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三十三节 宁成的觉悟
    翌日。 。

    大阳县监牢。

    宁成拿着刘德的手令,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关押着周阳由的监牢前面。

    宁成看了一眼,此时的周阳由蓬头散面,狼狈无比,根本没有了半分气势,不过就是一个苟延残喘的男人。

    “开门!”宁成挥挥手,下令道。

    左右狱卒立刻为他打开了监牢的房间。

    宁成走了进去,不得不说,汉室的监牢,不管是廷尉的监牢还是郡县地方的牢房,条件都不怎么样。

    地上堆满了潮湿腐烂发臭的稻草,四周墙壁上燃烧着昏暗的油灯,挂在墙上的刑具和带血的皮鞭,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正常人用不了三天,就能发疯。

    但宁成知道,周阳由不是一般人,正如他一样……

    宁成走到蜷缩在监牢一角的周阳由面前,看了看,然后伸出脚来猛的踢了过去。

    “啊……”周阳由被这一脚提醒,立刻就条件反射的惨叫了起来。

    宁成嘴角露出微笑。

    他在监牢长大,在刑狱中成长。

    所有的刑罚,包括被先帝明令禁止的肉刑,他都了如指掌。

    他甚至闭着眼睛就能知道,什么样的刑具用什么样的力道,打在什么地方,能让人最痛苦。

    当宁成再次来到这个熟悉的环境中的时候,他感觉,好像找回了自我,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欢畅的呻吟。

    “就是这个感觉……”宁成伸手,监牢外的狱卒立刻就心领神会的递来了一根在盐水中浸泡了很久的皮鞭。

    “赵由!”宁成狞笑着拿着皮鞭走上前。喊出了周阳由的本名:“你也是个老刑名了,应该熟悉这里所有的刑具和刑罚,不要抱有侥幸之心……”

    啪!宁成猛的挥鞭打在墙壁上。留下一条深深的鞭痕。

    他微笑着有如恶魔一般,平静的对周阳由自我介绍了起来:“在下宁成,南阳宁成,实不相瞒,实话……”宁成俯下身子。满面的表情都狰狞了起来,仿佛一头发狂的野兽,让周阳由全身都战栗了起来:“我一直都在期待这样的会面啊!我的父亲。当年就是长安廷尉衙门的狱卒!嗯,就是关押绛候周勃的那个监牢的狱卒!知道吗?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看到了,绛候周勃。汉室的太尉。丞相,像一条狗一样蜷缩在监牢中……”

    “那个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吗?多高兴吗?像你们这种大人物,也有今天……哈哈哈……”宁成的脸上都扭曲了起来,然后,迅速恢复平静,他伸手提起周阳由的衣襟,扒开周阳由的头发。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没有说谎,我跟你,是一类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你最好合作一点,将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不然,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君有三子五女七孙……”宁成看着周阳由已经满是恐惧和害怕的眼神,嘟嘟了嘴,道:“要是明公告诉我的事情,不能让我满意的话……”

    “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宁成站起身来,俯视着周阳由。

    周阳由看着宁成,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多年刑狱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人是疯子而且是癫狂的疯子。

    绝对的……说的出,做的到!

    “你问吧……”周阳由立刻就道:“罪官一定知无不言!”

    对于这种疯子,周阳由深深的明白,假如他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绝对会将他凌虐致死,他的家人妻小甚至包括外孙和妻族一个都跑不掉!

    正如他过去对待那些落在他手里的人一样。

    不满意的话,心情不好的话,心情太好的话。

    都会疯狂的虐杀!

    直到罪犯遍体鳞伤,肢体残缺,不成人形,才会收手,而收手不是因为同情罪犯,更不是因为害怕打死了罪犯而被追究责任。

    只是因为,假如这样的话,就没得玩了……

    不!

    周阳由抬头看着宁成那张扭曲疯狂的脸。

    “他比我还要疯狂,还要像一个魔鬼……”

    刑罚犯人,对他来说,不是工作,更不是手段,而是娱乐。

    他是那种享受鞭打犯人,聆听哀嚎的变态。

    “很好……”宁成似乎有些不满意的笑了一声,问道:“那么,赵由,大阳县的的蝗灾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赈灾?”

    周阳由看着此刻的宁成没由来的,他的心脏都抽搐了起来。

    他知道,只要自己回答稍微慢一点或者稍微犹豫一点或者答案不能让对方满意,那么……

    这个家伙一定会用最残酷的刑罚来对待我!

    此刻的周阳由终于知道了那些过去被他审讯和逼问的犯人的感觉了。

    “上官容禀,大阳县的蝗灾其实并不严重,只是大阳县的官吏与地主勾结了起来,假借蝗灾,造成恐慌……”

    “罪官不赈灾,是想……”周阳由抬起头看着宁成:“填补亏空……”

    “什么亏空?”宁成狞笑着问道。

    心里却感觉很没劲,跟周阳由这种清楚刑名的官员,实在没什么乐趣。

    他更希望周阳由是在他的刑罚之下开口。

    最好是在当着周阳由的面打死了他的几个儿子孙子以后。

    那样,才精彩。

    听着犯人哀嚎,看着犯人们怨恨和愤怒的双眼,然后,一点一滴的逼问出他想知道的东西。

    “不过这样也好……”宁成想着:“能快点得到答案和供词,在殿下面前,就能显示出我的作用了!”

    宁成的危机感一向很重。

    在刘德的臣下之中,他自问,他作诗作赋,拍马也赶不上司马相如那个变态,论起手段能力和应变,他不如张汤,整理文案,提出建议和应变的策略,他不如汲黯,为人处事,深结中外,他不如颜异,甚至就连现在刚刚到刘德身边的义纵都能完爆他,尤其会死义纵有个好姐姐。

    那么,他的优势在那里?

    自古君王都需要一个为其办脏事,沾鲜血的臣子。

    “我就是殿下黑暗中的利刃……”

    “为殿下扫清障碍,打扫污渍……”

    “这就是我……宁成存在的意义……”

    “天子有郅都,而殿下有我……”

    “根仓的亏空……”周阳由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瘫软了下去,他自知自己难逃一死,虱子多了债不愁,现在的关键,他也清楚,根仓的事情,瞒是瞒不了,特别是他眼前的这个魔鬼,绝对能查出来。

    既然如此,还不如说出来,给自己的家人留条活路……(未完待续。。)

    ps:  今天3更先~~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