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四十二节 选择
    刘德摇了摇头,章武候窦广国是不可能出任丞相的。

    窦太后不会答应的!

    原因很简单,吕后殷鉴不远,上上下下,都没有人愿意看到外戚势力再次膨胀起来。

    当初,前丞相张苍被罢相后,章武候窦广国就是排在继任人选第一位的人。

    然而,最终,先帝还是放弃了任命窦广国为丞相的决定,改任申屠嘉为相。

    不止朝臣反对,连窦氏自己都很不乐意。

    当年,反对章武候为相声音最大的人,就是当时的皇后,现在的窦太后。

    刘德也能理解申屠嘉推荐窦广国作为继任者的心理。

    当初,是窦广国自己放弃了丞相之位,因此,老丞相恐怕心里一直觉得欠窦广国一些什么,所以,就想借着这个最后的机会还了那个人情。

    刘德想了想,于是再问道:“除章武候外,老丞相可还有人选?”

    申屠蔑低头,沉默了一会,道:“回殿下,臣父没有人选了……”

    刘德的眉头紧锁在一起,他也知道,这个问题确实是很难回答的。申屠嘉想不出人选来很正常。

    如今的汉室朝廷,在精英人才的储备上,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

    随着申屠嘉政治生命的结束,一个时代落下了帷幕,开国的功勋大将,名臣,秉政的时代结束了。

    从此之后,就只能从候二代和王二代中选择。

    只是。如今,不管是周亚夫也好,窦婴也罢。都缺乏足够的资历和威望让人信服。

    没有吴楚之乱的镀金之旅,窦婴连彻侯都不是!

    而剩下的朝臣里晁错、袁盎,连关内侯的爵位都没有,更加没有资格角逐丞相之位。

    “晁错现在应该与我一样头疼吧?”刘德心里揣测着。

    本来,晁错是有一个傀儡——开封候陶青可以推上去的。

    但是,现在陶青已经被处死。

    刘德估摸着,晁错肯定也在很艰难的抉择和选择。

    而且。晁错应该与自己一般,可供筛选和支持的人是一样的。

    如今的朝堂上,在资格和履历上够格出任丞相的。就那么三五人而已。

    而在这些人中,桃候刘舍,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首先。刘舍担任两千石的朝臣已经有十几年了。资历足够。

    其次,他是彻侯,资格也够了。

    再次,他是天子养的一条狗,非常听话、乖巧,而且与天子关系很亲近,这样,看上去似乎刘舍继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但刘德却很不乐意刘舍为相。

    道理很简单,刘舍是他老爹的狗。不是他的狗。

    比起一个对天子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的丞相,刘德更希望看到一个有些主见,能力的丞相。

    这样,才有可能在朝堂上抗衡住晁错的势力。

    历史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刘德现在可不敢保证,晁错还会跟历史上一样死在吴楚的叛乱之中。

    万一晁错能活过吴楚之乱,他立刻就是功臣,封侯指日可待!

    一旦晁错封侯,刘舍马上就会被取代。

    这样一来,汉室朝廷上就会出现一位有大功,历任博士、中郎、大夫、中大夫、内史、御史大夫、丞相的恐怖人物。

    到时候,当年张苍的故事可能就要重演了。

    刘德将会被晁错各种吊打。

    甚至,万一晁错站到刘德其他兄弟那边,那么,甚至可能让刘德的位置动摇,说不定还能拉刘德下马。

    对于刘德来说,这种风险,他一丝一毫都不敢冒。

    “难道只能说服我那位成天修仙的舅祖父大人出来就任丞相了吗?……”刘德在心里想着。

    章武候倘若答应出来做丞相,那肯定是众望所归,无人能挡,有着天子舅父的名义加上窦太后的支持,窦广国的权威,在整个朝廷内外都没有人能抗衡。

    但是,薄昭故事不远,吕氏阴霾仿佛就在眼前,于公于私,章武候窦广国都不大可能会答应出任丞相。

    跟后来的王氏外戚,卫霍外戚不同,窦氏外戚集团和薄氏外戚一样,对于当官基本没什么兴趣。

    既是吕氏的教训,让他们老实了下来,也是薄昭的死,吓坏了他们。

    尤其对窦氏来说,窦太后在位一日,他们的荣华富贵就享之不尽,为什么要冒着可能被人非议、怀疑、诋毁甚至掉脑袋,家族覆灭的风险出来做官呢?

    即使窦广国同意了,窦太后也肯定会阻止!

    “可惜了啊……”刘德心里摇摇头,其实章武候能力手腕人品和执政水平都不比张苍差,当年,张苍甚至认为窦广国就是他最合适的继任者。,就连刘德的皇祖父,在许多问题上,也会常常与窦广国一同讨论,听取窦广国的意见。

    章武候不可能出任丞相。

    而其他合适的人选,却甚至还不如刘舍。

    刘舍起码还懂得分寸,知道进退,至少能做一个好傀儡。

    而那些,一句话概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像壮武候宋昌,曲城候蛊捷……看看他们的德行就知道他们是什么货色了……

    刘德忽然站起身来,他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于是,他对申屠蔑道:“请卿回去请教一下老丞相,曲周候俪寄怎么样?是否堪用?”

    老实说,俪寄不管是从资历、履历还是资格上来看,都甩刘舍一万八千里。

    而且还是铲除吕氏的有功大将。

    最近十几年,更是一直率军驻守长城,抵御匈奴侵略。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俪寄都绝对够格出任九卿。

    但是……

    俪寄有一个致命伤,这个致命伤导致,每次朝廷九卿出缺,都没他的份。到如今,甚至连周亚夫这样的后起之秀都能骑到他头上了。

    申屠蔑闻言,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点头道:“臣知道了,回去后会向父亲大人禀报,臣明日再给殿下答复!”

    然后,申屠蔑就告辞,拜别了刘德。

    送走申屠蔑,刘德自己一个人坐在案几前,拿着笔,在纸上写下了俪寄的名字。

    然后又在俪寄的名字边打了个叉。

    俪寄的悲剧就在于,立场不正确,所以他做的事情再正确,也不会被人看重。

    这是一个很老的故事了。

    当初,俪寄其实根本就跟反吕阵营不是一个坑的战友。

    相反,俪寄与当时的赵王,太尉吕禄是好基友,两人关系好到什么地步?出则同车,入则同塌,吕禄对俪寄言听计从。

    照道理来说,俪寄不可能站到刘氏这边来。

    但,架不住周勃陈平诡计多端啊。

    周勃派人绑了俪寄的老父亲和全家妻小,用这些人的命威胁俪寄“你不帮忙,就给他们收尸吧……”

    这才有了俪寄劝说吕禄放弃兵符,跑回赵国的故事,这才给了周勃进入南军,掌握兵权的机会。

    否则,周勃连军营都进不了,就更不要说什么让南军倒戈的事情了。

    俪寄后来亡羊补牢,手刃了吕禄,但立场开始不正确,后来再怎么样,也是被人视为异类,排斥在权力场外。

    不然,堂堂彻侯,怎么可能十几年都在长城吃沙子?

    刘德与俪寄打过几次交道,凭直觉,刘德觉得,最起码,假如俪寄上位,那么他应该会向着自己一些。

    而刘德迫切需要一位能够跟申屠嘉一般对自己无条件支持和保护的丞相,为他保驾护航,培植羽翼。

    无疑,俪寄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然而,那个过去的致命伤导致俪寄长期无法得到朝臣的认可和接纳。

    所以,刘德才要请教申屠嘉,现在推举俪寄上位,是否能够得到他老爹和朝臣们的支持?

    这一点,刘德是无法判断的,只有申屠嘉这样老资格经历了四位天子的大臣,才能给刘德一个准确的回答。(未完待续。。)

    ps:  嗯,这几天剁手节,店里比较忙,所以我也去帮了下忙,更新有点慢,但忙完了,明天开始可以全天码字了~嗯,上个月的欠债现在是还掉了,从明天开始还上周的9章~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