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八节 各方的反应
    刘彻让司马相如写的诗赋刚刚散发出去。

    当天晚上,大概亥时一刻(九点)的时候,刘彻正躺在太子*的寝室中休息。

    忽然就听到了外面,王道的惊呼。

    他连忙披上衣服出门。

    “什么事情,这么大惊小怪的?”刘彻问道。

    “殿下,您看!”王道满脸惊恐的指着天上的星空。

    刘彻抬头,只见在东北方向的星空之上,一颗拖着长长的尾巴的大型天体,划破了整个东北星空。

    是不是那颗最著名的哈雷彗星回归了,刘彻不清楚。

    但可以肯定,这颗闲着没事按时回归的彗星,将给整个天下造成剧烈的影响。

    无论东西方彗星在古代都是挥之不去的噩梦,灾厄的象征,战争的使者。

    每一次的彗星回归,都会让人们惊恐无比。

    在中国,中国问题更加严重。

    因为,中国的最高统治者,自称天子,代天牧狩,统治九州万方。

    而彗星每一次回归,都会触动统治者脆弱的内心。

    刘彻将脸一捂。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衡山国的雹雨刚来,这位就赶趟子出现了。

    “备车!”刘彻吩咐道:“孤要立刻入宫面圣!”

    …………………………………………

    此时此刻,在未央宫之中,天子刘启抬头望着星空中的那颗拖着长尾,自东向北划破天际的不详之星。

    “起风了啊……”天子刘启喃喃自语。

    彗星,预示着战争、流血还有饥荒。

    “立刻召太史令、御史大夫、尚书衙门的大小佐官还有中尉、弓高候、曲周候以及将军栾布、太仆、太常、宗正入宫!”天子命令着。

    “诺!”身边的宦官连忙点头。

    自从孝惠皇帝时期出现过一次之后,这是汉室第二次面对彗星的来袭。

    不重视都不行!

    …………………………

    与此同时,晁错在自己的家中,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彗星。

    他的手颤抖了起来。

    心中隐隐有着不安的情绪在酝酿,在滚动,在沸腾,在发酵。

    生平第一次,晁错感到了害怕。

    天象,这个晁错之前从来没有预料到的敌人,猛然出现,给了他致命一击。

    晁错此刻实在是很怕,怕天子在天象面前屈服,从而抛弃了他的削藩策。

    “不行,我必须加快推进削藩,必要之时,用些雷霆手段,也在所不惜,不能让天子动摇!”晁错在心中想着。

    他太了解当今天子了。

    当今天子看似性格果决,敢于任事。

    但是……

    他生性多疑,敏感。

    假如天子动摇,那他晁错不止削藩大计无从谈起,自己也要身败名裂,被人围攻致死!

    因此,想要天子不动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不得不也必须支持他的削藩策,让他没有后路。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逼反一个够分量的藩国。

    当今天下,除了吴楚,没有那个藩国能逼的天子只能硬着头皮支持他的削藩策到底。

    可是……

    晁错心中有着犹豫。

    因为,这么一来天子固然没了退路,可也是凶险无比。

    一个不小心,就要赔上身家性命!

    晁错还是没法下定决心!

    ………………………………

    衡山国国都六城。

    衡山王刘勃抬头仰望星空中出现的那颗不详之星,整个人猛然跪了下去,眼泪从两颊流下。

    “泰一神啊,您这是要惩罚罪臣吗?先是雹雨又来彗星,罪臣……”刘勃今年三十岁左右,长的很清秀,跟他的父亲跟哥哥都不怎么像。

    与大多数汉室宗藩不同,刘勃是很少见的爱民诸侯王。

    被封为衡山王后,他一直坚持高帝刘邦所制定的政策,王宫每年要花多少钱,他就征收多少钱的贱更钱,田税收益则是一半用来发放俸禄,一半用来兴修水利。

    此外,刘勃是唯一一个到现在为止,还坚持每年向长安运送献金的诸侯——虽然,每次都被长安退回来了。

    由此可见,刘勃也是一个文青。

    此时此刻,这个文青真是被天上的彗星吓坏了。

    他以为,这个彗星是老天爷专门来警告和责罚他的。

    于是,刘勃立刻下令,道:“传令下去,寡人从今日起斋戒沐浴,诚心像泰一神告罪,令丞相暂代寡人处理国政!”

    …………

    与刘勃不同,千里之外的彭城,楚国王宫,楚王刘戊,看着星空上的彗星。

    心里头的那点小九九,又开始冒了起来。

    这可是彗星啊,说明长安天子根本就不得上苍眷顾!

    可是,那个汉鼎的事情,又让刘戊犹豫了。

    刘戊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成器。

    但他老爹楚夷王和祖父楚元王,多年来根深蒂固的教导,在他脑子里留下了非常浓厚的礼教色彩。

    对于老天爷,刘戊算是汉室宗室里最敬畏的一个人之一。

    “要不,寡人先去探探吴王的口风?”刘戊心里想着。

    但随即他又摇头:“不行……不行……就算寡人跟吴王联手,也打不过长安天子!除非齐赵愿意加入!”

    他的楚国三郡加上刘濞的吴国三郡,总共才六个郡的地盘,国内心向长安的将军和官员也有不少,特别是在楚国,一脑子忠君爱国思想的将军和官员,数都数不清。

    就是他的太子,也常常劝他要忠于长安,不要有二心。

    儿子都这样了,可以想见其他人了。

    正是因为这样,刘戊才一直在反叛和不反叛之间动摇。

    汉鼎出现后,刘戊更是立刻端正了态度,跟刘濞那边撇清了关系。

    “罢了,罢了……要是晁错不削寡人,寡人就不去跟吴王瞎闹了……”刘濞心里想着。

    其实,他觉得做楚王也没什么不好,在这彭城之中,天天玩美人,斗鸡走狗,蹴鞠,不比去跟长安天子拼命有趣吗?

    更何况,帮吴王,他未必能捞到什么好处……

    因此,刘戊觉得,只要长安天子不动他,他就绝对不闹腾!

    ………………………………

    广陵城,吴王刘濞看着彗星,却是高兴的手舞足蹈。

    有了这颗彗星的出现,对他的计划和目标,无疑是一针强烈的兴奋剂,接下来,就只等长安那边行差踏错,给他机会了。

    “不过,寡人还是要加紧拉拢楚王和齐赵诸侯,还有衡山、庐江梁王,哼!刘启杀了刘安,寡人就不信,衡山、庐江会无动于衷!”

    只要拉拢楚国,加上衡山王和庐江王,那他的吴**队,就可以放心的出兵,与庐江衡山先合力扫荡横在江淮与吴楚之间的几个汉室郡县和长沙国这颗钉子,然后就可以肆虐齐赵……

    不行……不行……

    齐赵先不去管,长驱直入,直取长安才是关键!

    他已经老了,没几年好活,他很清楚,自己一死,他的儿子就可能压不住局面了。

    所以,必须要趁着自己还能动弹,完成心愿!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