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一十七节 兄弟
    天子刘启得意洋洋的带着文武百官,走到已经被他命名为‘汉鼎’的大鼎之前,兴致勃勃的欣赏着载于大车上的宝鼎。

    百官们一一上前,观摩和打量已经失踪了上百年的‘徐州鼎’。

    梁王刘武也带着自己的臣子,在一旁观摩。

    “梁王!”天子刘启笑嘻嘻的朝着刘武走过去,拉着刘武走到御驾之前问道:“朕的‘汉鼎’怎么样?”

    刘武动了动嘴唇,低头拜道:“陛下得宝鼎,臣弟无以为贺……”

    天子刘启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个胞弟,心里头不舒服了。

    但对于刘武,刘启很清楚,他必须拉拢、稳固,让刘武为他卖命。

    所以,要好好安抚一下,让他心里不至于产生嫉妒甚至怨恨。

    于是,天子刘启走上前,拉着刘武的手,将他扶起来,道:“刘武啊,朕与你,一母同胞,骨肉兄弟,血浓于水啊!朕不是早与你说了吗?在朕面前,没有君臣,只有兄弟!”

    既然暂时不好打利益牌,天子刘启就只好大打感情牌了,作为几十年的兄弟,刘启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弟了。

    刘武听了自己的兄长的话后,心里头是暖洋洋的。

    只是,当不成皇太弟,还是让他非常郁闷的。

    “侄儿拜见皇叔!”这时候,刘德的声音从天子身后传来。

    刘武闻言马上低下头,他下意识的不怎么想跟刘德照面。

    但刘德却好像完全没看见刘武的态度一样,热情的走上前来,躬身对刘武一拜,道:“皇叔,侄儿有个东西,送给您……”

    刘德不动声色的从怀中掏出一本精美的图书,递到刘武的面前,道:“这是侄儿近日以来搜集天下诗赋名家所做的名篇三十六章,修为合集,请皇叔赏鉴!”

    对付文青,刘德还算是有经验的。

    前世他的河间国王宫里,就有一堆文青,对于这些家伙的喜好与性格,刘德非常了解,也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刘武喜好诗赋,基本上在诗赋面前,刘武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因此,一见到刘德呈递到他眼前的诗赋文集,立刻就眼睛都挪不开了。

    刘武接过那文集,翻开书页,只见开头第一篇就是《上林赋》三字,再看文字,优美华丽,动人无比,简直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的诗赋,没有之一!

    “好赋!好赋!”才看了一段,刘武就已经不顾场合拍案叫绝,拉着刘德的手问道:“此赋作者何人也,请皇侄为寡人引荐!”

    “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刘武满脸的回味道:“好赋啊好赋!”

    “寡人恨不能与此人把臂同游!”

    刘德低头,轻声道:“回禀皇叔,此乃小子家臣司马相如之作,待回转长安,小子就命司马相如过府与皇叔把酒同欢!”

    刘德抬起头,看着刘武,他的嘴角轻轻微笑着。

    司马相如算是立功了!

    但是,刘武现在的表态,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呢?

    刘德觉得,可能是一半一半吧。

    刘武却笑着道:“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刘德轻笑一声,伸出手,与刘武击掌盟誓。

    对刘德来说,刘武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老爹看到了,他能摆平刘武,这就够了!

    天子刘启看着刘武与刘德击掌盟誓,他脸上微微笑着,走到两人中间,道:“若是太后在此,见到你们叔侄如此亲密,想必会非常高兴……刘武啊,朕决定了,明岁以刘德为储,你是刘德的皇叔,你觉得朕的决定怎么样?”

    刘武闻言,脸色微微一怔,但刹那就恢复了正常,拜道:“臣弟安敢非议陛下之策?”

    刘德一听自己老爹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拼尽了全力,他才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激动,让自己保持着镇定的模样。

    但天子刘启,却是在密切的关注着刘武与刘德的反应。

    他很清楚的看到了,他说话的时候,刘武的手臂与双脚都出现了明显的颤抖和悸动。

    刘德更是瞬间就脚下都晃动了一下。

    这些讯息告诉他,刘武心里面肯定对他的这个决定不满,至少,心里面是有想法的!

    于是,刘启拉着刘武的手道:“父皇诸子,如今就剩下你我兄弟了,这天下社稷是朕的,也是你的,朕最近身体一直不好,朕有些担心啊,万一朕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刘德年纪又轻,关东诸侯虎视眈眈,特别是刘濞,无一天不想改天换日,要是朕真出现什么万一,刘武啊,你得帮朕好好辅佐刘德!”

    这番话,刘启完全就是真情表露。

    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

    四月以来,他几乎每隔十天半个月,身体就要出一次毛病,不是这里,就是那里。虽然都是小问题,虽然大都最多几天就好了。

    但再这样下去,很显然,是拖不了多久,就要出大问题的,而万一如此……。

    正因为这样,他才急着跟刘武摊牌。

    借着九鼎的风头,天下归心,诸侯安分的这个时机,跟刘武摊牌。

    刘武要是愿意点头,为少主羽翼,为社稷屏障,当然是皆大欢喜了。

    若不愿意,甚至哪怕有一句假话,被他察觉到了,那么,他也顾不得什么兄弟情,太后的面子了!

    实在是梁国对他太重要了!

    刘武听着自己的兄长真情实意的话语,心中非常震动,他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兄长。

    他们兄弟的感情还是非常深厚的。

    当年兄弟两人年轻时,一起在长安闯祸,一起在三辅游玩,玩累了就抵足而眠。

    这份感情,即使是如今一个是天子,一个是诸侯王,也没有削减多少。

    以刘武对自己兄长的了解来看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皇帝哥哥没有说谎,他的身体确实出问题了!

    这时候,刘武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那个不受人重视的代孝王刘参。

    五年前,刘参病逝。

    他可是哭的稀里哗啦,亲自去代国吊丧致哀的。

    连刘参出事,他都伤心了大半年,他岂能无视自己的亲兄长,皇帝大兄的生死和请求?

    “陛下请万勿说这样不吉利的话,陛下必然长命百岁,长临天下……”刘武跪下来,拜道:“然,若陛下真有不测,臣弟虽然愚钝,但也愿效周太伯,为社稷效死!”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