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三十八节 丧母
    第三天,刘德刚刚起来,就收到一个坏消息。

    长安来报,丞相申屠嘉中风了……

    刘德闻言,垂然长叹。

    前世申屠嘉死于六月,今生虽然避免了吐血而亡的下场,却忽然中风。

    而一旦中风,即使他能康复,作为丞相,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他的政治生命也已经结束了。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紧接着,又一个消息传来。

    刘德的老妈,几乎都快被他遗忘的粟姬,重病不起,即将不治的消息也传了过来。

    虽然说,对刘德来说,粟姬随便怎么样,他都不会关心。

    但闻知这个消息后,刘德立刻就强迫自己进入了悲伤情绪之中。

    马上就哭着跑到老爹那里,鼻涕眼泪一起流着,跪求准许他先回长安。

    于是,在文武百官和公卿大臣眼里,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孝顺的不能再孝顺的儿子。

    天子刘启自然不可能不批准刘德的这个请求,于是,依旧命中郎将郅都为护卫,护送刘德赶回长安。

    只是私底下,天子刘启却单独召见了郅都,交给了郅都一个绝密的诏命。

    刘德在得到了老爹的许可后,将义媠留下来托付给袁盎照看,陈阿娇托付给老爹后,立即出发,一天之后,刘德就来到函谷关下。

    这时候,刘德又得到了长安的传书。

    他的生母粟姬已经病重离世,还给刘德送来一封遗书。

    “我儿刘德。吾病重,将不久于人世……望女躬身自省,孝顺太后、陛下、皇后。他日承继宗庙,以慰吾之生平……”刘德将这封遗书看完,已经是哭成了一个泪人。

    但他心中,却是跟镜子一样明白。

    他的老妈死的绝对不自然。

    毫不夸张的说连这封遗书都是在胡扯。

    那些宽宏大量的话语和勉励也就算了,粟姬居然遗命还要他孝顺皇后,视之如母,粟姬能写出这些文字?

    开什么玩笑嘛……

    假如粟姬真有意外。恐怕诅咒和埋怨是占据最多篇幅的文字。

    只是对于粟姬的死,刘德完全没有感觉,反而在心中觉得。她死的正是时候!

    但是,煞笔才会将这种情绪表露给别人看到。

    相反,不管有人没人,刘德都是泪流满面一副孝子失母痛不欲生的情形。

    不止如此。刘德在看完遗书后。立即命令,缟素全军,自己亲披孝带,亲持灵幡,步行着三步一叩首,通过函谷关。

    还命人在函谷关前立下了一块石碑,勒文于上。

    等刘德一行从函谷关通过之后,看热闹的人群立刻围到了那块石碑前。

    有识字的文人上前。看着石碑上的文字,给其他人念了起来:“天下之最悲。莫过于丧母之伤,天下之最哀,莫过于儿未孝而母已丧,诗云:凯风自南,吹彼棘心,哀哉!哀哉!有子七人,母氏劳苦,有子七人,莫慰母心!题诗一首,以殇丧母之痛: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至孝啊!”许多人听完别人的朗诵后,立即就纷纷议论了起来。

    “天下至孝,无过于殿下!”有人赞道:“谁言寸草心,报与三春晖!区区十字,直指人心,直抒人伦之大道,非至诚至孝,谁人能作之?”

    也有人赞道:“天家素来纯孝,当年太宗皇帝,为太皇太后尝药,衣不解带,日夜伺候于塌前,今上亦奉孝为大德,如今这位殿下,也是至孝,难怪当年太宗皇帝要说:此子类我,日后当王天下了!”

    ……………………………………

    刘德一行加快速度,在日落之前,穿越了崤山,到了华阴县城。

    当天晚上,刘德就住在华阴县城城外的天子行宫中。

    挥退左右之后,刘德悄悄找来了王道,问道:“我命你做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殿下,都已经办妥了……”王道躬身答道。函谷关的那些文人,特别是那些非常热情的帮着不识字的百姓宣读石碑上的文字内容的人,十个人里有九个是水军啊!不然,高高在上的读书人,那里来的那么多闲工夫给泥腿子们解释?

    函谷关的表演,只是整出大戏的开始而已,刘德揉了揉他那已经都快哭肿的眼睛,想了想,命令道:“治丧之事,一定要等我回长安,再进行,另外,再派人八百里加急,去河间、常山,告知刘荣皇兄与刘阏皇弟……”

    生母病逝这么大的事情,朝廷里的礼仪官肯定已经派人去告知刘荣、刘阏了,这两个兄弟肯定也在马不停蹄的赶回长安。

    刘德之所以多此一举,只是想告诉自己的两个兄弟和天下人。

    这次治丧,以他为主,其他人打酱油就行了!

    刘阏好说,肯定会听话,但刘荣就未必了。

    刘德想了想。

    刘荣虽然不成器,没有什么能耐,但绝对不蠢。

    粟姬的死,太蹊跷太不正常了。

    要是刘荣闹腾起来,那就不好收拾了。

    于是,刘德找来一张白纸,在纸上写了些文字,交给王道,纷纷着:“立刻派人急送长安馆陶长公主!”

    想要刘荣老实下来,非得搬出窦太后不可。

    可是窦太后又不是刘德的奴婢或者臣子,怎么可能刘德说什么就做什么?

    所以,只能再求刘嫖帮忙。

    等王道走了之后,刘德就仰面躺在榻上。

    现在,他基本猜到了粟姬的死是怎么回事了。

    老刘家从开始就有着杀妻弃子的传统。

    当年,刘邦为了活命,把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还有女儿统统推下车……

    后来的刘彻也做过杀母存子之事。

    现在,刘德要上位,粟姬不止成了刘德最大的障碍,也成了他的老爹的眼中钉。

    事实证明,千万别惹毛皇帝。

    皇帝狠下心来,什么事情都敢做。

    粟姬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只能说算她命好了,起码死后哀荣和将来的追封都少不了。

    要知道在前世,刘德记得非常清楚,粟姬最后的下场是凄惨的死在永巷之中,刘德的老爹甚至在粟姬死后不许刘德刘阏回长安哭丧,只准在王宫中哭临三日,服孝半月。

    哪能跟现在这样,三子齐奔丧,甚至日后能被追封为皇后,与皇帝同葬?(未完待续。。)

    ps:  嗯,加快一下情节!

    不然,写了半天,还没写到吴楚之乱,那就太悲伤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