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二十三节 将军们,请写书吧
    “殿下……”见到刘德进来,将军们立刻躬身迎接。 。

    “诸位将军无需客套……”刘德走到那副地图前,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三角形,他问道:“诸位将军在讨论淮南国?”

    “是的,殿下!”中尉周亚夫站出来,道:“陛下收到淮南国丞相张释之密奏,淮南王刘安接见了吴王刘濞的秘使……所以陛下已经传召淮南王前来面圣了……臣等目前就是在讨论,万一淮南王不奉诏,朝廷大军的进军路线……”

    “这到底想要闹哪样啊?”刘德听着心里腹诽不已,在如今的局面下,刘安居然还跟刘濞眉来眼去,只能说,这个家伙真是不知死活!

    现在,汉室有宝鼎出现的这个利好。

    别说是刘安了。

    没看到连楚王刘戊都乖乖的安分守己,没去跟刘濞瞎凑合了吗?

    “好好的写你的淮南子,编纂你的山海经不就得了,非要跳出来……”刘德摇摇头,只能说,刘安这是作死啊!

    淮南、衡山、庐江这三个藩国,是目前天下最没有底气跟朝廷掰腕子的诸侯封国。

    原因很简单,这三王,是在先帝孝文皇帝十六年时被册立的,至今才不过八年时间。

    在那之前,这三国是属于现在的城阳王刘喜的封地。

    八年时间,就算是穿越者,自带系统老爷爷,恐怕也没办法跟长安掰腕子。

    所以,刘德也没怎么关心淮南国到底会怎样。

    刘德觉得。就算他借个胆子给刘安,刘安也不敢造次,只能乖乖的来河东。跪到天子脚下认错谢罪。

    否则,大兵压境,小小的淮南国,立刻就要被碾碎了。

    刘德更好奇,刘安来河东面圣,张释之会不会跟着来?

    按照制度,诸侯王朝天子。其国内的丞相与都尉、内史,都是要跟着随行,向天子汇报的。

    “也不知道我老爹是否原谅张释之了……”刘德在心里想着。

    张释之其实挺可怜的……

    为汉家辛辛苦苦做牛做马。忙活了十几年,结果最后到头来落得一个晚景凄凉,这也算了,连他儿子。孙子甚至曾孙。从此仕途坎坷,备受打压和排挤。

    张释之家族的悲剧程度,在整个西汉历史上都能排进前十。

    刘德很欣赏张释之,并不希望看到他最后有这么个下场。

    但是,这个事情,刘德是完全帮不了张释之的。

    只能是张释之自己去跟老爹解开这个恩怨。

    前世张释之及其子孙的悲剧下场,就是因为,他到死都没有在正式场合。正式得到天子的赞赏。

    底下的官员一看,好嘛。你家都得罪了皇帝了,于是,没有任何人敢亲近张释之的子孙,没有任何人敢提拔张释之的子孙,所有人都对张释之的子孙敬而远之。

    这是官僚的特性。

    因此,张释之想要避免他的悲剧命运与其子孙的悲剧,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汉家天子在正式场合的原谅和嘉奖。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而这一次,淮南王刘安面圣,或许就是张释之最后的机会了。

    刘德觉得,自己有必要为张释之创造一些良好的条件。

    但周亚夫等人,却明显得到了天子的命令,也不管刘德有没有兴趣,拉着刘德在地图前,一一的为刘德讲解了,假如刘安不奉诏,朝廷大军会怎么行动。

    针对着不同情况,分析局势、刘安应对,与汉家军队的应变之道。

    刘德听了,感觉大为受益。

    这些知识是他前世所无法获得的。

    听完周亚夫等人的讲解后,刘德消化了一下,然后,看着站在他身旁左右的将军们。

    周亚夫的老爹是周勃,开国大将,战功赫赫,所以周亚夫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家学渊源和他自己勤奋好学的努力。

    曲周候俪寄,他的父亲是曲周景候俪商,他本人更是常年在长城一线与匈奴对峙的大将。

    弓高候韩颓当,他是匈奴跑过来的降臣,在匈奴之时,他就是重臣,担任过匈奴某个部落的相国,再往前推,韩颓当的父亲是卢绾的手下,跟着卢绾一起叛逃到的匈奴……

    将军栾布,他是彭越的发小,从汉初的乱军中杀出来的大将。

    这些人,是汉室勋臣贵族军事集团最后的余晖了。

    这些人死后,汉室的勋臣贵族们,再也没有如此兴盛过了。

    周亚夫的后代,从此不见于史书。

    俪寄是个熟女控,也死在熟女手上……刘德记得,前世这货胆大包天,居然想娶平原君为妻。

    平原君是谁?

    当时的皇后王娡的生母……

    于是果断的被ko了。

    韩颓当嘛,可能知道他的很少,但是……

    他儿子知道的人就很多了。

    韩嫣是他的长子,韩说是他的幼子……

    好好的将军世家,居然变成了搞基世家……

    栾布嘛……

    嗯,后世的土地爷就是以其为原始素材构筑的……

    于是,刘德看着这些将军们,现在最出色的大将们,道:“诸位将军可为兴致著书?”

    刘德虎视眈眈的看着周亚夫道:“条候,卿父子两代相继为大将,于军旅之中前后七十余年,可谓当世第一将门,且我方才听君侯言及军伍,分析局势,已不弱古之司马骧且、孙子吴起,何不将这些著于竹帛,不使前人专美于前?”

    周亚夫听了瞳孔猛然放大,写本书?这倒是个好主意!

    刘德转身,看着韩颓当,又道:“弓高候深谙骑射之道,能奔袭千里,离合而战,何不将此种种妙法与心得著之于竹帛,开一派之先河?!”

    韩颓当闻言,低头沉思了起来,心中却翻滚着滔天的巨浪作为降臣,他最受不了的毫无疑问的就是别人看他的异样的眼神,每次见到陌生人,他都会怀疑对方在心中嘲笑他是‘三姓家奴’‘背主之臣’。

    特别是每每周亚夫独处,他都能感受到周亚夫的鄙夷与不信任。

    若能写出一本书,作为天下骑兵的教材,那么……

    谁还敢瞧不起他?

    就是文官们恐怕也得恭恭敬敬的拜他一声韩公或者韩君侯!

    刘德又看着俪寄:“将军亦然,将军多年坚守长城,为汉抵御匈奴,劳苦功高,先帝曾褒将军诏曰:带砺山河,朕命尔唯懋哉!小子浅见,功名利禄如浮云,著书立作,方为大功!”

    最后刘德对栾布拱手道:“将军先随彭越,后随臧荼,此二者,虽乱臣也,然必有过人之处,将军何不试之将其带兵之道,著于文字,好叫后人知道,有彭越、臧荼曾在这个世上来过?”

    栾布闻言,低头沉默不语,但心中却已经决定一定要写书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白天楼下商店促销 放那个小苹果,吵得我心烦,然后加上懒癌发作,咳咳,拖拖拉拉的到8点才开始码字,恩,我太废柴了~

    今天5更是不可能了,我尝试一下4更吧,目测可能只能做到3更~

    恩,就是这样,后天在补上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