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四十节 刘嫖的秘密
    刘德看到刘嫖的瞬间,微微有些愣神。  看最新最全

    他记得非常清楚,在回长安前他曾写信给刘嫖,请她帮忙去做某些事情了。

    所以,刘嫖是能准确的计算出刘德回来的时间。

    那么,就很显然了。

    刘嫖是特意来长乐宫堵刘德的!

    刘德迅速回过神来,脸上露着哀荣,躬身朝着刘嫖行礼:“侄儿拜见姑姑!”

    “刘德……”刘嫖看着刘德脸上的落寞跟哀伤之色,也被刘德蒙了过去——实在是在这个时代,就算是混账王八蛋,十恶不赦之徒,对于父母也一般都是孝顺的,一般不管父母干过什么,到了最后,就连人渣都会感觉很悲伤。因此,没有人会去怀疑刘德是否在演戏,反而觉得这是真情流露。

    因此,刘嫖心中也是一软,走到刘德面前,轻轻的抱着刘德安慰着:“节哀顺变……你母妃在天之灵,肯定也不愿意见到你太过悲伤……”

    “知道了……”刘德擦了擦眼泪,点点头。

    哭这种事情,是每一个政治人物都必须掌握和熟练的一项基本技能。

    不会哭,不懂哭,那就只能说明你不合格。

    刘德前世做了十几年诸侯王,别的可能掌握的不太好,但哭这个技能却已经max了。

    因此一路上,他都能做到随心所欲,想哭就哭。

    刘德甚至怀疑自己的泪腺已经被改造过了……

    “对了……”刘嫖送开刘德,忽然道:“前些时候。我听说,淮南王刘安被淮南国丞相张释之弹劾要谋逆?还软禁了起来?”

    “是有这么回事……”刘德抬头看着自己的这个长公主姑姑,心里面已经猜到大概了。

    目测。刘安的金元攻势已经攻破了自己的这个姑姑的防线。

    嗯,即使以蛊捷贿赂刘德的标准来看。

    单次奉献一千五百斤,三千万钱,这样大手笔的金弹攻击,刘德不觉得,刘嫖能抵挡得住!

    但,作为晚辈。尤其是刘德还有求于刘嫖,刘德也不敢说什么太多的话,只能低着头。想着怎么即不伤了彼此的感情,又能置身事外的招数。

    谁知,刘德就听到刘嫖感慨道:“啊呀,这个刘安。真是贼心不死呢!也不看看他的王位谁给的。居然还敢谋反,真是……”

    恩?刘德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一脸义愤填膺,仿佛正义化身的刘嫖。

    别人说这种话,刘德可能还不会放在心上。

    但刘嫖说这种话就……

    “只有两个可能……”刘德心里想着:“第一:我这位姑姑跟刘安有仇,所以,趁机落井下石……但可能性不大,刘安十五岁后在阜阳度过的。在那之后再未来过长安……”

    “第二:有人出大价钱,至少是比刘安的价码更高的价钱。来要刘安的命……”

    “是谁?”

    但这也只是一个疑问而已,刘德不敢断定,只能将这些疑问埋在心中。

    但有一点确认无疑,没有刘嫖说好话,在窦太后耳边吹风,刘安这次想跟前世一样侥幸逃脱惩罚,很难!

    尤其是,晁错根本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怎么用这样子看着我?”刘嫖却是有些做贼心虚的道。

    她心中明镜一样。

    昨天晚上,德候刘广找到她,奉上黄金一千金,以及在长安的店铺三个,庄园一座的好处,请她务必要为刘广报仇。

    据刘广所说,当年,刘安曾羞辱于他,因此,这次刘安落难,刘广一定要刘安死。

    德候是谁?

    宗室诸侯,当年的代王刘仲之孙。

    刘仲是高皇帝刘邦的长兄,就是那个当初被太上皇认为肯定比刘邦有出息的家伙。

    但是,这个被太上皇认为有出息的长子,最后被证明是个窝囊废,封为代王时,匈奴入侵,他直接弃国,抛弃他的大臣与将士,跑回关中,要不是有太上皇罩着,加上兄弟手足的交情,肯定是难逃一死,即使如此,王位是别想了,废为冾阳候。

    刘仲有五子,次子刘濞最初封为沛候。

    因高皇帝征伐英布的会师路上,回到沛县,与沛县父老同欢,马尿喝多了,就大手一挥,将沛县和丰县都算做了刘邦自己的汤沐之地,准许这两个县的百姓,世世代代免除田税和徭役。

    于是,沛候刘濞捡了个便宜,被封为吴王,接替战死的刘贾的荆国封国。

    而刘仲的其他儿子,也因此被益封。但到今天,洽阳候一脉的彻侯,死的死,绝嗣的绝嗣,只有德候这么一根孤苗了。

    因此,刘广实际上跟刘濞关系非常亲密,长安谁不知道,刘广就是专门帮着刘濞处理他在关中的铸钱与食盐买卖的代理人?

    而刘濞对长安不怀好意,更是人人知道的事实。

    刘嫖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

    一千个足金足两,黄橙橙的金饼摆在她眼前时,她的智商立刻直线下降。

    这还不止。

    刘广奉上的田契和商铺的转让文书更是让她没有了理智。

    这么巨大的好处摆在面前,不拿的才是傻子!

    更何况,刘广所求的事情,也不是打探汉室的机密,更非是出卖皇帝弟弟,而是要给他私人报仇,给刘安找麻烦而已,何乐而不为?

    但此刻,刘嫖心里却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因此出言问着刘德。

    刘德摸了摸下巴,道:“姑姑在上,小子敢问,是谁请您来打探这些事情?”

    刘嫖扭扭捏捏了一阵,最后还是觉得,职业道德比较重要,要是随便交代出请托者的名字,日后谁还敢贿赂她?因此,道:“没有的事啦!我就是随便问问看……刘德,你觉得,你父皇会怎么处理刘安?”

    “会不会杀了他?”刘嫖问道。

    要是皇帝弟弟已经决定杀人了,那她就等于白赚一千金加上三个店铺一个庄园了!

    这种好事,她想想都觉得很爽。

    “父皇暂时好像还没做出决定……”刘德看着刘嫖道,想了想,虽然心中感觉不安,但是,日后有求于刘嫖的地方还很多,这点消息还是透露给刘嫖的——不透露,刘嫖迟早自己也能知道,与其到那时候,还不如顾全脸面,于是刘德道:“但,父皇暂时可能是偏向内史的……”

    “哦……”刘嫖脸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晁错啊!力主削藩的那个,这就好办了!推波助澜这种事情,刘嫖干的最是拿手了!

    反正,皇帝再过几天也要回来了,到时候再看吧!(未完待续。。)

    ps:  刘广是实有其人。

    也确实是刘濞的侄子,历史上吴楚之乱爆发后,景帝砍了晁错以后就是以刘广为宗正袁盎为太仆作为使者,前往吴楚军营谈判,要求他们退兵。

    然后袁盎跑了出来,刘广是什么下场就没有后文了,目测,不是跟着造反,然后自杀了,就是被杀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