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二十六节 扫把星
    将刘登接到吴山之上,刘德马上又得到了报告,赵王刘遂已经到了大阳县境内。

    于是刘德又马不停蹄的前去迎接。

    刘遂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莽汉一个,几乎跟当年的淮南厉王刘长是一个磨刻出来的,说话嚣张跋扈,口无遮拦。

    刘德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是例行工作的客套了一番,将他带到吴山,就算交差了。

    但刘遂的随行卫队,却给刘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一支弓马娴熟的精锐骑兵,人数大概在四百到五百左右,虽然数量少,但刘德一点都不怀疑,这支卫队在战场上能抵得上四千甚至五千普通军队。

    “早就听说刘遂有一支精锐骑兵卫队,号为‘冲卫’!”刘德望着那支一直保护在刘遂左右的骑兵,流着口水,他真想想个办法,把那支骑兵,弄到他手下来。

    因为传说,刘遂的冲卫,是从整个赵国的郡兵,经过层层选拔,仔细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

    当此之时,一支精锐骑兵所能发挥出的战斗力远超人们的想象。一个很简单的例,后来刘彻的羽林卫和八校尉,每一支都不过千余人甚至最多几百人,但他们在战场上却发挥出了几千甚至几万人的作用。

    然而,刘德也只能想想而已。

    诸侯王的亲卫,就算天,也很难弄到自己手里来。

    除非……杀了刘遂或者废了刘遂!

    刘遂之后,如今身为大将军的窦婴,也领兵从荥阳赶来朝拜天。

    刘德自然是马上前去迎接。

    “殿下!”一见面,窦婴就笑着躬身道:“别来无恙!”

    如今的窦婴。可谓是达到了他人生的一个巅峰。

    身挂大将军印信,统兵十余万,兼有齐赵国兵权在手。

    男人一旦掌握了权势。立刻整个人的面貌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的窦婴,与之前相比。少了一些雅的味道,多了一些雷厉风行的气势,左右簇拥的都是关东各郡的都尉与司马,让刘德看了,都有些感慨。

    刘德还记得,当初,窦婴被晁错一拳打破了额角的狼狈模样。

    如今,晁错怕是再也不敢那么对他了。反而,要在窦婴面前规规矩矩。“有劳大将军挂记,我一向还好!”刘德笑着还礼:“大将军身在荥阳,一切可好?”

    “回殿下的话,臣一切都顺遂!”窦婴站起身来,将他身边跟随的军官一一介绍给刘德。

    “殿下,这一位是雒阳都尉程嘉!”一位黑脸都尉出列朝刘德一躬身:“殿下,末将程嘉有礼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殿下赎罪!”

    “程都尉好!”刘德眉毛一挑,这可是一位战将,在吴楚之乱。以军功封侯。

    你要知道整个吴楚之乱,汉室只有寥寥数人最后因军功封侯。

    其有四位彻侯是因为死王事而被封侯,简单的说是拿命表了忠心后才封其为候,剩下的每一个的战功都是不容置疑的。

    特别是程嘉随后被任命为江都国丞相,直接进入两千石大员的序列。

    随后,窦婴又向刘德介绍了数位都尉,全部是他目前手下用的顺手的大将。

    最后,来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之前,窦婴介绍道:“殿下。这一位乃是臣目前大将军行营的主薄司马,协助臣协调关东各郡国兵马。姓季名心!”…

    刘德闻言,瞳孔不免稍微放大了一些。

    季心啊。如雷贯耳呢!

    “末将拜见殿下!”季心与之前的将官们一样微微躬身道。

    “故河东郡守季公是足下何人?”但刘德还是要装出一副不知道他背景的模样问道。

    “正是家兄……”季心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回答者,但心里却不免有些火了,人人都只知他的哥哥,却不知道他,真让他无奈!

    但谁叫他哥哥名声太大了呢?

    号称季布一诺,价值百金啊!

    刘德点了点头,心里下意识的就让他稍稍远离了季心一步。

    为什么?

    季心堪称汉室的一大扫把星啊!

    几乎有沾之倒霉,触之遭殃的神奇功效,地位越高的人与他们亲近,遭灾更厉害。

    譬如说,当年季心跟舞阳侯樊哙私交甚笃,结果樊哙绝嗣,舞阳封国废除。

    再譬如当年先帝时,将军陈武与季心以兄弟相称,结果新君登基,陈武被一脚揣回老家种田了……

    还有袁盎,当年,季心杀人犯法,躲到吴国,是袁盎收留了他,结果后来袁盎被刘武咔嚓掉了……

    这扫把星的神威,后来甚至还传给了季心的家奴与手下。

    譬如,季心有个家奴叫季夫,后来有军功就改回本姓:灌。

    嗯,就是那个后来坑死了窦婴的灌夫……

    总而言之,刘德觉得,离季心远一点,总是没错的!

    这就是为什么,当世除了剧孟外,关的季心也是游侠头,但刘德却舍近求远,跑去雒阳征辟剧孟。

    实在是季心的超自然扫把星威力太强大了!

    可刘德千算万算,没想到窦婴居然把这个扫把星给请了过去……

    想了想,刘德觉得这挺符合窦婴的为人。

    窦婴本来就很亲近游侠,喜欢结交五湖四海的朋友。

    前世灌夫就是在他手下出人头地的。

    只能说是命运使然啊!

    刘德看了一眼窦婴,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告诉窦婴这个残酷的事实比较好,反正,有他罩着,窦婴应该悲剧不了,最多也不过是跟陈武一样的下场……

    季心却是有些狐疑,望着似乎对他有些疏远的刘德,他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尴尬的笑了一笑。

    刘德却是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带着窦婴急匆匆的来到吴山脚下,将窦婴与瘟神季心一起送到天营帐,他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殿下……”

    刘德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是王道领着褚强,朝他走来。

    说实话,刘德已经习惯王道照顾他的起居,这王道不在身边,他总感觉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头。

    毕竟,两辈了,这种习惯很难改变了。

    褚强却是走到刘德面前,跪下来道:“殿下,草民已经安顿好家小了,随时愿为殿下效劳!”

    “善!”刘德点点头:“等回长安以后,需要借助先生的地方还有很多……”

    ps:等下还有一更~~~~~~~

    恩,今天有大推荐,但我好2,好颓废~

    明天后天多写点吧。

    嗯,周日晚上我会总结下本周的更新数量,计算一下这周任务的完成度。

    基本上我感觉应该能完成承诺。

    以后每周都是如此,每个周末会总结更新量~这样大家就能知道我这个废柴这一周的工作成绩,到底有没有达成目标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