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七节 即将到来的麻烦
    所谓人要脸,树要皮。

    张武受此打击,顿时就自动自觉的打起了退堂鼓。

    刘家的子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当初,东安候张相如,以大将军的身份入主太子宫,身为太子太傅,结果,却被当时的太子现在的天子给赶出了太子宫,三年后就忧郁而终。

    换句话说,刘氏的太子,发起横来,连大将军都能赶下马,他张武不过是个前任将军,凭什么跟太子争斗?

    还是乖乖的低头,保全家族性命比较好!

    于是,张武叩首道:“老臣昏聩,妄动贪念,请陛下降罪!”

    天子刘启呵呵一笑,双手负着在身后,他感觉挺有意思的。

    身为皇帝,其实,太子太傅、少傅和詹事是谁?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若是以往,他也不用这么纠结,随便任命了就是。

    但是,此时此刻,这太子三臣却牵扯到了丞相大位的争斗的漩涡中。

    因此,这才不得不小心翼翼,慎之又慎,还将刘彻给拉出来当挡箭牌。

    为的就是对朝堂势力进行一次再平衡。

    过去半年,汉室朝堂可谓经历一次地震般的变动,三公九卿之中,丞相和御史大夫都倒了下去。

    整个朝堂的势力因此失去平衡。

    正是因此,他才将袁盎捡起来,让袁盎去平衡晁错。

    但晁错推行削藩,乃是国策。因此,在平衡之余,还得加强晁错的权柄。

    于是。进晁错为御史大夫。

    然而,在现在的局面下,晁错想要以御史大夫的身份,力压朝野,推行削藩策。力量还是不够的,所以,丞相得给晁错。

    但。这样一来,丞相加御史大夫的联合体一旦全面掌控了局面,别说是其他大臣贵族了。就是他这个皇帝,也未必能控制的住!

    因而,为了确保他这个天子的权柄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威胁和打击,就必须完全的斩断晁错在军中的势力。

    看着似乎很复杂。但其实说白了。不过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帝王心术而已。

    简单的来说,就是先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

    因而,实际上,晁错推举张武,是他暗示和怂恿下进行的。

    为的就是让晁错彻底失去染指兵权的机会!

    而他也相信,晁错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才推举张武。不然,晁错还不至于傻到赌上他的名声。推举张武——谁不知道张武的名声有多臭?

    只是……

    “刘彻这个小子胆子还真是大……”天子刘启感觉有些头疼了。

    本来,张武是他预留的靶子,给朝中那些反晁错的人置办的一块靶子。

    想想看,张武要是做了太子三臣,这朝野上下还不拼命的弹劾?

    接着,晁错就必须学萧何,主动撇清关系,抛弃张武。

    这样一来,他这个天子就可以顺理成章,顺应人心,免去张武的职位,另选贤能。

    有了这么一个经过,朝野上下,那个将军还敢再投靠晁错?

    可惜了,这好好的计划,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在刘彻这里出了纰漏!

    这让天子刘启又怒又喜。

    怒的是刘彻胆子真大,明明他都给了那么大的暗示,居然装作没看见,仅凭自己喜好行事!

    喜的则是,刘彻能坚持自己的立场,这说明他的这个儿子进入角色很快,才短短几天就已经有了些太子的担当了。

    在汉室,一个合格的储君,就必须有担当。

    尤其对于他这个皇帝来说,一个没担当的继承人,不配继承他的皇位!

    想当年,他连老师都敢赶跑,吴王太子也敢砸死。。

    要是选的继承人是个软蛋,跛脚虾。

    那就废掉好了!

    反正他儿子多!

    这么想着,天子刘启就摆摆手道:“张将军言重了,是太子无理,让将军委屈了,来人,先送将军回去休息吧……”

    话虽然说的客气,但却等于宣判了张武政治生命的终结。

    张武却是如蒙大赦,叩首道:“谢陛下……”

    然后就在两个宦官的陪同下,恭敬的退场。

    在走出殿门的那一刻,张武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宣室殿。

    这个大殿,跟二十五年前相比,没什么变化。

    只是堂上的天子和大臣,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模样了。

    这个世道,终究已经不适合他这样的先帝遗老生存了。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张武在这瞬间,真的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几岁。

    哀大莫过于心死。

    张武的退场,也让人唏嘘不已。

    当初,先帝自代入长安承继大统,在先帝身旁辅佐的臣子,随着张武的离去,如今已经是一个都不剩了。

    只能说是,在这政坛之上,从来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看着张武离开,刘彻却是犯愁了起来。

    张武是淘汰掉了。

    可,剩下三个人,一个都不好淘汰了。

    可偏偏他还答应了刘嫖和卫绾,这让刘彻头疼无比。

    刘彻现在最怕的就是老爹开口,将这个事情定下来,那样的话,他就没办法跟窦太后交代了。

    可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

    只听皇帝老爹在身旁道:“既然如此,朕就以冯公为太子太傅,张公为太子少傅,石建为太子詹事,诸卿若是没有意见,朕就让中台制诏!”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还敢有意见?

    纷纷叩首道:“臣等尊制!”

    刘彻只感觉脸上的肌肉有些抽疼,但没办法。在这个局面下,他根本没有发言权。

    只能跟着道:“儿臣一切单凭父皇之命!”

    “这让我怎么去跟窦太后交代呀……”刘彻心里哀叹一声。

    不过好在,窦太后那边还不至于为了卫绾来怪罪他。刘嫖那边更是无所谓。

    只是,心里总有些不爽。

    这时候,殿外忽然有一个宦官的声音传了进来:“陛下,衡山国急报!陛下,衡山国急报!”

    “送进来罢……”天子刘启回到御座上命令着,不多时,一个宦官就举着一封被密封在竹筒之中的加急奏疏走了进来。马上就有侍从将之呈递君前。

    天子刘启接过竹筒,拆开,露出藏在里面的帛书。打开来一看,脸色瞬间不好了多日来的好心情更是荡然无存。

    “陛下,衡山国怎么了?”中尉周亚夫出列拜道。

    刘彻却是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天子刘启放下帛书。叹了口气。道:“衡山王勃急报,八月辛卯,衡山雹雨,大者五寸,深者二尺,全国两郡全部受灾,衡山王已经打开王宫少府仓储,放粮赈灾。但,衡山王宫和六仓之中所储的粮食只有五十万石。还不够衡山一月之食,衡山王请求朝廷立即派大军进入衡山境内,赈济灾民,维持秩序!”

    八月辛卯,差不多是五天前的事情了。

    “诸位大臣都来议一下,拿出个章程出来……”天子刘启道。

    很显然,天子刘启没有考虑过不救衡山的这个选项。

    只是,衡山国虽然在汉室诸多藩国中属于一个小国,但辖内人口也有将近百万之多。

    这粮食缺口就是一个无底洞!

    于是,天子看向晁错问道:“晁错,你做过内史,你给朕说说,关中各仓现在能调出多少粮食出来?”

    晁错出列答道:“回禀陛下,关中历年风调雨顺,加之每年都有从关东调运漕粮,目前,关中各仓有储备粮食粟米三百余万石,豆麦两百余万石……只是,远水不能解近火,救灾如救火,从关中调粮太慢了!不如先从敖仓以及淮南国、河东郡抽调,然后再从关中运粮填补!”

    不得不承认,晁错反应确实很快。

    只是,敖仓和淮南以及河东能调出多少粮食出来呢?

    特别是敖仓身负供应荥阳大军和雒阳百万军民食用的重责,想从敖仓调粮,风险很大!

    立刻就有官员出列道:“不可,陛下,敖仓身系天下,一粒粮食都不能外调!”

    天子刘启顿时就是一愣,犹豫了起来。

    敖仓是汉室在关东最大的战略支点,敖仓安危身系天下,这官员说的没错。

    万一敖仓存粮被抽调太多,影响了雒阳和荥阳军民的供给,这就是要出大乱子了!

    刘彻看了看那个官员,那似乎是一个丞相府的千石佐官。

    如今丞相空缺,这些丞相府属官就开始活跃了起来,都想着在新丞相任命之前,捞够好处和声望,以此作为进身之阶。

    但刘彻现在不想与之纠缠。

    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出列拜道:“父皇,请听儿臣一言!”

    天子刘启道:“太子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刘彻拜道:“父皇,儿臣以为,如今衡山王即以开仓赈济,衡山国暂时不至有饥荒之虞,因而,儿臣以为,当务之急,就是立刻调遣大军进入衡山,维持秩序,追缴盗匪,预防有人借机阴谋作乱!”

    自古以来,灾祸与**都是同时发生的。

    灾祸出现后,地方秩序显然混乱,肯定会给一些可乘之机。

    别说是在这西元前的时代了,就是后世的天朝,大灾之时,借机抢劫、强奸、杀人、犯法的畜生也是数之不尽!

    更严重的是,这场雹灾,无疑会给一些不安分的人起事的借口。

    趁着灾祸,裹挟百姓作乱,可是古代中国造反的不二途径。

    前世之时,衡山国就发生了几起类似的事情,虽然都被平息和镇压了。

    可难保今生不会有什么蝴蝶效应。

    更重要的是,一旦朝廷大军反应稍慢一点。给了吴王刘濞可趁之机,那就糟糕了!

    想想看,一支打着救灾名义的吴**队。运送大批粮食北上,到时候,设置在江淮地区和吴楚之间的几个郡县,是拦还是不拦?

    而一旦刘濞打通了通向江淮的通道,整个齐赵和雒阳就对吴王敞开大门了。

    必须将这个险情消灭在萌芽之中。

    “臣请奉诏率军入衡山!”一听刘彻那么一说,周亚夫立刻就反应过来,绝对不能给吴王刘濞任何插手江淮的机会!马上就出列拜道。

    刘彻摇摇头。抢在老爹没开口之前,道:“中尉不可,中尉乃是柱国大将。安可轻动,况且,中尉倘若领军入衡山,天下人会怎么看?”

    刘彻这话。朝臣们听了。纷纷点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中尉带兵去衡山?这就算再大度的人,也会在心里嘀咕,更何况,现在朝堂刚刚弄死了刘安,作为刘安的弟弟,刘勃此刻正是疑神疑鬼的时候。

    于是,大臣们纷纷道:“家上所言极是!”

    天子刘启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问道:“那依太子之见,该当如何?”

    刘彻眼珠子一转。叩首道:“父皇,儿臣以为,此刻朝廷当遣一忠厚长者,持节领军入衡山!”

    “那太子可有人选推荐?”天子刘启更加好奇了起来。

    “儿臣……”刘彻在心里犹豫了一下,考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道:“儿臣推举故中郎将卫绾为将,领兵赴衡山!”

    说完刘彻就匍匐在地,头都不敢抬。

    卫绾?

    天子刘启一听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牙疼!

    当年,他还是个太子的时候,卫绾就是先帝的中郎将,常常给先帝赶车,因此,属于先帝心腹,也是他刻意拉拢的对象。

    可是,他好心好意的请卫绾去太子宫赴宴喝酒,结果等了半天,卫绾人影都没见到,解释也没有一个。

    这怎么能忍?

    因此,他一即位就把卫绾给踢出朝堂,让他去养老了。

    要不是太后说话了,他甚至想把卫绾给拖出去砍了。

    只是,终究是太子推举的人,而且他也不愿意让人说他是个,窦太后也没少给卫绾说好话。

    因此,天子刘启勉强忍住心里的火气,问道:“太子,说说看,为何举荐卫绾?”

    刘彻知道,这个时候是瞒不得老爹的。

    不然,老爹要是发起火来,谁都挡不住。

    他少不得就要吃一顿训斥!

    于是,刘彻整理了一下言辞,叩首道:“儿臣举荐卫绾,理由有三!”

    “其一,卫绾朝野尽知,乃长者也,为人宽厚,代人和善,卫绾去衡山,可安衡山上下,有助于收拢江淮民心!”

    天子刘启听了,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因为这是事实,卫绾是个老好人全天下都知道!

    “其二,卫绾追随先帝多年,久在军伍,明知政务与法令,遣其去衡山,可以整顿地方,维持秩序,不虞有风险!”刘彻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的匍匐在地,他说的也是事实。

    江淮地区,情况复杂,尤其衡山国紧邻丹阳郡。

    现在,丹阳郡并不怎么出名。

    但再过个几十年,丹阳兵就将让全天下为之侧目。

    李陵率领的五千丹阳骑兵,即使下马步战,照样把匈奴爆出翔来了,匈奴举全国兵力围攻,居然无可奈何,要不是后来丹阳兵弹尽粮绝,李陵说不定能上演一出千里突围的好戏。

    即使如此,丹阳兵在那一战还是威震天下。

    从此以后,无论是光武中兴,还是三国乱世,丹阳兵都在里面扮演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派卫绾去,稳住江淮,就能保住丹阳郡不会落到吴楚手上,这个现在还没什么名声的精锐兵种,就不会有被吴楚掌握的风险。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一个精锐兵种,所能发挥的作用不亚于核弹!

    但天子刘启却并不认可刘彻的解释。

    派卫绾确实能稳住江淮的民心,不至于激化矛盾。

    但是。派其他人也差不多啊。

    譬如郅都。

    刘彻却俯首说出了第三理由,也是天子所无法拒绝的一个理由:“其三,东宫太后久欲起复卫绾……”

    天子刘启闻言。瞳孔猛然放大。

    良久,他道:“朕明日去上林苑狩猎,太子带着卫绾一起来吧!”

    太后的面子,他不能不给,尤其是刘彻也被拉下水了。

    对于刘彻的坦白,天子刘启还是很欣慰的。

    这说明,他这个儿子对他真是赤诚以待。毫无隐瞒。

    以天子刘启来看,若换了他是刘彻,恐怕也不会这么坦白。

    而皇帝就是这么奇怪。

    有时候。再大的问题,你只要给他坦白了,他也能既往不咎,甚至嘉奖。

    为什么?

    因为。他会认为你是个忠臣孝子!

    “诺!”刘彻连忙叩首。

    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满完成了,剩下的就看卫绾自己的了!

    至于他当众举起窦太后当挡箭牌,这没什么关系。

    现在刘彻跟东宫的关系,正是蜜月期呢!

    有刘嫖陈阿娇加上淳于意帮忙,窦太后根本不会计较这种明就好了!

    …………………………………………………………………………

    散朝以后,刘彻就乘上自己的马车。去了长乐宫给窦太后请安,同时拐着弯。委婉的告知了窦太后他在皇帝面前说的话。

    果不其然,窦太后完全没放在心上。

    对她来说,朝野议论啊别人的看法啊,统统不重要。

    她是太后,不是皇后,已经没有人能动摇她的地位了。

    出了长乐宫,刘彻就乘着马车,带着仪仗,回到自己的太子宫。

    一回宫,刘彻就立即命令司马相如立刻来见他。

    “长卿……”一见到司马相如,刘彻就很亲热的上前,将之扶起来,坐下,然后,一脸温和的问道:“孤前两日命爱卿所作的赋写的怎么样了?”

    司马相如坐下来后,答道:“家……家上……臣……已经……经写……好……好……了……了……”

    每次听司马相如说话,刘彻都很吃力。

    勉强听完了司马相如的陈述,刘彻笑道:“长卿以后在孤面前,就用纸写回话吧……”

    司马相如闻言,喜不自胜,连忙点头。

    然后,就将他所写的一篇赋呈递给了刘彻。

    刘彻接过来一看,只见通篇文字华丽,辞藻优美,虽然不太能欣赏,但直觉上觉得,这篇赋还是很不错的!

    最重要的是,这篇赋啊,是刘彻现在急需的一篇文宣。

    刘彻将王道叫进来,将这篇赋交给王道,吩咐道:“去,将此赋尽量传播出去……让更多人读到!”

    “诺!”王道虽然不解,但还是领命而去。

    刘彻等王道走后,对司马相如道:“从今天开始,爱卿最好每月能给孤写出三五篇方才那样的赋来,重点就集中在孤所说的那两点上!”

    “诺……”司马相如连忙点头,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很轻松啊。

    他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一句话,然后呈递给刘彻,刘彻接过来一看,点点头,道:“就是这个中心思想!”

    只见纸上写着荀子的一句名言:天行有常,不因尧存,不因桀亡。

    刘彻也是没办法啊。

    他是八月被册封为太子的。

    这太子屁股还坐热呢,衡山国就下起了大雹雨,冰雹砸进地里面两尺深……

    这换了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大大的恶兆。

    但这只是一个开头。

    很快,衡山国事情还没结束,彗星就要出现在东北的星空了,然后火星也会出来凑热闹,在天上乱跑,跑到北辰星哪里串门。

    然后,月亮也会跟着跑北辰。

    土星跟木星也会不甘寂寞,逆行于天廷。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戊戍年接下来的时间,刘彻跟他老爹别想过一天好日子!

    尤以刘彻要承受的火力更多。

    谁叫他刚刚被封为太子,老天爷就各种不寂寞了呢?

    前世,老爹能撑过这些种种的不祥之兆,是因为他是皇帝。

    但刘彻现在只是太子,他可承受不起!

    更麻烦的是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解释,三人成虎之下,刘彻除非能搬出天文望远镜,否则,怎么说都不会有人听。

    所以,只能尽量消除这些不祥之兆的影响。

    同时,刘彻还要着手准备利用手里仅有的一些权力,打击大商人,限制大豪强。

    这无疑又会给一些人攻击的口实。

    所以,在这方面,刘彻还得加强戒备。

    因此,除了司马相如的文宣工作之外,刘彻这几天还要抓紧跟彻侯贵族们联系起来,让这些家伙站到他这边来。

    长安城的彻侯贵族们,虽然看似除了斗鸡走狗外,很少有能成器的。

    但是,用这些家伙去对付商人跟恶霸流氓,却是无往而不利的!

    ………………………………………………(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算今天的保底~等下还有一章~

    昨天的事情呢,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是,每个作者每隔一段时间都必然会发生的一个问题~

    嗯,就是传说中的懒癌发作。

    症状就是怎么样都不想写,坐在电脑前脑子里想的全是玩 -0-

    但,我感觉,我这个月更新还是挺给力的~

    恩,目测到今天为止,本月起码更新了20w字的样子。

    恩,别看我懒懒散散的,其实还是很拼的~

    本月结束,假如更新字数不到25w字,我提头来见各位!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