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零七节 调查(1)
    安邑城,在过去的一天,可谓是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W.S.M

    郡守周阳由忽然倒台,让安邑的百姓一时之间真有些不适应。

    但与周阳由倒台相比,九鼎之一就在安邑城中和天子御驾即将驾临河东这两个消息无疑更加劲爆。

    商人们永远是最先嗅到机会的人群。

    几乎不约而同,全城的商人同时开始大肆进货。

    他们什么都买。

    粮食、布帛、铜器、搪瓷、漆器。

    傻子都知道,在天子御驾驾临之后,安邑必然进入一个空前的繁荣时期。

    河东河西河内甚至太原、燕赵的彻侯、诸侯必然会来河东觐见天子。

    这些彻侯贵族,当然不会孤身前来,随行的侍从家眷以及士兵、奴婢,加起来肯定不会是个小数字。

    这些人的吃喝拉撒以及衣食住行等消费,加起来,该是个多大的数字?

    于是粮价首先上涨,一石粟米的价格,瞬间从五十钱涨到五十五钱。

    刘德穿着常服,挽着义婼的小手,信步走在安邑的东市之中,看着往来人群以及繁荣的市面,他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神采。

    “义纵……”刘德站在一家生意很不错,人流密集的粮店之前,招招手,把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义纵叫到面前来,问道:“你说说看,假如重启算緍,要怎么做,商人和豪强才会遵守?”

    “算緍?”义纵满脸不解的问道:“那是什么?”

    所谓算緍,当然不是刘彻发明的。

    事实上。发明算緍的人,可能会让许多人大吃一惊——刘德的皇祖,汉太祖高皇帝刘邦!

    当年。刘邦搞出三铢钱,把天下金融给搞砸了,国家财政极度困难,府库里都能跑老鼠了。

    为了敛财,这个老流氓什么手段都用过。

    算緍不过是刘邦当年敛财的手段之一。

    只是这个政策总共就推行了三年,然后刘邦就跪了,吕后上台后废弃了这一政策。

    后来的刘彻推行算緍。其实不过是恢复刘邦的政策而已。只有告緍才是刘彻发明的……

    所以义纵不知道也正常。

    毕竟自刘邦至今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十年了,民间和官场估计早就忘记了还有算緍这个政策存在。

    刘德于是解释道:“就是按财产征税,十万钱以上。每緍财产征收一算之赋……”

    刘德觉得像刘彻那样一刀切,不管家产多寡,一律征税,显然是胡闹。

    但大工商业主和大地主的财富的膨胀速度必须要被遏制住。

    因此。刘德思前想后。觉得十万钱作为起征点,应该是合适的。

    家产十万钱以下免征算緍,十万钱以上的部分,才需要缴纳税款。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让商人和地主豪强愿意交这笔钱。

    很显然,假如要是这些家伙真的能遵守法律和规定,后来的刘彻也不至于要用告緍这样无节操的手段来征税。

    若非万不得已,刘德不愿意重蹈刘彻的覆辙。

    毕竟告緍一起。打击面太大了。

    前世刘德虽然没有活到刘彻推行告緍制度的时候,但通过史记。刘德知道,告緍政策直接导致天下数十万户家庭家破人亡,影响人口多达数百万。

    这其中,真正的地主豪强大商人,可能连一成都不到。

    剩下的,全部是无辜躺枪的中产阶级。

    “一緍一算?”义纵闻言连连摇头道:“公子,这是不可能的……”

    一緍就是一千钱,一算一百二十钱,这就是差不多一成二的税率了!

    义纵觉得,假如出现这个政策,商人地主豪强肯定不会乐意。

    谁愿意将自己的家产分给国家?

    哪怕只是一成都不行!

    更何况是年年要交一成!

    义纵感觉,刘德要是推行这个政策,假如不配合上强力的手段,动用军队,到征税时挨家挨户的催缴,估计那些人一个钱都不会交。

    即使用军队催缴,商人地主豪强,有的是手段隐匿财产,隐瞒收入。

    到时候恐怕征收来的钱,还不够给军队犒赏的!

    宁成却走上前来,自告奋勇的拍着胸脯压低着声音禀报道:“殿下,臣倒是觉得有办法能办到……”

    他虎视眈眈的看着市集上的店铺,脸颊抽动了一下,表情似笑非笑,道:“只要朝廷下令,胆敢隐匿不报,隐瞒不纳者,若觉,抄没家产,发配边塞即可!”

    刘德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宁成这个办法还真是跟他的做事策略一样,简单粗暴不讲道理。

    这个办法跟刘彻的解决思路差不多。

    只是,假如不是实在没得选择了,刘德不愿意如此。

    因为这个法子一旦形成法令,那肯定会产生无数的冤假错案。

    更可怕的是,刘德觉得,到时候肯定会有地方官为了刷政绩,层层下达指标和任务。

    然后,基层的官员为了完成任务和完成指标,故意栽赃陷害。

    譬如说,某人家产只有十五万钱,他多出的五万钱产业已经完税了,但地方官没有完成上级交代的指标,就把此人给抓起来,随便在他家找个值点钱的东西,说他没交税,然后罚没他的产业,把他一家全部抓起来送去边疆。

    刘德感觉这样的情况是一定会发生的。

    而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刘德的所有经济政策都可能一夜崩盘……

    “我可不想到了晚年,还要可怜巴巴的下罪己诏……”刘德在心里想着。

    刘彻下罪己诏的根本原因还是经济政策的失败,告緍令将整个天下原本繁荣的工商业和大批的中产阶级搞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地步,国家财政不断恶化,所以,不得已下罪己诏,全面推翻包括告緍在内的大多数政策。

    至于停止在轮台屯田什么的,那不过是附带的一个添头,刘德就记得很清楚,昭宣时期,汉家在轮台屯田屯的不要太嗨皮,宣帝更是以轮台为根据地完成了截断匈奴与西域的联系,断匈奴一臂的战略构思,最终让匈奴臣服,呼韩邪单于朝长安。

    将到刘德摇头,宁成心知自己莽撞了,连忙低下头,退到一边。

    “我们还是实际的去这些店铺看看,问一问业主们,回头再来商议!”刘德吩咐道:“宁成,你去那边的街道!”

    “义纵,你带人去这边的街道!”

    “至于我?朝此处前行……半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汇合!”刘德说完就牵着义婼朝着眼前的这间店铺走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先把此时商人们的盈利方式和经营方式搞懂了,才好对阵下药。

    站在原地嘴炮脑补,显然是脑补不出问题的答案的。(未完待续。。)

    ps:  嗯,第一更送上,谢谢大家的关心!

    晚上最少还有2更!

    还债一更,还有保底的一更。

    另外,求订阅、打赏、月票跟推荐票啊。

    我昨天说的是,订阅均订每多50加更一章,打赏总额度每满一万加更一章,月票50加更一章,推荐500票加更一章,推荐票这周不好算了,就下周一再开始。

    其他的今天开始执行,目前均订2800左右,涨到2850必然加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