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九节 破逐鹿之妄说
    宣室殿中灯火通明。

    刘彻跪坐在席位上,听着皇帝老爹跟群臣们的讨论。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但汉室的应对之法却没几个。

    因此,这朝论与其说是在商议应对之策,倒不如说是虚应故事,做个样子给天下看看,朝廷对老天爷还是很尊重的。

    但,除此之外,无论皇帝还是大臣都拿不出什么应对之策,也不会拿出什么应对之策。

    假如不出意外,明天朝廷肯定会装鸵鸟,装作没有彗星出现一样。

    反正,在这个皇帝绝对不会错的时代,基本上没有什么傻瓜敢跳出来唧唧歪歪。

    但刘彻却不能放任这个情况。

    皇帝不会有错,但太子就不一定了!

    有心人想炒作的话,今年下半年,那些种种天象出现,刘彻也不用做别的事情了,天天宅在太子宫里反省和面壁吧!

    若是再危险一点,甚至可能借天变将刘彻从太子位上拉下马。

    刘彻觉得,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因而,他完全不敢冒此风险!

    等最后一个大臣发言完毕,刘彻这从怀里取出一份他这几天在太子宫里日夜赶工还把颜异跟汲+长+风+学++fx+nt黯都叫过来,一切参谋、修订、完善后的一篇策捏在手里。

    这时候,正好天子刘启的视线放在了刘彻身上,天子刘启见到刘彻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于是问道:“太子有话说吗?”

    刘彻于是出列躬身一拜。呈上自己手中的那份帛书,道:“回父皇,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近日儿臣麾下家令汲黯,家仆颜异,写了一篇章,儿臣看了,觉得挺好的,特进献父皇,伏维父皇指正!”

    天子刘启一听。眉毛微微一扬。

    这种把戏,当年他当太子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经常玩。

    按照制度。太子不能直接对朝政发话。

    但太子大臣可以。

    于是,为了彰显太子的存在,同时刷刷声望,当年他就隔三差五的指使晁错等人上书先帝。议论朝政。

    譬如等奏疏。没有他的许可和审阅甚至指使,晁错敢上书吗?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太子假借其臣子上书议论朝政,既能很好的向天下表明,太子的志向和政治倾向,同时还能保护好太子本身假如说错了什么,也没人能指责太子。

    嗯,要是做出了成绩。那自然头功就是太子领导有方,运筹帷幄之功。

    “拿来给朕看看……”天子刘启想了想。伸手道。

    但他兴致并不是很高。

    老实说,倘若不是刘彻,别人的奏疏,他此刻一概是没心思看的。

    一位宦官接过刘彻捧着的帛书,将之呈递御前。

    天子刘启将之打开来,只看了一眼,或者说是只看了标题,他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实在是这上面的东西,太正确了,太正能量了!

    天子刘启越看着章就越喜欢,只觉得这上面每一个字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

    脸上原本郁结的不快和不爽,瞬间烟消云散。

    大概过了一刻钟,天子刘启才放下手中的帛书,对刘彻道:“章不错,太子明日叫太子仆跟太子家令一同入宫来见朕!”

    “诺!”刘彻恭恭敬敬的叩首道。

    他自然清楚这篇章有多大的杀伤力。

    毫不夸张的说,他献上的这篇章,可以说是两汉第一政治正确的章。

    原作者叫班固。

    此写成之后,东汉政府几乎将之视为圭壁,满天下宣扬,每个东汉的官员都被要求熟记和背诵。

    基本上就跟天朝的三个表,十六荣耻差不多的必修章。

    当然了,刘彻也记不大全那篇班固原,只记得中心思想和一些模糊的内容。

    但这就足够了。

    有汲黯和颜异这两个黄老派和儒门的顶尖士子,只要有主旨,写出一篇类似班固原但更贴合此时实际情况的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御史大夫,太仆、中尉,诸卿都一起看看……”天子刘启满脸笑容的对着群臣们招手。

    大臣们闻言,连忙出列对刘彻和天子一拜道:“臣就失敬了!”

    于是,就有宦官捧着那份帛书将之放到一个案几上,然后,就抬着来到了大殿之中。

    大臣自然一拥而上,人人都想知道,这到底是一篇什么样的章,竟然能让天子瞬间走出彗星出现带来的阴霾。

    尤其是晁错,脸上神色怪异。

    实在是这一幕太熟悉了,当年,他不就是这样在当今天子的唆使下,以他的名义上书,议论国政吗?

    作为御史大夫,晁错是第一个看到那帛书内容的臣子。

    只看标题,晁错就心中一跳。

    “王命论!?”晁错深吸了一口气:“好大的口气啊!”

    同时心中也开始敲鼓了,这么大的一个标题,内容要是不够劲爆,天子不可能让群臣一起看的。

    于是他低头借着灯光,看起了帛书上的内容:“在帝尧之禅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臮于稷、契,咸佐唐、虞,光济四海,奕世载德,至于汤、武,而有天下。虽其遭遇异时,禅代不同,至乎应天顺民,其揆一也。”

    晁错轻声念着帛书上的字,越往后看,他的心就越震惊。

    “这是……这是……社稷之!”晁错心里叹道。

    “世俗见高祖兴于布衣,不达其故,以为适遭暴乱,得奋其剑。游说之士至比天下于逐鹿,幸捷而得之,不知神器有命。不可以智力求也。悲失!此世所以多乱臣贼子者也。若然者,岂徒暗于天道哉?又不睹之于人事矣!”袁盎却念着其后的一段字,抚掌赞道:“善!善!真好章!”

    说着,袁盎就跪下来,奏道:“臣请陛下将此全,布告天下,明使天下人知之!”

    袁盎大声道:“吾高祖得天下。诚如此所道:在于天命,在于神授!此一出,逐鹿之妄说可以休矣!”

    “臣附议!”桃候刘舍也跪下来。背着帛书上的一段字道:“盖在高祖,其兴也有五:一曰帝尧之苗裔,二曰体貌多奇异,三曰神武有征应。四曰宽明而仁恕。五曰知人善任使。善哉!诚哉斯言!世俗之凡夫俗子可以休矣!”

    于是大臣们纷纷各自借着章中的某一段话来进言,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将这章散发天下,让天下人都能看到,甚至有人认为,天下所有官员都应该会背诵此,不会背的应该开革!

    为什么会这样?

    实在是汉室的建立过程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和奇迹。

    高皇帝刘邦四十五岁前还在沛县当流氓,欺男霸女呢。

    刘邦四十八岁起兵。七年后就扫平天下,做了皇帝。整个过程不用修改就是一个小说主角的模板。

    正是因为这样,汉室的统治者,其实心里面一直都在打鼓。

    老祖宗这么牛逼,子孙们亚历山大啊有木有!

    而且刘邦从起兵到扫平天下的整个过程,只能用‘英明神武’这四个字来概括。

    刘邦在世之时,这么说自然没问题。

    天下人也没有那个敢扎刺。

    但是,刘邦死后,整个朝野都开始恐慌了起来。

    这天下英雄豪杰那么多。

    难保不会从那个犄角疙瘩里面跑出第二个高皇帝。

    民间呢,也一直有说法,说什么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这话,听在皇帝耳朵里,相当的刺耳。

    什么叫逐鹿?

    这社稷神器是可以随随便便给人随便拿来调侃和议论的吗?

    这天下英雄豪杰,万一起个什么心思怎么办?

    故而,从吕后开始,汉室朝廷就开始淡化了刘邦英明神武的一面,转而吹捧起刘邦身世和种种身体的不凡。

    为了彰显刘邦是授天命,在老天爷安排下才建立的汉室。

    于是,可怜的太上皇躺枪了。

    朝廷开始散播刘邦是神种的传说,什么刘媪(刘邦的老妈)任高祖而梦与神遇,震电晦冥,有龙蛇之怪。这就是摆明了说刘太公根本不是刘邦的爹,刘邦是天神的种。

    然后,什么秦始皇到沛县,讨厌沛县的气。

    吕太公一看刘邦就被王八之气给震到了,立刻纳头而拜,主动送钱送女儿。

    吕后与刘邦失散,看着天上的云就知道刘邦的下落。

    还有刘邦斩白蛇起义后,有人见到什么老太婆哭诉什么的。

    所有的一切的一切神怪异谈,全部是以朝廷主导,宣传的。

    主要目的就是要拼命淡化刘邦建立天下英明神武的那一面,甚至不惜抹黑刘邦也要做到!

    究其原因,是统治者害怕了。

    但这些种种措施,并不能消除天下野心之辈的想法。

    事实上,任何一个脑袋不坏的人,在看了刘邦的榜样后都难免不会去想:刘邦这老流氓,书读的不多,家世也烂,钱也没有,怎么偏偏他就能成功?

    哥家世这么好,书读的这么多,兄弟也这么多,没道理不如刘邦啊?

    难道说,那头鹿,你和尚摸得,贫道就摸不得了?

    不知多少野心勃勃之辈,就等着陈胜吴广为王前驱了。

    所以,逐鹿的说法,在天下广为流传,而汉室朝廷头疼不已。

    而刘彻所献的章,其实是后世班固所写的的西汉版本剔除掉了许多东汉的内容,加上了一些符合目前社会风气和习俗以及思想的内容后,由汲黯、颜异合力编修而出,刘彻三易其稿,最终定下来的一篇政治宣!

    整篇章其实就是集合之前所有朝廷的宣口径,在此基础上,扩大和强调,这天下啊,是天命神授给刘氏的,你们这帮渣渣,没有天命神授,该干嘛干嘛去。

    而什么叫天命神授。

    祖宗要好,刘邦的祖宗是尧帝,承继的是尧的帝统,这就淘汰掉一大批了。

    然而,你生下来有异像吗?

    没有就趁早滚蛋!

    再者,身体上还得有异于常人的体貌特征,像什么脚底心七颗星啊什么的,没有也可以去歇息了。

    然后,还得英明神武,宽恕仁厚,同时手底下英雄豪杰无数。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此的中心思想,就是‘破逐鹿之妄说’,直接将逐鹿之说,斥为歪理邪说,光明正大的在道德和法理上对逐鹿之说发起反击。

    这对汉室朝廷来说,至关重要!

    只要将逐鹿之说打击成歪理邪说,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对刘彻而言,此最大的好处,就是它一出现就会吸引朝野舆论的注意力,大家都去议论到底逐鹿是不是歪理邪说了,那相对的天象异变产生的影响就小了。

    将来可能会落在他身上的火力无疑也会小很多了。

    最起码,也能让刘彻能不至于被天象异变束缚,只能带着镣铐跳舞。

    天子刘启看着议论纷纷的群臣们,对着刘彻满意的点点头。

    这篇受益最大的,无疑是他这个天子。

    此论一出,可以大大加强他这个天子的威权,强化汉室天子君权天授的一面。

    天子权柄既是天授,那么诸侯也好,大臣也罢,难道还敢对抗老天?对抗神明?

    “就依诸卿之议!”天子刘启站起来道:“让中台制命,将此颁行天下!”

    “陛下圣明,臣等遵制!”大臣们纷纷跪下来道。

    不管是否认同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反对,也没有人敢非议。

    因为,这就是政治正确。

    身为大臣反对,你是想造反吗?

    …………………………………………

    翌日,天刚蒙蒙亮,长安城各市各闾里的露布上就张贴了一张大大的告牌。

    汉室朝廷各衙门全力运作,拼命的宣扬起了的种种言辞。

    不得不说一句,刘彻让汲黯跟颜异所写的逻辑清楚,证据确凿,干货一大堆,私货更是无数。

    此一出整个关中立刻就被震动了。

    无数人,看完了全之后竟然找不到可以攻击的地方。

    “是故穷达有命,吉凶由人,婴母知废,陵母知兴,审此四者,帝王之分决矣。”有人看着露布下的字,神情一愣,良久叹道:“的确如此,逐鹿之说确实乃歪理邪说!”

    周围不识字的百姓纷纷问道:“敢问先生,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人摇头晃脑的道:“当年,秦末豪杰共推陈婴为王,婴母劝之,而陈婴从母之劝,陈氏以宁,又,故安国武候王公讳陵,初为汉将,陵母为项王所获,伏剑而死,留书王陵曰:项王必亡,刘氏必王,以谨事之,必无二心。所以乃称:婴母知废,陵母知兴,逐鹿之说,可以休矣!”

    很显然,此人是一个穿着便服的宣。

    但百姓们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大道理,见这人说的条条是道,竟全部深信不疑。

    “俺就说了嘛,没有神明授命,天子是凡夫俗子能做的吗?”有人附和着道:“前段时间,汉鼎重新找回,不就是证明汉家天子天命所归吗?”

    于是,众人纷纷点头,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

    ps:  今天暂时只能更这一章保底的4000了~~~

    咳咳~明天一万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