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一十节 货币战争
    刘德回到郡守衙门后,就去把主父偃叫了过来,顺便让主父偃将河东郡主薄也一并叫来。

    大概半刻钟后,主父偃就领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官员,来到了刘德面前。

    “臣偃拜见殿下……”

    “臣陟拜见殿下……”

    两人躬身礼拜。

    “二位卿家,请起……”刘德亲切的道:“请坐……”

    让人给两人备好坐位,坐下来。

    刘德看了看随主父偃一起前来的河东郡主薄,根据档案显示,此人姓曹,还能跟平阳侯曹寿扯上关系。当年他的父亲是曹寿的祖父曹参门下的奴仆,因为勤奋好学,被曹参看重,收为义,虽然没有继承权,但却也可顶一个曹姓,自称平阳懿候之后。

    “曹爱卿……”刘德坐下来,笑着道:“请为我介绍一下平贾之制……”

    义婼虽然跟刘德讲解了一些平贾的基本常识,但是,她到底是个女,了解并不是太详细,最起码,平贾是靠什么制定和裁定物价的?官府和百姓又是怎么认同平贾的裁定?这些,就不是义婼所能知道的了,所以,刘德需要一个官方人士来解答他的疑问。

    “诺!”曹陟有着一口很浓厚的河东口音,刘德听着就像是后世的广东人说普通话,总感觉他咬嚼字,有些费劲,不过,影响不大,能听清楚。

    “启禀殿下……”曹陟是主薄,负责的就是民政,因此对于平贾他很清楚,组织了一下语言后,他介绍道:“平贾者,前朝正贾之制演化而来也!”

    “恩……”刘德听了微微点头,这倒是一个新知识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基本上所有汉初的政策制度和律令,都能在秦法找到影甚至很多干脆就是把秦法换个说法,然后继续执行。

    “然,秦法苛严,先帝于是下诏‘上帝以为物平’,令行平贾之制,许天下各市集商民擅权以推平贾一人,议定物价,特别是官府合买之物价!”曹陟清了清嗓继续道:“以臣为例,每岁岁首,臣都要与安邑市民及各集之平贾,共议物价,然后公布于露布之下!”

    刘德听了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平贾制度岂非还承担着后世工商物价局的职责。

    虽然,这个平贾听着大多数时候是只能用于商人与官府之间的交易。

    但反过来换句话说,稍稍变动一下,也能作为商人与民众交易时的裁判。

    刘德想起了方才在安邑市井的所见所闻,那个张姓平贾不就插手了商民交易吗?

    可见,平贾制度还是有可操纵的空间的。

    但刘德此刻更关心平贾们与官府商议的物价,包括什么?

    很显然,这是一个能了解此时基层官府与地方豪强博弈的重要窗口。

    曹陟继续道:“除此之外,每岁官府征缴税赋、倘若民以实物缴纳,也依平贾之制!”

    这句话落在刘德的耳,如同一个炸弹一般,让刘德一下就精神了起来。

    本来,刘德还有些迷糊,很多事情没有头绪,但曹陟这话,却马上为他打开了窗口。

    刘德立刻问道:“可有律法规定?”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只要找到与之相关的法律条,刘德就能以此为依据,进行他的计划。

    刘德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提议粮食保护价后,关的商人和民间的粮食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原因原来在这里,刘氏早就进行了一些类似的政策,只是没有如同刘德一般,直接挑明了,定死一个最低价与最高价。

    但对于大多数商人来说,设立最低价与最高价,不过是在平贾制的基础上前进一步而已,所以,他们能接受也能理解。

    因为比起受损的利益,平贾制度带来他们的好处更多!

    只要想想后世白居易的《卖炭翁》再看看老刘家的平贾制度,就算是只猪也知道,显然,平贾制度在保护大多数商人。

    当然,顺道也保护了一部分农民的利益。

    “启禀殿下……”曹陟点头道:“有!”

    “汉律。金布律有令:臧它物非钱者,以十月平贾计!”

    刘德听了,嘴角的笑意更浓厚了。

    难怪刘彭祖瞧上了平贾,刘德现在也瞧上了平贾了。

    只是需要进行一个仔细调研和布置,与手下臣商议,审定。

    很显然,这一条法律,将所有商品,只要不是钱,就统统列入可以平贾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柴米油盐。

    简而易之,只要经过改进、完善和加强后,就可成为一个帝国的基石了。

    别的不说,只要能做出一个通行天下的黄金与铜钱的兑换比率,那就马上把汉室拉进了金本位体系。

    即使刘德不怎么懂金融,也知道,一个本位货币体系对一个国家有多么重要!

    汉室上百万金的黄金储备,瞬间就能释放出来,变成一个巨大的财源与社会物价稳定阀门。

    “我将来铸造金五铢!”刘德在心里盘算着:“与铜五铢并行,通过调节货币流通量,我就能很轻松的控制天下!”

    刘德就记得历史上刘彻也铸造过白金币,不过,那只小猪显然不是穿越者,所以他的白金币最后变成了常公的金圆券,丢地上都没人要。

    但刘德根本不需要发行那种一张鹿皮就价值千金的神话物品,他只需要发行和铸造一个与五铢钱有着相同重量的金币,就能起到比那些华而不实的鹿皮百金十倍百倍千倍的作用,还没有任何后遗症。

    当然,那也怪不得刘彻不知道铸造金币。

    实在是时代的局限所致。

    就以目前来说,假如刘德不是穿越者,他也想不到可以玩金本位。

    即使他是穿越者,他也很清楚,在金本位之前,他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首先第一条就是必须让五铢钱将市面上其他所有钱币统统淘汰出局,让全国共用一种货币,做不到这一点,连一种统一的货币都没有,就不要去谈金本位了。

    而一旦建立起金本位,刘德就可以通过货币来控制周围的蛮夷甚至远方的国家的金融经济。

    “这就是货币战争了!”刘德心想着。rs

    s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