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六节 知难而退
    刘彻悄悄抬头看着自己老爹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此刻,刘彻心中有着一个疑惑。

    按道理来说,谁做太子太傅、少傅、詹事,太子本身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

    在汉室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皇帝会跟太子征求意见的例子。

    基本上都是盲婚雅嫁。

    “也就是说……”刘彻心里思量着:“老爹恐怕是借我的嘴巴来淘汰掉一人……”

    刘彻知道,作为皇帝,他的老爹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心血来潮。

    他的所作所为一般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么现在的关键是,谁才是那个老爹想要淘汰的人?

    然后,再找个什么理由淘汰掉另外一个,给卫绾挪位子。

    刘彻心里深深的知道,他这个太子想要做的稳当。

    第一要把皇帝老爹的马屁拍好了,皇帝老爹的支持,对他来说胜过一切。

    其次,东宫窦太后也要哄开心,只有哄好窦太后,他才能不至于回有后院失火的事情。

    刘彻的眼睛在石奋、张武、张释之和冯唐四人身上转了一圈。

    首先,石奋可以确定以及肯定是得了老爹的许可和承诺,不然,石奋不会出现在这里。

    石氏一生唯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的事情,他们不会去做!

    剩下的三个人里肯定有一个是老爹不喜,但却碍于情面或者别的原因,不好开口否决,因而把锅推到刘彻身上,让刘彻自己来决定。

    这样的话即使刘彻选错人了,皇帝老爹也可以从容否决。

    想到这里,刘彻就忍不住瞄了一眼张释之。

    实在是张释之的嫌疑最大!

    但是……

    刘彻看着跪坐于张释之旁边的周亚夫,他又不好肯定了。

    周亚夫现在的地位不问可知,在所有朝臣中,周亚夫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个。

    皇帝老爹为了笼络刘武,连储君之位都能拿出来做诱饵。

    而为笼络周亚夫皇帝老爹用个太子三辅臣之一的官位,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

    更何况,如今刘安已死,那么张释之就肯定是有功的。

    因为假如不承认张释之的功劳,那么就等于刘安无罪。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推理,也是政治上颠破不变的真理,君不见,后世那些垮台的天朝巨头,一朝进了秦城,那他过去的一切就全部都是错的,对了也错!反之,他打到的人,统统被翻案,错了也是对的!

    所以不会是张释之!

    很简单,既然周亚夫敢推荐张释之,那么,必然已经跟皇帝老爹有过交涉甚至于获得了皇帝的支持。

    不如此,以周亚夫的性格,他还不至于如此大胆。

    要知道,此刻的周亚夫可不是前世平了吴楚之乱位居太尉,自侍功高,又有丞相加成的那个周亚夫。

    倘若刘彻记得没错的话,著名的成语,汗流浃背的主角就是周亚夫。

    一个能被皇帝吓到汗流浃背的人,不可能冒着得罪皇帝的风险,明目张胆的推荐皇帝不喜欢不接受的人来出任太子大臣。

    那样的话,周亚夫就是作死了!

    至于张武,看上去也似乎是那么一回事。

    可看了看晁错,刘彻就又有些犹豫了。

    谁都知道张武现在的名声不比街上的马粪强多少。

    可晁错还敢推荐张武,倘若没有把握,那晁错也太蠢了!

    刘彻不认为,晁错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很显然,这背后有故事!

    那么……

    刘彻低头看着冯唐。

    通过排除法之后,刘彻认为,冯唐的出局是注定了的事情。

    首先,冯唐在刘彻的前世辞官之后整整二十年没有出仕,直到小猪登基后才被人推举,那时候冯唐已经九十余岁了,因此,史书上人们才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再者,袁盎这是要干嘛?

    什么事情都想插一手!

    刘彻觉得假如他是皇帝,也会对这样的臣子,这样的势头有所警觉。

    想想看,假如你是皇帝,你手下有个大臣前不久刚刚才被起复,还在戴罪立功阶段,却上跳下窜的跟你支持的大臣唱反调,还纠结党羽,争夺丞相之位。

    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还想把手伸进太子*,渗透到储君身边去。

    你是皇帝,你会怎么想?

    只要不是白痴都会选择,让那个作死的家伙死开!

    刘彻想是想明白了。

    但是,冯唐易老的锅他真不愿意背。

    沉吟片刻,刘彻看了看在在的大臣们。

    不想背锅,就得找个替罪羊……

    可环顾在坐的臣子,没有一个是刘彻能利用和指使的。

    怎么办?

    刘彻将自己的大脑全力发动起来思索对策。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点子。

    或许可以这样……

    于是,刘彻躬身道:“父皇在上,请容儿臣禀报:天地君亲师,非人子可以议论,父皇若问儿臣,儿臣只能说,老太傅德高望重,儿臣曾在河东闻乡中长者教曰:齐家治国平天下,大丈夫美之!老太傅家教孝谨,自家形国,儿臣尊而敬之!”

    刘彻这话一出石奋脸上顿时就笑意吟吟,连忙谦虚的道:“不敢当家上之赞!”

    “齐家治国平天下?”天子刘启却道:“果然乡有大贤哉!”

    这齐家治国平天下,似乎是后世儒生的理想,此刻还没有这个说法。刘彻于是连忙转移话题,继续道:“张廷尉守法而不阿意,冯公论将率而举贤德,孔仲尼曰:不知其人,视其友,说的就是两位长者啊!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不党不偏,王道便便。诚哉斯言!”

    好话嘛人人爱听,听到刘彻夸赞,冯唐与张释之连忙欠身道:“家上缪赞了!臣愧不敢当!”

    刘彻转而看向张武,道:“张将军自代从先帝入长安二十三年,忠君守节,多有建树,是以先帝以为美,多褒而美之。儿臣过大阳,上吴山而祀泰一,登高望远,隐约曾听山林之中有民众作歌,其词曰:尔禄尓俸,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儿臣以为,此歌当收录入乐府之中以为警之,使天下官员知也!”

    张武最初听着,脸上洋溢着笑容,只是,听到后面的时候,脸色就难堪了起来,尤其是听到‘尔禄尓俸,民脂民膏’之时,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

    天可见怜!

    当初他收受的贿赂,可没有一钱是老百姓的。

    全部都是贵族和官员所奉。

    但是,他不敢为自己辩解。

    只能踉踉跄跄的跪下来,告罪道:“家上教诲,臣谨记之……”

    太子都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他若还不懂,那就白活了。

    更何况,无论怎么样,那确实是他无法抵赖的污点。

    虽然说这朝廷上上下下不贪的人很少。

    但谁叫他被抓到现行还被当成了样板了呢?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