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二十节 三个条件
    左右众人,看到刘德与胡毋生两人三次对拜。

    许多人顿时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特别是如今谁不知道,白纸是掌握在刘德手上,被严格保密的一个产业?

    刘德现在公开支持胡毋生办学,那么可以想见,胡毋生岂非是能拿到大量的廉价甚至免费白纸?

    要是那样的话,其他诸子百家还玩什么?

    胡毋生有了刘德的支持,必然以十倍甚至百倍的速度来传播和宣扬他的学问与理论。

    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也就罢了。

    万一,刘德要是在将来的考举,偏向胡毋生的学派,譬如说玩个一次录取一百人,结果七十个出身麓台……

    这些巨头,此刻是真慌了。

    他们可以不在乎功名利禄,也可以不在乎个人的荣辱沉浮,但他们各自学派的命运与未来,却不能不在乎。

    “殿下,老臣若是也开山门,广收门徒弟子,不拘地位贵贱,是否也可请殿下上奏陛下,与老臣的《诗》同样待遇?”申公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放下面子,恳求的。

    这对申公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当年,他也不过是个寒门士子,有幸得到他的老师浮丘伯教导,学习文化,后来又与师兄楚元王刘交、弟子楚夷王刘郢合力,整理《诗经》,刊行天下,成为鲁诗派的开创者。

    自从他因为与刘戊闹了矛盾,愤而辞官之后,这些年就一直在广收弟子,只是不如胡毋生那样大张旗鼓,来者不拒而已。

    更何况他的老师浮丘伯是荀子的亲传弟子,荀子这一派的人,本就是对现实有着清醒的认识。

    不要忘了,李斯就是荀子教出来的!

    “自然可以!”刘德笑着回应,他站起身来,对着诸子百家的巨头们道:“诸位大贤长者,只要愿意开山门,收弟子,小子都愿效子都先生之例……只是,有些条件……”

    “殿下请说……”张恢站出来拜道,作为法家巨头,张恢当然清楚,皇室做事,绝对不会有心血来潮,或纯粹的敬重等个人问题。

    特别是刘氏立国五十多年来,就算孝惠皇帝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深意的!

    而刘德……

    据张恢在长安听到的传言和弟子晁错所说,是从小就被养在太宗孝文皇帝膝下,坊间传闻,当年,刘德的名字都是太宗孝文皇帝所取,意为德者治之。甚至还有人说:‘上以为皇次孙类己,于是复对皇后道:朕后世,此子当王天下!’。

    反正,这些版本的流言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被传的人尽皆知。

    虽然张恢从他的弟子晁错口中得知,这些流言,都是天子故意放出来的。

    但从这些流言以及晁错的描述中,张恢很清楚的看到了一个行事果断,懂得分析局势,同时城府深重的皇子,储君。

    这样的人岂会受到感情啊个人喜好的影响,而妄自行事?

    必有深意!

    不是宣扬其政治主张,就是为其地位造势!

    不过……

    这样的储君、皇帝,正是法家的最爱!

    满脑子仁义道德,循规蹈矩的皇帝,显然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不会重用法家。

    只有野心勃勃,胸有大志的统治者,才会对法家重视、厚遇。

    刘德想了想,对众人道:“诸位长者,打开山门,广收门徒,有教无类,教化万民,小子与父皇必然是欣喜的!”

    “然……”刘德低头看着地面道:“小子的条件之一是:所有入读士子,必须经由县令登记名字、籍贯,清查无有罪案、劣迹在身!凡不在官府登记的,一律不可入学,一经查获,以律法问罪!”

    这是必然的!

    否则,万一有权有势的人家的儿子犯了法,改个名字藏进书院中,谁能找到?

    自古以来教书育人之地,在中国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别说官府了,就是皇帝,也轻易不敢进去抓人!

    没有这个预案,这些学校,迟早都会变成藏匿豪强贵族犯法子弟的地方。

    众人听了,却是对视一眼,这个条件完全能接受,于是纷纷点头。

    刘德继续道:“其二:所有山门学生,必须通过由官府与诸位长者共同主持的考试,才可准予毕业,发放由学苑与所在地郡守衙门共同签发的文书印信!余者皆不可发放任何证明文书!凡是非通过正式考试,即自行休学者,诸位必须将之除名,不可再视为弟子!读书之时,犯法者,亦如此!”

    这就是刘德留下的暗门了。

    要是放任这些人的学校,官府却没有相应的制衡力与威慑力。

    时间一久,用屁股都能猜到会发生什么?

    看看东汉的太学生,再想想明朝的秀才公们,还有北洋有事没事就上街散步的大学生们。

    刘德可一点都不希望,二三十年后,他想推行某个政策,结果跑出一帮举着‘汉家养士百五十年,仗义死节就在今日’的牌匾的大爷们。

    学生好好读书就行了!

    只要还没到亡国灭种的绝地,就不需要他们跑出来唧唧歪歪。

    而且大多数的学生运动都证明了,学生们的一腔热血,常常被一帮冷血自私无耻的学棍和政客利用了。

    所以刘德得给学生们上个紧箍咒。

    再没有比毕业证书,更能让学生们安分守己的玩意了。

    但刘德这个条件一提出来,许多人都开始犹豫了。

    只是考虑到,官府确实有这个权利,而且,刘德所说也还合情合理,更还保留他们的一些权利,勉勉强强,他们想着国家承认与支持还有财政补贴的好处,才不情不愿的答应

    “其三:所有入学士子,我会上奏父皇,每岁每人补贴一千钱,发放米十石,油盐一升,,诸位长者,必须保证,所有补贴物资,皆由学生自己手持官府发放的学籍文书去官府衙门领取,而不可以任何借口,代替学生领取!”刘德严肃的道。

    很显然,刘德在这里又留了一个暗门。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贪污同时也是一个制衡手段。

    每年每个学生补贴一千钱,十石米,一升油盐。

    这是必不可少的要给读书人的福利。

    否则,这些学苑里的学生恐怕就没有来自底层的学生了。

    这对刘德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这个政策一出,显然就能收买人心,特别是读书人的人心。

    要知道在此之前,从来没有那个朝代那个ZF补贴过读书人……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