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一十二节 高兴的天子
    正如刘德知道司马季主的身份一样,司马季主也大概猜到了刘德是谁。

    他低头看着刘德写在布帛上的文字。

    “继往圣之绝学,开天下之太平!”他心里反复念叨着。

    他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个白天,他于长安市井摆卦,往来热闹非凡,人人皆愿献重金求他一卦。

    东陵侯邵平就是其中之一。

    想着这个往事,司马季主就丢掉了手里的棋子,而是拿起了龟甲,将其放到火炉上灼烧。

    一边灼烧,他一边看着刘德道:“天道何亲?唯德而已,自古王者先立志而上帝赐福,贵客所求卜者,顺天应命,上帝必有所示!”

    然后他低头一看龟甲,将之从火上拿开,递到刘德面前,笑道:“阪泉之兆,吉,贵客所求之事,只要用心去做,必然顺遂人愿,无所损益!”

    刘德连看都懒得看那个龟甲,闻言拜道:“承蒙长者吉言,小子谨记于心!”

    刘德若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那他就是白活了三辈子了。

    阪泉之兆,指的是黄帝战于阪泉,历史上卜卦之时,出现此兆的是晋文公即位之前的占卜,然后文公就称霸诸侯,受彤弓之命。

    显然,司马季主已经告诉刘德了,他愿意为刘德背书,前提条件是刘德要答应他,遵守刘德写在帛书上的那两句话。

    将来要继往圣之绝学,开天下之太平。

    这是两个文青之间的君子约定。

    虽然没有约束力。但刘德与司马季主都会遵守。

    …………………………………………

    刘德一行走后,一直安静的坐在司马季主身后的一个童子,就忍不住问道:“老师。方才那是谁?口气真大!”

    司马季主呵呵一笑,摇着蒲扇,道:“贵不可言!”

    他拿着那个龟甲,之见龟甲之上赫然裂开了一条横着将整个龟甲一裂为二的裂痕。裂痕清晰,但却没有将龟甲完全撕裂。

    他没有说谎,确实是阪泉之兆,一万次卜卦之中也未必能遇到一次的阪泉之兆!

    “真王者。所以能有大志!”看着布帛上刘德所书的那两句话,司马季主不动声色将之收起来。眼中却是闪烁着不明的神色。

    ………………………………………………

    刘德牵着陈阿娇的小手,离开卦摊。

    “那是谁?”宁成有些好奇的问道。

    “卿可知道东陵侯?”刘德答非所问。反问宁成。

    宁成想了想,摇摇头。

    义纵却在旁边悄悄告诉义纵道:“东陵侯邵平是也!”

    宁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

    那个劝萧何自污保全性命的人!

    刘德笑了笑,对宁成道:“东陵侯。非其封号也。邵平居于东陵,所以世人以东陵侯尊之!”

    但宁成还是不解,算算岁数,邵平此刻应该早死了吧?

    跟那个算卦的有什么关系?

    这时候,宁成猛然想起了他在长安听到的一个故事,邵平当年被罢官后,心有不甘,想要东山再起。于是求卜于长安一位大卜者,于是宁成低声问道:“司马季主?”这是宁成唯一能想到的一个符合描述的人了。

    刘德玩味的看了他一眼。并未做回答。

    有些东西,知道就好,何必说出来呢?

    对刘德来说,司马季主愿意合作就好!

    …………………………………………………………

    宜阳,天子行宫。

    此时却是群贤汇聚,名士满堂。

    天子刘启端坐于御座之下,看着殿中这些一个个平时他三请五请,派了一拨又一拨使者去延请,却被以各种借口推脱的当世名家,百家巨头们。

    心中一股自豪感和骄傲感油然而生。

    “再怎么清高,在上帝策命之前,还不是要来俯首朝拜于朕?!”天子刘启的视线在左侧的两个人身上停留了一小会,眼中甚至还有些恨意,但很快就消失了。

    去年,他登基之后,就曾派人请这两人来长安当博士,做牌坊。

    这两人当时来是来了,可就干了两个月博士,就一个告老,一个说有病,辞官回去了。

    天子刘启怎会不知道这两人是嫌弃他给的官职小了,权力少了呢?

    将心中的不快压了下去,天子刘启站起身来,端着酒樽,向着殿中的一众百家巨头,致敬道:“朕承先帝遗命,执牺牲圭币以奉宗庙,至今已有两年,历日尚短,以不敏不明抚临天下,朕甚愧之!然上帝不以朕之不德,赐宝鼎归朕,朕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朕之不明,不能远德,辜负上帝之望……”

    这番话说的看似谦虚,实则是向这些拒绝他征辟,不给他面子的百家诸子巨头示威。

    意思是,你们看,你们看!

    叫你们不服哥,哥今天有上帝的庇佑和赐福了,你们这些渣渣,赶快跪下来高呼万岁,舔哥的脚趾头吧!

    反正,在有宝鼎的证明下,没有人敢说什么。

    反而,必须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匍匐于他脚下,高呼万岁。

    谁叫九鼎已经遗失了一百多年,如今出世,就是必然留名青史甚至流传万世的典故。

    但凡文人,谁不想千百年后还有人能知道自己?

    而想要参与到这个盛会之中,共同见证宝鼎归汉,奉祀宗庙的历史时刻,他们就必须得让天子答应带他们一起去。

    要是天子不带他们玩,他们就没办法见证这一时刻了。

    至于偷偷的跑去河东,做成既成事实?

    基本上没有那个笨蛋愿意干这种事情。

    因为,一旦那么做了,就必然恶了天子,刘氏的天子,可是记仇的!

    不说别的,当初郑公为项羽说话,结果三代没人能出仕做官,过了五十年,才出了一个郑当时,走的还是皇子刘德的路线,靠着汲黯,勉强混了个官当。

    谁愿意自己的子孙也跟郑当时一样?

    于是,数十位声名显赫,天下知名的诸子百家巨头,一个个都出列三拜而揖,拱手恭贺道:“陛下德盛天下,上帝降之以宝鼎,以璋陛下之德,以述陛下之功,臣等鄙野嘉人,唯顿首顿首,以为陛下贺之!”

    “哈哈哈……”天子刘启看着这些百家巨子匍匐在他脚下,心里狂笑了起来。

    “刘德这次找出宝鼎,真是帮了朕大忙了!”天子刘启想道:“等见了面,朕就要好好嘉赏他!”

    刘德找到宝鼎,不止是让这些百家巨子,全部跪在他脚下,更让关东诸侯们一下子就安分了,除了吴王刘濞外,其他诸侯王都已经上表称贺了,就连楚王刘戊这个刘濞的跟班都上了奏疏恭贺,还声称冬天要来长安朝觐天子……

    这就是大功!

    必须要奖赏!

    “我该考虑准备册封太子了……”天子想着,趁着这个机会,确实可以册立刘德为太子,而刘武也不会有意见,就算有,窦太后也能说服刘武安安分分的接受现实。

    毕竟,刘德有功啊!(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本来想写好就发的,但是想了想,我觉得还是留到早上8点定时发吧~

    嗯,这样貌似多点订阅 -0-

    明天吧,推荐500票的话就能4更哦。

    继续求订阅。。。撒泼打滚求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