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零六节 安排【求订阅】
    “殿下,居于安邑城中的,还不是最有钱的!”义纵禀报道:“河东真正的有钱人,都是于山林建宅,凿地为池,出入拟比王侯的盐铁大商以及粮商!”

    刘德闻言也是吃惊了一番。W.S.M

    前世,他在河间国所见过的最有钱的人家,家产不过一千万钱。

    只是想想也正常。

    此时临邛的程郑氏与卓氏才是真正的土豪。

    一个例子就能说明这两位到底有多少钱。

    前世的时候,卓文君当垆卖酒,逼着她老爹拿钱出来接济司马相如。

    她老爹拿出多少钱了呢?

    答案是奴仆一百人,钱一百万……

    后世天朝的煤老板嫁女,送嫁妆三千万就让人膛目结舌,但比起卓文君老爹的大手笔来,还是不够班!

    要知道,那时候卓氏可没认司马相如这个女婿,只是接济他们夫妻的生活,不让这小两口出来卖酒,丢了他卓家的面子而已……

    这么想着,刘德就道:“你们去准备一下,安排好随行的护卫,等我命令,我们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诺!”宁成与义纵顿首而拜。

    刘德继续前行,来到郡守衙门的大堂。

    在这里,主父偃正带着郡守衙门中的主薄以及负责账目计算的官吏,在等着刘德的到来。

    “殿下!”一见到刘德到来,主父偃立刻上前迎接,此时的主父偃。双眼布满了血丝,头发更是有些凌乱,显然。昨夜他一夜没睡。

    “怎么样了?”刘德问道。

    “回殿下,亏空很严重……”主父偃叹了口气道:“虽然还没将所有的账目都查核一遍,然,就以目前来看,不止根仓有很大的问题,湿仓也差不多……”

    既然打到了周阳由,刘德当然想知道。根仓的那把大火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就安排了主父偃来查河东郡守衙门的帐,刘德相信。周阳由就算再怎么狡猾,再怎么抹杀证据,但是有一点,数字不会骗人。根仓押解进了多少粮食。支出了多少,这些都是记录在案的,大火只能烧掉实物,却毁灭不了记录在案的数字,特别是,此时做假账什么的这种高级技能,官僚们还没学会。

    所以刘德知道一定能从郡守衙门的往来账目和押解记录中找到问题。

    果然!

    只一夜功夫,就查出来了!

    刘德拍拍主父偃的肩膀道:“辛苦卿家了。卿家先抓紧查清到底亏空了多少,将账目理清楚。等父皇来了,再呈递君前!”

    刘德当然知道打蛇要打死。

    周阳由还是有一丝生机的,为了以防万一,刘德一定要将之钉死!

    而且,还可以借着查根仓和湿仓的问题,清洗掉一大批贪官污吏。

    至于那些家伙会不会反抗、反扑?

    刘德现在是巴不得他们反抗、反扑。

    在天子御驾驾临河东的这个时候,谁出头谁死!

    官僚体系再强再大,也强不过数万刀剑,大不过数千缇骑。

    刘德走到正在用着算筹紧张的反复核算着一卷卷竹简中的数字的吏员们面前,他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不得不承认,周阳由还是有能力的。

    起码,这些精干的吏员,就是关中也不常见。

    再联想到刘德搞考举,周阳由是第一个反应和跟进的,这说明这个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只是,谁叫他触及了刘德的逆鳞呢?

    当官的贪一点拿一点,只要不过分,刘德才懒得理会呢!

    不管什么时候,想让官员不贪不拿,那几乎是做梦!

    但他竟然拿百姓的生死来做斗争的手段,那就怪不得刘德不给面子,一定要弄死他了,更何况,他还挡着刘德的路了,更是死有余辜!

    不过看着这些吏员拿着一根根算筹在计算着的样子。

    刘德心里想道:“或许是时候发明算盘与珠算口诀了……”

    算盘那东西倒是挺简单的,随便一个穿越者,只要上过小学基本都能弄出来。

    关键是珠算口诀,这就难倒刘德了。

    刘德穿越的时候,正是互联网大爆发的时代,人人电脑蹲,个个是宅男,遇到不懂的问题,直接度娘之,谁还用算盘啊?

    刘德现在也就记得三下五除二,四去六进一……

    前世在河间国,他倒也找人弄过一个原始版本的珠算口诀,只是,限于人力和物力以及影响力,没能推广开来。

    今生有着这么多人才和顶尖的智囊辅佐,刘德觉得,在那个原始版的珠算口诀基础上,弄出一个与后世珠算口诀一般的成熟口诀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嗯……此事,回长安后就可以着手了……”刘德在心中想着:“等到秋收时,就能派上大用场,明岁审计,更能借机推广开来!”

    千万不要小看算盘!

    刘德记得他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后世天朝的两弹一星,许多计算都是用算盘搞定的!

    连原子弹和火箭这种高端科技都能用算盘算出来,在这个时代,还有什么问题能难倒算盘呢?

    ……………………………………………………

    出了郡守衙门大厅,刘德继续马不停蹄的来到了隔壁的郡尉官邸,召集所有的河东郡郡兵队率以上军官,商议安排老爹渡河之时的迎接仪式与安全保卫工作。

    自古天子出巡,不止是天子身边护卫严密,沿途地方的接待与恭迎,也是一点都马虎不得。

    特别是刘德现在在河东,亲自主持迎接和恭迎准备。

    这就关系到了更严重的父子君臣人伦之道,更是容不得半点瑕疵。

    刘德深知,每一个皇帝都是敏感而多疑的。

    他的老爹更是其中的翘楚。

    老爹现在似乎是挺宠爱和信任他的,可万一要是让老爹不爽了,这一切宠爱和信任,马上就要消失的干干净净,换上冷漠和无情!

    所以,恭迎仪式不止要盛大,而且还要完美,让老爹能感受到他的拳拳赤子之心与恭顺之意。

    好在,有袁盎在身边辅佐,这些本来刘德从未接触的事情,在袁盎的指点和布置下,一下子就井井有条了起来。

    将所有的细节都布置了下去后,刘德就拱手对将官们致敬道:“凡此种种安排,请诸君务必通力合作,紧密配合,让父皇一到河东,就知河东军民拥戴之情,百姓濡慕陛下之意!”

    “诺!”将官们俱都拜道:“末将等谨记殿下之命,必不敢辜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