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三节 八方英才汇聚(2)
    刘彻将所有呈报上来的舍人名单和履历看完。

    沉吟片刻,对王道吩咐:“去将岑明府与舍人们都请进来吧……”

    这代表,刘彻这个太子已经认可了这个名单。

    不多时,少府令岑迈就领着二十个年纪不一,身材各异的官员,走进殿中拜道:“臣将作少府迈奉天子诏遣送舍人二十,请家上签收……”

    说着岑迈就呈上一分正式的公文。

    刘彻在其上加盖太子印玺后,将之递还给岑迈。

    “家上,臣先告退……”岑迈接过公文,再拜道。

    “王道,去送一送岑明府……”刘彻站起身来吩咐着。

    “诺!”

    片刻之后,整个大殿之中,就只剩下了二十位穿着打扮各异的官员。

    刘彻瞧了瞧,这一次的舍人素质很不错。

    基本上,年纪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岁的样子,小的看上去可能也有二十余岁了

    刘彻拿着手上的名册,走到这二十个低着头,一动不动的躬身站在殿中的官员。他来回踱了两步,然后,忽然道:“孤与诸卿,认识一下,做个自我介绍,卿等简要的跟孤说一下自己……”

    刘彻等了一会,发现没人带头,他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道:“既然没人带头,那孤就点名了……”

    “商容?”刘彻故意漫不经心的念了一个名字。

    “臣在……”一个体态修长的年轻官员出列拜道。

    “介绍一下你自己……”刘彻好整以暇的走到他跟前,打量了一番商容。

    此时的商容与前世记忆几乎相差无几。大概二十二三岁的样子,留着浅浅的胡须,国字脸。浓眉大眼,是典型的中原男子样貌。

    “臣商容拜见家上……”商容跪下来叩首道:“臣乃是清河郡人,三年前蒙清河郡郡守杨公不吝简拔,授为亭长之职,须臾,以微末之功,考为最。举为少府尚书台尚书郎!”

    刘彻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其实刘彻对商容可以说是比较了解的吧。

    前世之时,刘彻就听说了此人的功绩和人选原因。

    三年前以亭长之职。带领一村一百七十一户农户,修了一条三里长的渠道。

    于是,立刻被清河郡上下惊为天人。

    马上就被清河郡郡守举荐到了少府。

    再不送走,全郡上下的官员都要去找根绳子上吊了!

    尤其清河还是窦太后的老家。年年都有窦氏子弟回乡省亲扫墓。

    一到少府。立即就被少府三巨头分配到了尚书台,做了一个打酱油的尚书郎。

    此时的尚书台,还没有后世那么威风。

    充其量就是一个给皇帝整理奏折,清理文档,同时打扫皇家图书馆,将诏令与法令归档的衙门。

    但能进尚书台的,哪一个又是好相与的?

    别的不说,尚书台直接面对天子和朝臣。一天十二个时辰,必须随时待命。

    这还不止。此时的尚书台,还要负责结算皇室开支和园林的用度。

    基本上,能在尚书台里混一个乙等考绩,尤为难得。

    想着这些往事,刘彻微笑的点点头,道:“商卿过往即在尚书台用职,孤就将卿拨给家令汲黯,望卿好生努力,不负孤望!”

    虽然说,刘彻自己放手让汲黯他们去各自抱团成立派系。

    但是,怎么能不掺沙子进去呢?空降一个商容过去,就是一个预防针,防止有人串通起来,蒙骗与他。

    不止是家令,其他各部门能掺沙子的肯定要掺!

    “诺!”商容重重的点头称是。

    刘彻翻着名单,又道:“江贞!”

    一个略微有些矮胖的男子闻言立即出列,跪下来,将额头死死的贴在地面上,道:“臣贞拜见家上!”一边说,身体似乎还很紧张的打着摆子。

    “臣家族世代居于弋阳,臣的祖父大人,父亲大人,皆为少府厨丞……”江贞说完牙齿还在咯咯的响着。

    刘彻一见,笑了一声,道:“别紧张,孤又不吃人!”

    “诺……”江贞匍匐在地上,更加紧张的颤抖了起来。

    许多人见了这场景,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殿中的紧张气氛顿时消弭不少。

    刘彻却是郑重了起来,能被少府塞到太子宫的人,必然有过人之处,即使是塞了钱,少府的人也不是笨蛋,那么多塞钱走后门的为何偏偏选中他?

    没有三两三,就算手眼通天的人物,少府也不敢冒着开罪太子的风险,乱塞人!

    你要知道,少府直接受命天子,听命于皇后、太后。

    舍人号称储君臂膀。

    你塞一个残疾的臂膀给储君,要是被发现,那就等死吧!

    “卿的厨艺怎么样?”刘彻笑着问道。

    “回殿下,臣家自祖父大人开始,就为圣天子掌勺……”江贞额头都冒汗了,叩首道。

    刘彻点点头,他知道怎么回事了。

    按照制度,少府会给太子配齐所有的待遇,包括厨师和车夫还有医生、匠人。

    自然的也会调拨一些这方面的官吏过来。

    “那卿就当孤的厨令吧……”刘彻拍了拍这个可怜的家伙的肩膀,道:“民以食为天,这太子宫的饮食今后就交给卿了!”

    “诺!”

    于是,刘彻继续点名。

    果然不出他所料,少府不禁塞了一个厨师过来,还塞了一个养马的,一个管木工的,还有一位医丞。

    其他人,也各自有各自的长处。

    譬如有的舍人,精通刑名,有人擅长算术,也有人是满腹经纶的文人,更有贵族子弟和官宦世家出身的人物。

    刘彻大略的问了问,基本上,这二十人都是从少府不同的衙门司曹中抽调出来的菁英。

    等于说,有了这二十人,刘彻自己也能在太子宫玩出一个微型的少府衙门。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将二十位舍人的名字一一问了一遍,粗略的了解了一翻后,刘彻在嘴里轻轻念叨了一声。

    很显然,这一次的官员抽调,并非是少府令自己自行为之。

    有来自皇室更高层的命令。

    显而易见,明摆着的是,天子或者太后,在刘彻被册立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立即培养刘彻的朝政处理能力和掌控能力。

    那么……

    刘彻在心里想着:“舍人如此,三臣会是选择那些人呢?”

    首先,刘彻能排除掉窦婴和周亚夫被塞过来的可能。

    窦婴现在要执掌荥阳的兵权,不可能来做刘彻的老师,周亚夫亦然。

    那么,就只能从朝臣和地方郡国的两千石大员中选择了。

    然后,还有太子宫的其他必备官僚,如谒者、洗马等。(未完待续。。)

    ps:  先更这一节 这一章算昨天的,等会还有一个大章~来补完今天的~

    然后,明天会把昨天欠下的全还掉!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