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两百零五节 未雨绸缪
    旭日东升,东方肚白。

    刘德摸着身边的少女完美的身躯,许久连恋恋不舍的抽回双手。然后,走下床榻。

    义婼连忙跟着起身,裹着丝被下榻,为刘德穿戴冠冕。

    “义婼……”刘德抱住这少女的身,将手探进她的胸前,低声在她耳边悄悄说道:“你等会准备一下,与我一同出门逛一逛安邑!”

    昨天晚上,这个原本娇羞的美人儿可谓是完全放开了,热情似火,与刘德缠绵了半宿。

    三世为人,刘德觉得,虽然羞涩少女可爱多娇,很容易让男人产生保护**,然而,最够味的还是火辣辣的御姐风情。

    特别是当你能合法合情合理的不受限制的狩猎天下美人时……

    义婼这时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自己的角色。

    她就像一个温柔的小妻一样,任由刘德的大手游走她身躯的每一个娇柔之处,低头应道:“诺!妾身知道了……”

    刘德呵呵笑了一声,在她的俏脸上吻了一口,然后,才收回双手,让义婼为他穿好衣服。

    然后坐到一面铜镜之前,让义婼为其整理和梳理头发,戴上冠帽。

    刘德看着铜镜的自己,虽然还是有些稚嫩,但嘴唇边已经隐隐出现了点点胡须,这是一个好现象啊!

    与后世不同。

    汉人的审美观认为,男性的胡须是他最重要的一个阳刚特征之一。

    当世之人最爱长髯男。

    嘴上没有胡须,不止会被人认为不牢靠。更会被人认为阴柔,没有男气概。

    所以卖剃须刀的来到汉朝,肯定要亏的血本无归!

    刘德虽然是穿越者。但前世十几年的岁月,足以让这个时代的许多东西和思想深深刻进他的身体和思维。

    正如他的到来会改变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也同样会改变他。

    “你再睡会……”刘德站起身来,抱着义婼的身,在她的额角亲吻着道:“等我要走了,会让人来叫你的!”

    “诺!”义婼乖乖的点点头。

    ………………………………

    刘德走出房门,义纵与宁成已经在那等了许久了。见到刘德,两人连忙上前行礼:“臣等见过殿下……”

    宁成说实话真是有些羡慕义纵,有个好姐姐啊!

    “可惜。我没有一个漂亮的姐姐或者妹妹,不然,我马上就要将之献给殿下啊!”宁成心惋惜着。献妹求荣或者献姐邀宠,对宁成来说。简直完全无压力啊!

    义纵却是另外一副心思。

    他年纪小。但不代表他不懂事理,相反,他情商高的很。

    这些天来跟着宁成做事,他能感受到周围人看他的眼神。

    有巴结的,有讨好的,有嫉妒的,有羡慕的,就是没有认可的。

    这让义纵在不平之余。却知道他承担了更多的东西。

    “阿姐如今是殿下枕边人,日后或可受封承命。甚至生下皇孙、皇太孙!”此时,义纵已经知道了,他的姐姐是第一个出现在刘德枕边的女人,因此,产下皇孙的几率非常大,而一旦生下皇孙,那么……

    “我必须更加努力,更加勤勉!”义纵在心对自己鞭策着,为了自己,也为了阿姐,更为了那个可能的外甥皇太孙。

    义纵很清楚,假如他姐姐真生下皇孙,那么,他就必须要做好为外甥挡风遮雨的准备了。

    刘德不知两人心里的想法,他挥挥手,问道:“我命你们二位在安邑城调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宁成闻言,立刻道:“殿下,臣等基本查清楚了,安邑左近共有大贾数十位,其家产百万钱以上的,有七户,在这七户,家产千万以上的也有两户!”

    刘德闻言双手不由得握起来了拳头。

    “河东果真膏腴之地啊!”刘德冷笑着感慨道:“一个安邑素封之家有七户,其他地方又该有多少呢?”

    所谓素封,指的是那些有钱但没有爵位的人。

    什么样的人才能配的上别人称一声素封之家呢?

    答案刘德知道,后来司马迁著作史记也很明确的说明了。

    所谓素封,与之相对的是朝廷所封的关内侯、彻侯。

    一位食邑千户的彻侯,位列二十一级爵位之顶,按照汉制,这位彻侯的收入是他的封地每一户居民每年缴纳的税赋,这个数字是恒定不变的两百钱。

    食邑一千户的彻侯,一年收入是二十万钱。

    而此时民间的高利贷,比较有良心的利息是十一之息,也就是借十还十一,但普通的利息是十二之息,就是借十还十二。

    这么算的话,假如采取十二之息,家产一百万的人家,年收入大概就能抵得上一位千户彻侯,采取十一之息的话,那两百万家产的人家就能抵得上一个千户侯。

    这样的人家就被称为素封。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拿自己的钱全部去放贷了。

    但在民间,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哪怕就是个地主,也是经常放贷给农民和佃户以及游侠一类的无业游民。

    因此,这只是一个参考比照。

    而且,如今社会和政治环境并不限制工商业的发展,因此,拿着钱就算不放贷,哪怕拿去买田买地,也是有收益的,若是用于扩大产业规模,产生的效益也是很大的。

    在此时,一年赚二十万钱,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刘德前世在河间国就进行过社会调查,要赚年入二十万钱,你只需要养五十匹马一百十头牛或者两百五十头羊、猪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养鱼,只要能保证池塘每年出产一千石鱼就可以了,或者种植一千桑树、培育一千棵成才的大树……甚至你只要会种田,能保证亩产一钟,那么一千亩土地的产出,也能卖二十万钱。至于盐铁那不用说更是十倍以上的暴利!

    看上去似乎发财的途径真是多如牛毛,然而,大多数百姓,却没有那个资本富裕起来。

    原因很简单,不管是养五十匹马还是一百十头牛或者种植一千颗桑树,一般的百姓根本不玩不转,就算玩得转也没那个本钱。

    整个社会于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陷入了死循环之。

    终于,刘彻一个告緍,世界清净了,富商死光了,工商业也彻底萧条了。

    而刘德让宁成、义纵调查这些商人的家底和背景,就是想要尝试一下,是否还有除了告緍之外的第二条道路。

    是否可以有一个办法只打击大地主大商人特别是垄断商人,而对小商人和小地主无害。

    刘德很清楚,他的皇祖父的治国思路是正确的,产阶级才是王朝的根基,社会的栋梁。

    除此之外,都是要打击的。

    大商人大地主,要打回原形。

    贫民、游民、佃农要想方设法的把他们变成自耕农。

    这需要进行的工作和涉及的部门以及政策法律的调整,无疑不是刘德现在就能干预和实施的。

    但刘德却想从现在开始就准备,进行调查和调研,拿出方案,找出办法以备他登基后实施。(未完待续。。)

    ps:好悲伤,这是为什么呢?

    下午更的那一张保持了3个多小时的0订阅,现在也只有200多,这是为啥呢?好奇怪,点娘抽搐了?

    我心好哀伤丫,求订阅安慰啊啊啊啊

    <cener>
29salon