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三十九节 回长安
    越过渭南平原,长安城就已然在望了。

    刘德身披孝戴,一路哭着回到了长安城。

    在灞桥之上,已经得知了消息的粟氏外戚全部聚集在一起,与刘德一样身披孝服,迎接着刘德的归来。

    至于其他……

    死的不过是一个妃子而已。

    想要全城缟素,百官共哀,那还差了点。

    因此,基本上除了过去粟氏外戚的子弟与刘德的臣子之外,其他人歌照唱,舞照跳,也是没有关系的。

    “舅父大人……”刘德下了马车,迎上前来迎接他的粟冉,即使再怎么鄙夷这个舅舅,在此时节,该要做的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刘德对着粟冉跪下去,深深一拜,眼泪流了下来,深情的道:“不孝子刘德回来晚了,不能见母妃最后一面……”

    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刘德的脑海中竟然浮现一个奇怪的画面,仿佛眼前有个电视机,电视中,一个穿着西装,红光满面的政要,仰望着星空,沉痛的对着镜头说:“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

    这种感觉真是有些违和,让刘德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一下。

    刘德的这番表态,马上就蒙住了粟氏外戚上上下下的成员们。

    粟冉更是在心中盘算着:“不管之前怎样,终究血浓于水,这层关系再怎么都抹杀不了……”

    “细君是无福了,但我或许可以靠着刘德。将来混个彻侯一类……”

    表面上粟冉悲痛的抱住刘德的身子,流着眼泪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得不说。粟姬真是个悲剧,即使是死了,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甚至连儿子,都没几个真正悲伤的,反而是大部分都在打着借其之死来捞取好处。

    刘德也不例外。

    在一众舅舅表弟表哥的搀扶下,刘德‘勉勉强强’‘极不情愿’的站起身来,问道:“母妃的治丧之事。诸位舅父可曾有所安排了?”

    粟冉带头答道:“回禀殿下,臣等安敢自作主张,一切唯殿下之命是从!”

    刘德等的就是这句话。毫不客气,一点也推脱,马上就点头道:“舅父大人辛苦了,剩下的事情。就让我这个不孝子来处理吧!”

    “母妃生前温婉淑德。最不喜铺张浪费,遗书与我,也命曰:毋有所厚敛重葬……”刘德一脸的追忆神情,演技在这瞬间mx,毫不知耻的说着谎话:“我虽不孝,但也不敢违抗母妃遗命!”

    刘德转过身子,对静候在外侧的张汤命令道:“张卿,母妃治丧之事。就交托于卿去安排,不要太过铺张。就以寻常诸侯王后的下葬礼仪来安排,也不要发动诸侯百官前来吊丧……”

    刘德这番话一出,粟家的人顿时就嗡嗡嗡的议论了起来。

    刘德这可是要薄葬其母啊!

    以一般诸侯王后的礼仪来下葬?

    那都掉分啊?

    粟冉连忙就道:“殿下……不可啊……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天下人恐怕会有所非议和耻笑……”

    刘德看了一眼,心说:“恐怕你是担心,薄葬显得粟氏没有面子,在朝臣和诸侯贵族面前显得粟氏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

    刘德摆摆手,制止了粟冉继续说下去,对剧孟下令道:“剧卿,你去准备,在我母妃陵墓之前,为我起一草庐,为我守灵斋戒之所,从今日,我将为母斋戒三月,守灵半年!”

    刘德这话一出,粟家的人顿时就失去了所有的借口。

    再多的陪葬品,再高的下葬礼仪,能比得上一个儿子的赤诚之心?能比得上堂堂皇子,汉家准储君的守灵之志?

    “诺!”剧孟立刻拜道。

    刘德这一招,学的是金二胖的招数。

    当年,大胖跪了以后,二胖就是给大胖守孝三年,结果,就在朝鲜国内建立起了坚固的统治基础。

    连朝鲜那种近代国家,这种招数都能行的通,在这西元前,应该也能感动不少人。

    至于,粟姬的陵墓选址、梓棺规格以及下葬日期,这些事情,就不是刘德能插手的了。

    按照制度,亡妃的陵墓由天子所赐,梓棺与下葬日期由太后决定。只有葬礼和致哀由刘德这几个儿子来处理。

    这时候,一个骑士从远处飞奔而来,见到刘德,就跪下来拜道:“殿下,太后请您入东宫拜见!”

    刘德于是推开粟氏外戚,对那骑士道:“我知道了,这就去拜见皇祖母!”

    然后,对粟家的人道:“我要去拜见皇祖母,回来后,再与诸位大人商议余事……”

    然后,就乘着马车,在郅都的护送下,他手下的臣子的陪同下,朝着长安内城的长乐宫而去。

    …………………………………………

    半个时辰后,刘德马车抵达长乐宫宫墙之下。

    刘德下了马车,酝酿了一下情绪,让整个人再次进入悲伤的状态。

    窦太后可是这个家的家长!

    平时你怎么闹都成,但像这种大事上,一点小小的破绽,假如被她发现了,那就至少要被骂一顿,甚至可能从此被嫌弃。

    譬如说,前世,刘荣之前怎么样都成,但刘荣一死,窦太后就为之报仇了。

    还有刘彻,他搞建元新政搞的热火朝天,各种胡闹,窦太后都是稳坐钓鱼台,纹丝不动,然而,王臧一带头要求刘彻不要再请示她,窦太后马上就动手,废除建元新政,将刘彻赶回未央宫去当宅男了。假如不是刘嫖在一边周旋,恐怕,刘彻连皇位都保不住!

    所以,见窦太后,刘德知道,自己要表现的更加悲伤。

    在长乐宫卫尉窦甫的带领下,刘德穿过重重庭院宫殿,来到了永寿殿。

    出乎刘德的意料,窦太后基本没有任何的考校他或者试探刘德的意思,从头到尾,窦太后都是在安慰他,劝勉他,嘱咐刘德不要太过伤心。

    窦太后竟然完全没有考虑过,刘德会在丧母的问题上演戏的可能……

    这让刘德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

    有了窦太后的配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于是,刘德就只需要不断点头,叩首、感恩,就将本来以为会很麻烦的窦太后这一关给过了。

    刘德拜别窦太后,刚刚出了永寿殿,就迎头撞上了入宫的馆陶长公主刘嫖。

    ps:今天下午写细则去了,上次写的细则早被写完了,最近十万字都是想到哪写到哪,感觉这样不行,于是又写了一下午细则,大概能撑个十来天吧~

    看我要做皇帝最新章节到长风学.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