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三十四节 选择
    “这么快就交代了……”刘德拿着宁成送来的笔录口供看了一眼。

    这周阳由,不,现在应该叫赵由,回复他的本姓了。胆子可真够大的……

    根仓缺失的存粮,居然全都被他跟河东都尉申屠转卖掉了。

    其中,五十万石被淮南王刘安买走了,剩下的,则是被各种各样的人瓜分。

    商贾强盗土匪,几乎来者不拒。

    “将口供给内史送去吧……”刘德吩咐着,然后,拿起了他刚刚放下的《太公兵法》继续看了起来。

    “诺!”宁成拿起口供,躬身一拜。

    临出门时,宁成听到身后传来了刘德的声音:“卿做的不错,我记住了……”

    这句话,对宁成来说,无疑就是最好的嘉赏了。

    宁成立刻转身拜道:“殿下缪赞,臣一定会再接再励!”

    “好了,你去吧……”刘德摆摆手道。

    等宁成走了,刘德放下手里的书本,从案几下拿出了一张帛书。看着帛书上的内容,刘德有些出神。

    帛书上罗列的是至今为止,长安九卿三辅各衙门的千石左右官职的空缺。

    这是刘德从便宜老爹那里拿来的名单,算是刘德挖出宝鼎的奖励。

    刘德可以从这五个职位中选择三个来给他手下的亲信。

    这算是汉室的传统了,给储君罗织羽翼,构筑势力。

    以方便他日即位时,新君一登基。就马上能有一支可靠的力量可以用。

    “备盗贼都尉……”刘德看着这个官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可是个好官职啊……

    从名字就能看出这个官是做什么的。

    汉制,军队调动,五十人以上需要有虎符或者天子诏书。

    但地方上流窜的盗匪和到处‘行侠仗义’的游侠们,仅靠衙役是对抗不了的。

    所以,就出现了这么个官职。

    职权大抵相当于后世的公安局局长,主要负责缉捕盗贼和游侠,顺便维持治安。

    老实说。在这个时候,这个官职并不怎么被人重视,也就是开国最初那段时间。有些权力,如今,随着社会日趋稳定,盗贼数量越来越少。尤其是关中。大股几乎绝迹,备盗贼都尉的存在意义也就越来越小了。

    秩比更是从刘邦时的两千石降到了现在的一千石。

    从最初的**衙门,到现在也成了内史衙门的一个下属司曹。

    但职权却没有并没有降低,依然有搜捕长安各里闾任意地点、宅院,盘查往来商旅,审讯犯人,甚至必要时可以调动五十人以下的军队进行协助搜捕和缉拿。

    只不过,这个官职是个体力活。抓的和管的也都是小毛贼小混混,想刷政绩也从刷起。甚至可能还吃力不讨好,反正,长安治安一不好,大臣不管别的,首先肯定先弹劾备盗贼都尉监管不力。

    因此,这导致这个官职空缺了两三年了。目前大部分权职都被内史衙门给吞噬了。这就更加没人愿意去干了……

    但对刘德来说,再没有比这个备盗贼都尉更让他动心的官职了。

    想想看,在后世的天朝,掌握了公安局和派出所,你能做什么?

    至于内史衙门那边,刘德不觉得晁错会跟他为了一个备盗贼都尉的职权起纷争。

    特别是如今晁错将要出任御史大夫了……

    “就让剧孟去当这个备盗贼都尉吧……”刘德心里盘算着。

    备盗贼都尉这个官职,对剧孟来说,倒是挺搭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暂时只有衙门能给剧孟提供足够多的位置来安顿他的那些兄弟与长安的小弟们。

    刘德继续看下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刑曹令吏这个官职。

    它之所以出缺,是因为前任赵禹已经升为廷尉监了。

    刘德于是毫不犹豫的在其后写下了张汤的大名。

    再没有比刑曹令史更能锻炼人的官职了,以刘德所知,想做好刑曹的事情,不知要熟知刑律的所有条文,还要有着超乎常人的耐力和判断力。

    因为,基本上所有关中的刑事案件,最后都会汇总到刑曹来处置。

    另外,地方贵族和两千石以上大臣、彻侯、外戚的违法乱纪之事,也由刑曹分类处置。

    可以说,再没有这个更能磨练一个法家大臣的地方了。

    然后就是汲黯了。

    但剩下的三个官职都不怎么适合汲黯。

    大行监丞……

    得了吧,就是大行,也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衙门里晒太阳……

    假如把汲黯扔到这个位置上,那就是典型的明升暗降……

    上林令丞?

    算了吧……就上林苑那种地方,每天跟一大堆杂事琐事打交道,刘德很怀疑,以汲黯的性格,说不定会跟他前世一样,干脆就撂挑子,跑回老家读书去了……

    刘德可是记得很清楚,前世汲黯最讨厌的就是处理琐事和杂事。

    少府将作丞?

    官职是不错……

    但少府那个地方乌烟瘴气,各种各样的人物的利益在其中盘根错节。

    汲黯去了少府,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被糖衣炮弹腐蚀掉了,堕落成了那些人的同伙。

    第二,他看不下去,跟那些人起冲突,然后被干掉……

    不管哪种可能,刘德都不愿意接受。

    作为上位者,刘德知道,因材任用,是最起码的一个原则。

    “只能先委屈汲黯了……”刘德放下笔,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汲黯看到其他两个同伴都升官了,他却还是原地踏步,会不会心里不爽?或者生出些什么别的心思?

    “但假如他要那么想的话,那他也就不值得我再扶持和期待了……”刘德心里想道:“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要你何用?”

    “嗯,就这么定了吧……”刘德合起帛书,交给身边的王道,吩咐着:“拿去呈递给父皇罢……”

    这时候,刘德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该不会这也是考验的一部分吧?知人善用的能力和抉择力……

    还真有这么个可能啊……

    “诺……”王道点点头,拿着刘德递来的帛书,走出门。

    刘德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就看到在院子里,义媠正带着陈阿娇在玩游戏。

    这两个小丫头最近已经混的很熟了。

    不得不承认,义媠有种特殊的亲和力,即使是陈阿娇这种让人头疼的娇娇小姐,她都能与之相处的很好。

    只是……

    刘德揉了揉头。

    “我该怎么向老爹交代义媠的事情呢?”临出长安前,老爹可是要求他不要在外面找女人的……

    “不管了,反正,他当年也没少干这种事情……”刘德觉得他老爹应该知道义媠的存在了……毕竟他身边那么多人,肯定有老爹埋的眼线……(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