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一十六节 基本盘
    直至此刻,刘德知道,自己的弄虚假做工程是大功告成了。。。

    其实应该也不算弄虚作假,实在是挖出来的那个鼎,缺乏足够的真凭实据与字证据来证明它的真伪。

    “起码能唬弄人一两千年吧?”刘德心里寻思着。

    这倒是不用怀疑!

    刘德以皇,准储君的身份亲自下场,天参与,百官背书,加上诸百家巨头的一致认定,假如还不能蒙上一千年甚至两千年,那就太失败了!

    要知道刘德记得很清楚,后来他的弟弟鲁王刘余,就跟人合伙炮制了《古尚书》这个大骗局,直接蒙了上千年,甚至是到了天朝,还有人相信真有古尚书,要不是清华简的出现,说不定能一直蒙下去。

    司马季主见到大功告成,于是揖首拜道:“老朽此间事了,先行告退……”

    对他来说,这样的场合,他是一刻都不想多留,特别是许负在场,更让他感觉难受。

    假如不是刘德写了那两句话,对他触动很大。

    司马季主甚至根本不愿意在这样的场合出现。

    于他而言,在场大多数大臣,都是一身臭味,只为自己私利的伪君,他根本不屑为之为伍!

    天刘启闻言,连忙出言挽留道:“司马老先生,还请留步,朕慕先生之大名许久了,只是一直缘悭一面,如今先生既然来了,就还请留下来。不吝赐教……”

    司马季主顿时大感头痛。

    只是,对于汉家天他还是很尊重的,他不屑的是臣们的德行。

    在心叹了口气。他无奈的道:“既然陛下有命,老朽敢不奉诏?”

    天刘启闻言大喜,连忙道:“来人,快为司马老先生备车,朕今夜要亲自拜会老先生,请教先生一些问题!”

    怪不得刘启如此欣喜,司马季主。可不仅仅是一个算命先生,他同时还是当世声名显赫的大学问家,哲学家。要不是他性格太青了,恐怕早就位列卿甚至三公了!

    要知道,在此时,卜算也是国家大政之一!

    对于卜者。特别是司马季主这等级别的卜者。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刘德见此情景,却是知道自己欠下司马季主一个天大的人情。

    因为他用原主的青思维稍稍一想,就明白司马季主答应便宜老爹的邀请,到底有多么困难!

    刘德记得,当年东陵候邵平罢官之后,去找司马季主卜卦,企图获得一个吉利的卦象,以作为他东山再起的心理仪仗。

    结果司马季主连卜都不给他卜。直接告诉他:你老了,不行了。该干嘛干嘛,别想着东山再起了!

    要知道邵平可不是什么伪君,更非小人。

    人家光明磊落做事,坦坦荡荡做官,而且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农家学者,邵平所栽种的西瓜,可是至今都是一个招牌。

    要说污点的话,最多也就是邵平曾经献言萧何,让萧何自污,以保全其身。

    可就这么一个只有这个污点的邵平,在司马季主面前都没得好脸色,甚至还拐着弯骂了邵平一顿。

    又若贾谊,当年跟宋忠两人请教司马季主,结果被司马季主狂喷一顿,几乎喷到生活不能自理,差点得了抑郁症。

    从这两个事迹就能看出司马季主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他就是个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的人。

    如今,他为了刘德的那两句‘继往圣之绝学,开天下之太平’的承诺,做出的牺牲,不可谓不大。

    想到这里,刘德就朝司马季主躬身一揖,因为他从原主的青思维,感受到了司马季主所做的巨大牺牲。

    正所谓青惜青,原主残留的少许意识,让刘德不由自主的揖首致敬。

    “司马先生,您就等着看我怎么继往圣之绝学,开天下之太平吧……”刘德摒弃掉原主的那点青思想,在心道。

    嗯,青什么的,刘德玩不起!

    “当然,我的某些方式,您可能不一定喜欢……”刘德在心说道。

    用青的那一套办法,继往圣之绝学都可能够呛,就别说什么开天下之太平了。

    想开天下之太平?

    首先就得找到替代国百姓受苦的人。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肉弱强食!

    …………………………………………

    天刘启很高兴,河东官民百姓更高兴。

    不得不承认一点,跟后世朝代特别是满清的帝王出巡,结果搞得沿路百姓叫苦不迭,骂娘跳脚不同,汉室的百姓,最喜欢皇帝出巡到自己的家门口。

    因为,历来刘氏出巡,对于地方百姓来说,就一句话:散财童来了。

    自刘邦开始,刘氏天每次出巡地方,必然都会给所到的地方百姓大量的优惠政策和赏赐。

    这一次也是一样。

    河东百姓们不仅得到了免除今年租税的优惠政策,更获得了加爵一级的赏赐,而一百户一头牛,十石酒的赏赐,更是大手笔了!

    一百户共享一头耕牛,看似很少,但河东郡有户二十余万户,这就是差不多两三千头耕牛了。

    如此多数量耕牛,对于今后河东郡的大部分百姓来说,无疑是个福音。

    特别是地主们,更是心高兴的很。

    这些耕牛真的会按照一百户一头平均分配?

    呵呵?

    相信的都是傻瓜,笨蛋!

    当然是谁有关系,谁先用喽!

    许多人立刻就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但他们不知道,刘德也打起了耕牛的小算盘。

    “两三千头牛啊!”刘德在心寻思着:“利用好了,就是一个大大的政绩啊……等田叔来河东赴任,我等跟他好好说道,要尽量将耕牛分配给无牛,缺乏壮劳力的家庭……”

    刘德可是记得很清楚,他前世在河间国,为了给自己的百姓一些福利,有一年,他特地从老爹那里求来了一千头牛的福利,结果,这些牛第二年分配的时候,居然全部都是分配给了河间的地主豪强,至于普通百姓,底层民众,连牛长什么样都没见到过……

    刘德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河东的地主会比河间的地主高尚到哪里去!

    有这个前车之鉴,刘德觉得,还是先让田叔做好分配预案比较好。

    反正,这河东郡,刘德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作为基本盘的,而河东的百姓,特别是底层百姓的支持,对刘德来说格外重要。(未完待续。。)

    ps:我靠,3点了……

    嗯,收工睡觉了~

    这一章定在10点吧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