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二十四节 你行的!
    “殿下,请留步……”

    刘德刚走出别院,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栾布的声音。

    “将军何事?”刘德回过头,微笑着看着栾布。

    其实,栾布还真跟后世的土地爷没什么相似的地方,他身高差不多将近一米八,身材魁梧壮硕,即使年已六十余,依然如同铁塔一般。

    这很正常,刘德记得,当年栾布微贱时,与彭越两人一起给齐国的酒商做保镖。

    当时和现在,所谓给人做保镖,除了要保护老板的安全之外,还承担着万一某人买了东西不给钱,武力讨债的责任。

    没有一个高大魁梧的身材,健壮的体魄,是吃不了保镖那碗饭的!

    刘德望着栾布,在汉室,名布的臣子,基本都是猛将。

    英布如此,季布如此,栾布也如此。

    “殿下,臣真的可以著述彭越、臧荼用兵之道?”栾布双眼望着刘德,眼神中满是期待与渴望。

    他早年微贱时,是臧荼提拔了他。

    臧荼叛乱,为高皇帝击败,他被俘,是彭越出手,救了他,这两人一个是他的恩主,一个是他的兄弟兼救命恩人。

    两个人他都很敬重。

    只是,不管臧荼也好,彭越也罢,都是叛贼,特别是彭越,高皇帝刘邦亲自下令看下他的脑袋,传首睢阳。

    给这两个人立书,会不会犯忌讳?

    刘德看着栾布,微微一笑,道:“将军尽管去写吧,小子为你担保,不会有任何人找将军麻烦,更不会有任何人为难将军!”

    “五十年了,尘归尘,土归土,况且,臧荼、彭越,有罪的是他们的行为,不是他们的用兵之道!”刘德走到老将军面前,为其理了理甲胄上的衣带,道:“且,臧荼、彭越用兵之道,就是我皇祖高帝也是赞许的!将军就放心的去写吧!”

    别说是写彭越的用兵之法了,就是给彭越作传,都没有人去管的!

    后世的史记,可不仅仅给彭越立传了,还给英布、陈烯、刘濞这些大叛贼都单独立传,也没见刘彻把司马迁怎么着。

    “诺!”栾布闻言,只感觉瞬间整个人都轻松了,浑身上下一下子就充满了力量。

    臧荼、彭越,这两人一直是他的心结,总觉得亏欠了这两人什么。

    如今,他已至垂暮之年,能在入土前,为这两人留下传承,就算对得起他们了,即使日后九泉相见,也不会惭愧。

    望着栾布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奔跑着回去准备写书的样子,刘德摇摇头笑了一声。

    正欲抬脚,身后又传来了人声:“殿下……”

    刘德回过头,发现是弓高候韩颓当。

    “卿有事?”刘德微笑着问道。韩颓当应该是有些混血,他的外貌中明显有着东西混杂的味道,这不奇怪,匈奴人控制了整个中亚触及延伸到了南亚与西亚,他们甚至逼的月氏人不断西迁,远走上万里。

    而在此时,中亚与南亚地区,密布着亚历山大东征军后裔所建立的无数小国,他老爹娶一个金发碧眼的希腊女人,没什么好奇怪的。

    后来韩颓当的儿子韩嫣,就是以外貌,与女子无异,皮肤白皙,深受刘彻的宠爱,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臣粗鄙,不识典故,也能著书?”韩颓当望着刘德,紧张无比,他是在匈奴长大的,匈奴人能懂的写一二三四就不错了,即使他老爹教了他识字,但,匈奴那地方去哪里找典籍?

    所以,他的文化水平,也就停留在只会基本的读写上,再深奥一点要引经据典,写出优美的文字,那就实在是为难他了!

    “当然可以!”刘德呵呵一笑,觉得韩颓当有些可爱。,刘德问道:“卿著书,给谁看的呢?”

    “武官们!”刘德笑着道:“一般武官,可能还不如卿,卿以为,他们能看得懂太过深奥的东西?”

    “我倒是觉得,卿写出来的兵书,说不定,比其他人的更好呢!”刘德笑着道:“兵书又不是比的谁的文字好看,正如战场上,诗词歌赋做的再好,能敌得过刀枪剑棒?”

    韩颓当听了,顿时大受鼓舞。他揖首道:“既然连殿下都认为臣能写出一本书来,那臣,一定写出来!”

    然后他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刘德却留在原地回味了一下栾布与韩颓当两人的言行

    让将军们写书,这是第一步。

    等他们的书写好了,刘德就会找个机会要一本过来,然后,刻成雕版,印刷个几百本,将之作为他的太子卫队的基础教材。

    实在是此时的兵法书籍太少了。

    不过《太公兵法》《孙子兵法》《司马骧且兵法》等寥寥数本。

    就这,大多数的带兵将军都可能没机会接触到这些。

    只有彻侯子弟,才能有机会接受这些兵书的教育。

    所以,刘德才要鼓励将军们写书啊,支持他们写书啊,不管写出什么样的书,文笔烂根本不算缺点,反而是优点!

    刘德甚至觉得越详细越好。

    以前,孙武与司马骧且的兵书,那是没办法,限于竹简的条件,只能尽可能的压缩内容。

    但现在有了白纸。

    刘德甚至觉得,将军就算在书里画插图,甚至把一个小事给捏碎了,一条条罗列出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有了这样的书,刘德才有机会以他的太子卫队为基础,培养出一支军官教导队伍。

    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建立一个军校,专门培养军官,刘德都想好了,以后要是有条件,所有郡国司马以上军官,全部都必须是上过军校的人来出任。

    打仗,靠匹夫之勇,一头热血就嗷嗷叫着向前冲的时代早就结束了。

    将来的战争,是钢铁的战争。各种技术兵器,肯定会层出不穷,一个文盲,不懂兵法的人,肯定玩不转。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现在,汉室弩兵集群,一个文盲带军,最多也就靠着经验指挥部队防御和反击。

    但假如是一个懂的测定风速,位置与远近的有文化的军官,那胆敢攻击他的人,肯定会撞个头破血流。

    这两者,谁能在战场上获胜,几乎是不用想的事情!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