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一十一节 遇到文青怎么办?
    刘德又问了曹陟几个问题之后,才将之送走。顶点小说  章节更新最快

    回到大厅,刘德招招手,义纵从他所坐的坐位的屏风之后走出来,捧着两张白纸,递给刘德。

    刘德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就将这两张收进自己的怀里。

    这两张纸上记载的自然是方才刘德与曹陟的对答。

    最近几天,受到没有背熟《卫公太宗问对》刺激的刘德,也打算写一本,或者整理一本以君臣问答形式表现的书籍。主要用来记载他与大臣问对,施政策略与思想脉络和采取政策的前后思虑。

    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汉皇语录。

    专门用来教育后代皇子皇孙,免得将来出现一个元帝那样的坑货或者成帝那样的笨蛋,被人洗脑,导致一脑子的文青思想。

    当然,像这种政治类的书籍,几百甚至上千年内,都别想印刷出版售卖,只能作为皇家内部的机密文档,传男不传女。

    ……………………………………

    第二天,刘德继续带着义婼等人出门逛街,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陈阿娇,所以,出行的性质就从考察调研变成了纯粹的旅游放松。

    必须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安邑的市容市貌,周阳由整理的很不错。

    几乎能跟长安有得一拼了。

    市面干净整洁,街道笔直,令人看着舒服。

    不过,这种面子工程好像是每一个官僚的长处。

    所以。也没什么出奇的。

    陈阿娇还是第一次游览安邑,因此她的兴致很高,对于安邑城中的一切也很好奇。

    刘德一行就被她带着在安邑城里的大街小巷。漫无目的的闲逛了起来。

    好在刘德每次出行,郅都都会安排好足够的人手暗中保护,所以也不虞发生什么意外,刘德索性也就任由她领着自己在城里面瞎逛。

    这样做陈阿娇是高兴了,但却苦了宁成与义纵。

    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两人就肩挑手提的拿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光是竹鸢就有三四只。

    走过一个街口时。陈阿娇似乎又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她拉着刘德一直向前走,走到一个似乎是地摊的商贩面前。挤进人群中,指着眼前的景象,糯懦的问着刘德:“表兄,这是在做什么啊?好像很好玩!”

    刘德向前一看。发现是一个卜卦的摊子。

    摊主是一个年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穿着一袭白色的深衣,衣带飘飘,他的身后跪坐着两个垂鬓童子,看上去颇有些传说中的世外高人的模样。

    这些没什么奇怪的。

    让刘德感到好奇的是,这个摊主面色红润,皮肤白皙,双手修长,一看就知道是处尊居优。基本没干过粗活的人。

    而且他的穿着打扮处处显示着他的非同一般。

    光是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刘德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用蜀地所产的绸缎所编织而成,虽然价格不如蜀锦,但也差不到那里去,光是那件衣服,没有个几万钱,休想买到。

    而在他身后的两个童子,坐姿端正,面相祥和,衣着整洁干净,看着也不像奴仆之流,倒像是弟子一类。

    比起这些,这人的招牌,就更让人惊讶了。

    只见这老者手中持着一面小旗,旗上写着:一卦百钱,生死富贵皆不算,只论豫事成败。

    一百钱一卦?

    假如算卦是这老者的衣食来源的话,那么,他要算多少卦,才能赚到他身上那套衣服啊?

    或许正因为如此,虽然围观的人很多,但真正肯下场算卦的人却很少很少。

    一百钱虽然不多,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基本上没人肯花这样一笔钱花在一个不明来历的人身上。

    万一,人家算不准,岂不是浪费了一百钱。

    加之,这老者打出的招牌不算生死富贵,意思就是过去未来什么的他不算,他只算即将要做的事情是否会成功。

    所以,基本上,人人都在等着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有点意思……”刘德想到了他听说过的一些事情,于是,走上前去,对着老者致敬道:“小子不才,敢情长者为我卜算!”

    这老者看了一眼刘德,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刘德于是坐到他对面,与他对坐下来。

    刘德挥挥手,立刻就有随行的宦官取来一百枚成色十足的铜钱,放到老者前面的案几上。。

    这老者挥挥手,拿起一支笔,递给刘德,问道:“贵客欲卜何事?请写在布帛之上!”

    刘德呵呵的笑了笑,对这老者一拜,拿起笔,在他前面的一块布帛上写下两句话:继往圣之绝学,开天下之太平。

    然后,他好整以暇的看着这老者,笑问道:“敢请长者赐告,我之所欲可否实现?”

    这老者盯着刘德所写的字迹,一双明澈的眼睛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他抬头一看刘德,哈哈一笑,道:“且待老朽为贵客卜之!”

    刘德看了看他案几上摆着的龟甲、八卦以及棋子,问道:“长者以何为卜?”

    刘德身体前倾看着他的眼睛,进一步问道:“用夏乎?用商乎?用周乎?”

    这话在别人听来,可能不太懂,毕竟周围基本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市井之民。

    但刘德觉得,假如这个老者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他肯定知道刘德在说什么,传递什么。

    这老者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大笑了起来,摇头道:“捀策定数,灼龟观兆,夏商周皆用之,无所异也!”

    “是以周公卜三龟,而武王有廫,纣王暴虐,而元龟不占,岂非卜之异,是天之道也!”

    听他这么一说,刘德就知道,十之**,这个人就是当今天下卜卦者中最有名望,同时也最文青的那一个,楚人司马季主。

    刘德于是长身而拜道:“长者赐教,小子谨记,请长者为我卜之,事遂与不遂,但听天命而已!”

    对付文青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比他更文青!

    刘德的原主,本身就是个大文青,更长期跟梁王刘武这个文青日夜相处,一旦文青起来,刘德觉得自己都怕!(未完待续。。)

    ps:  唔,继续求订阅啊,感觉订阅的读者一天比一天少了,均订持续下滑中,是不是我的情节出问题了?还是没写好?

    总之好感伤啊~~~

    啊呀,连萧瑟那个家伙都进精品了。。。

    我不要被萧瑟逆推啊啊啊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