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五十节 尘埃落定
    数日后,戊戍年八月丁卯正是良辰吉日。  章节更新最快

    长乐宫宫墙之下的刘邦高庙之中,数十个童子朗声唱诵着刘邦所做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

    一般而言,这首帝诗响起之时,通常是汉室朝代有大事要在高庙宣布,譬如裂土封王,征伐叛臣等。

    此刻,刘彻就跪在高庙大殿的正中。

    四周观礼的文武百官,诸侯贵族多达数百人。

    刘彻的老爹,当今天子刘启持着象征天子权柄的圭币,静立于刘邦的塑像之前。

    刚刚被任命为新任宗正的休候刘礼,摊开着一份帛书,跪在天子身后,念着祭文。

    刘彻匍匐在地,耳中能听到的只有高庙编钟的声响与唱诗童子们抑扬顿挫的吟诵。

    一刻钟后,宗正念诵完了祭文,然后,将写有祭文的帛书丢到刘邦灵前的火盘之中烧掉。然后,慢慢躬身退后三步,向刘邦塑像三叩九拜,奏请道:“戊戍年八月丁卯,臣刘礼谨奏太祖:兹有皇子刘彻,淳厚仁慈,有司议曰:可立太子,以重宗庙……臣礼等谨奏于陛下,伏请陛下圣断!”

    自商朝第一次立太子以来,这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程序——向祖宗汇报,祖宗准许了,才能被正式册立。

    不然,祖宗都不认可了,你还凭什么做太子?

    不过这个制度在战国时期就已经被人玩坏了。

    各种作弊手段和作弊方法都被人研究了出来,反正。只要君主想册立太子的,那么,永远祖宗们都是欣然认可的。

    甚至于。为了贯彻天子的意志能最终落实,宗正衙门名正言顺的商议了好几套不同的预案。

    依着程序,刘彻叩首再叩首。

    然后,他就听到了刘礼的声音:“恭贺圣天子,太祖应许了,神龟占以吉兆,大横之!”

    天子刘启闻言。持着圭币,向刘邦灵位大礼叩首三拜,刘彻与其他大臣亦立刻跟着叩拜。

    然后。天子刘启就站起身来,持着圭币,面朝刘彻,命令道:“小子刘彻。躬身于太祖灵前!”

    “诺!”刘彻再三叩首。然后上前一步,跪到老爹跟前。

    “小子彻!”天子刘启忽然拔高了声音。

    刘德于是起身,再叩首道:“儿臣刘彻恭闻父皇圣意!”

    此时,中尉周亚夫从右侧的武将群中出列,手捧着宝剑,站到刘彻的右侧。

    御史大夫晁错,手捧着竹简一卷,帛书一张。站到刘彻左侧。

    这两人一个转身,面朝跪在中间的刘彻。然后上前一步,对刘彻一拜,表示他们代表文武百官,承认刘彻的君上地位。

    本来,按照传统,这个程序应该由丞相与太尉来执行。

    只是汉室太尉官空缺十几年了,丞相这时也空缺,因此,只能选择周亚夫与晁错来担当这礼仪官。

    “呜呼!着。

    立刻就有九个侍从捧着一顶全新的太子冠帽,呈递于天子身前。

    天子刘启接过那顶冠帽,走到刘彻身前,亲手解开刘彻头上的旧冠,为他戴上这顶新冠。

    这顶全新的冠帽依然是九旒。

    但是,形制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桐木为板,覆绮于外,玄表(上)朱里(下),前圆后方,前后各垂九旒,每旒以五彩缫贯赤、白、青、黄、黑五色玉珠九颗。用玉衡维冠,两端以玄紞垂青纩充耳,用青玉珠,下承以白玉瑱。冠插金簪,系以朱纮、朱缨。

    处处彰显着这顶冠冕的不凡与出众。

    刘彻戴着这顶全新的冠旒,再次顿首道:“诺!儿臣刘彻谨记于心!”

    然后,两个侍从就扶着刘彻站起身来。

    按照早就训练过的程序,刘彻面朝文武百官诸侯贵族,郑重的一拜。

    群臣以对拜还礼。

    这时候,天子刘启再次道:“小子彻,受兹绛衣,立尔威福!”

    于是,又有侍从捧着一件全新的太子玄服进来,披在刘彻的身上。

    “悉尔心,朕承天序,立尔为嗣,呜呼!小子彻,念哉!恭朕之诏,唯命于不常!呜呼!小子彻,其令戒之!”

    随着天子刘启的话音落地,霎时,整个高庙鼓乐大作,编钟齐响。

    刘彻站起身来,将新的太子服系在身上,戴上绶带,面朝群臣,轻轻张开双手,然后,轻声宣告天下:“孤受命于天!”(当然不是老天爷,意指天子)

    他向前一步。

    周亚夫将捧着的宝剑,别上刘彻的腰间。

    晁错躬身将捧着的竹简与帛书呈递到刘彻双手。

    锵!

    刘彻拔出宝剑,左手持着书简,右手持着宝剑,他将宝剑立在胸口,书简托于剑柄之下,朗声道:“汉家祖制,一手持剑,一手拿书,孤亦承命之!”

    这最后的一段程序,本是没有的,但是,刘彻特地跟商议后加了上去。

    不加这道程序,就不足以彰显刘彻如今的地位与志向。

    而天子刘启并未反对,很简单,既然决定册立太子,于他而言,那就除非撞个头破血流,否则轻易不会变更了。

    况且,刘彻所提议的这个程序很有必要,即可以向天下宣告储君的政治态度,又不会太过高调,引起反感。

    文武百官公卿贵族诸侯外戚纷纷俯首在地,叩首再拜。

    刘彻这才回转过来,对着自己的老爹叩首:“家臣刘彻叩拜父皇,恭问圣安!”

    自称家臣,这是因为汉室传统。太子称孤道寡,而大臣称呼太子为家,意为国本。根本,是以太子詹事又称为家令。

    “平身!”天子刘启笑了一声,上前拉住刘彻的手,走向文武百官诸侯大臣。

    “臣等恭问陛下圣安,家上躬安!”

    天子刘启拉住刘彻一路前行,走出高庙,庙外的军民。一见到身披龙袍的天子领着一位头戴玄冕,身着绛衣的少年出现,整个城市。瞬间就陷入了狂欢和喜庆之中。

    至此,国家有了继承人,社稷有了新的供奉者,大臣军民有了一个新的效忠对象。

    大汉太子已立。

    这个消息。立刻就像一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荡起无数涟漪,整个已知文明世界,纷纷为此侧目。

    这些暂且不提。

    当天晚上,刘彻就搬进了太子宫。

    太子宫是汉室一座**于未央宫与长乐宫之间的小型宫殿群。

    总共只有三个殿堂。

    分别是丙殿,甲观,画堂。

    丙殿是太子休息以及啪啪啪之所,一般非亲信不可进出。

    甲观为太子修养与群臣议论之地。

    画堂是太子读书以及太子子嗣居住之所。

    对于太子宫,刘彻太熟悉了!

    前世之时。刘荣住在这里,他时常来此。与刘荣商议种种对策

    当刘彻回到这座宫殿时,种种本来早就磨灭和消失的记忆重又回到心头。

    刘彻缓步于宫殿阁楼之间。

    如今这座太子宫已经两年没有主人了,许多宫殿阁楼虽然被打扫的非常干净,但,缺乏生气。

    “殿下,陛下抽调给您的一百五十位宦官与一百位侍女,明日就会到……”王道着话:“另外,宗正那边也说了,殿下还可自募宦臣五十人,侍女一百人,这些费用,皆可由少府报销,殿下要是愿意,可陈书内史衙门,让内史衙门去安排……”

    刘彻摆了摆手道:“孤用不着这么多人伺候!”

    “将调拨来的宦官与侍女各退三十人回内廷!”刘彻看着王道:“你记住六个字,勤俭,仁孝、宽厚!”

    “孤这宫里,那些香炉,也撤掉一半,另外,去把张汤、剧孟、汲黯与其他臣子都找来!”刘彻记得很清楚,前世,刘荣在这里当家做主的时候,整个太子宫日夜都烧着香炉,香气萦绕宫阁之间,每月光是在香料上的花费就几近几百万钱,真是败家子!刘彻自然不会重蹈覆辙,更何况,刘彻一直觉得,烧那么多香炉有毛用,只能显得自己娘娘腔,而且还会被人攻忤!最多夏天蚊子多的时候,在卧室点几个香炉驱蚊就行了,其他时候,能不烧,最好不烧!

    “诺!”王道点头称是,正要去执行刘彻的命令的时候,又听到刘彻道:“另外,去一趟馆陶长公主府邸,就说孤明日将去给长公主问安!”馆陶那边的事情还是要马上决定下来,这是关键问题也是当务之急,时间拖的越久,馆陶心中恐怕就会有意见了。

    “诺!”

    王道走后,跟在刘彻身边的几个宦官立刻就活跃了起来了,人人都争着想要在刘彻面前表现表现,这一次刘彻没有跟以前一样,对这些宦官的亲热和特意亲近无动于衷,而是领着他们,走到画堂殿前。

    “你们几个跟孤有些日子了吧……”刘彻轻声问着。

    在他身后的宦官,实际上也能说是老奴了。

    甚至有两个还是与原先的刘德一同长大的。

    只是,前世刘彻穿越后,因为获罪,所以这些人也就树倒猢狲散,各自逃掉了,所以,之前刘彻一直不敢用他们,就是怕他们泄露机密。

    但现在不同了,身为太子,刘彻没有什么好让他们泄露的东西。

    所以,可以开始用这些人了。

    但也仅仅只是利用而已,等培养出新的宦官,这些人假如跟不上脚步的话,刘彻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他们。

    对于家奴,刘彻很赞同明朝嘉靖皇帝和万历皇帝的使用方法。

    那就是,家奴忠诚第一,能力次之,人品第三。

    跟当今之世大部分人对宦官的嫌弃不同,身为穿越者,刘彻知道怎么用好宦官,也知道怎么限制宦官们的权力膨胀,甚至于架空自己。

    “宦官再怎么得势,权柄再怎么大,也永远无法威胁皇权……”刘彻心里想道:“而且,宦官的忠诚毋庸置疑!谁都会背叛我,但宦官不会!谁都会可能欺骗我,但宦官不会!”

    “我要开始建立一个西汉的司礼监的雏形……”

    “等将来登基……”刘彻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来。

    汉室建太子,别宫分官,让太子自己去捣鼓,根本用意就是让太子在储君位上自己去试验去尝试各种不同的处政方针,这样经过十几年二十年的磨砺后,太子登基,马上就能有相当强的手腕和政治能力。

    所以,从今天起,在这太子宫三殿十阁的一亩三分地上,刘彻随便怎么玩,只要不是脑残到玩出人神共愤的烂事或者残暴绝伦的行为,基本上,不会有人干涉,朝臣、皇帝、太后都不会干涉太子宫中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刘彻敢于在这宫中尝试司礼监模式的理由。

    当然了,考虑到当今的风气,这种事情只能悄悄做不能大肆宣扬。

    这些个宦官却是大喜了起来,以为自己的忠诚和多年来的勤勉终于被太子看进眼里了,一个个都激动的跪下来,道:“回禀殿下,奴婢侍奉殿下x年了!”

    刘彻笑了笑,摆摆手:“别急一个个来……”

    “奴婢王瑞……”

    “奴婢成军……”

    “奴婢张显……”

    “奴婢徐充……”

    “拜见殿下……”

    刘彻看了看跪在自己脚下的这些宦官,托着下巴想了想道:“等一会,王道回来了,你们就去王道那里听差,孤会吩咐王道,教你们做事……明天开始,这宫里会来不少新人,你们就跟着王道,给孤管好约束好那些新来的,懂了吗?”

    凡事要一步步来,先让王道去筛选一下,把识字的,有能力的挑出来先。

    而这一次太子宫的整合,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先把废物和渣滓淘汰掉,然后,再看情况,培养几个有眼力和能力的奴仆,所以,实际上,这些宦官的名字,刘彻根本就没有去记。

    “诺……”虽然有些失望,但宦官们还是很高兴的叩首着,毕竟,比之之前的不闻不问,太子殿下,能愿意与他们说话,这就是进步啊!

    过了半个时辰后,王道就带着急匆匆赶来的张汤、汲黯、剧孟以及他们各自的手下还有义纵跟宁成赶到了太子宫。

    “臣等拜见太子殿下……”张汤众人,一见到刘彻,立刻就毕恭毕敬的伏拜于地上,叩首大礼参拜。

    对他们来说,过去的皇次子刘彻变成如今的皇太子刘彻,这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这说明,他们押注押对了,只要撑到刘彻登基,那么,潜邸大臣的福利就够他们吃一辈子了!(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一更,嗯,今天大概只能6000左右~~~~~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