丞相都给点名了。

    后来也如他所说一般,曹参、王陵、陈平、周勃各自继任,每一个人的水平都不差,硬是顶着内乱和战乱,把摇摇欲坠的汉室天下给稳固了下来。

    然后,汉初的文武大臣,随便放一个其他朝代,都是能呼风唤雨的英雄豪杰,足可独当一面!

    只能说,两汉的两个建立者都是严重疑似穿越者,而且肯定都开了挂!

    刘邦就目测大概是后世某个天朝官员,起码市委一级的头头穿越的,深的天朝官员精髓——无耻、腹黑、不要脸,同时手腕厉害的一逼。

    至于刘秀,那个开了系统挂的大魔导师,就不谈了,谈了伤心……

    而刘彻,身为穿越者,自然不想落后前辈太多。

    起码,刘彻觉得,他好好培养和锻炼一下这些人,十几年后,这些人成长起来,就能为他开疆拓土,席卷全世界了!

    “诸卿皆为一时英才之选,不以孤卑鄙,屈尊辅佐于孤,孤甚不敏,往后还须诸卿多多劝谏,指正!”刘彻举起酒樽,说着祝酒词,躬身一拜。

    满殿大臣,立刻就全部起身,跪下来叩首道:“臣等愚钝不敢当家上大礼,愿以卑微之躯,供家上驱策!”

    “善!”刘彻点点头双手张开,道:“诸卿请平身罢!”

    他坐下来,拍拍手,王道立刻会意,带着几个宦官,抬着一块盖着布的木牌走了进来。

    刘彻道:“今日召集诸位爱卿,一是与卿等同燕饮,以抒君臣相亲之情!二则,就是商议一下,往后太子*与这思贤苑的种种布置,简单的来说,就是诸卿各自的职责!”

    刘彻起身将那块木牌上的布掀开来,道:“昔者,曹相国在位,谏于孝惠皇帝:臣等守职,遵而勿失!孤以为善!若群臣守职,各自尽职,则孤亦可垂拱而坐,静听贤德治政尔!”

    在这个时候,黄老派虽然已经显出颓势但主流上黄老派还是掌握着大势和大权的。

    因此呢,曹参的那句‘今陛下垂拱,臣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还属于政治正确,就是皇帝也会隔三差五的复述一遍。

    当然,当真的肯定是笨蛋!

    所以,这殿中臣子们,也只是各自相互看了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只有汲黯等黄老学的弟子,才会心里一热,有所兴奋。

    至于其他人,几乎就当没有听到一般,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的道:“请家上教诲!”

    刘彻微微一笑,指着木牌上的文字,道:“故曹相国所言,以孤之理解,就是孤制定规则,而诸卿循孤之规则而各司其职,辅佐孤上敬天子、太后,下顺百姓、黎庶,奉继宗庙!”

    “诸卿都来看看,此木牌之上,孤呢,将日后太子*中所有事务的处理与上报下递做了一个规划!”刘彻笑意吟吟的看着木牌,对着他的臣子们道。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人人都知道,此刻,差不多是太子*权力分配的关键时刻了。

    虽然在名义上,太子*的一切事物都是太子三臣在处理。

    但实际上,汉室的太子太傅、少傅和詹事,早在今上还是太子时就被架空了权力。

    今上当初在太子*里,就是以家令晁错,家仆周仁为主,其他三臣,就是个摆设,泥塑的木偶而已。东安候张相如就是不肯当个泥塑的木偶才悲剧的!

    老子这么干了,儿子学一学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但,刘彻想做的事情,远比他们所想的更加激烈。

    刘彻指着木牌上用炭笔写出来的文字道:“从今以后,孤宫中与思贤苑中一切事宜,分为三部分来处置!”

    刘彻看向汲黯,道:“汲卿,从今以后,所有文书,所有赏罚命令,皆由卿负责!”

    “臣谨遵命!”汲黯出列拜道。

    对汲黯来说似乎没什么不妥,反正他这个家令本来好像就是干这个的。

    但刘彻却看着他,道:“卿注意了,是所有的文书和赏罚命令,包括卿所负责的,家仆负责的还有门大夫、率更令,无论文武杂事,一切事宜,皆需上报于卿!”

    “啊……”汲黯完全没有想到,太子居然会把其他臣子的一些权力也交给他。

    但是,当年晁错就这么玩过,所以,他也不意外,心中反而有一些窃喜,躬身道:“臣知道了!”

    刘彻指着木牌上的文字,对汲黯道:“从今以后,卿就是事务省的负责人,一切文书皆由卿整理之后,上报于孤!”

    汲黯抬头看着那个木牌上的文字,微微有些出神,只见木牌上第一排就是事务省三字,其下还有备注:管理政务。

    “家上这是要改革啊!”汲黯心里颤抖了起来。

    汉室太子和太子就没一个能安分的。

    自立国至今,汉室的制度和官制就经过了好几次改革了。

    虽然每次改动都不大。

    但架不住今天改一下,明天改一下,于是,现在的汉室法律和制度与立国之初相比,大半都变了。

    只是,在太子位上就这么改,是不是有些犯忌讳?

    他刚想劝谏,却发现,太子朝着他微笑。

    汲黯立刻明白了,这个方案,最起码天子是默许了的。

    “哎,难怪长辈都说,汉家多变啊!”汲黯在心里摇了摇头。

    刘彻却也是笑了笑,这么大的改变和变动,不跟老爹商量,他怎么有胆子推行呢?

    当然了,老爹也没有表态。

    只是,对于皇室来说,皇帝不表态就等于是默许,只要不把天给捅个窟窿,基本没事。

    而且,汉家传统向来就是太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随便玩,没有人会管!

    所以呢,刘彻现在捣鼓的这个太子*的改制,朝廷即不会承认,也不会反对。

    基本上是,改出了成果了,那皇帝啊三公九卿,都会来摘桃子。

    搞出纰漏了,太子就自己受着吧,自己种下的恶果,自己消化。

    一如当年刘彻的老爹当今天子当年让晁错搞的那个输粟捐爵一样,出了成果,天子大臣人人有份……

    又如搞砸了的那些事情,屁股自己去擦一样。

    但刘彻对这个改制却是信心十足。

    不足不行啊!

    这可是后世隋唐之后千年的成功经验——三省六部制啊!

    当然了,不可能是跟宋明的三省六部制一样,既是在这西元前的时代,就必须要有西元前的特色,要符合当今人们的认知和习惯。

    而且还要慢慢来,一点点的试验。

    为什么现在就要迫不及待的搞这三省六部制,而不等登基之后?

    刘彻也有自己的苦衷。

    实在是,他的时间很宝贵,要是登基之后再玩这个,起码得花十几年时间来慢慢试验和试探。

    等搞定三省六部制,他也三四十岁了,也该考虑继承人了。

    那还谈什么灭匈奴,殖民印度啊,趁早洗洗睡吧。

    先在太子*里试验,无疑就能节省很多时间,将来一登基就能拿着太子*的成功经验推广了。

    至于反对声?

    事实上,刘彻很清楚,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帝国,对于改革和改变,人们从不抗拒!

    毫不夸张的说,西汉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是也最适合改革的朝代。

    从皇帝到百姓,几乎没有人抗拒改革。

    实在是汉人嘴上虽然说这秦朝什么的最讨厌了,但心里面却很欣赏商君变法,很欣赏秦代的政治制度和律法制度以及科学技术,不然也不会有汉承秦制的说法了。

    不然也不会出现一朝天子一个制度,甚至一个天子几个制度了!

    如后来小猪的诏书所言:嘉与士大夫更新!

    这是小猪封禅泰山后所下的诏书的一句话,意思就是,朕与士大夫一起努力,推动改革,更新世界。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